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成都男子稱“等死7年復查並未感染艾滋”,省市衛計委介入

2017-12-7 20:11:31

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謝寅宗 邱蕭蕪 選稿:夏毓婕

原標題:成都男子稱“等死7年復查並未感染艾滋”,省市衛計委介入

  12月7日從四川省衛計委和成都市衛計委獲悉,省市兩級衛計委已介入處理“成都男子被診艾滋等死7年復查未感染”一事。當事人鐘嘯偉當晚表示,省市衛計委暫時還未與他聯繫。

  在過去等死的日子,鐘嘯偉習慣每天拉上窗簾。 澎湃新聞記者 謝寅宗 圖HIV抗體是陰性,省市疾控被起訴

  澎湃新聞此前報道,原本打算2009年“五一”結婚的鐘嘯偉,婚前檢查時,血樣經成都市疾控中心送檢,四川省疾控中心確證其血樣HIV抗體為陽性。

  因為有吸毒史,對檢查結果深信不疑的鐘嘯偉開始等死。然而,7年時間他並沒死掉,並且感受不到艾滋病的症狀。

  2015年12月25日,他到四川大學華西醫院實驗醫學科抽血檢查,結果顯示其HIV抗原體複合檢測為陰性。

  接到情況反饋後,金牛區疾控中心2016年1月22日將鐘嘯偉血樣送檢,得到的結果依然是HIV抗體陰性。

  對於檢查結果,稱自己過了七年“人不人、鬼不鬼”生活的鐘嘯偉,2016年1月開始向四川省疾控中心和成都市疾控中心討説法。

  當年對血樣進行檢驗的四川省疾控中心工作人員説,鐘嘯偉送檢的血樣至今仍保存在疾控中心,復查發現該血樣的檢測結果仍為陽性。疾控中心只對樣品負責,至於送檢血樣是不是鐘嘯偉的,與他們沒有關係。

  成都市疾控中心相關負責人此前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説,由於HIV抗體不會從陽性變為陰性,省疾控中心保存的“鐘嘯偉”血樣肯定不是鐘嘯偉本人的。對於鐘嘯偉過去七年的經歷,他們深表遺憾,希望鐘嘯偉通過法律程式解決此事。

  今年12月5日,四川英濟律師事務所律師歐陽九、佘勇通過報道得知鐘嘯偉的事情後,因其經濟困難,兩律師免費為他提供法律援助。

  在律師的陪同下,鐘嘯偉12月5日向成都市武侯區人民法院提交民事訴訟狀,起訴成都市疾控中心和四川省疾控中心。

  省市衛計委已介入,當事人稱暫未與他聯繫

  對於鐘嘯偉反映的情況,澎湃新聞12月7日聯繫四川省衛計委和成都市衛計委得知,目前,兩個單位都已介入處理此事。

  成都市衛計委宣傳處相關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他們非常重視,正在指導疾控中心積極處理此事,主要由衛計委疾控處負責處理。

  對於處理進展情況,成都市衛計委疾控處工作人員稱未得到宣傳處同意不予透露。宣傳處相關工作人員表示,此事不便接受電話採訪,並重申一定會積極處理。

  四川省衛計委辦公室工作人員表示,此事由省衛計委信訪處和其他相關處室負責處理。

  但信訪處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此事由宣傳處負責處理,他們並不負責。四川省衛計委宣傳處工作人員説,鐘嘯偉一事由一王姓工作人員具體負責。

  關於省市衛計委介入處理的情況,鐘嘯偉12月7日晚告訴澎湃新聞,涉事的省市疾控部門和省市衛計委都沒有與他聯繫。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成都男子稱“等死7年復查並未感染艾滋”,省市衛計委介入

2017年12月7日 20:11 來源:澎湃新聞

原標題:成都男子稱“等死7年復查並未感染艾滋”,省市衛計委介入

  12月7日從四川省衛計委和成都市衛計委獲悉,省市兩級衛計委已介入處理“成都男子被診艾滋等死7年復查未感染”一事。當事人鐘嘯偉當晚表示,省市衛計委暫時還未與他聯繫。

  在過去等死的日子,鐘嘯偉習慣每天拉上窗簾。 澎湃新聞記者 謝寅宗 圖HIV抗體是陰性,省市疾控被起訴

  澎湃新聞此前報道,原本打算2009年“五一”結婚的鐘嘯偉,婚前檢查時,血樣經成都市疾控中心送檢,四川省疾控中心確證其血樣HIV抗體為陽性。

  因為有吸毒史,對檢查結果深信不疑的鐘嘯偉開始等死。然而,7年時間他並沒死掉,並且感受不到艾滋病的症狀。

  2015年12月25日,他到四川大學華西醫院實驗醫學科抽血檢查,結果顯示其HIV抗原體複合檢測為陰性。

  接到情況反饋後,金牛區疾控中心2016年1月22日將鐘嘯偉血樣送檢,得到的結果依然是HIV抗體陰性。

  對於檢查結果,稱自己過了七年“人不人、鬼不鬼”生活的鐘嘯偉,2016年1月開始向四川省疾控中心和成都市疾控中心討説法。

  當年對血樣進行檢驗的四川省疾控中心工作人員説,鐘嘯偉送檢的血樣至今仍保存在疾控中心,復查發現該血樣的檢測結果仍為陽性。疾控中心只對樣品負責,至於送檢血樣是不是鐘嘯偉的,與他們沒有關係。

  成都市疾控中心相關負責人此前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説,由於HIV抗體不會從陽性變為陰性,省疾控中心保存的“鐘嘯偉”血樣肯定不是鐘嘯偉本人的。對於鐘嘯偉過去七年的經歷,他們深表遺憾,希望鐘嘯偉通過法律程式解決此事。

  今年12月5日,四川英濟律師事務所律師歐陽九、佘勇通過報道得知鐘嘯偉的事情後,因其經濟困難,兩律師免費為他提供法律援助。

  在律師的陪同下,鐘嘯偉12月5日向成都市武侯區人民法院提交民事訴訟狀,起訴成都市疾控中心和四川省疾控中心。

  省市衛計委已介入,當事人稱暫未與他聯繫

  對於鐘嘯偉反映的情況,澎湃新聞12月7日聯繫四川省衛計委和成都市衛計委得知,目前,兩個單位都已介入處理此事。

  成都市衛計委宣傳處相關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他們非常重視,正在指導疾控中心積極處理此事,主要由衛計委疾控處負責處理。

  對於處理進展情況,成都市衛計委疾控處工作人員稱未得到宣傳處同意不予透露。宣傳處相關工作人員表示,此事不便接受電話採訪,並重申一定會積極處理。

  四川省衛計委辦公室工作人員表示,此事由省衛計委信訪處和其他相關處室負責處理。

  但信訪處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此事由宣傳處負責處理,他們並不負責。四川省衛計委宣傳處工作人員説,鐘嘯偉一事由一王姓工作人員具體負責。

  關於省市衛計委介入處理的情況,鐘嘯偉12月7日晚告訴澎湃新聞,涉事的省市疾控部門和省市衛計委都沒有與他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