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女子被冒名頂替上大專 初步查明兩名教師涉案

2017-12-7 07:40:42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邢婷 劉言 選稿:朱燕亮

原標題:女子被冒名頂替上大專 初步查明兩名教師涉案(圖)

  2005年,王欣(小圖)冒名頂替王紅就讀菏澤醫學專科學校。何雲/攝

  被冒名頂替12年

  校方:初步查明兩名教師涉案,一死一退

  12年後,王紅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另外一個“自己”。

  12年間,她輾轉多處打工,另一個“自己”則順利拿到大專畢業證,考取了護士資格證並順利入職醫院。

  明明報到3天就因故從菏澤醫學專科學校(以下簡稱“菏澤醫專”)護理係退學,12年後王紅竟意外見到了自己的大專畢業證,更讓她無法接受的是,與她身份資訊一致的畢業資訊上,照片卻不是她本人。

  懷疑有人冒名頂替自己上大學,王紅將情況反映給學校,一週後,她的學歷被公告登出。她想不通,冒名頂替者還沒被處理,出問題的畢業證為何先被登出了?

  更讓她焦慮的是,她不知道,除了畢業證,冒名頂替者有沒有利用自己的身份資訊留下借貸甚至違法犯罪記錄?

  夢魘

  10多年來,王紅一直忘不了2005年高考。

  那年,王紅在考場上肚子痛,發揮失常,本來有希望考上本科的她被菏澤醫專護理係錄取。

  王紅是山東臨沂人,家庭條件不好。為了上學,王紅吃安眠藥自殺,家裏才給湊了點學費。

  王紅回憶,她屬於補報志願,到校報到時同學軍訓都結束了。“報名,交錢,然後領了生活用品和書,戶口遷移證明也給學校了”。

  “一共6900元的學費,家裏賣了10畝田先湊了4000元,沒有生活費了。”回想起當時的場景,王紅感到十分辛酸,“我爸送我到學校,買完回家的車票,徒步十幾裏到學校,把剩下的幾十塊錢送給我。”

  但剩餘部分的學費家裏始終湊不出來。當時每個班有兩個國家助學貸款的名額,王紅説,自己父母雙全、身體健康,當時家庭條件比她還差的同學有好幾個。

  “學校排課比較多,沒辦法勤工助學什麼的,我也不忍心逼我爸去湊錢了。”報到3天后,王紅忍痛選擇了退學,將書本還給了輔導員老師。“當時有兩個女生還不捨得,覺得我可惜了,因為我入學成績蠻好的”。

  “老師説那你退吧,但是錄取通知書是要收回的,學費退給你。”王紅回憶,“他還説你家庭這麼困難,學校也挺同情的,給你1500元補貼家用吧。我還挺意外的,想著學校這麼好。”

  王紅將書本退還給老師,打工補貼家用。王紅回憶,後來由村委會出具證明,又輾轉將入學時遷出的戶口遷了回去,戶口上蓋著“因退學轉回”。

  “看不起你是肯定的,別人都是大學生,都沒人理我。”退學後,王紅艱難地找到第一份工作。此後她輾轉多地工作,做過代課教師、文員、倉管和業務員。10年間,她常常夢見自己在學校,也一直想考個學歷。

  2017年10月,已在江蘇工作的王紅諮詢報名成人高考一事,在中國高等教育學生資訊網(以下簡稱“學信網”)上輸入自己的身份證號,意外出現了。

  學信網生成的《教育部學歷證書電子註冊備案表》顯示,王紅的身份資訊對應的是一份編號為104441200806002085的畢業證,畢業院校、專業即為當年錄取她的菏澤醫專護理係。但系統顯示,她已經于2008年7月1日正常畢業。更讓王紅無法接受的是,這份檔案上的照片並非她本人。

  王紅懷疑,有人冒名頂替自己上了大學。

  “你這個(學歷)沒有問題,學信網上是正常的。”10月23日,王紅致電菏澤醫專教務處,對方通過她的身份資訊查詢後給出了同樣的答覆。

  “可上面的照片不是我的。”王紅告訴對方,她希望學校能給個説法。

  10月31日,菏澤醫專教務處在官網上發佈公告稱:“我校2008屆畢業生王紅,畢業證書編號:104441200806002085,學歷登出。”

  對王紅來説,問題畢業證的登出遠遠不夠。她更擔心的是,冒名頂替者有沒有利用自己的身份證號留下借貸甚至違法犯罪記錄。

  “每天都生活在巨大的恐慌中。”王紅如此形容事發後的感受。

  照片上的冒名頂替者究竟是誰?她如何取得王紅的身份資訊,還能隱瞞12年之久?

  王紅決心要追問個明白。

  僵局

  “我們學校之前從未出現過類似事件。”11月27日,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採訪時,菏澤醫專紀委書記吳曉露用“不是個小事”形容此事對該校的影響。

  吳曉露介紹,學校黨委高度重視,先後展開兩階段的調查。第一階段是由教務處牽頭,包括教務處、學生處和監察室相關人員組成的初期調查小組。

  隨著初期調查的展開,冒名頂替者王欣的資訊逐漸浮出水面。

  “我們目前能夠確認的是,王紅退學後,王欣通過知情人買到了王紅的錄取通知書,隨後頂替王紅上學直至畢業。”教務處處長蔣繼國對記者説,據調查,假王紅于2008年畢業後考取了護士資格證,輾轉幾家醫院工作。

  蔣繼國稱,調查組隨即聯繫到王欣本人,王欣説自己從上學第一天起直至畢業,自始至終並不知道王紅的身份證號,盜用身份證資訊一事無從談起。

  蔣繼國介紹,為謹慎起見,該校調查小組趕赴菏澤市衛計委進一步核實,未發現以王紅本人身份證號辦理的護士資格證,“而以王欣本人身份證號辦理的護士資格證是否存在還需要進一步核實”。

  蔣繼國稱,初步確認冒名頂替屬實後,學校第一時間登出了假王紅的畢業證,並做進一步調查。

  在吳曉露看來,對此事的初期調查“已陷入僵局”。

  與此同時,緩慢進展讓王紅心生焦慮。距離自己首次給學校教務處打電話舉報已有一個月,其間,該校教務處、檔案管理處相關老師與王紅有過五六次電話、QQ溝通。但學校的調查結果遲遲未出,這讓王紅覺得“學校似乎有包庇、推脫之意”。

  “一個是時間相隔久遠,再一個是兩個當事人王紅、王欣都不在本地,調查取證較難,兩人對同一件事情的證詞存在較大出入和反覆。”吳曉露説。

  吳曉露稱,王紅記得當時自己所在的護理專業輔導員姓趙,經校方核實,當時的班級輔導員並不姓趙;王紅記得當時老師退學費和給1500元時有團支書和兩名同學在場,學校打電話給如今遠在東北的該班團支書,對方記得王紅此人,但對退學費的場景已無印象。

  蔣繼國也舉例,王欣曾一度承認當時買通知書王紅本人是知道的,對此王紅堅決否認,並稱自己從未見過王欣。

  “我怎麼可能把錄取通知書隨便賣給一個陌生人?”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電話採訪時,王紅憤怒反問。

  而關於輔導員老師的姓氏,王紅強調,當年自己僅入學3天,身邊同學都稱呼那位老師是趙老師,自己也跟著叫,並不排除當時大家都指認有誤。

  “一開始她(王欣)撒謊,説是她爸爸給你的錢。現在我們調查,她又説不是她爸爸給的,是老師給的。具體哪一個老師,她又不説。”11月25日,蔣繼國曾在電話裏這樣告訴王紅。

  “這肯定不是一個老師的問題,牽扯到好幾個老師,具體幾個老師參與,扮演什麼角色,我們一定要查清楚。”他還表示。

  從11月24日起,菏澤醫專啟動第二階段調查,以紀委為主。在吳曉露看來,“紀委正式介入意味著調查力度更大,震懾力更強”。

  吳曉露介紹,接下來將再次約談王紅、王欣,以筆錄簽字的方式取證,並進行多方核實。

  “我們將盡最大努力還原事實,維護正義,不袒護任何違紀違規甚至違法的人,同樣不會姑息縱容參與此事及在此事中失察的教職員工。”吳曉露再三強調。

  蹊蹺

  “按照教育部的要求,對於高校入學新生的身份,學校要進行復查,並匯總報送到省教育廳。畢業前也會進行畢業資訊採集,再次核對畢業生的身份。”一位長期從事招生工作的高校教師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這種事肯定不是一個輔導員能單獨完成的。”

  記者注意到,2005年3月教育部印發的《普通高等學校學生管理規定》明確要求,“新生入學後,學校在三個月內按照國家招生規定對其進行復查。復查合格者予以註冊,取得學籍。復查不合格者,由學校區別情況,予以處理,直至取消入學資格。”

  在2017年公佈的最新版《普通高等學校學生管理規定》中,復查內容有了更詳細的規定,包括:錄取手續及程式等是否合乎國家招生規定;所獲得的錄取資格是否真實、合乎相關規定;本人及身份證明與錄取通知、考生檔案等是否一致;身心健康狀況是否符合報考專業或者專業類別體檢要求,能否保證在校正常學習、生活;藝術、體育等特殊類型錄取學生的專業水準是否符合錄取要求。

  12月1日,菏澤醫專調查組一行4人趕赴江蘇王紅的住處,對其進行面對面詢問並製作了調查筆錄。這也是事發以來,王紅首次與校方工作人員面談。

  讓王紅辨別當年同學的環節時,校方提供了當年的學生檔案中,王紅驚訝地看到,入學後,王欣的檔案資訊已全部改為王欣本人的資訊,包括身份證號、父母資訊、家庭住址等,不過在姓名一欄仍是“王紅”,曾用名為“王欣”。

  對此,王紅質疑學校有“內鬼”,“難道説一個人入學時的檔案資訊,入學後是可以全部換掉的嗎?”

  讓王紅感覺更為蹊蹺的是,根據之前學信網查詢資訊,王欣的畢業證上身份證號還是王紅本人的,由此讓王紅心生身份資訊極有可能被冒用的恐懼。

  辦理畢業證是否需要本人身份證,吳曉露解釋,從入學第一天起,該校學生身份資訊即自動轉入畢業證相關資訊,王欣取得畢業證確實並不需要知道王紅的身份證號。

  王欣對此頗為疑惑:“如果説自動轉入的話,那王欣在校期間所有的身份資訊都應該是我的,那為什麼在入學後把檔案資訊調成她的,而畢業證上的身份資訊卻還是我的?”

  同樣令人感到蹊蹺的是,根據校方調查,王欣的護士資格證並不是根據王紅本人身份證號取得的畢業證註冊的。

  “難道護士資格證不應和畢業證資訊嚴格掛鉤的麼?這個地方又是如何偷梁換柱的呢?”王紅同樣質疑該資格證取得的合法性。

  時隔12年,這些問題仍亟待厘清:王欣是如何得知王紅的退學資訊及身份資訊的?誰在幫王欣全面造假?他們存在著怎樣的交易內幕?

  蔣繼國介紹,初步查清該校兩名教師牽涉其中,其中一人去世,另一人已退休。二人如何幫助王欣得到相關資訊,並幫其順利入學?截至12月6日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發稿時,該校的調查結果仍未公佈。

  “學校也是受害方,我們對入學學生的資格是嚴格審查的,個別人鑽了空子,假王紅也在欺騙學校。”蔣繼國認為。

  在王紅看來,只需要王欣站出來出面對質,即可真相大白,“但學校一直沒有向我透露王欣的任何資訊”。

  校方以涉及當事人隱私,需要徵得王欣本人同意為由,拒絕向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提供王欣的聯繫電話等資訊。

  對王紅而言,她仍在等待一個遲到12年的致歉和公道。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女子被冒名頂替上大專 初步查明兩名教師涉案

2017年12月7日 07:40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女子被冒名頂替上大專 初步查明兩名教師涉案(圖)

  2005年,王欣(小圖)冒名頂替王紅就讀菏澤醫學專科學校。何雲/攝

  被冒名頂替12年

  校方:初步查明兩名教師涉案,一死一退

  12年後,王紅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另外一個“自己”。

  12年間,她輾轉多處打工,另一個“自己”則順利拿到大專畢業證,考取了護士資格證並順利入職醫院。

  明明報到3天就因故從菏澤醫學專科學校(以下簡稱“菏澤醫專”)護理係退學,12年後王紅竟意外見到了自己的大專畢業證,更讓她無法接受的是,與她身份資訊一致的畢業資訊上,照片卻不是她本人。

  懷疑有人冒名頂替自己上大學,王紅將情況反映給學校,一週後,她的學歷被公告登出。她想不通,冒名頂替者還沒被處理,出問題的畢業證為何先被登出了?

  更讓她焦慮的是,她不知道,除了畢業證,冒名頂替者有沒有利用自己的身份資訊留下借貸甚至違法犯罪記錄?

  夢魘

  10多年來,王紅一直忘不了2005年高考。

  那年,王紅在考場上肚子痛,發揮失常,本來有希望考上本科的她被菏澤醫專護理係錄取。

  王紅是山東臨沂人,家庭條件不好。為了上學,王紅吃安眠藥自殺,家裏才給湊了點學費。

  王紅回憶,她屬於補報志願,到校報到時同學軍訓都結束了。“報名,交錢,然後領了生活用品和書,戶口遷移證明也給學校了”。

  “一共6900元的學費,家裏賣了10畝田先湊了4000元,沒有生活費了。”回想起當時的場景,王紅感到十分辛酸,“我爸送我到學校,買完回家的車票,徒步十幾裏到學校,把剩下的幾十塊錢送給我。”

  但剩餘部分的學費家裏始終湊不出來。當時每個班有兩個國家助學貸款的名額,王紅説,自己父母雙全、身體健康,當時家庭條件比她還差的同學有好幾個。

  “學校排課比較多,沒辦法勤工助學什麼的,我也不忍心逼我爸去湊錢了。”報到3天后,王紅忍痛選擇了退學,將書本還給了輔導員老師。“當時有兩個女生還不捨得,覺得我可惜了,因為我入學成績蠻好的”。

  “老師説那你退吧,但是錄取通知書是要收回的,學費退給你。”王紅回憶,“他還説你家庭這麼困難,學校也挺同情的,給你1500元補貼家用吧。我還挺意外的,想著學校這麼好。”

  王紅將書本退還給老師,打工補貼家用。王紅回憶,後來由村委會出具證明,又輾轉將入學時遷出的戶口遷了回去,戶口上蓋著“因退學轉回”。

  “看不起你是肯定的,別人都是大學生,都沒人理我。”退學後,王紅艱難地找到第一份工作。此後她輾轉多地工作,做過代課教師、文員、倉管和業務員。10年間,她常常夢見自己在學校,也一直想考個學歷。

  2017年10月,已在江蘇工作的王紅諮詢報名成人高考一事,在中國高等教育學生資訊網(以下簡稱“學信網”)上輸入自己的身份證號,意外出現了。

  學信網生成的《教育部學歷證書電子註冊備案表》顯示,王紅的身份資訊對應的是一份編號為104441200806002085的畢業證,畢業院校、專業即為當年錄取她的菏澤醫專護理係。但系統顯示,她已經于2008年7月1日正常畢業。更讓王紅無法接受的是,這份檔案上的照片並非她本人。

  王紅懷疑,有人冒名頂替自己上了大學。

  “你這個(學歷)沒有問題,學信網上是正常的。”10月23日,王紅致電菏澤醫專教務處,對方通過她的身份資訊查詢後給出了同樣的答覆。

  “可上面的照片不是我的。”王紅告訴對方,她希望學校能給個説法。

  10月31日,菏澤醫專教務處在官網上發佈公告稱:“我校2008屆畢業生王紅,畢業證書編號:104441200806002085,學歷登出。”

  對王紅來説,問題畢業證的登出遠遠不夠。她更擔心的是,冒名頂替者有沒有利用自己的身份證號留下借貸甚至違法犯罪記錄。

  “每天都生活在巨大的恐慌中。”王紅如此形容事發後的感受。

  照片上的冒名頂替者究竟是誰?她如何取得王紅的身份資訊,還能隱瞞12年之久?

  王紅決心要追問個明白。

  僵局

  “我們學校之前從未出現過類似事件。”11月27日,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採訪時,菏澤醫專紀委書記吳曉露用“不是個小事”形容此事對該校的影響。

  吳曉露介紹,學校黨委高度重視,先後展開兩階段的調查。第一階段是由教務處牽頭,包括教務處、學生處和監察室相關人員組成的初期調查小組。

  隨著初期調查的展開,冒名頂替者王欣的資訊逐漸浮出水面。

  “我們目前能夠確認的是,王紅退學後,王欣通過知情人買到了王紅的錄取通知書,隨後頂替王紅上學直至畢業。”教務處處長蔣繼國對記者説,據調查,假王紅于2008年畢業後考取了護士資格證,輾轉幾家醫院工作。

  蔣繼國稱,調查組隨即聯繫到王欣本人,王欣説自己從上學第一天起直至畢業,自始至終並不知道王紅的身份證號,盜用身份證資訊一事無從談起。

  蔣繼國介紹,為謹慎起見,該校調查小組趕赴菏澤市衛計委進一步核實,未發現以王紅本人身份證號辦理的護士資格證,“而以王欣本人身份證號辦理的護士資格證是否存在還需要進一步核實”。

  蔣繼國稱,初步確認冒名頂替屬實後,學校第一時間登出了假王紅的畢業證,並做進一步調查。

  在吳曉露看來,對此事的初期調查“已陷入僵局”。

  與此同時,緩慢進展讓王紅心生焦慮。距離自己首次給學校教務處打電話舉報已有一個月,其間,該校教務處、檔案管理處相關老師與王紅有過五六次電話、QQ溝通。但學校的調查結果遲遲未出,這讓王紅覺得“學校似乎有包庇、推脫之意”。

  “一個是時間相隔久遠,再一個是兩個當事人王紅、王欣都不在本地,調查取證較難,兩人對同一件事情的證詞存在較大出入和反覆。”吳曉露説。

  吳曉露稱,王紅記得當時自己所在的護理專業輔導員姓趙,經校方核實,當時的班級輔導員並不姓趙;王紅記得當時老師退學費和給1500元時有團支書和兩名同學在場,學校打電話給如今遠在東北的該班團支書,對方記得王紅此人,但對退學費的場景已無印象。

  蔣繼國也舉例,王欣曾一度承認當時買通知書王紅本人是知道的,對此王紅堅決否認,並稱自己從未見過王欣。

  “我怎麼可能把錄取通知書隨便賣給一個陌生人?”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電話採訪時,王紅憤怒反問。

  而關於輔導員老師的姓氏,王紅強調,當年自己僅入學3天,身邊同學都稱呼那位老師是趙老師,自己也跟著叫,並不排除當時大家都指認有誤。

  “一開始她(王欣)撒謊,説是她爸爸給你的錢。現在我們調查,她又説不是她爸爸給的,是老師給的。具體哪一個老師,她又不説。”11月25日,蔣繼國曾在電話裏這樣告訴王紅。

  “這肯定不是一個老師的問題,牽扯到好幾個老師,具體幾個老師參與,扮演什麼角色,我們一定要查清楚。”他還表示。

  從11月24日起,菏澤醫專啟動第二階段調查,以紀委為主。在吳曉露看來,“紀委正式介入意味著調查力度更大,震懾力更強”。

  吳曉露介紹,接下來將再次約談王紅、王欣,以筆錄簽字的方式取證,並進行多方核實。

  “我們將盡最大努力還原事實,維護正義,不袒護任何違紀違規甚至違法的人,同樣不會姑息縱容參與此事及在此事中失察的教職員工。”吳曉露再三強調。

  蹊蹺

  “按照教育部的要求,對於高校入學新生的身份,學校要進行復查,並匯總報送到省教育廳。畢業前也會進行畢業資訊採集,再次核對畢業生的身份。”一位長期從事招生工作的高校教師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這種事肯定不是一個輔導員能單獨完成的。”

  記者注意到,2005年3月教育部印發的《普通高等學校學生管理規定》明確要求,“新生入學後,學校在三個月內按照國家招生規定對其進行復查。復查合格者予以註冊,取得學籍。復查不合格者,由學校區別情況,予以處理,直至取消入學資格。”

  在2017年公佈的最新版《普通高等學校學生管理規定》中,復查內容有了更詳細的規定,包括:錄取手續及程式等是否合乎國家招生規定;所獲得的錄取資格是否真實、合乎相關規定;本人及身份證明與錄取通知、考生檔案等是否一致;身心健康狀況是否符合報考專業或者專業類別體檢要求,能否保證在校正常學習、生活;藝術、體育等特殊類型錄取學生的專業水準是否符合錄取要求。

  12月1日,菏澤醫專調查組一行4人趕赴江蘇王紅的住處,對其進行面對面詢問並製作了調查筆錄。這也是事發以來,王紅首次與校方工作人員面談。

  讓王紅辨別當年同學的環節時,校方提供了當年的學生檔案中,王紅驚訝地看到,入學後,王欣的檔案資訊已全部改為王欣本人的資訊,包括身份證號、父母資訊、家庭住址等,不過在姓名一欄仍是“王紅”,曾用名為“王欣”。

  對此,王紅質疑學校有“內鬼”,“難道説一個人入學時的檔案資訊,入學後是可以全部換掉的嗎?”

  讓王紅感覺更為蹊蹺的是,根據之前學信網查詢資訊,王欣的畢業證上身份證號還是王紅本人的,由此讓王紅心生身份資訊極有可能被冒用的恐懼。

  辦理畢業證是否需要本人身份證,吳曉露解釋,從入學第一天起,該校學生身份資訊即自動轉入畢業證相關資訊,王欣取得畢業證確實並不需要知道王紅的身份證號。

  王欣對此頗為疑惑:“如果説自動轉入的話,那王欣在校期間所有的身份資訊都應該是我的,那為什麼在入學後把檔案資訊調成她的,而畢業證上的身份資訊卻還是我的?”

  同樣令人感到蹊蹺的是,根據校方調查,王欣的護士資格證並不是根據王紅本人身份證號取得的畢業證註冊的。

  “難道護士資格證不應和畢業證資訊嚴格掛鉤的麼?這個地方又是如何偷梁換柱的呢?”王紅同樣質疑該資格證取得的合法性。

  時隔12年,這些問題仍亟待厘清:王欣是如何得知王紅的退學資訊及身份資訊的?誰在幫王欣全面造假?他們存在著怎樣的交易內幕?

  蔣繼國介紹,初步查清該校兩名教師牽涉其中,其中一人去世,另一人已退休。二人如何幫助王欣得到相關資訊,並幫其順利入學?截至12月6日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發稿時,該校的調查結果仍未公佈。

  “學校也是受害方,我們對入學學生的資格是嚴格審查的,個別人鑽了空子,假王紅也在欺騙學校。”蔣繼國認為。

  在王紅看來,只需要王欣站出來出面對質,即可真相大白,“但學校一直沒有向我透露王欣的任何資訊”。

  校方以涉及當事人隱私,需要徵得王欣本人同意為由,拒絕向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提供王欣的聯繫電話等資訊。

  對王紅而言,她仍在等待一個遲到12年的致歉和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