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吉林50多名求職者遇“保證金陷阱” 警方:不算詐騙

2017-10-13 07:39:46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王培蓮 鞠佳威 選稿:費一妍

  原標題:這工作找著找著咋變成了貸款?

  東方網10月13日消息:有過多年工作經驗的王欣,沒想到自己再次求職時會進入一家“騙子公司”。面試當天,她就和所應聘的公司——吉林省水星淼印科技諮詢服務有限公司簽訂了一份“崗前保證協議”。按照協議規定,她要在上崗前繳納保證金1.824萬元。

  事實上,保證金的額度為1.5萬元,因為一次性拿不出全部現金,面試官拿著王欣的手機,幫她在“百度錢包”App上做了貸款,分期24個月還清,本息共計1.824萬元。

  據多位被騙的求職者證實,半年內,水星淼印科技諮詢服務有限公司至少與50多名求職者簽訂了“崗前保證協議”,並讓每人在“百度錢包”或“分期樂”App上申請了金額為1.5萬元或1.8萬元的貸款。

  協議中提到,求職者在該公司工作兩年以上,公司會返還“保證金”。但僅半年時間,王欣和其他求職者眼看著公司負責人和工作人員先後撤離,卻無法阻止,多次討要“保證金”未果。

  優厚的待遇和承諾讓人信以為真

  今年1月初,王欣在求職網站上看到水星淼印科技諮詢服務有限公司在招聘文員。此前一直從事銷售行業的王欣想找份安穩工作,於是投了簡歷。沒幾日,她接到了該公司的面試通知。

  面試當天,王欣來到辦公地點位於長春市盛榮大廈的水星淼印科技諮詢服務有限公司。一進公司,她看到右邊是前臺,上面擺著一台蘋果電腦,室內裝修也不錯,“看上去是個正經公司”。那天,除她外,還有10多名求職者也在填寫簡歷。

  王欣原本應聘的是文員,但面試官告訴她,文員已經招滿,有很多“Web前端設計人員”空缺。“不懂技術公司可以培訓,培訓後留在本公司工作或推薦到其他企業”。

  按照協議,培訓期間,學員每月有2000元的補助,保證轉正後在一線城市薪資為6000元,在二線城市為3000元,入職滿一年後公司還將給其繳納五險一金。

  “承諾的這些待遇都寫在協議上了,而且落款有公司蓋章。”更讓王欣放下戒備的是,協議中寫明“甲方在乙方企業及乙方分配的企業項目部工作滿兩年後,甲方攜帶相關證明,乙方保證在3個工作日內將保證金支付給甲方”。

  這一切讓王欣認為找到了一份好工作。她甚至覺得,有份好工作,即使2年後“保證金”要不回來也值得。

  同樣的成就感也讓張明宇高興了幾天。他原本是吉林省一家職業技術學院數控機床專業的學生,今年才畢業。因為對本專業不感興趣,他提前離校在一家培訓公司學了3個月的UI設計,還在南方工作了一段時間。

  返回長春後,張明宇投了簡歷,應聘“Web前端設計”崗位,第二天就接到了水星淼印科技諮詢服務有限公司的面試通知。

  得知張明宇懂相關技術,該公司發給他一張試卷。交卷後,面試官説他的專業知識不過關,需要進行培訓。後來,張明宇上網搜索發現,當時的筆試題內容不僅生僻而且早已過時。

  面試中,對方介紹,該公司是“‘中關村1+1’戰略合作夥伴”,雖然不太確定是否有這回事,但當時張明宇聽得很心動。除了享受與王欣相同的培訓後待遇外,對方還口頭承諾,培訓結束後會直接推薦他到一家銀行工作。

  優厚的待遇和落在紙面上的承諾,讓不少學員心甘情願地申請了分期貸款,款項則直接進入該公司的賬戶。

  沒完沒了的培訓

  找到工作的喜悅過去後,張明宇在崗前培訓第7天時,就發現公司“有問題”。

  培訓地點在公司裏,張明宇所在班有18名學員,大多數學員不懂Web前端製作技術。培訓幾天后,他發現老師講的課程內容很基礎,“而且一個知識點反覆地講,根本學不到真東西”。張明宇則成了“助教”,大家不明白的地方,就問他。

  一個半月後,張明宇找到公司負責人,以培訓內容自己都學過為由,要求公司儘快推薦工作。該公司介紹張明宇到一家網路公司工作,而非此前約定的銀行。

  “公司説我沒完成3個月的培訓,不能推薦到銀行。”張明宇説。到被推薦的那家公司工作了一個多月,張明宇只拿到了300元的工資。

  看穿了騙局的張明宇,選擇離職,開始討要“保證金”。

  儘管公司漏洞不斷顯現,但很多學員拿到了公司在崗前3個月共計6000元的補助。看到了“回頭錢”,他們選擇繼續留在該公司,等待被推薦好工作。王欣因此在該公司待了半年。

  培訓3個月後,公司不再給王欣和其他學員發任何補助和工資,也遲遲不為其推薦工作。很多學員催問何時能推薦工作時,就會被公司人事部門人員反問“你學好了嗎?就想要工作”。

  王欣確實還沒有學好。3個月已過,她感覺自己沒學到什麼,根本無法勝任Web前端的工作內容,於是決定繼續在公司參加培訓。

  又過了一個月,該公司提出,有意願的學員可以去北京實訓,事後可以選擇留在北京工作或回長春工作。

  到北京後,王欣和其他10多名學員被帶到一個被棄用的大學校區,每天由一名老師給大家培訓。“每節課給一個網頁製作文件,讓我們自己研究,也不講解。”王欣説,大家沒有工資,吃住在學生宿舍。半個月後,長春公司一名工作人員告訴王欣:“公司要倒閉,趕緊回來。”她這才結束了“沒完沒了的培訓”。

  返回長春的公司後,王欣發現,此前公司的10多名員工只剩下3個,部分辦公用品已經被搬走。其他在公司培訓的學員已經放假。

  比王欣早進入該公司一個月的李強,在王欣之後也被送去北京。去之前,公司説要帶他去北京找工作。但到了北京,李強也被帶到了王欣和其他學員所在的地點,讓他繼續接受培訓。後來,在李強反覆要求下,北京方面接應的工作人員,帶李強去了一家製作PPT的公司,月薪3000元,不包住宿。“這比‘協議’上承諾的6000元薪資少了一半。”李強一算,北京這家公司在二環,工資還不夠他的房租。最終,他不再心存僥倖,準備回長春討要“保證金”。

  曲折的維權過程

  王欣和李強在公司的半年裏,發現員工更換了多次,“看不到公司做什麼項目,倒是經常有應聘者前來面試”。

  “公司不能推薦協議上承諾的工作,就是違約。”以此為由,很多學員先後找到公司負責人或人事部門討要“保證金”。

  國家企業信用資訊公示系統顯示,吉林省水星淼印科技諮詢服務有限公司註冊于2014年3月10日,法人代表為幺天亮。公司經營範圍涉及電腦産品研發與諮詢服務;科技産品技術研發、技術轉讓、技術諮詢;通信技術研發與諮詢服務等。今年5月16日,該公司法人代表由李仲變更為幺天亮。

  離開公司後,張明宇多次聯繫幺天亮討要“保證金”。幺天亮還與他簽了另一個協議,承諾為他還款。但這份協議簽訂兩個月後,幺天亮一直沒有兌現承諾。每次張明宇催問,對方就以公司目前沒有資金、項目賠錢等理由推脫。

  後來,張明宇再撥打幺天亮的電話時,已經無人接聽。

  多次討要“保證金”沒有結果,很多學員開始到該公司所在轄區的派出所報案。也從此開始了曲折的維權過程。

  轄區派出所告訴王欣和其他學員,雙方簽訂的“協議”無法定性,不能以詐騙立案,並建議其去經偵部門舉報。這些人到長春市公安局經濟犯罪偵查支隊時,被告知“金額小于1000萬元的案件應去區級的經偵大隊”。學員們找到了該公司所在的南關區經偵大隊,對方答覆是,不構成詐騙,不予立案,會查一下是否有相關的立案記錄,再答覆。截至目前,王欣未收到回復。

  以上説法,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在電話諮詢相關派出所和經偵部門時,得到了印證。盛榮大廈內的水星淼印科技諮詢服務有限公司已經搬空,撥打幺天亮的手機也無人接聽。據盛榮大廈物業管理部門工作人員介紹,該公司與盛榮大廈的租賃合同到今年8月中旬到期,7月上旬就已搬離。

  報案無果,李強和幾名農村戶口的學員一起,到吉林大華銘仁律師事務所的吉林省農民工法律援助工作站申請法律援助。該律所實習律師車建國參與了法律援助過程。

  車建國表示,雙方簽訂的崗前就業協議不規範,導致不好定性。如果認定為用工協議,則證明求職者與公司之間屬於勞動關係,公司行為就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其第九條明確規定,用人單位不得要求勞動者提供擔保或者以其他名義向勞動者收取財物。雖然“協議”性質不好界定,但參與此次法律援助的律師們討論認為,“協議”實質屬於用工協議,適用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

  令車建國感到無奈的是,相關勞動仲裁和勞動監察部門他都去過,但都被告知不屬於勞動關係問題,不在受理範圍之內。在此情形下,律師們幫李強等學員提起了民事訴訟。隨之問題又出現了,傳票無法送達,找不到公司法人代表。

  法院建議發佈“法院公告”,開庭審理,但需要原告交付數百元的公告費用。車建國説,即使開庭審理,找不到公司法人代表,“保證金”還是要不回來。李強和其他學員不願意交納公告費用。如此一來,只能撤訴。

  在吉林泉商律師事務所副主任張維平看來,這是一起公司租賃辦公用房,騙錢後逃跑的典型詐騙行為,公安機關應當對這種犯罪行為進行深入調查和重點打擊。

  被騙的大多數求職者不敢告訴父母,有人默默地自己還貸。

  王欣一直按時每月還款,她擔心違約會帶來不必要的麻煩。雖然很多被騙者已經對維權不抱希望,但她説,“我是不會放棄的。”

  (應受訪人要求,文中王欣、張明宇和李強為化名)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吉林50多名求職者遇“保證金陷阱” 警方:不算詐騙

2017年10月13日 07:39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這工作找著找著咋變成了貸款?

  東方網10月13日消息:有過多年工作經驗的王欣,沒想到自己再次求職時會進入一家“騙子公司”。面試當天,她就和所應聘的公司——吉林省水星淼印科技諮詢服務有限公司簽訂了一份“崗前保證協議”。按照協議規定,她要在上崗前繳納保證金1.824萬元。

  事實上,保證金的額度為1.5萬元,因為一次性拿不出全部現金,面試官拿著王欣的手機,幫她在“百度錢包”App上做了貸款,分期24個月還清,本息共計1.824萬元。

  據多位被騙的求職者證實,半年內,水星淼印科技諮詢服務有限公司至少與50多名求職者簽訂了“崗前保證協議”,並讓每人在“百度錢包”或“分期樂”App上申請了金額為1.5萬元或1.8萬元的貸款。

  協議中提到,求職者在該公司工作兩年以上,公司會返還“保證金”。但僅半年時間,王欣和其他求職者眼看著公司負責人和工作人員先後撤離,卻無法阻止,多次討要“保證金”未果。

  優厚的待遇和承諾讓人信以為真

  今年1月初,王欣在求職網站上看到水星淼印科技諮詢服務有限公司在招聘文員。此前一直從事銷售行業的王欣想找份安穩工作,於是投了簡歷。沒幾日,她接到了該公司的面試通知。

  面試當天,王欣來到辦公地點位於長春市盛榮大廈的水星淼印科技諮詢服務有限公司。一進公司,她看到右邊是前臺,上面擺著一台蘋果電腦,室內裝修也不錯,“看上去是個正經公司”。那天,除她外,還有10多名求職者也在填寫簡歷。

  王欣原本應聘的是文員,但面試官告訴她,文員已經招滿,有很多“Web前端設計人員”空缺。“不懂技術公司可以培訓,培訓後留在本公司工作或推薦到其他企業”。

  按照協議,培訓期間,學員每月有2000元的補助,保證轉正後在一線城市薪資為6000元,在二線城市為3000元,入職滿一年後公司還將給其繳納五險一金。

  “承諾的這些待遇都寫在協議上了,而且落款有公司蓋章。”更讓王欣放下戒備的是,協議中寫明“甲方在乙方企業及乙方分配的企業項目部工作滿兩年後,甲方攜帶相關證明,乙方保證在3個工作日內將保證金支付給甲方”。

  這一切讓王欣認為找到了一份好工作。她甚至覺得,有份好工作,即使2年後“保證金”要不回來也值得。

  同樣的成就感也讓張明宇高興了幾天。他原本是吉林省一家職業技術學院數控機床專業的學生,今年才畢業。因為對本專業不感興趣,他提前離校在一家培訓公司學了3個月的UI設計,還在南方工作了一段時間。

  返回長春後,張明宇投了簡歷,應聘“Web前端設計”崗位,第二天就接到了水星淼印科技諮詢服務有限公司的面試通知。

  得知張明宇懂相關技術,該公司發給他一張試卷。交卷後,面試官説他的專業知識不過關,需要進行培訓。後來,張明宇上網搜索發現,當時的筆試題內容不僅生僻而且早已過時。

  面試中,對方介紹,該公司是“‘中關村1+1’戰略合作夥伴”,雖然不太確定是否有這回事,但當時張明宇聽得很心動。除了享受與王欣相同的培訓後待遇外,對方還口頭承諾,培訓結束後會直接推薦他到一家銀行工作。

  優厚的待遇和落在紙面上的承諾,讓不少學員心甘情願地申請了分期貸款,款項則直接進入該公司的賬戶。

  沒完沒了的培訓

  找到工作的喜悅過去後,張明宇在崗前培訓第7天時,就發現公司“有問題”。

  培訓地點在公司裏,張明宇所在班有18名學員,大多數學員不懂Web前端製作技術。培訓幾天后,他發現老師講的課程內容很基礎,“而且一個知識點反覆地講,根本學不到真東西”。張明宇則成了“助教”,大家不明白的地方,就問他。

  一個半月後,張明宇找到公司負責人,以培訓內容自己都學過為由,要求公司儘快推薦工作。該公司介紹張明宇到一家網路公司工作,而非此前約定的銀行。

  “公司説我沒完成3個月的培訓,不能推薦到銀行。”張明宇説。到被推薦的那家公司工作了一個多月,張明宇只拿到了300元的工資。

  看穿了騙局的張明宇,選擇離職,開始討要“保證金”。

  儘管公司漏洞不斷顯現,但很多學員拿到了公司在崗前3個月共計6000元的補助。看到了“回頭錢”,他們選擇繼續留在該公司,等待被推薦好工作。王欣因此在該公司待了半年。

  培訓3個月後,公司不再給王欣和其他學員發任何補助和工資,也遲遲不為其推薦工作。很多學員催問何時能推薦工作時,就會被公司人事部門人員反問“你學好了嗎?就想要工作”。

  王欣確實還沒有學好。3個月已過,她感覺自己沒學到什麼,根本無法勝任Web前端的工作內容,於是決定繼續在公司參加培訓。

  又過了一個月,該公司提出,有意願的學員可以去北京實訓,事後可以選擇留在北京工作或回長春工作。

  到北京後,王欣和其他10多名學員被帶到一個被棄用的大學校區,每天由一名老師給大家培訓。“每節課給一個網頁製作文件,讓我們自己研究,也不講解。”王欣説,大家沒有工資,吃住在學生宿舍。半個月後,長春公司一名工作人員告訴王欣:“公司要倒閉,趕緊回來。”她這才結束了“沒完沒了的培訓”。

  返回長春的公司後,王欣發現,此前公司的10多名員工只剩下3個,部分辦公用品已經被搬走。其他在公司培訓的學員已經放假。

  比王欣早進入該公司一個月的李強,在王欣之後也被送去北京。去之前,公司説要帶他去北京找工作。但到了北京,李強也被帶到了王欣和其他學員所在的地點,讓他繼續接受培訓。後來,在李強反覆要求下,北京方面接應的工作人員,帶李強去了一家製作PPT的公司,月薪3000元,不包住宿。“這比‘協議’上承諾的6000元薪資少了一半。”李強一算,北京這家公司在二環,工資還不夠他的房租。最終,他不再心存僥倖,準備回長春討要“保證金”。

  曲折的維權過程

  王欣和李強在公司的半年裏,發現員工更換了多次,“看不到公司做什麼項目,倒是經常有應聘者前來面試”。

  “公司不能推薦協議上承諾的工作,就是違約。”以此為由,很多學員先後找到公司負責人或人事部門討要“保證金”。

  國家企業信用資訊公示系統顯示,吉林省水星淼印科技諮詢服務有限公司註冊于2014年3月10日,法人代表為幺天亮。公司經營範圍涉及電腦産品研發與諮詢服務;科技産品技術研發、技術轉讓、技術諮詢;通信技術研發與諮詢服務等。今年5月16日,該公司法人代表由李仲變更為幺天亮。

  離開公司後,張明宇多次聯繫幺天亮討要“保證金”。幺天亮還與他簽了另一個協議,承諾為他還款。但這份協議簽訂兩個月後,幺天亮一直沒有兌現承諾。每次張明宇催問,對方就以公司目前沒有資金、項目賠錢等理由推脫。

  後來,張明宇再撥打幺天亮的電話時,已經無人接聽。

  多次討要“保證金”沒有結果,很多學員開始到該公司所在轄區的派出所報案。也從此開始了曲折的維權過程。

  轄區派出所告訴王欣和其他學員,雙方簽訂的“協議”無法定性,不能以詐騙立案,並建議其去經偵部門舉報。這些人到長春市公安局經濟犯罪偵查支隊時,被告知“金額小于1000萬元的案件應去區級的經偵大隊”。學員們找到了該公司所在的南關區經偵大隊,對方答覆是,不構成詐騙,不予立案,會查一下是否有相關的立案記錄,再答覆。截至目前,王欣未收到回復。

  以上説法,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在電話諮詢相關派出所和經偵部門時,得到了印證。盛榮大廈內的水星淼印科技諮詢服務有限公司已經搬空,撥打幺天亮的手機也無人接聽。據盛榮大廈物業管理部門工作人員介紹,該公司與盛榮大廈的租賃合同到今年8月中旬到期,7月上旬就已搬離。

  報案無果,李強和幾名農村戶口的學員一起,到吉林大華銘仁律師事務所的吉林省農民工法律援助工作站申請法律援助。該律所實習律師車建國參與了法律援助過程。

  車建國表示,雙方簽訂的崗前就業協議不規範,導致不好定性。如果認定為用工協議,則證明求職者與公司之間屬於勞動關係,公司行為就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其第九條明確規定,用人單位不得要求勞動者提供擔保或者以其他名義向勞動者收取財物。雖然“協議”性質不好界定,但參與此次法律援助的律師們討論認為,“協議”實質屬於用工協議,適用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

  令車建國感到無奈的是,相關勞動仲裁和勞動監察部門他都去過,但都被告知不屬於勞動關係問題,不在受理範圍之內。在此情形下,律師們幫李強等學員提起了民事訴訟。隨之問題又出現了,傳票無法送達,找不到公司法人代表。

  法院建議發佈“法院公告”,開庭審理,但需要原告交付數百元的公告費用。車建國説,即使開庭審理,找不到公司法人代表,“保證金”還是要不回來。李強和其他學員不願意交納公告費用。如此一來,只能撤訴。

  在吉林泉商律師事務所副主任張維平看來,這是一起公司租賃辦公用房,騙錢後逃跑的典型詐騙行為,公安機關應當對這種犯罪行為進行深入調查和重點打擊。

  被騙的大多數求職者不敢告訴父母,有人默默地自己還貸。

  王欣一直按時每月還款,她擔心違約會帶來不必要的麻煩。雖然很多被騙者已經對維權不抱希望,但她説,“我是不會放棄的。”

  (應受訪人要求,文中王欣、張明宇和李強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