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清華附小校長談學生研究蘇軾:農村孩子可研究放牛

2017-10-13 05:19:40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馬海燕 選稿:李婉怡

原標題:北京小學生大數據研究蘇軾爆紅 校長回應是否“拼爹”

  “我們知道蘇軾最有名的是詞,卻不知道他其實詩寫得最多,達到2700多首,詞只有300多首。此外,他還寫了600多首題跋。”清華附小校長竇桂梅12日給來“取經”的全國各地語文老師上了一節公開課,題目就是《蘇軾的題跋》。

  這個題目來源於她的學生。近日,一篇源於清華附小六(4)班公眾號的文章《當小學生遇見蘇軾》在微信朋友圈爆紅。這出乎竇桂梅意料。她在接受中新社記者採訪時説,該校三分之一的班級都有公眾號,不是為博眼球,是用來介紹班級各自的小研究、小創意,但達到過百萬點擊量,以前從未有過。

  學生們通過電腦程式對蘇軾詩詞中出現頻率最高的詞、蘇軾為什麼喜歡西湖等進行分析,最後形成了《大數據幫你進一步認識蘇軾》《蘇軾的朋友圈》《蘇軾的心情曲線》等研究報告,這些堪比大學生論文的研究引發廣泛熱議。一時間,小學生做蘇軾研究是不是炒作,這些研究成果是否由父母、老師捉刀,受到質疑。

  竇桂梅説,這類研究在該校並不是頭一例。“今年給學生定的題目是研究蘇軾,因為今年是蘇軾誕辰980年。去年是魯迅逝世80週年,所以清華附小的高年級孩子們研究主題是魯迅。其實去年研究魯迅也很火,但只在教育圈內流傳。學生們研究魯迅為什麼留一字須、頭髮為什麼是硬的、為什麼喜歡看電影、為什麼愛吃辣椒……這樣魯迅在孩子們心中就立體活躍起來。”

  這類研究需要長時間的積累。清華附小從低年級就開始小課題研究,比如觀察樹葉;中年級開始研究生活中的現象,比如閏月的由來;到高年級就要開始進行整合主題的內容研究,以人物帶動作品,打通全科教學。比如關於蘇軾的研究佈置下去,孩子們用整整一年的時間讀蘇軾的作品,數學老師幫助尋找研究工具,語文老師負責幫助文字表達,學生們分工合作,最後形成研究報告。

  竇桂梅説,這其實對老師的要求非常高。該班的語文老師隨班5年,數學老師隨班4年,平時就對學生進行類似研究訓練。比如研究哪種共用單車最好用、北京車牌為什麼會是字母和數字整合、身份證號前面的數字是什麼關係……教師和學生真正實現相互啟發、教學相長。

  至於報告是否由父母、老師代筆,竇桂梅説,其實這些工具在資訊時代都不難獲得,是大家把這個問題想得太難了。家長幫助孩子找來工具,最後使用工具、分析得出結論的過程全在孩子。對在資訊時代長大的孩子來説,如何教會他們融合資訊化手段,用工具撬動學習的世界,從黑板世界走向現實世界,則更為重要。

  這種教學改革是否可複製,特別是在師資水準較差的地區複製,也引起了教育界人士的關注。竇桂梅的公開課上就有不少來自貧困地區的老師。她説,除課件全部打包給幫扶學校外,更重要的是要培養老師的一種意識,學生有差異而不是有差距,老師要有一種推動學習方式轉變的激情和使命。

  “不一定要研究蘇軾,農村的孩子可以研究放牛與天氣的關係,諸如此類,從生活中問出‘為什麼’。是不是形成研究報告不重要,關鍵是要有探究世界的興趣和方法。”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告訴中新社記者,讓學生有更多的學習自主性才是這個時代最需要的。

  竇桂梅也認為,與其送孩子去課外輔導班,不如激發孩子的學習興趣,這需要家長和學校共同努力。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清華附小校長談學生研究蘇軾:農村孩子可研究放牛

2017年10月13日 05:19 來源:中國新聞網

原標題:北京小學生大數據研究蘇軾爆紅 校長回應是否“拼爹”

  “我們知道蘇軾最有名的是詞,卻不知道他其實詩寫得最多,達到2700多首,詞只有300多首。此外,他還寫了600多首題跋。”清華附小校長竇桂梅12日給來“取經”的全國各地語文老師上了一節公開課,題目就是《蘇軾的題跋》。

  這個題目來源於她的學生。近日,一篇源於清華附小六(4)班公眾號的文章《當小學生遇見蘇軾》在微信朋友圈爆紅。這出乎竇桂梅意料。她在接受中新社記者採訪時説,該校三分之一的班級都有公眾號,不是為博眼球,是用來介紹班級各自的小研究、小創意,但達到過百萬點擊量,以前從未有過。

  學生們通過電腦程式對蘇軾詩詞中出現頻率最高的詞、蘇軾為什麼喜歡西湖等進行分析,最後形成了《大數據幫你進一步認識蘇軾》《蘇軾的朋友圈》《蘇軾的心情曲線》等研究報告,這些堪比大學生論文的研究引發廣泛熱議。一時間,小學生做蘇軾研究是不是炒作,這些研究成果是否由父母、老師捉刀,受到質疑。

  竇桂梅説,這類研究在該校並不是頭一例。“今年給學生定的題目是研究蘇軾,因為今年是蘇軾誕辰980年。去年是魯迅逝世80週年,所以清華附小的高年級孩子們研究主題是魯迅。其實去年研究魯迅也很火,但只在教育圈內流傳。學生們研究魯迅為什麼留一字須、頭髮為什麼是硬的、為什麼喜歡看電影、為什麼愛吃辣椒……這樣魯迅在孩子們心中就立體活躍起來。”

  這類研究需要長時間的積累。清華附小從低年級就開始小課題研究,比如觀察樹葉;中年級開始研究生活中的現象,比如閏月的由來;到高年級就要開始進行整合主題的內容研究,以人物帶動作品,打通全科教學。比如關於蘇軾的研究佈置下去,孩子們用整整一年的時間讀蘇軾的作品,數學老師幫助尋找研究工具,語文老師負責幫助文字表達,學生們分工合作,最後形成研究報告。

  竇桂梅説,這其實對老師的要求非常高。該班的語文老師隨班5年,數學老師隨班4年,平時就對學生進行類似研究訓練。比如研究哪種共用單車最好用、北京車牌為什麼會是字母和數字整合、身份證號前面的數字是什麼關係……教師和學生真正實現相互啟發、教學相長。

  至於報告是否由父母、老師代筆,竇桂梅説,其實這些工具在資訊時代都不難獲得,是大家把這個問題想得太難了。家長幫助孩子找來工具,最後使用工具、分析得出結論的過程全在孩子。對在資訊時代長大的孩子來説,如何教會他們融合資訊化手段,用工具撬動學習的世界,從黑板世界走向現實世界,則更為重要。

  這種教學改革是否可複製,特別是在師資水準較差的地區複製,也引起了教育界人士的關注。竇桂梅的公開課上就有不少來自貧困地區的老師。她説,除課件全部打包給幫扶學校外,更重要的是要培養老師的一種意識,學生有差異而不是有差距,老師要有一種推動學習方式轉變的激情和使命。

  “不一定要研究蘇軾,農村的孩子可以研究放牛與天氣的關係,諸如此類,從生活中問出‘為什麼’。是不是形成研究報告不重要,關鍵是要有探究世界的興趣和方法。”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告訴中新社記者,讓學生有更多的學習自主性才是這個時代最需要的。

  竇桂梅也認為,與其送孩子去課外輔導班,不如激發孩子的學習興趣,這需要家長和學校共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