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浙江小學生要上中醫課引爭論 教材主編:傳遞科學價值

2017-9-14 08:19:59

來源:錢江晚報 選稿:成昭遠

原標題:小學生要上中醫課引爭論 教材主編:傳遞科學價值

  這個學期,浙江省五年級小學生,要開始學中醫課。11日,錢報記者從省科學技術出版社獲悉,60萬冊教材正加急刊印,出爐的首批10萬冊已在路上,不久將出現在課堂上。

小學生要上中醫課引爭論 教材主編稱傳遞科學價值

  此前,還沒有任何省份把中醫藥知識列入中小學地方必修課程。也就是説,浙江的小學生,成了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這一全國“首創”,引發了熱議。網上甚至出現了“中醫粉”和“西醫粉”的論戰。

  錢報記者採訪了杭城幾位家長,也是褒貶不一。

  贊成的家長認為,中醫是百年國粹,能鼓勵孩子們養成“順應四時”的作息習慣、多做運動,是件好事。

  也有家長持不同意見,認為中醫晦澀難懂,大人都搞不明白,小學生哪能懂。與之相比,急救、性教育才是更急需的課程。

  “我們家長更關心實際作用,發這麼多教材,最後能落實多少?放在馬上要‘小升初’的五年級,我認為這門課會被數學、語文老師擠掉。”市民汪先生向記者提出了另一種憂慮。

  帶著這些疑問,錢報記者專訪了本書的主編、浙江中醫藥大學校長方劍喬教授,由他一解疑惑。

  我省首創小學生學中醫課有何背景

  記者:給小學生開中醫課,浙江是首創,這是什麼背景下的舉措?

  方劍喬:其實讓小學生學中醫知識這個提議很早就出現了。2011年全國兩會上,就有政協委員提出,要把中醫藥知識,結合到中小學生課本裏去。因為中醫藥不單單是醫學知識,還有背後的文化和哲學,對培養青少年的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很有意義。

  回顧世界各民族的發展史,歐洲很多民族因為疾病、瘟疫就此滅族,而中華民族5000年文明史延續至今,中醫藥起了不小的作用。西醫到中國才100多年,過去都是中醫藥治病救人,這是中醫藥對民族的貢獻,我們應當對此自豪。

  第二個背景是,國家對中醫非常重視,正大力推進。去年國務院頒發了《中醫藥發展戰略規劃綱要(2016—2030年)》,明確2030年前,要把中醫藥普及,進校園、進社區、進鄉村、進家庭,將中醫藥基礎知識納入中小學課程。

  中醫藥的中小學讀本,其實全國都在弄,北京、上海都有,但明確成為教材的,浙江是第一家。浙江的速度和決心,和我省對中醫的重視程度密不可分。

  中醫的知識小學生看得懂嗎

  記者:這本中醫課本是怎麼設計的?小學生能看懂嗎?

  方劍喬:教材分為上、下兩冊,共36課時,基本每週一課,內容基本上涉及了中醫的每一個面,中醫基礎、保健、運動,飲食、情緒、針灸和推拿的特色療法等。

  我看過一些其他省市的中醫藥中小學讀本,有的寫得很深,文字為主,小學生看不懂。我們的課本不一樣,啟動編寫時明確針對五年級學生的語文知識結構來寫的。在初稿出來後,我們先找了幾個語文老師來把關用詞(字)的深度,確保學生能讀懂。

  另外,課程的內容都是比較淺顯易懂的,做到知識點到位但不生澀,主要由歷史故事、人物和神話引出來,深入淺出,文字不多。

  文末還有“想一想”、“做一做”等,激發學習興趣,是本很有趣很可讀的書。

  比如有一章節文末的“想一想”是:《紅樓夢》裏的林黛玉弱不經風、面色蒼白,你認為她哪個臟器可能出了問題?小明同寢室的同學咳嗽剛治好,不想小明也患上了咳嗽,他就把同學吃剩的中成藥拿來吃,你覺得這種做法對嗎?為什麼?

  “做一做”如:根據起居有常的原則,給自己或家人制定一份作息時間的表格,並按照表格規定實施,觀察自己或家人的變化。

  這些設計很感性,通過學習古人對自然現象的歸納,包括藥物的使用、穴位的刺激,把中醫理論學了,又把古人的智慧學到了。

  今年5月,我到杭州高新實驗學校為七百多名中小學生講解《中醫藥與健康》,發現孩子們對中醫非常感興趣,問題也生活化,有孩子問我:“媽媽總是給我喝黨參湯,對身體有什麼好處嗎?”我回答:黨參是補氣的,你媽媽的做法沒錯,不用人參是因為人參的補勁兒太大,不適合小朋友。

  “爸媽老是給我吃薏仁,這是為什麼?”我告訴他,中醫來説,薏仁是治濕的、抗癌的,藥食同源,食補比單吃藥好。他説“那我理解了,媽媽為什麼這麼做。”所謂“藥食同源”這個知識我們教材第一課就會講到。

  還有一位小朋友向我提出了犀利問題——有些老闆不招相信中醫的人,因為他們覺得信中醫的人靠不住。我是這麼回答的:“這便是中醫藥進中小學的意義。中醫是一門自然科學,但具有人文科學的某些屬性,中小學生學習中醫藥知識不僅是為了從小培養健康生活的理念,也是通過孩子們把中醫藥的科學價值與精神傳遞給每一戶家庭,培育中小學生對我國傳統文化的熱愛,提高整個社會的健康水準。”

  比起中醫課,急救、性教育課是否更迫切呢

  記者:五年級臨近“小升初”,擔心會被其他學科搶奪嗎?

  方劍喬:老實説,這也是我們擔心的問題。安排在五年級的確挺尷尬,孩子們學業壓力比較重。但年齡太小語文水準不夠,我們又怕孩子理解有難度。

  按照教育廳的規定,這本小學教材是第一次試水,未來還要謀劃中學教材。

  記者:中醫課由什麼老師來教呢?

  方劍喬:目前課程主要是由科學老師來教。8月底,我們對這些老師進行了培訓,都是中醫藥大學教授去培訓的。

  記者:相對中醫課,急救、性教育課是否更迫切呢?

  方劍喬:個人認為,急救知識小學生不合適。因為太小了,遇到需要急救的時候心理素質不一定能對付得了,甚至可能帶來更多問題。可以等到一定年齡後再跟上。性教育不少學校已經有在實施了。可以穿插到不同的場合,形式上不一定要以課本的形式。

  中醫算不算是“偽科學”

  記者:不少家長對課本的否定,根源是不信任中醫,認為它是“偽科學”,你怎麼看?

  方劍喬:一些貶低中醫的人,自己真正研究過中醫了嗎?對一門學科是門外漢,卻跨行貶低,才是不具科學精神的。

  中醫目前面臨的問題是,從業人員參差不齊,也有一些江湖術士引發了一些問題,但不能貶低中醫幾千年下來的成果。為什麼中醫能被186個國家所接受?我10月底要去捷克訪問,計劃在捷克成立浙江中醫中心,派中醫師過去短期工作。我校在葡萄牙舉辦的孔子學院就是講中醫的。你到日本藥店看看,會銷售幾百種中成藥,比中國的藥店還多。這些國家醫學夠發達了吧,為什麼卻“迷信”中醫?

  中醫比較深奧,主要看醫生,醫生的好壞對治病效果影響很大。而西醫是把人看作一個“機器”,零件壞了要換或者修,更標準一些。

  所以,讓孩子們從小通過這本教材,了解中醫,還是很有必要的。

  還有一位小朋友向我提出了犀利問題——有些老闆不招相信中醫的人,因為他們覺得信中醫的人靠不住。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浙江小學生要上中醫課引爭論 教材主編:傳遞科學價值

2017年9月14日 08:19 來源:錢江晚報

原標題:小學生要上中醫課引爭論 教材主編:傳遞科學價值

  這個學期,浙江省五年級小學生,要開始學中醫課。11日,錢報記者從省科學技術出版社獲悉,60萬冊教材正加急刊印,出爐的首批10萬冊已在路上,不久將出現在課堂上。

小學生要上中醫課引爭論 教材主編稱傳遞科學價值

  此前,還沒有任何省份把中醫藥知識列入中小學地方必修課程。也就是説,浙江的小學生,成了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這一全國“首創”,引發了熱議。網上甚至出現了“中醫粉”和“西醫粉”的論戰。

  錢報記者採訪了杭城幾位家長,也是褒貶不一。

  贊成的家長認為,中醫是百年國粹,能鼓勵孩子們養成“順應四時”的作息習慣、多做運動,是件好事。

  也有家長持不同意見,認為中醫晦澀難懂,大人都搞不明白,小學生哪能懂。與之相比,急救、性教育才是更急需的課程。

  “我們家長更關心實際作用,發這麼多教材,最後能落實多少?放在馬上要‘小升初’的五年級,我認為這門課會被數學、語文老師擠掉。”市民汪先生向記者提出了另一種憂慮。

  帶著這些疑問,錢報記者專訪了本書的主編、浙江中醫藥大學校長方劍喬教授,由他一解疑惑。

  我省首創小學生學中醫課有何背景

  記者:給小學生開中醫課,浙江是首創,這是什麼背景下的舉措?

  方劍喬:其實讓小學生學中醫知識這個提議很早就出現了。2011年全國兩會上,就有政協委員提出,要把中醫藥知識,結合到中小學生課本裏去。因為中醫藥不單單是醫學知識,還有背後的文化和哲學,對培養青少年的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很有意義。

  回顧世界各民族的發展史,歐洲很多民族因為疾病、瘟疫就此滅族,而中華民族5000年文明史延續至今,中醫藥起了不小的作用。西醫到中國才100多年,過去都是中醫藥治病救人,這是中醫藥對民族的貢獻,我們應當對此自豪。

  第二個背景是,國家對中醫非常重視,正大力推進。去年國務院頒發了《中醫藥發展戰略規劃綱要(2016—2030年)》,明確2030年前,要把中醫藥普及,進校園、進社區、進鄉村、進家庭,將中醫藥基礎知識納入中小學課程。

  中醫藥的中小學讀本,其實全國都在弄,北京、上海都有,但明確成為教材的,浙江是第一家。浙江的速度和決心,和我省對中醫的重視程度密不可分。

  中醫的知識小學生看得懂嗎

  記者:這本中醫課本是怎麼設計的?小學生能看懂嗎?

  方劍喬:教材分為上、下兩冊,共36課時,基本每週一課,內容基本上涉及了中醫的每一個面,中醫基礎、保健、運動,飲食、情緒、針灸和推拿的特色療法等。

  我看過一些其他省市的中醫藥中小學讀本,有的寫得很深,文字為主,小學生看不懂。我們的課本不一樣,啟動編寫時明確針對五年級學生的語文知識結構來寫的。在初稿出來後,我們先找了幾個語文老師來把關用詞(字)的深度,確保學生能讀懂。

  另外,課程的內容都是比較淺顯易懂的,做到知識點到位但不生澀,主要由歷史故事、人物和神話引出來,深入淺出,文字不多。

  文末還有“想一想”、“做一做”等,激發學習興趣,是本很有趣很可讀的書。

  比如有一章節文末的“想一想”是:《紅樓夢》裏的林黛玉弱不經風、面色蒼白,你認為她哪個臟器可能出了問題?小明同寢室的同學咳嗽剛治好,不想小明也患上了咳嗽,他就把同學吃剩的中成藥拿來吃,你覺得這種做法對嗎?為什麼?

  “做一做”如:根據起居有常的原則,給自己或家人制定一份作息時間的表格,並按照表格規定實施,觀察自己或家人的變化。

  這些設計很感性,通過學習古人對自然現象的歸納,包括藥物的使用、穴位的刺激,把中醫理論學了,又把古人的智慧學到了。

  今年5月,我到杭州高新實驗學校為七百多名中小學生講解《中醫藥與健康》,發現孩子們對中醫非常感興趣,問題也生活化,有孩子問我:“媽媽總是給我喝黨參湯,對身體有什麼好處嗎?”我回答:黨參是補氣的,你媽媽的做法沒錯,不用人參是因為人參的補勁兒太大,不適合小朋友。

  “爸媽老是給我吃薏仁,這是為什麼?”我告訴他,中醫來説,薏仁是治濕的、抗癌的,藥食同源,食補比單吃藥好。他説“那我理解了,媽媽為什麼這麼做。”所謂“藥食同源”這個知識我們教材第一課就會講到。

  還有一位小朋友向我提出了犀利問題——有些老闆不招相信中醫的人,因為他們覺得信中醫的人靠不住。我是這麼回答的:“這便是中醫藥進中小學的意義。中醫是一門自然科學,但具有人文科學的某些屬性,中小學生學習中醫藥知識不僅是為了從小培養健康生活的理念,也是通過孩子們把中醫藥的科學價值與精神傳遞給每一戶家庭,培育中小學生對我國傳統文化的熱愛,提高整個社會的健康水準。”

  比起中醫課,急救、性教育課是否更迫切呢

  記者:五年級臨近“小升初”,擔心會被其他學科搶奪嗎?

  方劍喬:老實説,這也是我們擔心的問題。安排在五年級的確挺尷尬,孩子們學業壓力比較重。但年齡太小語文水準不夠,我們又怕孩子理解有難度。

  按照教育廳的規定,這本小學教材是第一次試水,未來還要謀劃中學教材。

  記者:中醫課由什麼老師來教呢?

  方劍喬:目前課程主要是由科學老師來教。8月底,我們對這些老師進行了培訓,都是中醫藥大學教授去培訓的。

  記者:相對中醫課,急救、性教育課是否更迫切呢?

  方劍喬:個人認為,急救知識小學生不合適。因為太小了,遇到需要急救的時候心理素質不一定能對付得了,甚至可能帶來更多問題。可以等到一定年齡後再跟上。性教育不少學校已經有在實施了。可以穿插到不同的場合,形式上不一定要以課本的形式。

  中醫算不算是“偽科學”

  記者:不少家長對課本的否定,根源是不信任中醫,認為它是“偽科學”,你怎麼看?

  方劍喬:一些貶低中醫的人,自己真正研究過中醫了嗎?對一門學科是門外漢,卻跨行貶低,才是不具科學精神的。

  中醫目前面臨的問題是,從業人員參差不齊,也有一些江湖術士引發了一些問題,但不能貶低中醫幾千年下來的成果。為什麼中醫能被186個國家所接受?我10月底要去捷克訪問,計劃在捷克成立浙江中醫中心,派中醫師過去短期工作。我校在葡萄牙舉辦的孔子學院就是講中醫的。你到日本藥店看看,會銷售幾百種中成藥,比中國的藥店還多。這些國家醫學夠發達了吧,為什麼卻“迷信”中醫?

  中醫比較深奧,主要看醫生,醫生的好壞對治病效果影響很大。而西醫是把人看作一個“機器”,零件壞了要換或者修,更標準一些。

  所以,讓孩子們從小通過這本教材,了解中醫,還是很有必要的。

  還有一位小朋友向我提出了犀利問題——有些老闆不招相信中醫的人,因為他們覺得信中醫的人靠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