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媒體評985大學生飲酒身亡:畸形的酒桌文化害死了他

2017-9-14 08:08:33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楊鑫宇 選稿:成昭遠

原標題:媒體評985大學生飲酒身亡:畸形的酒桌文化害死了他

  大學生飲酒身亡 畸形的酒桌文化害死了他

  在“酒桌文化”的語境裏,酒不是用來品鑒、享受的,而成了一種讓人們用自我傷害的方式來證明“誠意與膽量”的工具。

  6月19日,在一所不知名的小酒吧中,廣東某985大學大一學生王耀棟,死在了一片“加油”聲中。他死於酒精中毒,死前,他連續喝下了6杯混合了多種烈酒的“特調雞尾酒”,總飲酒量1800毫升。當時,酒吧推出了一項“3分鐘內喝掉6杯酒則消費免單”的特殊活動,和朋友們在一起的王耀棟,在一片喝彩聲中欣然加入了“致命挑戰”。

  有人認為:是酒吧害死了王耀棟,他們不該開展如此誇張的飲酒免單活動;也有人覺得:作為一個成年人,王耀棟不自量力,只能自己承擔一切後果;還有人説:王耀棟的朋友們不夠關心他;更有人説:那些給王耀棟“加油喝彩”的看客讓這個不勝酒力的年輕人下不來臺,他們才是事件真正的元兇。

  這些説法都有道理,但都沒有觸及問題實質。沒錯,酒吧、他自己、他的朋友和周圍的看客,都對王耀棟的死負有責任,只要其中一個條件不成立,悲劇就不會發生。但是,涉事各方不約而同地選擇了最壞的選項。面對這種情況,把責任簡單地歸咎於某一方,無法還原整個事件的邏輯。害死王耀棟的兇手,不是哪個具體的人,而是畸形的酒桌文化。

  酒文化在我國有著源遠流長的歷史。然而,事物總有兩面,不那麼美好的“酒桌文化”也大肆流行了起來。在酒桌文化的語境裏,酒不是用來品鑒、享受的,而成了一種讓人們用自我傷害的方式來證明“誠意與膽量”的工具。你越是能喝、越是敢喝,就越能受到“酒桌文化”的褒獎與讚美。不顧健康與理智的狂飲,成了“勇氣和面子”的象徵。王耀棟身亡的酒吧之所以會推出這種“飲酒免單”的活動,王耀棟之所以會“自認英勇”地站出來,周圍的人之所以會加油喝彩,背後都有這種酒桌文化作祟。

  王耀棟不是第一個死在酒桌前的人,也不會是最後一個。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每年,我國都有超過10萬人死於酒精中毒,在這份“死亡名單”上,不僅有王耀棟這樣的年輕人,也有正值盛年的中年人,本應頤養天年的老人。害人的“酒桌文化”超越了年齡的界限,也超越了職業、身份、地位的界限,從無業遊民到富商巨賈,從知識分子到政府官員……酒桌面前,“眾生平等”,誰也無法逃脫。

  王耀棟之死並不偶然,只要畸形的“酒桌文化”繼續流行一天,就還會有新的受害者出現。在個案的視角上,我們可以把這些人的死歸咎於他們自己或具體責任人,但在宏觀層面,社會的不良風氣才是讓悲劇不斷重演的根本原因。只有移風易俗,讓社會認清畸形“酒桌文化”的危害,才能阻止下一個“王耀棟”走向死亡。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媒體評985大學生飲酒身亡:畸形的酒桌文化害死了他

2017年9月14日 08:08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媒體評985大學生飲酒身亡:畸形的酒桌文化害死了他

  大學生飲酒身亡 畸形的酒桌文化害死了他

  在“酒桌文化”的語境裏,酒不是用來品鑒、享受的,而成了一種讓人們用自我傷害的方式來證明“誠意與膽量”的工具。

  6月19日,在一所不知名的小酒吧中,廣東某985大學大一學生王耀棟,死在了一片“加油”聲中。他死於酒精中毒,死前,他連續喝下了6杯混合了多種烈酒的“特調雞尾酒”,總飲酒量1800毫升。當時,酒吧推出了一項“3分鐘內喝掉6杯酒則消費免單”的特殊活動,和朋友們在一起的王耀棟,在一片喝彩聲中欣然加入了“致命挑戰”。

  有人認為:是酒吧害死了王耀棟,他們不該開展如此誇張的飲酒免單活動;也有人覺得:作為一個成年人,王耀棟不自量力,只能自己承擔一切後果;還有人説:王耀棟的朋友們不夠關心他;更有人説:那些給王耀棟“加油喝彩”的看客讓這個不勝酒力的年輕人下不來臺,他們才是事件真正的元兇。

  這些説法都有道理,但都沒有觸及問題實質。沒錯,酒吧、他自己、他的朋友和周圍的看客,都對王耀棟的死負有責任,只要其中一個條件不成立,悲劇就不會發生。但是,涉事各方不約而同地選擇了最壞的選項。面對這種情況,把責任簡單地歸咎於某一方,無法還原整個事件的邏輯。害死王耀棟的兇手,不是哪個具體的人,而是畸形的酒桌文化。

  酒文化在我國有著源遠流長的歷史。然而,事物總有兩面,不那麼美好的“酒桌文化”也大肆流行了起來。在酒桌文化的語境裏,酒不是用來品鑒、享受的,而成了一種讓人們用自我傷害的方式來證明“誠意與膽量”的工具。你越是能喝、越是敢喝,就越能受到“酒桌文化”的褒獎與讚美。不顧健康與理智的狂飲,成了“勇氣和面子”的象徵。王耀棟身亡的酒吧之所以會推出這種“飲酒免單”的活動,王耀棟之所以會“自認英勇”地站出來,周圍的人之所以會加油喝彩,背後都有這種酒桌文化作祟。

  王耀棟不是第一個死在酒桌前的人,也不會是最後一個。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每年,我國都有超過10萬人死於酒精中毒,在這份“死亡名單”上,不僅有王耀棟這樣的年輕人,也有正值盛年的中年人,本應頤養天年的老人。害人的“酒桌文化”超越了年齡的界限,也超越了職業、身份、地位的界限,從無業遊民到富商巨賈,從知識分子到政府官員……酒桌面前,“眾生平等”,誰也無法逃脫。

  王耀棟之死並不偶然,只要畸形的“酒桌文化”繼續流行一天,就還會有新的受害者出現。在個案的視角上,我們可以把這些人的死歸咎於他們自己或具體責任人,但在宏觀層面,社會的不良風氣才是讓悲劇不斷重演的根本原因。只有移風易俗,讓社會認清畸形“酒桌文化”的危害,才能阻止下一個“王耀棟”走向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