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公安協勤夥同同事倒賣公民個人資訊 5元或10元一個

2017-9-14 06:17:34

來源:中國青年網 選稿:吳春偉

原標題:公安協勤夥同同事倒賣公民個人資訊 5元或10元一個

  “我不希望留下‘子欲養而親不待’的遺憾。”説這句話時,王某某站在被告席上。此時他年邁的父母疾病纏身,卻無法得到他的照顧。作為河北省某交警大隊任職協勤人員,王某某夥同在同一中隊任職的兩名協勤人員魏某、馬某,使用數字證書或其他正式民警的賬號、口令登錄公安綜合管理平臺,通過該平臺聯網獲取車輛檔案資訊、駕駛員資訊等公民個人資訊,並通過微信聯繫他人,將資訊出售。

  昨日,王某某因犯侵犯公民個人資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兩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七萬元。據悉,這是由最高人民法院指定遼寧管轄的侵犯公民個人資訊系列案件的首案宣判。

  公安協勤非法獲取、出售公民個人資訊牟利

  經審理查明,被告人王某某1975年出生,河北人,于1999年4月到河北省某交警大隊任職協勤人員,負責內勤和外勤工作。

  2015年8月至2016年5月,王某某夥同同一中隊任職的協勤人員魏某、馬某(均另案處理)在辦公地點內,使用數字證書或其他正式民警的賬號、口令登錄公安綜合管理平臺,通過該平臺聯網獲取車輛檔案資訊、駕駛員資訊等公民個人資訊,並通過微信聯繫他人將資訊出售。獲得贓款共分8筆提取到王某某個人銀行卡內,再由王某某分發給魏某和馬某,三人違法所得共計約人民幣7萬元。

  庭審中,檢察機關依法出示了證人證言、書證等相關證據,控辯雙方對證據進行了當庭質證,被告人王某某及其辯護人充分發表了辯護意見。被告人王某某當庭表示認罪、悔罪,並通過其近親屬退回了贓款。

  因犯侵犯公民個人資訊罪獲刑

  王某某表示,自己出售公民個人資訊的價格一般是5元或10元一個,均通過微信轉賬。累計到達一定數額後再轉到自己的微信中,通過自己的銀行卡提現。

  王某某稱,自己共分到了2萬餘元贓款。而另外一名同事作為“創始人”分得多一點,“因為‘客源’均是他找來的。”

  進行最後陳述時,王某某説,“站在被告席,我心中充滿悔恨,我沒能恪守一個黨員最基本的黨性原則。向所有受害人説聲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希望洩露的個人資訊沒給你們帶來更大傷害。”

  法庭在休庭合議後,進行了當庭宣判:判決被告人王某某犯侵犯公民個人資訊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兩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七萬元。

  系列案件涉25省市 涉案人員百餘人

  瀋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二庭副庭長賈敏飛表示,2015年11月,遼寧省公安機關在偵辦一起侵犯公民個人資訊案件中,發現大量涉及全國各地販賣公民個人資訊犯罪的線索。隨後公安部將涉及遼寧、四川、黑龍江、廣東、河北等25個省、市,涉案人員達100余人的侵犯公民個人資訊案件指定由遼寧地區警方偵查。

  該侵犯公民個人資訊犯罪團夥劃分為九條專線,由資訊洩露源頭(查詢員)、一級代理商、二級代理商、下游代理商和客戶多個層級組成,各團夥既獨立形成上下線,又相互交叉,形成聯繫密切的犯罪團夥,通過建立微信群、QQ群非法買賣、提供、獲取公民個人資訊。

  2016年5月18日,遼寧等省市警方統一開展集中抓捕行動,成功剷除多個侵犯公民個人資訊的犯罪團夥。

  經最高人民法院指定,該系列案中所涉63名被告人由遼寧省轄區內人民法院管轄。

  協警人員、銀行職員、電信人員、快遞公司等成資訊洩露主要源頭

  此案主審法官是大東區人民法院刑一庭副庭長朱麗娜。她認為,近一時期,個人資訊安全成為全社會高度關注的民生問題,侵犯公民個人資訊犯罪處於高發態勢,不僅嚴重危害公民個人資訊安全,且極易引發電信網路詐騙、綁架、敲詐勒索等下游犯罪,社會危害日益突出。

  今年6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審理侵犯公民個人資訊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施行,為依法打擊侵犯公民個人資訊犯罪提供更加充足的法律依據。

  朱麗娜表示,案件審理過程中發現,利用職務和履職便利的協警人員、銀行職員、電信人員、快遞公司等成為資訊洩露主要源頭。如本案中的被告人王某某,由於其係公安機關內部協勤人員的特殊身份,存在登錄公安查詢系統的便捷條件,故導致此類人員犯罪數量大,侵犯公民資訊的數量多,涉及資訊類型廣泛,獲取途徑便捷。

  “堡壘通常都是從內部攻破的,行業內部的侵犯公民個人資訊案件應引起高度重視,並採取有效防範措施。一方面要加大對擁有公民大數據的相關單位和企業安全管理、監督力度,加強對存在問題的網路服務商的檢查整治,強化員工職業道德教育和法制教育,及時整改各種隱患,織密內部操作安全網,從源頭上堵住公民個人資訊洩露的閥門; 另一方面要加大侵犯公民個人資訊案件打擊力度,最大限度遏制侵犯公民個人資訊等犯罪活動,提高人民群眾安全感和滿意度。”朱麗娜説。

  通過公開庭審,法院提醒廣大市民提升法律意識和法律觀念,增強公民自身防範意識,促進養成保護個人資訊的行為習慣。

  法院提醒:公民如何防止個人資訊遭洩露

  1、日常生活中不隨意丟棄包含個人資訊的單據;

  2、避免在社交軟體上透漏真實身份資訊;

  3、不貿然參加網路“調查問卷”等互動活動;

  4、在公共場合使用無保護或來源不明的WIFI時,切勿進行涉及銀行口令、各類驗證碼等操作;

  5、收到短信、即時聊天軟體發來的不明鏈結,勿輕易點擊;

  6、接到相關詐騙電話後提高警惕,以預防個人資訊洩露及次生犯罪等。

  鏈結

  以下侵犯公民個人資訊情形 即可認定為“情節嚴重”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聯合發佈的 《關於辦理侵犯公民個人資訊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五條規定,非法獲取、出售或者提供公民個人資訊,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一規定的“情節嚴重”。

  這些情形包括:非法獲取、出售或者提供行蹤軌跡資訊、通信內容、徵信資訊、財産資訊五十條以上的;非法獲取、出售或者提供住宿資訊、通信記錄、健康生理資訊、交易資訊等其他可能影響人身、財産安全的公民個人資訊五百條以上的;違法所得五千元以上的;等等。

上一篇稿件

公安協勤夥同同事倒賣公民個人資訊 5元或10元一個

2017年9月14日 06:17 來源:中國青年網

原標題:公安協勤夥同同事倒賣公民個人資訊 5元或10元一個

  “我不希望留下‘子欲養而親不待’的遺憾。”説這句話時,王某某站在被告席上。此時他年邁的父母疾病纏身,卻無法得到他的照顧。作為河北省某交警大隊任職協勤人員,王某某夥同在同一中隊任職的兩名協勤人員魏某、馬某,使用數字證書或其他正式民警的賬號、口令登錄公安綜合管理平臺,通過該平臺聯網獲取車輛檔案資訊、駕駛員資訊等公民個人資訊,並通過微信聯繫他人,將資訊出售。

  昨日,王某某因犯侵犯公民個人資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兩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七萬元。據悉,這是由最高人民法院指定遼寧管轄的侵犯公民個人資訊系列案件的首案宣判。

  公安協勤非法獲取、出售公民個人資訊牟利

  經審理查明,被告人王某某1975年出生,河北人,于1999年4月到河北省某交警大隊任職協勤人員,負責內勤和外勤工作。

  2015年8月至2016年5月,王某某夥同同一中隊任職的協勤人員魏某、馬某(均另案處理)在辦公地點內,使用數字證書或其他正式民警的賬號、口令登錄公安綜合管理平臺,通過該平臺聯網獲取車輛檔案資訊、駕駛員資訊等公民個人資訊,並通過微信聯繫他人將資訊出售。獲得贓款共分8筆提取到王某某個人銀行卡內,再由王某某分發給魏某和馬某,三人違法所得共計約人民幣7萬元。

  庭審中,檢察機關依法出示了證人證言、書證等相關證據,控辯雙方對證據進行了當庭質證,被告人王某某及其辯護人充分發表了辯護意見。被告人王某某當庭表示認罪、悔罪,並通過其近親屬退回了贓款。

  因犯侵犯公民個人資訊罪獲刑

  王某某表示,自己出售公民個人資訊的價格一般是5元或10元一個,均通過微信轉賬。累計到達一定數額後再轉到自己的微信中,通過自己的銀行卡提現。

  王某某稱,自己共分到了2萬餘元贓款。而另外一名同事作為“創始人”分得多一點,“因為‘客源’均是他找來的。”

  進行最後陳述時,王某某説,“站在被告席,我心中充滿悔恨,我沒能恪守一個黨員最基本的黨性原則。向所有受害人説聲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希望洩露的個人資訊沒給你們帶來更大傷害。”

  法庭在休庭合議後,進行了當庭宣判:判決被告人王某某犯侵犯公民個人資訊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兩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七萬元。

  系列案件涉25省市 涉案人員百餘人

  瀋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二庭副庭長賈敏飛表示,2015年11月,遼寧省公安機關在偵辦一起侵犯公民個人資訊案件中,發現大量涉及全國各地販賣公民個人資訊犯罪的線索。隨後公安部將涉及遼寧、四川、黑龍江、廣東、河北等25個省、市,涉案人員達100余人的侵犯公民個人資訊案件指定由遼寧地區警方偵查。

  該侵犯公民個人資訊犯罪團夥劃分為九條專線,由資訊洩露源頭(查詢員)、一級代理商、二級代理商、下游代理商和客戶多個層級組成,各團夥既獨立形成上下線,又相互交叉,形成聯繫密切的犯罪團夥,通過建立微信群、QQ群非法買賣、提供、獲取公民個人資訊。

  2016年5月18日,遼寧等省市警方統一開展集中抓捕行動,成功剷除多個侵犯公民個人資訊的犯罪團夥。

  經最高人民法院指定,該系列案中所涉63名被告人由遼寧省轄區內人民法院管轄。

  協警人員、銀行職員、電信人員、快遞公司等成資訊洩露主要源頭

  此案主審法官是大東區人民法院刑一庭副庭長朱麗娜。她認為,近一時期,個人資訊安全成為全社會高度關注的民生問題,侵犯公民個人資訊犯罪處於高發態勢,不僅嚴重危害公民個人資訊安全,且極易引發電信網路詐騙、綁架、敲詐勒索等下游犯罪,社會危害日益突出。

  今年6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審理侵犯公民個人資訊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施行,為依法打擊侵犯公民個人資訊犯罪提供更加充足的法律依據。

  朱麗娜表示,案件審理過程中發現,利用職務和履職便利的協警人員、銀行職員、電信人員、快遞公司等成為資訊洩露主要源頭。如本案中的被告人王某某,由於其係公安機關內部協勤人員的特殊身份,存在登錄公安查詢系統的便捷條件,故導致此類人員犯罪數量大,侵犯公民資訊的數量多,涉及資訊類型廣泛,獲取途徑便捷。

  “堡壘通常都是從內部攻破的,行業內部的侵犯公民個人資訊案件應引起高度重視,並採取有效防範措施。一方面要加大對擁有公民大數據的相關單位和企業安全管理、監督力度,加強對存在問題的網路服務商的檢查整治,強化員工職業道德教育和法制教育,及時整改各種隱患,織密內部操作安全網,從源頭上堵住公民個人資訊洩露的閥門; 另一方面要加大侵犯公民個人資訊案件打擊力度,最大限度遏制侵犯公民個人資訊等犯罪活動,提高人民群眾安全感和滿意度。”朱麗娜説。

  通過公開庭審,法院提醒廣大市民提升法律意識和法律觀念,增強公民自身防範意識,促進養成保護個人資訊的行為習慣。

  法院提醒:公民如何防止個人資訊遭洩露

  1、日常生活中不隨意丟棄包含個人資訊的單據;

  2、避免在社交軟體上透漏真實身份資訊;

  3、不貿然參加網路“調查問卷”等互動活動;

  4、在公共場合使用無保護或來源不明的WIFI時,切勿進行涉及銀行口令、各類驗證碼等操作;

  5、收到短信、即時聊天軟體發來的不明鏈結,勿輕易點擊;

  6、接到相關詐騙電話後提高警惕,以預防個人資訊洩露及次生犯罪等。

  鏈結

  以下侵犯公民個人資訊情形 即可認定為“情節嚴重”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聯合發佈的 《關於辦理侵犯公民個人資訊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五條規定,非法獲取、出售或者提供公民個人資訊,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一規定的“情節嚴重”。

  這些情形包括:非法獲取、出售或者提供行蹤軌跡資訊、通信內容、徵信資訊、財産資訊五十條以上的;非法獲取、出售或者提供住宿資訊、通信記錄、健康生理資訊、交易資訊等其他可能影響人身、財産安全的公民個人資訊五百條以上的;違法所得五千元以上的;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