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陜西6歲男童遭繼母虐待 近半年75%顱骨缺損 律師:追究生父、繼母刑責

2017-7-17 20:06:03

來源:中國青年網 作者:張瑞宇 常夢媛 選稿:成昭遠

原標題:陜西6歲男童遭繼母虐待近半年75%顱骨缺損 律師:追究生父、繼母刑責

律師聲明

被虐待男童頭骨損失75%,眼睛也看不見了。圖片來源微博賬號“呼喚鵬鵬”

躺在病床上被虐打的男童。圖片來源微博賬號“呼喚鵬鵬”

  日前,中國青年網記者獲悉,陜西渭南一6歲男童鵬鵬因不聽管教長期遭受繼母孫某採取用竹棍、繩索毆打,捆綁、罰站、罰跪的方式對男童虐待,致75%顱骨粉碎,2根肋骨骨折,雙目視網膜、到府牙脫落,全身紫紺腫脹,身體多處皮膚潰爛。目前警方已介入調查。男童代理律師近日發聲明稱司法鑒定機構已認定鵬鵬構成重傷,將要求追究男童繼母和生父的刑事責任及民事賠償責任。

  2017年3月29日上午,鵬鵬繼母孫某抱著昏迷不醒的鵬鵬來到渭南市第一醫院,當時鵬鵬心臟已經停止跳動,經過搶救,鵬鵬的心臟重新開始跳動。醫生隨後在給孩子檢查時,發現孩子渾身傷痕纍纍,並已經多處化膿感染、全身腫脹發紫、嚴重貧血營養不良、膝蓋因長期跪地潰爛血肉模糊、整個頭顱大量淤血、顱骨多處軟組織損傷,醫生報警。

  鵬鵬生母柴女士在接到鵬鵬父親打來的電話後,當天中午從西安趕到了渭南市第一醫院,鵬鵬當時在醫院搶救中。

  警方當時即介入調查,發現鵬鵬身上的傷是由鵬鵬繼母孫某所為。據渭南警方陳述,鵬鵬的繼母因涉嫌虐待罪,目前處於羈押狀態。

  男童鵬鵬的親生母親柴女士告訴中國青年網記者,2008年,她和前夫結了婚,2015年的12月離了婚。4歲的鵬鵬一開始跟隨柴女士生活,2016年3月份鵬鵬的父親將鵬鵬帶走,不讓其見孩子,柴女士起訴至法院,但最終未獲得監護權。後來由於前夫將柴女士的微信電話等聯繫方式拉黑,所以她不知道孩子被虐待,直至鵬鵬被送到醫院。而鵬鵬的爺爺奶奶之前並沒有將孫子遭毆打這件事放在心上,直到出事才來看他。

  中國青年網記者了解到鵬鵬的父親2017年下半年與孫某再婚。鵬鵬父親是鐵路道岔維修工,因為長時間在外工作,鵬鵬和孫某生活在一起後,孫某就採取對孩子罰站、罰跪、暴打、用廢電線將孩子手腕綁住拴在陽臺上,不讓其自由活動等方式來虐待孩子。

男童未被虐待前的照片。圖片來源微博賬號“呼喚鵬鵬”

男童近照,躺在愛心人士合資購買的推車上。圖片來源微博賬號“呼喚鵬鵬”

被虐待男童鵬鵬四月份醫院超聲診斷報告單。圖片來源微博賬號“呼喚鵬鵬”

診斷證明,男童長期營養不良。

  記者看到鵬鵬之前在相關醫院的初步診斷單顯示:急性特重性顱腦損傷,蛛網膜下腔出血,腦挫裂傷,硬膜下血腫,腦疝形成。鵬鵬在第四軍醫大學唐都醫院的《住院證》顯示,送醫時,鵬鵬屬於“危重”情況,初步診斷為,急性特重型顱腦損傷、蛛網膜下腔出血、腦挫裂傷……情況危急。

  該案代理律師鄧學平7月14日發佈關於“鵬鵬”被虐待案的律師聲明。主要涉及以下幾點:

  1.公安機關僅以虐待罪將“鵬鵬”的繼母孫某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鵬鵬”生父趙某未被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2.“鵬鵬”目前正在上海接受治療。雖然暫已脫離生命危險,但意識尚未完全恢復,未來依然面臨多重未知。司法鑒定機構根據目前的診斷情況並結合相關規定,認定“鵬鵬”已經構成重傷。

  3.我們將於近期向檢察機關和公安機關遞交正式的《法律意見書》,要求檢察機關將案件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具體查清“鵬鵬”的傷情是如何造成的。我們還要求檢察機關以故意傷害罪、虐待罪兩個罪同時追究孫某的刑事責任。對於“鵬鵬”的生父趙某,我們要求檢查機關一併追究刑責、不能放縱。

  4.我們將提起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請求判決孫某、趙某承擔相應的民事賠償責任。

  目前,鵬鵬已經轉院至上海某醫院接受顱骨修復手術,眼睛手術將在上海另一醫院進行。鵬鵬現在還只能吃流食,經常哭,需要哄著入睡,其生母和外婆在醫院照顧。同時孩子每天都需要進行肢體康復鍛鍊。

 

上一篇稿件

陜西6歲男童遭繼母虐待 近半年75%顱骨缺損 律師:追究生父、繼母刑責

2017年7月17日 20:06 來源:中國青年網

原標題:陜西6歲男童遭繼母虐待近半年75%顱骨缺損 律師:追究生父、繼母刑責

律師聲明

被虐待男童頭骨損失75%,眼睛也看不見了。圖片來源微博賬號“呼喚鵬鵬”

躺在病床上被虐打的男童。圖片來源微博賬號“呼喚鵬鵬”

  日前,中國青年網記者獲悉,陜西渭南一6歲男童鵬鵬因不聽管教長期遭受繼母孫某採取用竹棍、繩索毆打,捆綁、罰站、罰跪的方式對男童虐待,致75%顱骨粉碎,2根肋骨骨折,雙目視網膜、到府牙脫落,全身紫紺腫脹,身體多處皮膚潰爛。目前警方已介入調查。男童代理律師近日發聲明稱司法鑒定機構已認定鵬鵬構成重傷,將要求追究男童繼母和生父的刑事責任及民事賠償責任。

  2017年3月29日上午,鵬鵬繼母孫某抱著昏迷不醒的鵬鵬來到渭南市第一醫院,當時鵬鵬心臟已經停止跳動,經過搶救,鵬鵬的心臟重新開始跳動。醫生隨後在給孩子檢查時,發現孩子渾身傷痕纍纍,並已經多處化膿感染、全身腫脹發紫、嚴重貧血營養不良、膝蓋因長期跪地潰爛血肉模糊、整個頭顱大量淤血、顱骨多處軟組織損傷,醫生報警。

  鵬鵬生母柴女士在接到鵬鵬父親打來的電話後,當天中午從西安趕到了渭南市第一醫院,鵬鵬當時在醫院搶救中。

  警方當時即介入調查,發現鵬鵬身上的傷是由鵬鵬繼母孫某所為。據渭南警方陳述,鵬鵬的繼母因涉嫌虐待罪,目前處於羈押狀態。

  男童鵬鵬的親生母親柴女士告訴中國青年網記者,2008年,她和前夫結了婚,2015年的12月離了婚。4歲的鵬鵬一開始跟隨柴女士生活,2016年3月份鵬鵬的父親將鵬鵬帶走,不讓其見孩子,柴女士起訴至法院,但最終未獲得監護權。後來由於前夫將柴女士的微信電話等聯繫方式拉黑,所以她不知道孩子被虐待,直至鵬鵬被送到醫院。而鵬鵬的爺爺奶奶之前並沒有將孫子遭毆打這件事放在心上,直到出事才來看他。

  中國青年網記者了解到鵬鵬的父親2017年下半年與孫某再婚。鵬鵬父親是鐵路道岔維修工,因為長時間在外工作,鵬鵬和孫某生活在一起後,孫某就採取對孩子罰站、罰跪、暴打、用廢電線將孩子手腕綁住拴在陽臺上,不讓其自由活動等方式來虐待孩子。

男童未被虐待前的照片。圖片來源微博賬號“呼喚鵬鵬”

男童近照,躺在愛心人士合資購買的推車上。圖片來源微博賬號“呼喚鵬鵬”

被虐待男童鵬鵬四月份醫院超聲診斷報告單。圖片來源微博賬號“呼喚鵬鵬”

診斷證明,男童長期營養不良。

  記者看到鵬鵬之前在相關醫院的初步診斷單顯示:急性特重性顱腦損傷,蛛網膜下腔出血,腦挫裂傷,硬膜下血腫,腦疝形成。鵬鵬在第四軍醫大學唐都醫院的《住院證》顯示,送醫時,鵬鵬屬於“危重”情況,初步診斷為,急性特重型顱腦損傷、蛛網膜下腔出血、腦挫裂傷……情況危急。

  該案代理律師鄧學平7月14日發佈關於“鵬鵬”被虐待案的律師聲明。主要涉及以下幾點:

  1.公安機關僅以虐待罪將“鵬鵬”的繼母孫某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鵬鵬”生父趙某未被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2.“鵬鵬”目前正在上海接受治療。雖然暫已脫離生命危險,但意識尚未完全恢復,未來依然面臨多重未知。司法鑒定機構根據目前的診斷情況並結合相關規定,認定“鵬鵬”已經構成重傷。

  3.我們將於近期向檢察機關和公安機關遞交正式的《法律意見書》,要求檢察機關將案件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具體查清“鵬鵬”的傷情是如何造成的。我們還要求檢察機關以故意傷害罪、虐待罪兩個罪同時追究孫某的刑事責任。對於“鵬鵬”的生父趙某,我們要求檢查機關一併追究刑責、不能放縱。

  4.我們將提起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請求判決孫某、趙某承擔相應的民事賠償責任。

  目前,鵬鵬已經轉院至上海某醫院接受顱骨修復手術,眼睛手術將在上海另一醫院進行。鵬鵬現在還只能吃流食,經常哭,需要哄著入睡,其生母和外婆在醫院照顧。同時孩子每天都需要進行肢體康復鍛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