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警察幫朋友"捉姦"私自調酒店監控 致情夫被逼自殺

2017-7-17 18:35:11

來源:春城晚報 選稿:成昭遠

原標題:警察幫朋友"捉姦"私自調酒店監控 致情夫被逼自殺

  昆明呈貢區男子鄭某,懷疑妻子和其他男人到酒店開房,他自己調不著監控,私下請警察朋友李某甲去調取,結果證實了妻子和李某丙開房的事實。

  鄭某拿到證據,還問出了妻子與李某丙多次發生關係,而且還在自家的車上發生過,為此,鄭某要求李某丙出20萬元作為了斷。孰知,李某丙被逼無奈,喝農藥自殺身亡。私下幫鄭某調監控的李某甲也被牽出來,被控濫用職權。

  濫權:警察私自到酒店調監控

  2016年8月15日,家住呈貢的鄭某,懷疑妻子普某有外遇,妻子和一個男人(李某丙)到石林縣一酒店開過房,他便到前臺問服務員,是否能調監控錄影,酒店服務員説只有派出所的警察才可以調取監控錄影。

  8月19日,回到呈貢的鄭某,便打電話給在呈貢做警察的朋友李某甲,他説媳婦失蹤了幾天,其老岳父要找麻煩,想請他幫忙去石林找一下。

  當晚9點左右,鄭某和李某甲見面後説,他妻子跟一個男人有染,估計到石林開過房,希望李某甲去石林一趟,幫他調取監控錄影。李某甲同意了。

  當晚10點過,他們到了石林縣城。來到酒店停好車後,他們到了前臺,説:“我們要調取酒店的監控。”

  李某甲在出示了自己的警察證後,服務員就帶著他們進入到前臺調監控。從酒店監控裏,看見了普某進入酒店大廳及入住房間的畫面資訊,鄭某就開始用他的手機攝錄監控視頻內容,錄了一會,視頻中出現一個男子進入到他媳婦所入住的房間內,李某甲也幫錄過一段就走了。當晚,他們開車返回了呈貢。

  鄭某回家裏,把翻拍的視頻拿給妻子普某和岳父看。

  蒙了,妻子竟在自家車上偷情

  看到證據後,普某承認她和李某丙發生過關係。

  2016年8月8日,普某和李某丙來到石林,在酒店開了一間房,普某先進房間,李某丙隨後進房間。當晚,他們發生了一次性關係,而且還是自願的。

  在鄭某的逼問下,普某還承認了她和李某丙多次發生性關係,而且還在鄭某的車上發生過性關係。

  鄭某一聽,完全蒙了,沒想到自己的老婆和情夫在自己的車上發生過關係。

  普某用母親的手機打電話給李某丙,告訴他:“我老公知道了這個事情,以後不要聯繫了。”

  隨後,鄭某打電話給李某丙:“這件事咋個解決?”

  “我的車都被你們玷污了,你拿20萬元做個了斷,我要換車。”鄭某説,如果不拿20萬元了斷,就要把這個事情告訴他(李某丙)媳婦。

  2016年9月25日晚上7點半左右,鄭某、普某、李某丙3人約好見面,鄭某質問李某丙:“為什麼要在我家車上發生關係?”

  李某丙也説不出來,鄭某讓李某丙回去跟她媳婦説清楚也算是個了斷,但李某丙怕媳婦知道這個事情。最後,鄭某讓李某丙拿20萬元換車,2016年10月1日前,不解決的話,超過一天增加5萬元。

  悲劇:情夫被逼喝農藥自殺

  2016年10月1日下午3點左右,李某丙實在拿不出20萬元給鄭某,他來到呈貢七步場村的地裏,看見一個簡易棚,他走進去喝下了農藥,並割腕自殺身亡。

  原來,普某和李某丙曾經好過一段時間,因種種原因,沒有成婚。普某和李某丙後來各自成家。去年5月份,普某和李某丙又暗地聯繫。

  弄出了人命,幫忙調視頻的李某甲也脫不了干系,鄭某(另案處理)也將受到相應的處罰。

  出事後,李某甲和李某丙的家屬達成協定,李某甲一次性補償李某丙的家屬10萬元,並取得了家屬的諒解。

  判決:構成犯罪免於刑事處罰

  呈貢區檢察院認為:李某甲身為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在非執行公務期間,濫用職權,違規幫助他人調取視頻監控,並最終造成一人死亡結果的發生,其行為應以濫用職權罪追究刑事責任。

  呈貢區法院審理認為,李某甲行為構成濫用職權罪,其作為工作多年的人民警察,應當知道人民警察的工作職責、工作紀律、工作流程,他在非執行公務期間違規幫助他人調取視頻監控,主觀上是故意的。被害人李某丙自殺死亡與李某甲違規幫助他人調取監控的行為有一定因果關係,屬多因一果的關係。李某甲如實供述犯罪事實,係坦白,可以從輕處罰。 李某甲補償被害人親屬的損失,並得到被害人親屬的諒解,酌情從輕處罰。李某甲犯罪情節輕微,可以免除處罰。

  於是,呈貢區法院作出一審判決:李某甲犯濫用職權罪,免予刑事處罰。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警察幫朋友"捉姦"私自調酒店監控 致情夫被逼自殺

2017年7月17日 18:35 來源:春城晚報

原標題:警察幫朋友"捉姦"私自調酒店監控 致情夫被逼自殺

  昆明呈貢區男子鄭某,懷疑妻子和其他男人到酒店開房,他自己調不著監控,私下請警察朋友李某甲去調取,結果證實了妻子和李某丙開房的事實。

  鄭某拿到證據,還問出了妻子與李某丙多次發生關係,而且還在自家的車上發生過,為此,鄭某要求李某丙出20萬元作為了斷。孰知,李某丙被逼無奈,喝農藥自殺身亡。私下幫鄭某調監控的李某甲也被牽出來,被控濫用職權。

  濫權:警察私自到酒店調監控

  2016年8月15日,家住呈貢的鄭某,懷疑妻子普某有外遇,妻子和一個男人(李某丙)到石林縣一酒店開過房,他便到前臺問服務員,是否能調監控錄影,酒店服務員説只有派出所的警察才可以調取監控錄影。

  8月19日,回到呈貢的鄭某,便打電話給在呈貢做警察的朋友李某甲,他説媳婦失蹤了幾天,其老岳父要找麻煩,想請他幫忙去石林找一下。

  當晚9點左右,鄭某和李某甲見面後説,他妻子跟一個男人有染,估計到石林開過房,希望李某甲去石林一趟,幫他調取監控錄影。李某甲同意了。

  當晚10點過,他們到了石林縣城。來到酒店停好車後,他們到了前臺,説:“我們要調取酒店的監控。”

  李某甲在出示了自己的警察證後,服務員就帶著他們進入到前臺調監控。從酒店監控裏,看見了普某進入酒店大廳及入住房間的畫面資訊,鄭某就開始用他的手機攝錄監控視頻內容,錄了一會,視頻中出現一個男子進入到他媳婦所入住的房間內,李某甲也幫錄過一段就走了。當晚,他們開車返回了呈貢。

  鄭某回家裏,把翻拍的視頻拿給妻子普某和岳父看。

  蒙了,妻子竟在自家車上偷情

  看到證據後,普某承認她和李某丙發生過關係。

  2016年8月8日,普某和李某丙來到石林,在酒店開了一間房,普某先進房間,李某丙隨後進房間。當晚,他們發生了一次性關係,而且還是自願的。

  在鄭某的逼問下,普某還承認了她和李某丙多次發生性關係,而且還在鄭某的車上發生過性關係。

  鄭某一聽,完全蒙了,沒想到自己的老婆和情夫在自己的車上發生過關係。

  普某用母親的手機打電話給李某丙,告訴他:“我老公知道了這個事情,以後不要聯繫了。”

  隨後,鄭某打電話給李某丙:“這件事咋個解決?”

  “我的車都被你們玷污了,你拿20萬元做個了斷,我要換車。”鄭某説,如果不拿20萬元了斷,就要把這個事情告訴他(李某丙)媳婦。

  2016年9月25日晚上7點半左右,鄭某、普某、李某丙3人約好見面,鄭某質問李某丙:“為什麼要在我家車上發生關係?”

  李某丙也説不出來,鄭某讓李某丙回去跟她媳婦説清楚也算是個了斷,但李某丙怕媳婦知道這個事情。最後,鄭某讓李某丙拿20萬元換車,2016年10月1日前,不解決的話,超過一天增加5萬元。

  悲劇:情夫被逼喝農藥自殺

  2016年10月1日下午3點左右,李某丙實在拿不出20萬元給鄭某,他來到呈貢七步場村的地裏,看見一個簡易棚,他走進去喝下了農藥,並割腕自殺身亡。

  原來,普某和李某丙曾經好過一段時間,因種種原因,沒有成婚。普某和李某丙後來各自成家。去年5月份,普某和李某丙又暗地聯繫。

  弄出了人命,幫忙調視頻的李某甲也脫不了干系,鄭某(另案處理)也將受到相應的處罰。

  出事後,李某甲和李某丙的家屬達成協定,李某甲一次性補償李某丙的家屬10萬元,並取得了家屬的諒解。

  判決:構成犯罪免於刑事處罰

  呈貢區檢察院認為:李某甲身為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在非執行公務期間,濫用職權,違規幫助他人調取視頻監控,並最終造成一人死亡結果的發生,其行為應以濫用職權罪追究刑事責任。

  呈貢區法院審理認為,李某甲行為構成濫用職權罪,其作為工作多年的人民警察,應當知道人民警察的工作職責、工作紀律、工作流程,他在非執行公務期間違規幫助他人調取視頻監控,主觀上是故意的。被害人李某丙自殺死亡與李某甲違規幫助他人調取監控的行為有一定因果關係,屬多因一果的關係。李某甲如實供述犯罪事實,係坦白,可以從輕處罰。 李某甲補償被害人親屬的損失,並得到被害人親屬的諒解,酌情從輕處罰。李某甲犯罪情節輕微,可以免除處罰。

  於是,呈貢區法院作出一審判決:李某甲犯濫用職權罪,免予刑事處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