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廣州賣卵黑市:少女賣卵一次賺1.5萬 有人險丟命

2017-7-17 05:05:06

來源:中國青年網 選稿:吳春偉

原標題:廣州賣卵黑市:少女賣卵一次賺1.5萬 有人險丟命

  很多人都看到過街頭的“捐卵”小廣告,實際上是一種“賣卵”的非法行為。非法取卵是通過物理手段強制把卵子從卵巢摘除,這對女性會造成巨大損害,輕則導致卵巢破裂,重則導致摘除卵巢甚至終身不孕。時下一些少女一時貪錢或者受人蠱惑,就會去到這些黑市機構捐卵。但是分分鐘對身體的傷害是很大的……

  1

  妙齡女子輕信“黑仲介”賣卵,差點丟性命

  26歲的小陳身材苗條、長相斯文,目前在某公司做客服,月薪2000多元。今年5月份,微信上一名不常聯繫的好友“阿偉”,突然發資訊給她,説有辦法賺快錢,半個月收入1到5萬。

  “阿偉”要求小陳提供年齡、身高、學歷等基本資訊,並附上兩張生活照。沒過幾天,小陳就收到了面試通知。這時她才知道,所謂的“親戚”不過是個幌子,對方有固定的客戶群體。





  2

  妙齡女子賣卵,一次可賺1.5萬元

  5月12日,小陳通過了面試。隨後,仲介帶她到醫院體檢,結果顯示一切正常,對方便囑咐她,一來例假馬上電話聯繫,因為取卵前,需要大劑量地打促排卵針。

  從小陳提供的手機視頻可以看到,在廣安醫院3樓的這間病房裏,坐著兩三名年輕女孩,年齡不過二十來歲。兩名自稱是“醫生”的女子正在給她們打針。

  小陳説,自己連續打了11天促排卵針,總共18針。最後一天最誇張,一次性打了5針。但只有第一針是在醫院打的,其他都是由接頭仲介吳某操刀。

  從微信聊天記錄可以看到,吳某讓小陳把針和藥帶到她位於中山八路的家。這是一間單身公寓,裏面只有一張床和幾件簡單的傢具。畫面顯示,室內有3個人,手上拿著針正在打電話的就是吳某。

  3

  手術室地點隱蔽,前往需戴眼罩沒收手機

  這11天,小陳都住在吳某家附近的青年旅社裏,期間所有費用都由仲介公司承擔。第12天,吳某發資訊給小陳,讓她在下午5點前抵達某酒店,到時會有一輛外地車牌的銀灰色麵包車接她去做手術。

  車開了將近一個鐘頭,小陳等人終於到達“手術室。”她無法判斷到了什麼城市什麼地方,但依稀記得那是一座別墅環境很簡陋,放了幾臺簡單的手術設備。

  4

  術後身體出現不適,當事人直呼“後悔”

  小陳説,醫生在沒有給自己打麻醉的情況下,用一根長針經陰道穿刺卵泡吸出卵子,整個手術進行了10分鐘。術後,仲介通過微信和支付寶,轉了1.2萬元給她。但接下來幾天,小陳的肚子開始發脹疼痛,看上去有懷孕5個月那麼大。

  醫生告訴小陳,人工取卵後會産生腹水。好在她的情況不算嚴重,只要細心調養,慢慢就會恢復。但回想起這次“賣卵”的經歷,小陳非常後悔。

  據小陳説,這半個月內,她看到了很多和自己一樣的年輕女孩,在仲介的忽悠和誘惑下,賣卵賺快錢。有的女孩至今都不知道,取卵的危害性和非法性。究竟市面上有多少這樣的黑仲介?又有哪些醫院在背後給他們“助攻”呢?繼續看看記者的調查。

  記者調查

  “賣卵”黑市門檻低,顏值學歷決定價格

  根據知情人士提供的線索,記者拿到了一名仲介的名片,內容是:兼職招聘愛心捐卵女孩,18到27歲,半個月收入過萬,幫助他人,成就自己;全職招聘身體健康代孕,20到37歲,年收入14到20萬,包吃包住,不交任何費用,上面還有微信二維碼和手機號碼。

  這名自稱姓陳的仲介説,報酬的高低要看記者的條件,如果顏值高學歷好,價格自然就高。記者表示,自己今年25歲,身高1米6,體重55公斤,沒有家族遺傳病,但長相一般,且只有中專學歷。

  記者電話採訪 “賣卵”“代孕”仲介▼







  而在另一名仲介的朋友圈裏,記者看到不少關於“賣卵”的小視頻。“帶外地過來的女孩面試就把體檢弄完了”;“湖南過來的今天面試加體檢,成功率99%,10天快速拿錢,還貸款出去旅遊,靠譜紮實。”值得注意的是,這些仲介都對手術的風險和危害閉口不談。

  在仲介的朋友圈裏,記者看到不少關於“賣卵”的小視頻



  按照知情人士提供的資訊,黑市“賣卵”有五個步驟,即填寫資料、客戶面試、醫院體檢、打促排針、人工取卵,而最關鍵的就是後兩步。由於上車後矇住雙眼、沒收手機,小陳無法提供手術的具體位置。但第一次打促排卵針的地點就很明確,是在白雲區的廣安醫院。


記者調查


  醫院人去樓空,涉事人員否認打過針

  7月15日上午11時許,記者來到廣安醫院了解情況。碰巧周主任和元元一起出現,矢口否認幫女孩們打過促排卵針,並堅持表示沒有見過打針的“小張”。





  這間醫院的表現真是令人哭笑不得。記者只是想了解一下情況,負責人的回答卻九不搭八,還有醫生通風報信,安排人員離開?其中有什麼用意,我們不得而知,但的確耐人尋味。“賣卵”黑市之所以需要被曝光,是因為它違反了國家相關法律法規,並存在極大的風險和危害。







律師説法

  需提高立法層級,加大懲處力度

  據我國衛生部門在2001年就頒布實施了《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辦法》和《人類精子庫管理辦法》。兩個辦法規定,禁止以任何形式買賣精子、 卵子和胚胎,嚴格禁止各種代孕行為。



  醫務人員無論是否取得醫生執業資格,在非固定、合法的醫療場所行醫,均按非法行醫罪論處。對於職務人員利用職務條件非法取卵,如果存在知情的情況。醫院同樣會被給予相應的行政處罰。如果構成刑事犯罪的話,醫院的主要負責人同樣也要承擔相應的刑事責任。

  目前衛生部門只能管理醫生和醫療機構。對於非法“賣卵”和“代孕”的網站和仲介,律師表示,需要工商、公安以及工信等部門的合作,形成合力進行治理。如何取締非法代孕,亟待提高立法層級,加大對代孕等違法違規行為的懲處力度。

  為了賺錢賣卵子真的值得嗎?

  在這一起年輕女子賣卵的事件中,我們絕不能忽視一個事實。這些賣卵的女孩兒很多都不明所以,甚至可以説是被坑蒙拐騙,參與了這件對自己有絕對傷害的事!

  如果有人將真相告訴她們,賣卵會嚴重威脅健康,嚴重可能會危及生命。她們還會不會這麼做?我們相信有人仍會鋌而走險,但大多數人會選擇全身而退。

  黑心診所的做法是全程掩瞞+哄騙,將全部原因歸咎於女孩兒因為物欲迷失自我,是有失偏頗的。這無疑更是一場通過資訊不對稱,來對少女進行壓榨和剝削的暴行。

  黑診所和卵子客戶都知道取卵背後的風險,唯獨被坑蒙的女生不知道。有人急於滿足自己的生殖慾望,黑仲介覬覦著高額利潤,於是就視花季少女的性命如草芥。我們還應該問責的,是這些沾著人血的黑心診所和卵子客戶。

  打擊非法取卵,

  女生也請保護好自己!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廣州賣卵黑市:少女賣卵一次賺1.5萬 有人險丟命

2017年7月17日 05:05 來源:中國青年網

原標題:廣州賣卵黑市:少女賣卵一次賺1.5萬 有人險丟命

  很多人都看到過街頭的“捐卵”小廣告,實際上是一種“賣卵”的非法行為。非法取卵是通過物理手段強制把卵子從卵巢摘除,這對女性會造成巨大損害,輕則導致卵巢破裂,重則導致摘除卵巢甚至終身不孕。時下一些少女一時貪錢或者受人蠱惑,就會去到這些黑市機構捐卵。但是分分鐘對身體的傷害是很大的……

  1

  妙齡女子輕信“黑仲介”賣卵,差點丟性命

  26歲的小陳身材苗條、長相斯文,目前在某公司做客服,月薪2000多元。今年5月份,微信上一名不常聯繫的好友“阿偉”,突然發資訊給她,説有辦法賺快錢,半個月收入1到5萬。

  “阿偉”要求小陳提供年齡、身高、學歷等基本資訊,並附上兩張生活照。沒過幾天,小陳就收到了面試通知。這時她才知道,所謂的“親戚”不過是個幌子,對方有固定的客戶群體。





  2

  妙齡女子賣卵,一次可賺1.5萬元

  5月12日,小陳通過了面試。隨後,仲介帶她到醫院體檢,結果顯示一切正常,對方便囑咐她,一來例假馬上電話聯繫,因為取卵前,需要大劑量地打促排卵針。

  從小陳提供的手機視頻可以看到,在廣安醫院3樓的這間病房裏,坐著兩三名年輕女孩,年齡不過二十來歲。兩名自稱是“醫生”的女子正在給她們打針。

  小陳説,自己連續打了11天促排卵針,總共18針。最後一天最誇張,一次性打了5針。但只有第一針是在醫院打的,其他都是由接頭仲介吳某操刀。

  從微信聊天記錄可以看到,吳某讓小陳把針和藥帶到她位於中山八路的家。這是一間單身公寓,裏面只有一張床和幾件簡單的傢具。畫面顯示,室內有3個人,手上拿著針正在打電話的就是吳某。

  3

  手術室地點隱蔽,前往需戴眼罩沒收手機

  這11天,小陳都住在吳某家附近的青年旅社裏,期間所有費用都由仲介公司承擔。第12天,吳某發資訊給小陳,讓她在下午5點前抵達某酒店,到時會有一輛外地車牌的銀灰色麵包車接她去做手術。

  車開了將近一個鐘頭,小陳等人終於到達“手術室。”她無法判斷到了什麼城市什麼地方,但依稀記得那是一座別墅環境很簡陋,放了幾臺簡單的手術設備。

  4

  術後身體出現不適,當事人直呼“後悔”

  小陳説,醫生在沒有給自己打麻醉的情況下,用一根長針經陰道穿刺卵泡吸出卵子,整個手術進行了10分鐘。術後,仲介通過微信和支付寶,轉了1.2萬元給她。但接下來幾天,小陳的肚子開始發脹疼痛,看上去有懷孕5個月那麼大。

  醫生告訴小陳,人工取卵後會産生腹水。好在她的情況不算嚴重,只要細心調養,慢慢就會恢復。但回想起這次“賣卵”的經歷,小陳非常後悔。

  據小陳説,這半個月內,她看到了很多和自己一樣的年輕女孩,在仲介的忽悠和誘惑下,賣卵賺快錢。有的女孩至今都不知道,取卵的危害性和非法性。究竟市面上有多少這樣的黑仲介?又有哪些醫院在背後給他們“助攻”呢?繼續看看記者的調查。

  記者調查

  “賣卵”黑市門檻低,顏值學歷決定價格

  根據知情人士提供的線索,記者拿到了一名仲介的名片,內容是:兼職招聘愛心捐卵女孩,18到27歲,半個月收入過萬,幫助他人,成就自己;全職招聘身體健康代孕,20到37歲,年收入14到20萬,包吃包住,不交任何費用,上面還有微信二維碼和手機號碼。

  這名自稱姓陳的仲介説,報酬的高低要看記者的條件,如果顏值高學歷好,價格自然就高。記者表示,自己今年25歲,身高1米6,體重55公斤,沒有家族遺傳病,但長相一般,且只有中專學歷。

  記者電話採訪 “賣卵”“代孕”仲介▼







  而在另一名仲介的朋友圈裏,記者看到不少關於“賣卵”的小視頻。“帶外地過來的女孩面試就把體檢弄完了”;“湖南過來的今天面試加體檢,成功率99%,10天快速拿錢,還貸款出去旅遊,靠譜紮實。”值得注意的是,這些仲介都對手術的風險和危害閉口不談。

  在仲介的朋友圈裏,記者看到不少關於“賣卵”的小視頻



  按照知情人士提供的資訊,黑市“賣卵”有五個步驟,即填寫資料、客戶面試、醫院體檢、打促排針、人工取卵,而最關鍵的就是後兩步。由於上車後矇住雙眼、沒收手機,小陳無法提供手術的具體位置。但第一次打促排卵針的地點就很明確,是在白雲區的廣安醫院。


記者調查


  醫院人去樓空,涉事人員否認打過針

  7月15日上午11時許,記者來到廣安醫院了解情況。碰巧周主任和元元一起出現,矢口否認幫女孩們打過促排卵針,並堅持表示沒有見過打針的“小張”。





  這間醫院的表現真是令人哭笑不得。記者只是想了解一下情況,負責人的回答卻九不搭八,還有醫生通風報信,安排人員離開?其中有什麼用意,我們不得而知,但的確耐人尋味。“賣卵”黑市之所以需要被曝光,是因為它違反了國家相關法律法規,並存在極大的風險和危害。







律師説法

  需提高立法層級,加大懲處力度

  據我國衛生部門在2001年就頒布實施了《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辦法》和《人類精子庫管理辦法》。兩個辦法規定,禁止以任何形式買賣精子、 卵子和胚胎,嚴格禁止各種代孕行為。



  醫務人員無論是否取得醫生執業資格,在非固定、合法的醫療場所行醫,均按非法行醫罪論處。對於職務人員利用職務條件非法取卵,如果存在知情的情況。醫院同樣會被給予相應的行政處罰。如果構成刑事犯罪的話,醫院的主要負責人同樣也要承擔相應的刑事責任。

  目前衛生部門只能管理醫生和醫療機構。對於非法“賣卵”和“代孕”的網站和仲介,律師表示,需要工商、公安以及工信等部門的合作,形成合力進行治理。如何取締非法代孕,亟待提高立法層級,加大對代孕等違法違規行為的懲處力度。

  為了賺錢賣卵子真的值得嗎?

  在這一起年輕女子賣卵的事件中,我們絕不能忽視一個事實。這些賣卵的女孩兒很多都不明所以,甚至可以説是被坑蒙拐騙,參與了這件對自己有絕對傷害的事!

  如果有人將真相告訴她們,賣卵會嚴重威脅健康,嚴重可能會危及生命。她們還會不會這麼做?我們相信有人仍會鋌而走險,但大多數人會選擇全身而退。

  黑心診所的做法是全程掩瞞+哄騙,將全部原因歸咎於女孩兒因為物欲迷失自我,是有失偏頗的。這無疑更是一場通過資訊不對稱,來對少女進行壓榨和剝削的暴行。

  黑診所和卵子客戶都知道取卵背後的風險,唯獨被坑蒙的女生不知道。有人急於滿足自己的生殖慾望,黑仲介覬覦著高額利潤,於是就視花季少女的性命如草芥。我們還應該問責的,是這些沾著人血的黑心診所和卵子客戶。

  打擊非法取卵,

  女生也請保護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