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老人欲賣房治病 男子弒父後千元請醫生開假證明

2017-5-20 03:25:52

來源:京華時報 選稿:魏政

原標題:老人欲賣房治病 男子弒父後千元請醫生開假證明

  因患有肺癌的父親提出賣房治病,一家三口都與父親同住的劉某一怒之下,用拳頭和煙灰缸擊打父親頭面部,並用胳膊扼壓頸部,致其死亡,隨後告知急救醫生老人在浴室摔傷致死。昨天上午,北京市二中院審理了這起駭人聽聞的故意殺人案(如圖)。一同受審的還有急救醫生王某。看到老人有外傷,急救醫生王某並未按規定立即報警,而是按家屬要求,開出老人死於肺癌的醫學證明並收取了1000元費用。對於檢方指控其涉嫌幫助偽造證據罪,王某後悔莫及,一再強調他聽信家屬説法,當初是出於好意。

  行兇者與醫生齊受審

  今年46歲的劉某是本市某單位職工。據指控,2016年6月17日17點多,劉某在豐台區北大地家中,因家庭矛盾與其父親發生爭吵,劉某用拳和煙灰缸擊打其父頭面部,並用胳膊扼壓其頸部,致其父死亡。

  當天19點,王某作為北京市紅十字會緊急救援中心急救醫生,在明知劉某之父系非正常死亡,應當報警的情況下,幫助劉某偽造其父死於肺癌的《居民死亡醫學證明書》,並收取好處費1000元。

  公訴機關認為,劉某故意非法剝奪他人生命,致人死亡,王某幫助當事人偽造證據,應當以故意殺人罪和以幫助偽造證據罪,分別追究二人的刑事責任。

  提賣房治病引殺身之禍

  劉某在庭審中表示,父親常年在外,他從小由母親帶大,母親于2011年病逝。2015年,父親查出肺癌後回家休養,和他一家三口及妹妹共同生活,由他們照顧父親的飲食起居。父子關係談不上親密,但還算融洽。因父親沒有正式工作,劉某給了父親5萬元治病。

  事發當天下午,劉父説其看病已花了20多萬元,問兄妹二人能拿出多少錢。劉某妹妹説出10萬元,劉某稱剩下的錢由他出,但劉父堅持要賣房或出租房治病。對於父親突然的決定,劉某情緒十分激動。“我無處可搬,再説你不能這麼武斷。房子是我媽留下遺囑給我的,你不考慮我,總得為你孫子著想吧”。但劉父認為其有賣房的權力,談話不歡而散。

  當家裏只剩劉某父子二人時,劉父又提及搬家的事,並讓他們第二天就搬。劉某讓父親考慮下孩子,但對方説現在連自己都無暇顧及。劉某聲稱,“父親一直辱罵我和母親還有孩子,我情緒失控,就打了他臉一拳。”

  劉父揪住兒子的頭髮,兩人撕扯在一起。劉某將父親推到衛生間,順手抄起煙灰缸向其頭部砸去。“他還在罵我,我又用胳膊卡住他脖子,把他摔倒在地,身體壓著胳膊。等他不掙扎了,我突然清醒了。”劉某説,見父親嘴裏流血,他趕緊按壓父親的心臟,但人已經沒有反應。

  懷疑哥哥下手妹妹報警

  妻子回家後,劉某讓她撥打急救電話,他將父親抱到床上。“醫生來了檢查後説人不行了,要求報警。我告訴他老人有肺癌,對方主動提出,你們沒異議,我就把這件事處理了,死亡證明上寫肺癌,還提出要1000元”。

  據悉,劉某的妹妹當晚回家後,劉某和妻子一直阻止她看父親的遺體並再三強調父親是洗澡摔死的。在送遺體去送殯儀館途中,她回家取父親的證件,看到床上的血跡,又聯想到哥哥不讓看遺體,便懷疑是他害死了父親,遂報警。面對警察,劉某如實交代了真相。

  “我的本意不是想致父親死亡,而是因為他以前對家庭付出少而産生矛盾,發生爭執後造成了嚴重的後果。”劉某説。劉某的辯護人認為,劉某係激情犯罪,不具備殺人動機,應為故意傷害。但公訴人指出,被害人是風燭殘年的老人且患肺癌,有常識的人都知道拿煙灰缸砸頭部、扼壓頸部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其行為構成故意殺人罪。

  急救醫生收錢偽造證明

  25歲的王某2013年畢業後到999急救中心實習,2014年從事急救醫生工作。昨天,已被取保候審的王某在父親和弟弟的陪伴下來到了法庭。

  據王某説,他平均一個月出一次死亡現場。檢查病人後,對於年老的平時有病史的、家屬在場、沒有外傷的情況下,可以出死亡證明。如果非正常死亡,應該交給警察處理,排除他殺嫌疑。

  當晚,王某接到指揮中心的急救任務趕到劉某家中,在做了相應檢查後,發現老人頭頂部有兩三釐米的口子,皮下有瘀青、身上有血。劉某稱他當時在玩遊戲,聽見浴室有聲響,發現老人摔倒後抱到床上進行搶救,但人已經不行了。

  王某告知家屬病人有外傷應該立即報警,但劉某的妻子説老人平常經常磕碰,夫婦倆都不同意報警,怕走解剖程式讓老人二次受罪。因家屬求情不想走法律途徑,而且願意後果自負,王某出於同情,就開出了死於肺癌的證明。開完以後,家屬給他1000元錢,當晚接到警察電話後,王某把事情經過告知了單位,次日早上把錢上交了。“我知道是違規,但沒有意識到是犯罪。作為醫生,由於我的過失,造成老人死得不明不白,我認罪”。

  為王某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師説,王某與劉某並無串謀、溝通,對於老人的死亡並不明知,且沒有預見其開具死亡證明的嚴重後果,建議判處緩刑。但公訴人指出,王某違規出具與現場情況不符,與急救醫生正常判斷不符的死亡證明,且收取好處費而不報警,阻斷了報警的可能性、導致兇手逍遙法外,具有偽造證據的故意,存在巨大的可能掩蓋真相、影響案件順利偵破,能夠認定為情節嚴重,不適宜從輕處罰。

  對於這起案件,法院將擇日宣判。

上一篇稿件

老人欲賣房治病 男子弒父後千元請醫生開假證明

2017年5月20日 03:25 來源:京華時報

原標題:老人欲賣房治病 男子弒父後千元請醫生開假證明

  因患有肺癌的父親提出賣房治病,一家三口都與父親同住的劉某一怒之下,用拳頭和煙灰缸擊打父親頭面部,並用胳膊扼壓頸部,致其死亡,隨後告知急救醫生老人在浴室摔傷致死。昨天上午,北京市二中院審理了這起駭人聽聞的故意殺人案(如圖)。一同受審的還有急救醫生王某。看到老人有外傷,急救醫生王某並未按規定立即報警,而是按家屬要求,開出老人死於肺癌的醫學證明並收取了1000元費用。對於檢方指控其涉嫌幫助偽造證據罪,王某後悔莫及,一再強調他聽信家屬説法,當初是出於好意。

  行兇者與醫生齊受審

  今年46歲的劉某是本市某單位職工。據指控,2016年6月17日17點多,劉某在豐台區北大地家中,因家庭矛盾與其父親發生爭吵,劉某用拳和煙灰缸擊打其父頭面部,並用胳膊扼壓其頸部,致其父死亡。

  當天19點,王某作為北京市紅十字會緊急救援中心急救醫生,在明知劉某之父系非正常死亡,應當報警的情況下,幫助劉某偽造其父死於肺癌的《居民死亡醫學證明書》,並收取好處費1000元。

  公訴機關認為,劉某故意非法剝奪他人生命,致人死亡,王某幫助當事人偽造證據,應當以故意殺人罪和以幫助偽造證據罪,分別追究二人的刑事責任。

  提賣房治病引殺身之禍

  劉某在庭審中表示,父親常年在外,他從小由母親帶大,母親于2011年病逝。2015年,父親查出肺癌後回家休養,和他一家三口及妹妹共同生活,由他們照顧父親的飲食起居。父子關係談不上親密,但還算融洽。因父親沒有正式工作,劉某給了父親5萬元治病。

  事發當天下午,劉父説其看病已花了20多萬元,問兄妹二人能拿出多少錢。劉某妹妹説出10萬元,劉某稱剩下的錢由他出,但劉父堅持要賣房或出租房治病。對於父親突然的決定,劉某情緒十分激動。“我無處可搬,再説你不能這麼武斷。房子是我媽留下遺囑給我的,你不考慮我,總得為你孫子著想吧”。但劉父認為其有賣房的權力,談話不歡而散。

  當家裏只剩劉某父子二人時,劉父又提及搬家的事,並讓他們第二天就搬。劉某讓父親考慮下孩子,但對方説現在連自己都無暇顧及。劉某聲稱,“父親一直辱罵我和母親還有孩子,我情緒失控,就打了他臉一拳。”

  劉父揪住兒子的頭髮,兩人撕扯在一起。劉某將父親推到衛生間,順手抄起煙灰缸向其頭部砸去。“他還在罵我,我又用胳膊卡住他脖子,把他摔倒在地,身體壓著胳膊。等他不掙扎了,我突然清醒了。”劉某説,見父親嘴裏流血,他趕緊按壓父親的心臟,但人已經沒有反應。

  懷疑哥哥下手妹妹報警

  妻子回家後,劉某讓她撥打急救電話,他將父親抱到床上。“醫生來了檢查後説人不行了,要求報警。我告訴他老人有肺癌,對方主動提出,你們沒異議,我就把這件事處理了,死亡證明上寫肺癌,還提出要1000元”。

  據悉,劉某的妹妹當晚回家後,劉某和妻子一直阻止她看父親的遺體並再三強調父親是洗澡摔死的。在送遺體去送殯儀館途中,她回家取父親的證件,看到床上的血跡,又聯想到哥哥不讓看遺體,便懷疑是他害死了父親,遂報警。面對警察,劉某如實交代了真相。

  “我的本意不是想致父親死亡,而是因為他以前對家庭付出少而産生矛盾,發生爭執後造成了嚴重的後果。”劉某説。劉某的辯護人認為,劉某係激情犯罪,不具備殺人動機,應為故意傷害。但公訴人指出,被害人是風燭殘年的老人且患肺癌,有常識的人都知道拿煙灰缸砸頭部、扼壓頸部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其行為構成故意殺人罪。

  急救醫生收錢偽造證明

  25歲的王某2013年畢業後到999急救中心實習,2014年從事急救醫生工作。昨天,已被取保候審的王某在父親和弟弟的陪伴下來到了法庭。

  據王某説,他平均一個月出一次死亡現場。檢查病人後,對於年老的平時有病史的、家屬在場、沒有外傷的情況下,可以出死亡證明。如果非正常死亡,應該交給警察處理,排除他殺嫌疑。

  當晚,王某接到指揮中心的急救任務趕到劉某家中,在做了相應檢查後,發現老人頭頂部有兩三釐米的口子,皮下有瘀青、身上有血。劉某稱他當時在玩遊戲,聽見浴室有聲響,發現老人摔倒後抱到床上進行搶救,但人已經不行了。

  王某告知家屬病人有外傷應該立即報警,但劉某的妻子説老人平常經常磕碰,夫婦倆都不同意報警,怕走解剖程式讓老人二次受罪。因家屬求情不想走法律途徑,而且願意後果自負,王某出於同情,就開出了死於肺癌的證明。開完以後,家屬給他1000元錢,當晚接到警察電話後,王某把事情經過告知了單位,次日早上把錢上交了。“我知道是違規,但沒有意識到是犯罪。作為醫生,由於我的過失,造成老人死得不明不白,我認罪”。

  為王某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師説,王某與劉某並無串謀、溝通,對於老人的死亡並不明知,且沒有預見其開具死亡證明的嚴重後果,建議判處緩刑。但公訴人指出,王某違規出具與現場情況不符,與急救醫生正常判斷不符的死亡證明,且收取好處費而不報警,阻斷了報警的可能性、導致兇手逍遙法外,具有偽造證據的故意,存在巨大的可能掩蓋真相、影響案件順利偵破,能夠認定為情節嚴重,不適宜從輕處罰。

  對於這起案件,法院將擇日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