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北京61歲副食店將關:顧客來找童年的味道 店主仍用算盤

2017-4-21 06:34:26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宋宇晟 選稿:費一妍

  原標題:北京61歲副食店將關:顧客來找童年的味道店主仍用算盤

圖片説明:桃楊路副食店外景。中新網記者李卿攝

  從1956年開張至今,桃楊路副食店已經走過了61個年頭。隨著北京望壇地區棚戶改造,這家老店即將關閉。中新網記者20日探訪這家老副食店,不少北京市民也趕來見證老店“最後的時光”。

  記者當日來到桃楊路副食店,店門外的這條衚同就叫做桃楊路,順著這條路向西走上十幾分鐘,就是北京城的中軸線——永定門外大街。

  曾經,這裡是一家國營副食店,後來王老闆一家將店承包了下來。

  小店雖然看上去很普通,甚至還有些破舊的感覺,但從店裏飄出的醬香會告訴路人,這是家有故事的小店。

圖片説明:小店內景。中新網記者李卿攝

  如今在這裡看店的王老闆是個地道的北京人。他自認不願意多幹活,生活“夠吃夠喝得了”。

  “過去我老坐店裏待著,這幾天報道出來就閒不住了,不少人來問,就得跟他們介紹。原先特別低調,我也不宣傳,這也不怎麼掙錢,就這麼看著這個店。”

  “要説這店裏真是老北京的東西,也就是這個黃醬和芝麻醬了,這都是原味。別的東西其他超市裏也有,就這兩種醬,其他的咱也不瞎跟人家説。”他告訴記者。

  來問的人多了,醬賣得也尤其快。上午,四桶芝麻醬就賣完了,王老闆又叫人送來一大桶黃醬、四小桶芝麻醬。

圖片説明:王老闆在給顧客舀醬。中新網記者李卿攝

  臨近中午,前來買東西的顧客開始多了起來,其中來買散裝黃醬、芝麻醬的人佔絕對多數。

  從桶裏舀醬、上臺秤稱重、用算盤算賬,這一套動作,王老闆幾乎重復了一輩子。“這個店從上世紀50年代開始就這樣子,一直也沒裝修過。秤、貨架都是那個年代留下來的東西。我學徒時就幹這個,所以這多少年了我也改不了。”

圖片説明:現在,王老闆仍保留著用算盤算賬的習慣。中新網記者李卿攝

  不少來買東西的顧客是專程趕來的。

  楊女士慕名而來。她告訴記者,自己是看了此前的媒體報道,才從西四環專程趕過來買醬的。她一次就買了近十斤的黃醬。

  30多歲的她不曾吃過散裝黃醬,這次來是“準備給家裏的老人帶回去,看看是不是他們吃過的那種味道”。

  王老闆還給顧客介紹起炸黃醬的心得。“先煸煸肉,然後擱蔥姜,開了鍋之後用小火咕嘟著,再加水,等咕嘟出黃醬的香味了,基本就熟了。不炸醬的話你直接吃也行。這個醬不甜,是鹹的,因為沒有防腐劑,就指著鹽了。”

圖片説明:王老闆和顧客交談。中新網記者李卿攝

  也有人專程來拍攝。一位拿著單反相機的市民告訴記者,自己是專程來記錄老店最後時光的。“老是拍這些老建築沒什麼意思,想著是來拍拍這些老街坊的生活,再配上這老房子,就有味道了。”

  更多顧客還是住在附近的老街坊。

  一位前來買黃醬的老人直言,多少年家裏一直吃這家店的黃醬。“我們家吃這個最費了,每次吃完了就來他這買。”

  “這都是熟悉的東西,以後就看不到了。來這就能想起小時候的味道,這種味道感覺這幾十年間都沒變過。我記得那時候就特別喜歡看老闆舀醬。”另一位街坊告訴記者。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北京61歲副食店將關:顧客來找童年的味道 店主仍用算盤

2017年4月21日 06:34 來源:中國新聞網

  原標題:北京61歲副食店將關:顧客來找童年的味道店主仍用算盤

圖片説明:桃楊路副食店外景。中新網記者李卿攝

  從1956年開張至今,桃楊路副食店已經走過了61個年頭。隨著北京望壇地區棚戶改造,這家老店即將關閉。中新網記者20日探訪這家老副食店,不少北京市民也趕來見證老店“最後的時光”。

  記者當日來到桃楊路副食店,店門外的這條衚同就叫做桃楊路,順著這條路向西走上十幾分鐘,就是北京城的中軸線——永定門外大街。

  曾經,這裡是一家國營副食店,後來王老闆一家將店承包了下來。

  小店雖然看上去很普通,甚至還有些破舊的感覺,但從店裏飄出的醬香會告訴路人,這是家有故事的小店。

圖片説明:小店內景。中新網記者李卿攝

  如今在這裡看店的王老闆是個地道的北京人。他自認不願意多幹活,生活“夠吃夠喝得了”。

  “過去我老坐店裏待著,這幾天報道出來就閒不住了,不少人來問,就得跟他們介紹。原先特別低調,我也不宣傳,這也不怎麼掙錢,就這麼看著這個店。”

  “要説這店裏真是老北京的東西,也就是這個黃醬和芝麻醬了,這都是原味。別的東西其他超市裏也有,就這兩種醬,其他的咱也不瞎跟人家説。”他告訴記者。

  來問的人多了,醬賣得也尤其快。上午,四桶芝麻醬就賣完了,王老闆又叫人送來一大桶黃醬、四小桶芝麻醬。

圖片説明:王老闆在給顧客舀醬。中新網記者李卿攝

  臨近中午,前來買東西的顧客開始多了起來,其中來買散裝黃醬、芝麻醬的人佔絕對多數。

  從桶裏舀醬、上臺秤稱重、用算盤算賬,這一套動作,王老闆幾乎重復了一輩子。“這個店從上世紀50年代開始就這樣子,一直也沒裝修過。秤、貨架都是那個年代留下來的東西。我學徒時就幹這個,所以這多少年了我也改不了。”

圖片説明:現在,王老闆仍保留著用算盤算賬的習慣。中新網記者李卿攝

  不少來買東西的顧客是專程趕來的。

  楊女士慕名而來。她告訴記者,自己是看了此前的媒體報道,才從西四環專程趕過來買醬的。她一次就買了近十斤的黃醬。

  30多歲的她不曾吃過散裝黃醬,這次來是“準備給家裏的老人帶回去,看看是不是他們吃過的那種味道”。

  王老闆還給顧客介紹起炸黃醬的心得。“先煸煸肉,然後擱蔥姜,開了鍋之後用小火咕嘟著,再加水,等咕嘟出黃醬的香味了,基本就熟了。不炸醬的話你直接吃也行。這個醬不甜,是鹹的,因為沒有防腐劑,就指著鹽了。”

圖片説明:王老闆和顧客交談。中新網記者李卿攝

  也有人專程來拍攝。一位拿著單反相機的市民告訴記者,自己是專程來記錄老店最後時光的。“老是拍這些老建築沒什麼意思,想著是來拍拍這些老街坊的生活,再配上這老房子,就有味道了。”

  更多顧客還是住在附近的老街坊。

  一位前來買黃醬的老人直言,多少年家裏一直吃這家店的黃醬。“我們家吃這個最費了,每次吃完了就來他這買。”

  “這都是熟悉的東西,以後就看不到了。來這就能想起小時候的味道,這種味道感覺這幾十年間都沒變過。我記得那時候就特別喜歡看老闆舀醬。”另一位街坊告訴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