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北京郊區外埠車猛增:本地人高價買外地牌

2017-4-21 04:09:40

來源:北京青年報 作者:林艷 張小妹 蔣若靜 李澤偉 武文娟 選稿:費一妍

  原標題:本地人高價買外地牌郊區外埠車猛增

圖片説明:城市副中心行政辦公區旁的潞城地鐵站停車場約有一半車輛挂著外地牌照

  昨天,本報A5版刊發了《延慶現6元計程車隊三成為非京牌》的報道,不少讀者反映,近年來外地車迅速在京郊增加的現象並非孤例,而大部分都是北京本地人購買。北京青年報記者昨日實地探訪發現,京郊多個區路面行駛的外埠車輛,已經多到少則一兩成,多則一半的程度。由於只要不進入中心城區,外地號牌在五環外幾乎暢行無阻,這讓購買外埠牌照成為郊區車主規避搖號政策的首選,由此甚至滋生了各種高價的代辦號牌業務。

  懷柔

  “7元車隊” 130輛車80輛是外地牌照

  地點:京北大世界商場

  時間:上午9點半

  北青報記者來到該路段附近的懷柔區京北大世界商場的幾個停車場探訪發現,挂有外地號牌的車輛並不在少數。此外,懷柔有一支“7元車隊”,只要撥打該車隊的叫車電話就可以打到車,城區內7元起收,視距離長短適當加價,不少車輛都挂的是外地號牌。北青報記者隨後在網上搜到該車隊的叫車電話,該電話的接線人員在詢問完北青報記者具體位置後便告訴北青報記者兩三分鐘後會有車輛來接。不到三分鐘,一輛京牌轎車在北青報記者面前停下。

  該車司機向北青報記者透露,車隊已存在多年了,車隊裏有不少外地號牌的車輛,這其中有一部分本地人駕駛的外地號牌,另一部分為外地人開的外地車。隨後北青報記者再次撥打該平臺表示希望加入該平臺,該平臺接線員跟北青報記者説可以直接撥打張姓負責人的電話進行詢問。在撥通張姓負責人電話後,他告訴北青報記者只需要攜帶駕駛本、身份證、900塊錢並且準備一個安卓手機就可以加入車隊。這900元中包含600元押金,300元首月的服務費,俗稱“份兒錢”。以後“份兒錢”每月一交。而安卓手機則是用來讓司機“報站”。該車隊會為司機配對講機。

  同時,該車隊負責人告訴北青報記者,目前該車隊有130多輛車,每天正常跑的有20到30輛車,當北青報記者表示自己的車不是北京號牌時,他説:“該車隊沒有北京號牌的車多著呢,超過一半,達到80輛左右。”

  通州

  一停車場 外地牌照車過半

  地點:新華西街和城市副中心行政辦公區附近

  時間:中午12點

  昨天中午12點多,在通州區新華西街萬達廣場北側,半小時的時間內,約有上千輛車經過,大約有100多輛車挂著外地牌照,佔比超過一成,其中以河北牌照居多。

  通州本地居民對此感受更加突出。一位家住土橋附近的居民介紹,他們小區挂著外地牌照的車輛粗略估計佔比達四成,而家住通州北關附近的一位女士給出的數據也是四成。他們介紹,小區裏的這些外地牌照車,車主基本都是在北京工作的常住人口,並不是臨時過來的外地人。

  地鐵6號線東夏園和郝家府站之間是北京城市副中心的行政辦公區,在距離這裡1公里多的潞城站停車場,放眼望去停著的車輛約有一半都挂著外地牌照,其中以河北牌照居多,尤其是挂著廊坊牌照冀R的車佔了絕大部分。

  隨著挂外地牌照車輛的增多,道路擁堵情況也在加重。多位通州居民表示,以前只是高峰期擁堵,近兩三年來非高峰期也出現了擁堵情況,有人認為是網約車的流行加重了擁堵,也有人認為是外地牌照的車加重了擁堵。

  平谷

  主路車輛牌照涵蓋“半個中國”

  地點:平谷國泰百貨門口

  時間:11:00-11:35

  冀A、晉B、蒙G、滬C、新K、魯R、贛A……平谷府前西街和文化大街的交會處、國泰百貨正門前,在半個小時內可以看到,有“半個中國”牌照的車從這裡經過。

  北青報記者半個小時內觀測統計,經過的400多輛車有50輛車是外地牌照,其中河北牌照統計有33輛、內蒙古牌照6輛、天津牌照和山西牌照各4輛、河南牌照和上海牌照各2輛。除此之外,還有閩、魯、浙、贛、新、蘇、川、皖、瓊……僅半個小時,就能看到中國14個省份的牌照車從平谷這一繁華路段經過。

  “現在我們這全是外地車,很多我們當地人搖不到號也買外地車。天津也限號了,就都買河北的,現在內蒙古的號也很多,哪兒的牌照都有。”正如平谷土著王女士的這一感受,地處北京、天津、河北三省市的交界,平谷的外埠車牌這些年呈現與日俱增的趨勢。

  從小在平谷生活的王女士説,這兩年的感受尤其明顯,外地車輛的激增已經導致平谷部分主路段早高峰時開始出現擁堵,“感覺外地車現在都能佔到三分之一,甚至二分之一。走一個大的紅綠燈不等個兩三個肯定是過不去的。”

  上著“冀D”牌照號的一位優步司機表示,他家裏有兩輛車,一輛有京牌進城用,外地牌照車就在平谷城區裏開。

  大興

  外地號牌“通勤車”包圍大興地鐵站

  地點:西紅門鎮

  時間:下午2點

  昨日中午12點左右,北青報記者來到大興區西紅門鎮的薈聚購物廣場附近,在寧欣街與宏福路交叉口,車輛在紅綠燈的指揮下有序通行,儘管不是高峰通行時段,但往來的車輛中依然不乏非京牌機動車。12:20至12:50之間,寧欣街自北向南方向,以及宏福西路自西向東方向的220輛小型機動車中,有39輛為外地號牌,佔到了將近20%。這些號牌以冀、津兩地的為主,此外還有四川、吉林、江西、河南等地的號牌。

  下午2點,北青報記者來到黃村火車站地鐵站口看到,路邊以及附近一棟商業樓前停放了大量外地號牌的車輛,22輛車中,外地號牌佔到了10輛。

  但這些車輛並不是來自附近的上班族。根據商業樓一層的一家房産仲介工作人員介紹,這些車輛往往在他們上班前就停放在這裡,因此他們的車輛只能往小區裏暫時停放。“應該是去坐地鐵的人,把車開到地鐵站附近,然後換乘地鐵去上班”。

  外地號牌車的增加也給大興區的交通帶來了一定的壓力。家住舊忠路附近的張先生對北青報記者説,自己平時上班的路程為21公里,正常情況下需要半個小時到40分鐘,“但早上如果7點半以後出門,那路上基本都得1個多小時”。

  密雲

  一條衚同內 半數車挂外地號牌

  地點:鼓樓大街、東魚市口衚同

  時間:上午9點半至10點之間

  昨天上午9點半至10點之間,北青報記者來到密雲區鼓樓東大街與鼓樓北大街交會的十字路口探訪,這裡是密雲城區的核心街區,屬於最繁華的地段。

  北青報記者在現場數了數,在鼓樓東大街北側自東向西方向的路口,半個小時時間內,共駛過383輛機動車,其中有63輛車挂著外地號牌,大約佔總數的六分之一。在這些駛過的外地號牌車輛中,大部分以河北號牌為主,還有不少河南、山東、山西等省份的號牌出現。

  在緊鄰鼓樓東大街南側的新華書店,書店門口有一處大約300平方米左右的停車場。昨天早上10點半左右,這裡共停了32輛車,其中有11輛外地號牌車輛。

  隨後,北青報記者又來到附近較為繁華的東魚市口衚同探訪。該衚同道路兩側規劃了兩排停車位,停靠了部分車輛,旁邊的人行道上也停著許多私家車輛。

  北青報記者沿著這條衚同從西口走到了東口,發現這裡停靠的外地號牌車輛不在少數。包括停在人行道上和道路停車位上的車輛,共有63輛車,其中外地號牌車輛達31輛,接近總數的一半。北青報記者又在衚同東口站了大約五分鐘,發現從東口駛入該衚同的13輛車中,有4輛挂著外地號牌。

  調查

  郊區外地號牌車主多為當地市民

  北青報記者探訪發現,不少遠郊區出現的大量外地牌照車,其使用者並非外地來京辦事的車輛,而一大部分都是北京的當地市民。

  北青報記者在密雲區鼓樓東大街附近,與一江蘇牌照的豐田車車主陳先生攀談。陳先生告訴北青報記者自己是密雲的“土著”,因為很久沒有搖上號,為了日常出行方便,陳先生便在二手車市場買了這輛江蘇牌照的二手豐田車。陳先生説,他身邊確實存在很多本地人轉而購買外地號牌的現象。“密雲對外地車管得不是那麼嚴,也不用進五環,所以每天出行足夠了,不過這兩年密雲的外地車確實是越來越多了。”

  在密雲某單位供職的何先生告訴北青報記者,他在密雲已經生活了3年,老家在山西,因工作獲得了北京戶口。2015年底娶妻成家,去年剛生了孩子。為了方便家人出行就要考慮買車問題,覺得等搖號時間不確定,去年便直接從山西買了一輛新車,上了山西號牌,開到了密雲供日常出行之用。

  在大興區土生土長的王先生長期從事網路約車工作,儘管目前開著京牌車輛,但王先生表示,此前自己也用過一段外地號牌。“應該是2014年的時候,為了方便出行,當時辦了一個河北廊坊的號牌,後來搖上北京號牌後,就登出了。”據王先生説,他身邊有不少這樣的例子,“以前廊坊的號牌辦得最多,現在廊坊好像也限了,聽説都去辦唐山、高碑店的了。”

  在懷柔,一輛駕駛天津號牌車輛的司機向北青報記者透露,他自己沒有北京戶口,但是家住懷柔已多年,所以天津實行搖號政策之前就到老家天津買了車辦了牌照,直接開到了懷柔長期使用。

  郊區人買外地號牌 五環外幾乎暢行無阻

  本市出臺搖號和各種限行措施以來,一定程度上控制了機動車數量的增加,也降低了機動車的使用強度。但不少限行措施都是以五環為分界線,五環內限行的,五環外則不受影響。限行政策不同,也給郊區的在京常住人口購買外地車牌增加了“動力”。

  以高峰限行為例:早晚高峰期間,也就是工作日7時至9時、17時至20時,五環路(含)以內道路禁止外地號牌的載客汽車進入。但在五環外,外地號牌的車輛不受該政策影響。路段限行方面:五環內重要路段,例如長安街及延長線新興橋(不含)至國貿橋(不含)之間的路段,二環路主路全線等,外地號牌的小機動車在早6點至晚10點禁行,但在五環外沒有此類的路段限行。

  以一輛外地號牌的車輛為例,如果要進入五環,首先不能在早晚高峰期間,也就是要避開工作日的7時至9時、17時至20時。同時這一天不能是尾號限行日。如果趕上重污染天氣,國I及國II排放標準輕型汽油車也只能停留在五環之外。

  如果想要進入五環內重要路段,例如長安街及延長線新興橋(不含)至國貿橋(不含)之間的路段,二環路主路全線等,那麼必須避開早6點至晚10點之間。

  也就是説,不是限行尾號、不是重污染天氣、不在早晚高峰出現、不進入長安街等重要路段,這輛外地號牌車才能在五環內通行,而這些在五環外的郊區則不受限制,可以説是一路暢通。

  在採訪中不少購買外地號牌的車主也表示,因為自己的活動範圍主要在郊區,郊區對於外地號牌的限制又少,因此在沒有京牌的情況下,選擇了外地號牌。昨日下午1點,在大興區黃村火車站地鐵口,一位“冀”字號牌的車主對北青報記者説,自己老家是河北的,但長期在大興工作,因此在老家辦理了車牌後就在大興區範圍內活動。

  重點

  外地牌報價4000元 滋生各種代辦業務

  “內蒙古的現在一個多少錢?”平谷某汽車修理廠的小張一邊接著電話,一邊詢問身邊的一位同事。對方報價“3500”。小張立即回復電話那頭正在諮詢外地牌辦理的一位客戶。小張回復客戶,現在內蒙古的牌照最好辦,且代辦的價格最低,“人和車都不用去,你就把你買車的那些手續材料都給我,我就能辦。”

  小張表示,他們這已給不少平谷人代辦了外地牌照,對於不同省份的辦理流程瞭如指掌,每個省份的代辦費都不同,“天津現在辦不了了;河北現在也比較不好辦,唐山的還能辦,但比較貴,我們得來回兩趟,4000多元;山西的也能辦,也貴一些,4000多元。內蒙古的現在肯定最便宜。”

  代辦外地牌照流程簡便,時效還很高。小張説,最快2周就能拿到外地牌,最慢也僅需一個月的時間。如平谷小張這一外地車照代辦業務,不少郊區都形成了一套外地牌照的辦理“産業”,包括二手車販子代辦、4S店“一站式”代辦等等,方便又快捷。

  大興的不少4S店都可直接代辦外地車牌。據曾經辦過廊坊號牌的大興區王先生介紹,現在買車的都可“一站式”辦好外地號牌:“買車時,4S店的工作人員就會問你有沒有京牌,沒有的話他們會給你推薦幾個外地的,直接就幫你辦了,很方便。”

  據密雲一江蘇牌照車主陳某介紹,密雲區的外地牌照,除了直接從外地買好車、裝好車牌開進密雲的,還有不少二手車。而二手車則分為兩類,一類是“過戶”車,另一類他們叫“背戶”車。所謂的“過戶”車,指的是車輛所有權已經過戶給新的車主,而“背戶”車則連過戶手續都不需要,車輛所有權還屬於外地原來的車主。

  背景

  多區曾出“限外令” 但落實難度大

  自2014年8月1日起,昌平、密雲、懷柔等區曾發佈過不同程度的“限外令”,對部分區域道路上行駛的外埠車輛採取限行和禁行的管理措施。不過北青報記者調查發現,雖然“限外令”發佈了,但並沒有大力度地落實。比如懷柔區政府在2014 年發佈通告,規定自2014年9月1日對劃定區域內道路上行駛的非京號牌機動車採取交通管制,這些車輛有進京證才能通行。但隨著北京市交管部門開始網路辦理進京證,辦進京證幾乎變成了零成本,懷柔的限制外地車措施也就變得意義不大了。

  相關負責人曾解釋説,如果沒有全面的頂層設計,單個局部限制有難度,還需全面考慮。

  2016年底,通州區區長張力兵首次提出2017年通州將探索實施外埠車輛和大貨車限行措施。今年2月,網上也有人反映通州區部分道路出現了限制外地車輛通行的限行提示牌。昨天,通州區相關負責部門工作人員介紹,關於對外地車輛限行的政策,還在研究之中,並沒有公佈,因此,具體怎麼限還都不清楚,只能説目前外地牌照還可以不受限制地開。

  在今年北京市兩會的一場新聞發佈會上,市有關部門負責人介紹,從首都的特殊性來看,加強外埠車輛管理是必然的,從治理污染、治理城市擁堵來看,也是需要的。他介紹,市民反饋很多,北京外地牌照車確有增多之勢。據市交管局統計,京牌車570多萬,有60萬到70萬輛外埠車長期在京使用。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北京郊區外埠車猛增:本地人高價買外地牌

2017年4月21日 04:09 來源:北京青年報

  原標題:本地人高價買外地牌郊區外埠車猛增

圖片説明:城市副中心行政辦公區旁的潞城地鐵站停車場約有一半車輛挂著外地牌照

  昨天,本報A5版刊發了《延慶現6元計程車隊三成為非京牌》的報道,不少讀者反映,近年來外地車迅速在京郊增加的現象並非孤例,而大部分都是北京本地人購買。北京青年報記者昨日實地探訪發現,京郊多個區路面行駛的外埠車輛,已經多到少則一兩成,多則一半的程度。由於只要不進入中心城區,外地號牌在五環外幾乎暢行無阻,這讓購買外埠牌照成為郊區車主規避搖號政策的首選,由此甚至滋生了各種高價的代辦號牌業務。

  懷柔

  “7元車隊” 130輛車80輛是外地牌照

  地點:京北大世界商場

  時間:上午9點半

  北青報記者來到該路段附近的懷柔區京北大世界商場的幾個停車場探訪發現,挂有外地號牌的車輛並不在少數。此外,懷柔有一支“7元車隊”,只要撥打該車隊的叫車電話就可以打到車,城區內7元起收,視距離長短適當加價,不少車輛都挂的是外地號牌。北青報記者隨後在網上搜到該車隊的叫車電話,該電話的接線人員在詢問完北青報記者具體位置後便告訴北青報記者兩三分鐘後會有車輛來接。不到三分鐘,一輛京牌轎車在北青報記者面前停下。

  該車司機向北青報記者透露,車隊已存在多年了,車隊裏有不少外地號牌的車輛,這其中有一部分本地人駕駛的外地號牌,另一部分為外地人開的外地車。隨後北青報記者再次撥打該平臺表示希望加入該平臺,該平臺接線員跟北青報記者説可以直接撥打張姓負責人的電話進行詢問。在撥通張姓負責人電話後,他告訴北青報記者只需要攜帶駕駛本、身份證、900塊錢並且準備一個安卓手機就可以加入車隊。這900元中包含600元押金,300元首月的服務費,俗稱“份兒錢”。以後“份兒錢”每月一交。而安卓手機則是用來讓司機“報站”。該車隊會為司機配對講機。

  同時,該車隊負責人告訴北青報記者,目前該車隊有130多輛車,每天正常跑的有20到30輛車,當北青報記者表示自己的車不是北京號牌時,他説:“該車隊沒有北京號牌的車多著呢,超過一半,達到80輛左右。”

  通州

  一停車場 外地牌照車過半

  地點:新華西街和城市副中心行政辦公區附近

  時間:中午12點

  昨天中午12點多,在通州區新華西街萬達廣場北側,半小時的時間內,約有上千輛車經過,大約有100多輛車挂著外地牌照,佔比超過一成,其中以河北牌照居多。

  通州本地居民對此感受更加突出。一位家住土橋附近的居民介紹,他們小區挂著外地牌照的車輛粗略估計佔比達四成,而家住通州北關附近的一位女士給出的數據也是四成。他們介紹,小區裏的這些外地牌照車,車主基本都是在北京工作的常住人口,並不是臨時過來的外地人。

  地鐵6號線東夏園和郝家府站之間是北京城市副中心的行政辦公區,在距離這裡1公里多的潞城站停車場,放眼望去停著的車輛約有一半都挂著外地牌照,其中以河北牌照居多,尤其是挂著廊坊牌照冀R的車佔了絕大部分。

  隨著挂外地牌照車輛的增多,道路擁堵情況也在加重。多位通州居民表示,以前只是高峰期擁堵,近兩三年來非高峰期也出現了擁堵情況,有人認為是網約車的流行加重了擁堵,也有人認為是外地牌照的車加重了擁堵。

  平谷

  主路車輛牌照涵蓋“半個中國”

  地點:平谷國泰百貨門口

  時間:11:00-11:35

  冀A、晉B、蒙G、滬C、新K、魯R、贛A……平谷府前西街和文化大街的交會處、國泰百貨正門前,在半個小時內可以看到,有“半個中國”牌照的車從這裡經過。

  北青報記者半個小時內觀測統計,經過的400多輛車有50輛車是外地牌照,其中河北牌照統計有33輛、內蒙古牌照6輛、天津牌照和山西牌照各4輛、河南牌照和上海牌照各2輛。除此之外,還有閩、魯、浙、贛、新、蘇、川、皖、瓊……僅半個小時,就能看到中國14個省份的牌照車從平谷這一繁華路段經過。

  “現在我們這全是外地車,很多我們當地人搖不到號也買外地車。天津也限號了,就都買河北的,現在內蒙古的號也很多,哪兒的牌照都有。”正如平谷土著王女士的這一感受,地處北京、天津、河北三省市的交界,平谷的外埠車牌這些年呈現與日俱增的趨勢。

  從小在平谷生活的王女士説,這兩年的感受尤其明顯,外地車輛的激增已經導致平谷部分主路段早高峰時開始出現擁堵,“感覺外地車現在都能佔到三分之一,甚至二分之一。走一個大的紅綠燈不等個兩三個肯定是過不去的。”

  上著“冀D”牌照號的一位優步司機表示,他家裏有兩輛車,一輛有京牌進城用,外地牌照車就在平谷城區裏開。

  大興

  外地號牌“通勤車”包圍大興地鐵站

  地點:西紅門鎮

  時間:下午2點

  昨日中午12點左右,北青報記者來到大興區西紅門鎮的薈聚購物廣場附近,在寧欣街與宏福路交叉口,車輛在紅綠燈的指揮下有序通行,儘管不是高峰通行時段,但往來的車輛中依然不乏非京牌機動車。12:20至12:50之間,寧欣街自北向南方向,以及宏福西路自西向東方向的220輛小型機動車中,有39輛為外地號牌,佔到了將近20%。這些號牌以冀、津兩地的為主,此外還有四川、吉林、江西、河南等地的號牌。

  下午2點,北青報記者來到黃村火車站地鐵站口看到,路邊以及附近一棟商業樓前停放了大量外地號牌的車輛,22輛車中,外地號牌佔到了10輛。

  但這些車輛並不是來自附近的上班族。根據商業樓一層的一家房産仲介工作人員介紹,這些車輛往往在他們上班前就停放在這裡,因此他們的車輛只能往小區裏暫時停放。“應該是去坐地鐵的人,把車開到地鐵站附近,然後換乘地鐵去上班”。

  外地號牌車的增加也給大興區的交通帶來了一定的壓力。家住舊忠路附近的張先生對北青報記者説,自己平時上班的路程為21公里,正常情況下需要半個小時到40分鐘,“但早上如果7點半以後出門,那路上基本都得1個多小時”。

  密雲

  一條衚同內 半數車挂外地號牌

  地點:鼓樓大街、東魚市口衚同

  時間:上午9點半至10點之間

  昨天上午9點半至10點之間,北青報記者來到密雲區鼓樓東大街與鼓樓北大街交會的十字路口探訪,這裡是密雲城區的核心街區,屬於最繁華的地段。

  北青報記者在現場數了數,在鼓樓東大街北側自東向西方向的路口,半個小時時間內,共駛過383輛機動車,其中有63輛車挂著外地號牌,大約佔總數的六分之一。在這些駛過的外地號牌車輛中,大部分以河北號牌為主,還有不少河南、山東、山西等省份的號牌出現。

  在緊鄰鼓樓東大街南側的新華書店,書店門口有一處大約300平方米左右的停車場。昨天早上10點半左右,這裡共停了32輛車,其中有11輛外地號牌車輛。

  隨後,北青報記者又來到附近較為繁華的東魚市口衚同探訪。該衚同道路兩側規劃了兩排停車位,停靠了部分車輛,旁邊的人行道上也停著許多私家車輛。

  北青報記者沿著這條衚同從西口走到了東口,發現這裡停靠的外地號牌車輛不在少數。包括停在人行道上和道路停車位上的車輛,共有63輛車,其中外地號牌車輛達31輛,接近總數的一半。北青報記者又在衚同東口站了大約五分鐘,發現從東口駛入該衚同的13輛車中,有4輛挂著外地號牌。

  調查

  郊區外地號牌車主多為當地市民

  北青報記者探訪發現,不少遠郊區出現的大量外地牌照車,其使用者並非外地來京辦事的車輛,而一大部分都是北京的當地市民。

  北青報記者在密雲區鼓樓東大街附近,與一江蘇牌照的豐田車車主陳先生攀談。陳先生告訴北青報記者自己是密雲的“土著”,因為很久沒有搖上號,為了日常出行方便,陳先生便在二手車市場買了這輛江蘇牌照的二手豐田車。陳先生説,他身邊確實存在很多本地人轉而購買外地號牌的現象。“密雲對外地車管得不是那麼嚴,也不用進五環,所以每天出行足夠了,不過這兩年密雲的外地車確實是越來越多了。”

  在密雲某單位供職的何先生告訴北青報記者,他在密雲已經生活了3年,老家在山西,因工作獲得了北京戶口。2015年底娶妻成家,去年剛生了孩子。為了方便家人出行就要考慮買車問題,覺得等搖號時間不確定,去年便直接從山西買了一輛新車,上了山西號牌,開到了密雲供日常出行之用。

  在大興區土生土長的王先生長期從事網路約車工作,儘管目前開著京牌車輛,但王先生表示,此前自己也用過一段外地號牌。“應該是2014年的時候,為了方便出行,當時辦了一個河北廊坊的號牌,後來搖上北京號牌後,就登出了。”據王先生説,他身邊有不少這樣的例子,“以前廊坊的號牌辦得最多,現在廊坊好像也限了,聽説都去辦唐山、高碑店的了。”

  在懷柔,一輛駕駛天津號牌車輛的司機向北青報記者透露,他自己沒有北京戶口,但是家住懷柔已多年,所以天津實行搖號政策之前就到老家天津買了車辦了牌照,直接開到了懷柔長期使用。

  郊區人買外地號牌 五環外幾乎暢行無阻

  本市出臺搖號和各種限行措施以來,一定程度上控制了機動車數量的增加,也降低了機動車的使用強度。但不少限行措施都是以五環為分界線,五環內限行的,五環外則不受影響。限行政策不同,也給郊區的在京常住人口購買外地車牌增加了“動力”。

  以高峰限行為例:早晚高峰期間,也就是工作日7時至9時、17時至20時,五環路(含)以內道路禁止外地號牌的載客汽車進入。但在五環外,外地號牌的車輛不受該政策影響。路段限行方面:五環內重要路段,例如長安街及延長線新興橋(不含)至國貿橋(不含)之間的路段,二環路主路全線等,外地號牌的小機動車在早6點至晚10點禁行,但在五環外沒有此類的路段限行。

  以一輛外地號牌的車輛為例,如果要進入五環,首先不能在早晚高峰期間,也就是要避開工作日的7時至9時、17時至20時。同時這一天不能是尾號限行日。如果趕上重污染天氣,國I及國II排放標準輕型汽油車也只能停留在五環之外。

  如果想要進入五環內重要路段,例如長安街及延長線新興橋(不含)至國貿橋(不含)之間的路段,二環路主路全線等,那麼必須避開早6點至晚10點之間。

  也就是説,不是限行尾號、不是重污染天氣、不在早晚高峰出現、不進入長安街等重要路段,這輛外地號牌車才能在五環內通行,而這些在五環外的郊區則不受限制,可以説是一路暢通。

  在採訪中不少購買外地號牌的車主也表示,因為自己的活動範圍主要在郊區,郊區對於外地號牌的限制又少,因此在沒有京牌的情況下,選擇了外地號牌。昨日下午1點,在大興區黃村火車站地鐵口,一位“冀”字號牌的車主對北青報記者説,自己老家是河北的,但長期在大興工作,因此在老家辦理了車牌後就在大興區範圍內活動。

  重點

  外地牌報價4000元 滋生各種代辦業務

  “內蒙古的現在一個多少錢?”平谷某汽車修理廠的小張一邊接著電話,一邊詢問身邊的一位同事。對方報價“3500”。小張立即回復電話那頭正在諮詢外地牌辦理的一位客戶。小張回復客戶,現在內蒙古的牌照最好辦,且代辦的價格最低,“人和車都不用去,你就把你買車的那些手續材料都給我,我就能辦。”

  小張表示,他們這已給不少平谷人代辦了外地牌照,對於不同省份的辦理流程瞭如指掌,每個省份的代辦費都不同,“天津現在辦不了了;河北現在也比較不好辦,唐山的還能辦,但比較貴,我們得來回兩趟,4000多元;山西的也能辦,也貴一些,4000多元。內蒙古的現在肯定最便宜。”

  代辦外地牌照流程簡便,時效還很高。小張説,最快2周就能拿到外地牌,最慢也僅需一個月的時間。如平谷小張這一外地車照代辦業務,不少郊區都形成了一套外地牌照的辦理“産業”,包括二手車販子代辦、4S店“一站式”代辦等等,方便又快捷。

  大興的不少4S店都可直接代辦外地車牌。據曾經辦過廊坊號牌的大興區王先生介紹,現在買車的都可“一站式”辦好外地號牌:“買車時,4S店的工作人員就會問你有沒有京牌,沒有的話他們會給你推薦幾個外地的,直接就幫你辦了,很方便。”

  據密雲一江蘇牌照車主陳某介紹,密雲區的外地牌照,除了直接從外地買好車、裝好車牌開進密雲的,還有不少二手車。而二手車則分為兩類,一類是“過戶”車,另一類他們叫“背戶”車。所謂的“過戶”車,指的是車輛所有權已經過戶給新的車主,而“背戶”車則連過戶手續都不需要,車輛所有權還屬於外地原來的車主。

  背景

  多區曾出“限外令” 但落實難度大

  自2014年8月1日起,昌平、密雲、懷柔等區曾發佈過不同程度的“限外令”,對部分區域道路上行駛的外埠車輛採取限行和禁行的管理措施。不過北青報記者調查發現,雖然“限外令”發佈了,但並沒有大力度地落實。比如懷柔區政府在2014 年發佈通告,規定自2014年9月1日對劃定區域內道路上行駛的非京號牌機動車採取交通管制,這些車輛有進京證才能通行。但隨著北京市交管部門開始網路辦理進京證,辦進京證幾乎變成了零成本,懷柔的限制外地車措施也就變得意義不大了。

  相關負責人曾解釋説,如果沒有全面的頂層設計,單個局部限制有難度,還需全面考慮。

  2016年底,通州區區長張力兵首次提出2017年通州將探索實施外埠車輛和大貨車限行措施。今年2月,網上也有人反映通州區部分道路出現了限制外地車輛通行的限行提示牌。昨天,通州區相關負責部門工作人員介紹,關於對外地車輛限行的政策,還在研究之中,並沒有公佈,因此,具體怎麼限還都不清楚,只能説目前外地牌照還可以不受限制地開。

  在今年北京市兩會的一場新聞發佈會上,市有關部門負責人介紹,從首都的特殊性來看,加強外埠車輛管理是必然的,從治理污染、治理城市擁堵來看,也是需要的。他介紹,市民反饋很多,北京外地牌照車確有增多之勢。據市交管局統計,京牌車570多萬,有60萬到70萬輛外埠車長期在京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