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喀什飛往和田航班上的一次熱聊

2019-12-3 16:55:55

來源:天山網 選稿:徐琪

原標題: 喀什飛往和田航班上的一次熱聊

  新疆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所長、研究員 木拉提 ‧ 黑尼亞提

  2019年11月,在喀什飛往和田的航班上,我與來自中國台灣地區的遊客張女士夫婦相鄰而坐,我們熱烈地聊了起來。

  張女士是位民俗文化愛好者,2018年曾跟旅行團暢遊過北疆,留下了深刻記憶,今年又和老伴來南疆旅遊。她認為,新疆是個無論來過多少次,都還想再來的神奇地方。張女士説,她在烏魯木齊乘坐了地鐵,也走進了遊客爆滿的新疆國際大巴扎,深深體驗到了新疆的安定祥和。

  張女士説,在遊覽散發著多元文化交融的喀什古城時,她看到了許多少數民族傳統手工藝,如製造傳統樂器、土陶、木器等,在這裡一代代延續著,並煥發出新的生機。張女士在喀什古城買了一些傳統手工藝品,通過微信支付,快遞回了台中的家。她説,現在的喀什真可謂是古老與現代相望凝視、歷史和現實交相輝映,呈現了中華文化的厚重與興盛,展現了各族群眾安居樂業、和諧幸福的生活畫卷。特別是“喀什‧印象”一條街給她留下了難忘印象。這裡的商戶既有老城居民,也有許多內地的創業者,各族人民在古城融為一體。街道的一邊是各類酒吧、咖啡廳、特色民宿以及一些外國人開設的各種店舖,另一邊是古城城墻,墻邊整齊地排列著木製桌椅,人們喝著啤酒,吃著燒烤,欣賞著民族特色歌舞,觀賞著流光溢彩的現代燈光秀。徜徉其中,如同置身於一幅生動的帶有國際化街巷閒適生活韻味的西域民俗風情畫卷中。張女士説,看到喀什古城中各民族情侶牽手相偎,傾聽著街邊深情的吉他彈唱,恍惚又置身台中的酒吧一條街,抬頭凝望自己的老伴,心裏滿滿的都是幸福的回憶。

  張女士説,她看到過一些西方的媒體和政客攻擊污衊新疆消滅維吾爾傳統文化,但現在通過自己親眼所見,認為西方的這些説辭嚴重背離事實。她説,古城有很多傳承少數民族傳統技藝的匠人,許多技藝已傳承了五六代人。同時她還發現不少年輕人在學習祖輩流傳下來的手工藝,並在傳統基礎上賦予其現代元素,使祖輩手藝又在他們手中發揚光大。我告訴張女士,這些維吾爾族手工技藝傳承人一直都得到國家的扶持,一些手工技藝已被相關機構認定並列入國家級、自治區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其中,國家級傳承人每年還有2萬元傳習津貼,自治區和地方級傳承人也有相應的傳習津貼。在保護和傳承的同時,政府還不斷推動維吾爾族傳統文化和技藝走産業化之路,不僅推進了少數民族優秀傳統文化興旺發達,也為當地居民開啟了融入旅遊業的全新幸福生活,走出了一條增收致富之路。喀什古城中的一街一特色,一巷一産業,就是這條産業化發展之路帶來的成果。

  我告訴張女士,古城的變化是喀什歷史“活的見證”。老城區曾經有過一段“污水靠蒸發,垃圾靠風刮,水管墻上挂,解手房上爬”的歷史,許多房屋達不到抗震標準。國家從2010年起累計投資70余億元對喀什老城危舊房進行改造,千年古城由此新生。如今的喀什古城既保護了居民的生命財産安全,又保留了原有風貌特色,延續了傳統的巴扎文化。有的原有住戶利用自家一樓開起了小商鋪,經營特色手工藝品等,也有的住戶將民族特色餐飲、歌舞表演、民俗體驗和手工藝品銷售等集于一體,吸引中外遊客紛至遝來。

  按照中央對口援疆工作的安排,深圳是對口援助喀什的省市之一。這9年來,深圳累計派出援疆幹部和技術人員906人,累計投入財政資金84億元。正是在深圳等地的傾情援助下,昔日的絲路明珠重新煥發出璀璨的光芒,這充分展現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全國一盤棋、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越性。值得一提的是,古城中的一部分業主還是新疆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的結業人員,他們通過學習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律知識和職業技能,特別是通過去極端化教育,擺脫了極端思想的影響和控制,精神面貌煥然一新。

  張女士得知我是一名哈薩克族知識分子,希望我能談談自身的成長經歷和新疆哈薩克族的情況。我自豪地告訴她,作為在新疆社會科學院科研崗位上耕耘了近30年的哈薩克族學者,我是受惠于中國共産黨的少數民族政策成長起來的千千萬萬個新中國少數民族知識分子中的一員。我的家鄉在阿勒泰,高中畢業時享受國家對少數民族的教育優惠政策,考入了華東師範大學。本科畢業時根據國家西部地區研究生定向培養政策,又在母校攻讀了碩士學位。在大學的7年中,學校不僅不收取學費,還給我們少數民族學生生活補助。參加工作多年後,工作單位希望我繼續深造,成為民族文化研究的學科帶頭人。在國家少數民族高層次骨幹人才計劃支援下,我來到南京大學攻讀博士學位。博士畢業後又順利進入了中國社會科學院博士後流動站,並在國家教育部留學基金委西部地區人才培養特別項目資助下赴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做了一年的訪問學者。與我的成長經歷相類似,在疆內外高校和科研機構中,還活躍著一批新疆哈薩克族的高學歷人才,他們已成為各自領域的學科帶頭人或部門領導,有的甚至已在國際學術界嶄露頭角。我經常參加國內外學術會議,並在這些國際性會議上用國家通用語言、哈薩克語或英語發言,介紹我的研究成果,也向世界介紹新疆哈薩克族傳統文化和成就。正是受惠于我國實行的雙語教育政策,不僅讓我走向了國際學術界,同時也助推了新疆哈薩克族傳統文化為世界所了解。這對70年前幾乎沒有幾個識文斷字的新疆哈薩克族人來講,可謂人間奇跡。在新疆的其他少數民族中,像我這種例子比比皆是。

  作為新疆社會翻天覆地變化的見證人,我告訴張女士,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實施“一帶一路”倡議以來,當今的新疆少數民族青年,積極發展與周邊國家經濟貿易,不斷促進自身變革和發展。對於曾經缺乏商品意識、封閉內守、知足常樂的遊牧民族而言,這種社會的變遷前所未有、令人驚嘆。2018年10月,我曾赴哈薩克與當地相關部門和智庫專家座談,當我談到當今的新疆哈薩克族的巨大變化時,哈薩克的相關人士由衷地感嘆道:“生活在中國的哈薩克族真幸福!”我脫口而出:“這是偉大的中國共産黨帶給新疆各族人民群眾的福祉。”

  一些西方媒體、政客攻擊和污衊我國“一帶一路”倡議忽視新疆少數民族的發展權利,而事實恰恰相反,新疆各少數民族是“一帶一路”倡議的最大受益者。現在新疆的農民種地不用納稅,種糧有補貼,建房政府有補助,享受教育惠民政策,實現了全疆九年義務教育全覆蓋、南疆3年學前教育和12年基礎教育全覆蓋,而且看病有醫療保險,孤寡老人有養老補貼,日子越過越好。70年前,新疆人均壽命只有30歲,現在新疆人均壽命增加到了72.35歲。今日的新疆,各項事業欣欣向榮,各族人民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與日俱增,這是新疆各民族群眾切身感受到的歷史性進步。

  我告訴張女士,不僅喀什古城,新疆各地的少數民族優秀傳統文化都得到了保護、傳承、發展。一些西方媒體和政客無視這些事實,打著所謂“人權”的幌子,妄稱新疆在消滅維吾爾族傳統文化。事實勝於雄辯,在活生生的事實面前,這些西方媒體和政客的無端指責和惡毒攻擊是多麼的荒謬和無恥。

推薦閱讀

上一篇稿件

喀什飛往和田航班上的一次熱聊

2019年12月3日 16:55 來源:天山網

原標題: 喀什飛往和田航班上的一次熱聊

  新疆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所長、研究員 木拉提 ‧ 黑尼亞提

  2019年11月,在喀什飛往和田的航班上,我與來自中國台灣地區的遊客張女士夫婦相鄰而坐,我們熱烈地聊了起來。

  張女士是位民俗文化愛好者,2018年曾跟旅行團暢遊過北疆,留下了深刻記憶,今年又和老伴來南疆旅遊。她認為,新疆是個無論來過多少次,都還想再來的神奇地方。張女士説,她在烏魯木齊乘坐了地鐵,也走進了遊客爆滿的新疆國際大巴扎,深深體驗到了新疆的安定祥和。

  張女士説,在遊覽散發著多元文化交融的喀什古城時,她看到了許多少數民族傳統手工藝,如製造傳統樂器、土陶、木器等,在這裡一代代延續著,並煥發出新的生機。張女士在喀什古城買了一些傳統手工藝品,通過微信支付,快遞回了台中的家。她説,現在的喀什真可謂是古老與現代相望凝視、歷史和現實交相輝映,呈現了中華文化的厚重與興盛,展現了各族群眾安居樂業、和諧幸福的生活畫卷。特別是“喀什‧印象”一條街給她留下了難忘印象。這裡的商戶既有老城居民,也有許多內地的創業者,各族人民在古城融為一體。街道的一邊是各類酒吧、咖啡廳、特色民宿以及一些外國人開設的各種店舖,另一邊是古城城墻,墻邊整齊地排列著木製桌椅,人們喝著啤酒,吃著燒烤,欣賞著民族特色歌舞,觀賞著流光溢彩的現代燈光秀。徜徉其中,如同置身於一幅生動的帶有國際化街巷閒適生活韻味的西域民俗風情畫卷中。張女士説,看到喀什古城中各民族情侶牽手相偎,傾聽著街邊深情的吉他彈唱,恍惚又置身台中的酒吧一條街,抬頭凝望自己的老伴,心裏滿滿的都是幸福的回憶。

  張女士説,她看到過一些西方的媒體和政客攻擊污衊新疆消滅維吾爾傳統文化,但現在通過自己親眼所見,認為西方的這些説辭嚴重背離事實。她説,古城有很多傳承少數民族傳統技藝的匠人,許多技藝已傳承了五六代人。同時她還發現不少年輕人在學習祖輩流傳下來的手工藝,並在傳統基礎上賦予其現代元素,使祖輩手藝又在他們手中發揚光大。我告訴張女士,這些維吾爾族手工技藝傳承人一直都得到國家的扶持,一些手工技藝已被相關機構認定並列入國家級、自治區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其中,國家級傳承人每年還有2萬元傳習津貼,自治區和地方級傳承人也有相應的傳習津貼。在保護和傳承的同時,政府還不斷推動維吾爾族傳統文化和技藝走産業化之路,不僅推進了少數民族優秀傳統文化興旺發達,也為當地居民開啟了融入旅遊業的全新幸福生活,走出了一條增收致富之路。喀什古城中的一街一特色,一巷一産業,就是這條産業化發展之路帶來的成果。

  我告訴張女士,古城的變化是喀什歷史“活的見證”。老城區曾經有過一段“污水靠蒸發,垃圾靠風刮,水管墻上挂,解手房上爬”的歷史,許多房屋達不到抗震標準。國家從2010年起累計投資70余億元對喀什老城危舊房進行改造,千年古城由此新生。如今的喀什古城既保護了居民的生命財産安全,又保留了原有風貌特色,延續了傳統的巴扎文化。有的原有住戶利用自家一樓開起了小商鋪,經營特色手工藝品等,也有的住戶將民族特色餐飲、歌舞表演、民俗體驗和手工藝品銷售等集于一體,吸引中外遊客紛至遝來。

  按照中央對口援疆工作的安排,深圳是對口援助喀什的省市之一。這9年來,深圳累計派出援疆幹部和技術人員906人,累計投入財政資金84億元。正是在深圳等地的傾情援助下,昔日的絲路明珠重新煥發出璀璨的光芒,這充分展現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全國一盤棋、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越性。值得一提的是,古城中的一部分業主還是新疆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的結業人員,他們通過學習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律知識和職業技能,特別是通過去極端化教育,擺脫了極端思想的影響和控制,精神面貌煥然一新。

  張女士得知我是一名哈薩克族知識分子,希望我能談談自身的成長經歷和新疆哈薩克族的情況。我自豪地告訴她,作為在新疆社會科學院科研崗位上耕耘了近30年的哈薩克族學者,我是受惠于中國共産黨的少數民族政策成長起來的千千萬萬個新中國少數民族知識分子中的一員。我的家鄉在阿勒泰,高中畢業時享受國家對少數民族的教育優惠政策,考入了華東師範大學。本科畢業時根據國家西部地區研究生定向培養政策,又在母校攻讀了碩士學位。在大學的7年中,學校不僅不收取學費,還給我們少數民族學生生活補助。參加工作多年後,工作單位希望我繼續深造,成為民族文化研究的學科帶頭人。在國家少數民族高層次骨幹人才計劃支援下,我來到南京大學攻讀博士學位。博士畢業後又順利進入了中國社會科學院博士後流動站,並在國家教育部留學基金委西部地區人才培養特別項目資助下赴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做了一年的訪問學者。與我的成長經歷相類似,在疆內外高校和科研機構中,還活躍著一批新疆哈薩克族的高學歷人才,他們已成為各自領域的學科帶頭人或部門領導,有的甚至已在國際學術界嶄露頭角。我經常參加國內外學術會議,並在這些國際性會議上用國家通用語言、哈薩克語或英語發言,介紹我的研究成果,也向世界介紹新疆哈薩克族傳統文化和成就。正是受惠于我國實行的雙語教育政策,不僅讓我走向了國際學術界,同時也助推了新疆哈薩克族傳統文化為世界所了解。這對70年前幾乎沒有幾個識文斷字的新疆哈薩克族人來講,可謂人間奇跡。在新疆的其他少數民族中,像我這種例子比比皆是。

  作為新疆社會翻天覆地變化的見證人,我告訴張女士,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實施“一帶一路”倡議以來,當今的新疆少數民族青年,積極發展與周邊國家經濟貿易,不斷促進自身變革和發展。對於曾經缺乏商品意識、封閉內守、知足常樂的遊牧民族而言,這種社會的變遷前所未有、令人驚嘆。2018年10月,我曾赴哈薩克與當地相關部門和智庫專家座談,當我談到當今的新疆哈薩克族的巨大變化時,哈薩克的相關人士由衷地感嘆道:“生活在中國的哈薩克族真幸福!”我脫口而出:“這是偉大的中國共産黨帶給新疆各族人民群眾的福祉。”

  一些西方媒體、政客攻擊和污衊我國“一帶一路”倡議忽視新疆少數民族的發展權利,而事實恰恰相反,新疆各少數民族是“一帶一路”倡議的最大受益者。現在新疆的農民種地不用納稅,種糧有補貼,建房政府有補助,享受教育惠民政策,實現了全疆九年義務教育全覆蓋、南疆3年學前教育和12年基礎教育全覆蓋,而且看病有醫療保險,孤寡老人有養老補貼,日子越過越好。70年前,新疆人均壽命只有30歲,現在新疆人均壽命增加到了72.35歲。今日的新疆,各項事業欣欣向榮,各族人民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與日俱增,這是新疆各民族群眾切身感受到的歷史性進步。

  我告訴張女士,不僅喀什古城,新疆各地的少數民族優秀傳統文化都得到了保護、傳承、發展。一些西方媒體和政客無視這些事實,打著所謂“人權”的幌子,妄稱新疆在消滅維吾爾族傳統文化。事實勝於雄辯,在活生生的事實面前,這些西方媒體和政客的無端指責和惡毒攻擊是多麼的荒謬和無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