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頻道>> 國內新聞 >> 正文 [消息樹]
保護視力色: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默認色) 【字體: 【列印】
陜西"7‧16"血案中的主角:不會務農的農民
2006年8月24日 19:15
[我要留言]
  在同村的一個村幹部看來,邱興華是個“蔫包”。

  身高1.65米、從不幹農活的他,力氣比一般的村民弱了許多,“更別提和道觀上整天干粗活的那些道士們相比”,住在鐵瓦殿的那些人“各個都虎背熊腰的,就連那個做飯的女廚子也因為常要自己砍柴挑柴都力氣十足”。平時“和別人吵架只要人家比劃著要動手,就灰溜溜地趕快走掉”。然而就是這個人,在7月15日淩晨屠殺了道觀中所有的人。

  參與案發現場取證的王警官對記者介紹,在鳳凰山海拔2200米上這個面積不大的道觀裏,邱興華的屠殺是一個個逐次進行又確實做到了不露聲色——現場痕跡判斷,即使睡的地方挨得很近,大部分被殺害的人也根本來不及起身,就被邱用斧頭當頭劈死。可見這次犯案下了多大決心,經過多麼精心的策劃。

  究竟是怎樣的仇恨讓他這麼費盡心思?以前他無論怎麼受人欺負總隱忍不發,怎麼會因為在道觀裏的一次爭吵就用極
盡殘忍的手段屠殺道觀6個工作人員和4個毫不相關的遊客,其中甚至包括1名12歲的孩子?

  鐵瓦殿裏的爭執應該不是邱興華仇恨的全部而是引爆點,這個不適應做農活、一心只想靠手藝或者差使人幹活賺錢的農民,在經歷了離開土地後生活的接連挫折,抱著一種偏激甚至被強化到有點病態的信念——他覺得自己的挫折只是來自運氣的不濟,而通過算命先生教的方式就能徹底改運——來到鳳凰山海拔2200米山頂據説周圍最為靈驗的鐵瓦殿了。或許當他所有期望和力量集中在這個狹窄出口的時候,哪怕一點小小的障礙都足以引爆他積蓄已久的焦慮和仇恨。

  邱興華的妻子何冉紅説她永遠記得那一天—

  車要開了。邱興華推著妻子趕著上從石泉到安康的車,他們要去安康他挖土方的工地討要工錢。從2005年下半年開始,許久沒有工作的他聽説因為高速路橋趕工需要大量包工頭和工人,便開始承包從石泉到安康的一些路段的橋墩土方。可沒想到挖第一個橋墩的時候,有兩個工人手指被機器絞傷了,結果算完整個工程款,他一分錢沒賺。到了今年4月,從不幹重活的他終於願意去挖土方掙錢,挖了兩個月卻因為他找包工頭整天要吃喝,算完賬一分錢都沒有。結果鬧了一段,他發脾氣拉妻子回來了,直到要準備孩子學費的時候,才答應去要點錢試試。

  何冉紅才剛上車,就聽後面正和一堆人搶著要上車的邱興華叫了一聲。何冉紅從窗子探出頭來:“怎麼啦?”他捂著胸口説:“被撞到了,怎麼他媽的就一直這麼倒楣。”説完這句話,他突然整個臉色變了,埋著頭轉身就要走。何冉紅追問你去哪?他頭都沒有回説:“去買藥。”

  然後這一買就是幾天不見。

  那是6月3日,直到6月12日,在安康的何冉紅才接到他的電話,電話裏他聲音有些低沉:“我去算命了,説我運氣不好,要去鐵瓦殿那裏改運。”

  8月19日,在達漢中市佛坪縣大河壩鎮五四村三組邱興華租住的房子,何冉紅對記者回憶起這一段還是忍不住眼眶濕潤:“我應該早發覺的,當時老邱已經變得格外不對勁,嘴巴裏一直念叨著,一定要去改運,一定要去改運。我當時不懂急急忙忙跑去和他會合,就這麼他上了鐵瓦殿,發生了那一切。”

  不會務農的農民

  何冉富坐在家裏口,透過窗子指著對面的屋子,“那就是邱興華出生的地方,不過從8年前離開,中間一直沒有回來,從他要搬走那時候我就知道,遲早要出事的”。

  事實上邱興華是攜家帶口,連夜搬離他出生的石泉後柳鎮的一心村。他妻子何冉紅告訴記者,8年前春節那一天,邱回來得很晚,才剛進家門,對她説搬家吧,她一愣説搬哪?他也不回答,就自己收拾東西去了。

  為什麼要離開?何冉紅的回答是:“因為從村裏出去一趟很難,一心村前面是漢江,每次出去都要搭船,船又不是很多,後面是深山,裏面還有野獸。當時老邱覺得出去什麼事情都方便,而且他有點手藝,生活肯定比在這裡好。”而關於為什麼要連夜,何冉紅的回答是:“他是個有想法説做就做的人。”

  何冉紅描述:“他還沒讀小學父親就過世,母親就發瘋,他從小自己學刻印子賣錢養活自己。到初中時候,物理老師魏老師看他聰明,就教他修機器,還帶他到處給人修農機,所以學成回來後,周圍地區甚至遠到其他市縣的人都不遠千里來請。”“老邱討過11個對象,他是個很有想法又挑剔的人,和那11個姑娘都談了一段時間後發覺不好就換,最終才選了我。在我們這兒,討對象就是最終沒有成也要花很多錢的,第一次見面就要給彩禮,如果覺得可以交往看看,那還要再去女方家認識親戚——都是要一家家親戚發彩禮,逢節日和對方父母的生日還要送禮。”她説她曾算了一下,“每交往一個女孩子要花3000到1萬元,所以老邱白白花掉了將近10萬吧,為的就是找個滿意的對象。”

  這樣的説法在何冉富那兒得到的評價是:“這娃兒傻,被騙了這麼多年還信他的話。”何冉富是何冉紅的親叔叔,也是邱所在的生産組組長。何冉富告訴記者,事實上何冉紅的父母至今認為何冉紅是被邱拐走的,“他使用的也是他唯一擅長的手段——吹牛”。

  何冉富告訴記者,邱興華的父親是在他還沒有讀小學的時候就過世了,他母親可能受這個刺激精神出現異常,“不過那時候還是集體經濟,大家一起吃大鍋飯,他當時年紀小不用幹農活,他哥哥在大隊幹一個人的活就能讓一家人都有飯吃”。

  他之所以判定邱早晚要出事是因為,“他過早用小聰明吃到甜頭了”。

  “那時候大集體保證他不會餓到,這孩子很會鑽營,當時他看無論是領糧食立字據什麼的都需要印子,他看到好多人刻個印子要到隔壁村找人,就自己琢磨,竟然也就懂得刻了,當時他給每個人刻個印子收3角錢,他不用幹活能吃公家飯還兼著有了私家錢,所以就覺得自己特別了不起,也花錢喜歡出風頭喜歡吹牛。”

  何冉富覺得這幾乎影響了他後面的一生:“當他舒服地過慣了的時候,大家開始不需要印章了,他已經收不了心了,就開始想些邪門歪道,小學的時候就常常偷村裏的木材到街上去賣。”

  邱興華的小學、初中同學阮次文告訴記者:“他見人就吹牛,而且常常誇口説誰有什麼困難都可以找他,結果一來一往他的朋友突然很多。”

  在阮次文看來,邱一直試圖去維持他那種虛榮。邱到鎮裏上初中的時候,也整天想著如何搞錢,“當時各個生産隊都使用農機,我們一個物理老師魏老師修農機很出名也很風光,他就乾脆不去讀書整天蹭著魏老師,魏老師也樂得有人幫忙”。在阮次文看來,那幾乎是他人生的頂峰,“在學校裏屬於走路有風的那種人,他當時都不和初中的同學交往,只和高中的同學接觸,和我們講話的時候,常用一種俯視的態度”。

  不過邱並沒有真正學會修農機,“他根本不吃苦,跟老師下生産隊去修農機的時候,也就是看看而已,根本不專心,忙活著和別人吹牛、交朋友”。他的風光在初中退學後就早早褪去了,“因為是學徒,他修農機並沒有太多錢,而當時的生活費確實為難住了他。1977年,也就是初二時候乾脆就退學回村裏了”。

  根據何冉富的講述,事實上,那時的邱興華可以説是這個村孩子中“最嬌生慣養的了”,因為“可能就只有他從沒做過農活”。所以他回來時候,根本拿不動鋤頭,雖然已經到了要到生産隊做農活的時候了,他還是繼續膩在家裏,藉口説要給別人修農機,各個地方去亂玩。

  他的危機出現在1981年,村裏開始把土地分下去了,吃飯都要靠自己了。他嘗試過做農活,“就是幹不下去,做不了多久就乾脆放棄了,於是他就想以修農機為生。不過農機就這麼多,哪有這麼多人找他修,而且事實上他技術根本不行,一修就露餡。更重要的是,他後來因經濟壓力,修一家農機就趁機想多掙錢,就偷偷盜賣別人的一些零件,甚至乾脆賣人家找他修的農機。別人找他要,他就説不是給了嗎?到了後來幾乎就沒有人找他了。”何冉富説。

  從那時開始,邱興華就開始到周圍村莊找生意,就這樣四處遊蕩。“他在老家根本呆不下去,一來沒飯吃,二來所有人都防著他,他就乾脆360天,300天在外頭,這樣回來還可以吹牛,説自己在外面賺了多少錢。”何冉富説。

  作為生産小組的負責人,何冉富還拿出登記表給記者看:“你看,他的地我們都給他留者,就一直這麼荒著。”

  無法紮根的生活

  在何冉富看來,當時邱興華要連夜搬走在於,“他實在在村裏過不下去了,幾乎每天都有人來要被他騙走的錢”。“那時候邱就開始做那種違法的事情了。那是他回來大概3年的時候,他可能覺得靠騙農機已經過不下去了,就想開創個什麼‘副業’,有一次他突然説要開始給人介紹對象,抽介紹費用。結果他去找一戶人家談,説有個對象如何好,人家答應把女兒帶過去讓男方看看,他一下子把她帶到鄰村,一帶好幾天沒回來,人家去找他,他説你女兒和人家跑了,其實是他把那女孩子賣給人家當媳婦了,為了這事情,他還被抓去拘留了一段時間。

  照何冉富的説法,在和何冉紅結婚前,邱興華根本在村裏找不到對象,“哪有人敢相信他”。

  何冉紅的家也在這個大院子裏,剛好在何冉富和邱興華家中間。“那時候邱興華每天對她吹牛,我們見到就叫她別聽,結果她還願意聽。一天晚上,他們兩個竟私奔了,我叫她父母去報了警,沒過兩天,找回來了,警察問何冉紅是拐賣還是婚事,那娃竟然説是結婚。按照我們這邊風俗,男方是要給女方幾次彩禮才能結婚的,她父母都是老實人,説都這樣了就算了,不過她家就兩個女兒,就提出邱要買兩口棺材給他們。邱興華當時一口答應了,不過只買了一口,説另一口過些天就買,你看到現在都沒買。”

  邱興華最終搬走還和一個事情有關,他結婚後不久,“可能在外面也開始騙不動了,就回來四處找空子,他發覺村裏有戶人家生了好多孩子,剛好聽説隔壁村的人家想買孩子,他就偷偷把那人家的孩子給拐賣過去,當時那戶人的父母都尋到府了,邱興華竟也不否認,還理直氣壯地説,我是給孩子找好生活去了,如果你想去報警就去啊,反正你們家是超生,如果報警看罰款罰死你。結果那人家雖然沒敢報警,但是全村人都對邱興華深惡痛絕”。何冉富説,“在這村裏他沒有活路也沒有人願意幫忙,還不走他就要餓死了”。

  而這一搬,7年裏邱興華就整整搬了11次家5個地方。

  “為什麼一直搬家呢?”何冉紅想了很久,回答道:“有工作的關係,我和老邱出來後就一直換工作,到兩河的時候開始學捕魚,不過兩河捕魚的人太多了,老邱搶不過。後來再到其他村,曾租過田種,不過就種了一季,老邱還是覺得種地不夠吃,也就走了,而且也不知道為什麼每次和村子裏都出點矛盾。”

  妄想和仇恨

  邱興華最後租住的大河壩鄉五四村二組組長李蘭志對他印象很深刻,他對記者説,當邱帶著一家5口在沒有一口糧一分錢的情況下,找這裡人先賒欠下房租住進來才兩天,他就嫌這裡山路繞得遠,張羅著到家家戶戶借錢要買輛自行車。“我們當時都覺得很奇怪,大家不都是先攢錢再買東西的嗎,他不是,而且他又不是真的需要那輛自行車,他根本不幹活,也不需要整天趕來趕去的。”

  在採訪時候,記者問何冉紅,邱興華有什麼愛好,何冉紅的回答是:“他什麼都愛好,想吃好的穿好的用好的。”

  記者到他家時候確實有些驚訝,這個常年沒有固定經濟收入的家庭,拖鞋不是一般的兩三塊錢一雙的,而是那種設計新潮的超市裏大概近10塊錢一雙的好拖鞋。廳裏不僅有電視,而且從最早的錄音機到影碟機再到VCD以及後來的DVD機,老邱隨著更新換代都買回家,而且還不買一般的牌子,非要名牌。包括給孩子買衣服,其他農村人都習慣買10塊錢左右一件的,他卻寧願孩子衣服少點也要買貴的。

  而事實上,從1999年邱興華一家的收入就一直成問題:“剛搬來時候,村裏的河裏還有魚,捕了半年魚,突然發洪水從此就沒魚了。再後來老邱看別人養蠶很掙錢就養了,但是技術和設備不行,那一年也幾乎沒掙錢。緊接著就包工地,沒有想到對機器管理不熟悉,工人出事了,所以從那時候起,老邱就一直覺得自己倒楣。”

  何冉紅記得應該是從今年下半年開始,原本在家喜歡和孩子玩笑打鬧的邱興華突然變得沉默寡言了。好幾次家裏實在揭不開鍋,四處找人借錢,但借了一圈願意借的人越來越少,中間邱又出去繞了一圈,説去找他的朋友要點,但幾個星期後回來依舊兩手空空,“回來的時候他還説,他的一個什麼朋友發了,誰也好了,説為什麼就他倒楣”。

  或許村莊因為經濟發展帶來的變化也造成了邱興華心理的不平衡。一條建設中的高速公路從鄉政府門前經過,把原本僻遠的山鄉霎時變成了由酒館、髮廊、工地組成的喧鬧集鎮。邱興華也加入到淘金行列,承包了4個橋墩土坑的挖掘。村裏一個幹部告訴記者,邱在這裡還是習慣吹牛,“記得他開始要包工地,那天不怎麼出門的他故意大搖大擺繞著村子走,見人就説,要跟我去發財嗎?其實大家和他平時根本不來往,也沒人信他的話,就是偶爾開玩笑而已。等他包工回來,見他沒掙到錢,有人就開他玩笑説,你看全村都發財了就你沒有,但你還喊得最大聲。當時邱就發火了,吵起來,吵到對方也火了,邱怕打不過就走開了,從那次後,他就更不和我們説話了”。

  到案發前幾個月,邱變得非常暴躁多疑。有村民告訴記者,邱興華過完年以後,就不準他妻子出門半步,也不準和村裏任何人説話,如果讓他知道了,回來就是一頓打。而何冉紅也告訴記者,“從去年開始,他就整天懷疑我,整天説我對他不夠好”。

  邱興華也就是在那時候信鬼神的。“其實老邱以前根本不信的,就是6月3日我陪他去討工錢時候,他被撞到胸部,可能突然覺得是運氣問題吧,覺得只要解決了這個問題,就行了。”何冉紅説。

  事實上,6月13日那天何冉紅坐車到石泉和他會合時候,他一句話都不和何冉紅説,就領著她上鳳凰山到鐵瓦殿,在那附近找到兩塊姓邱的墓碑,才告訴她,算命先生説只要照顧好這兩塊墓碑,他就能轉運。他們當時為了墓碑免遭風吹雨淋,將石碑挪到道觀的屋檐下就回來了。但是回來沒幾天,邱還是很焦躁,總覺得有什麼不對,6月26日,他再上去一下,結果看到墓碑又被挪走,就非常生氣地和道觀的主持吵架,但由於對方堅持,邱興華還是不得不將石碑又搬回露天處。

  那一次他們整整住了一個星期,期間不斷和道觀的人發生衝突。唯一倖存的道觀管委會成員廖德生告訴記者:“他們吃住在道觀裏,本來説好女的幫忙做飯,男的幫忙砍柴,他只砍了兩次柴就不願幹了。而何冉紅在道觀幫忙煮飯,為了拿點米帶回家,就常常把前天做的飯混著今天的新米一起煮,結果讓主持給發現了,所以道觀的主持非常生氣,一怒之下就不讓他們夫婦住在道觀吃在道觀。”鐵瓦殿在鳳凰山頂峰,周圍沒有其他人家,而且常有野獸出沒,到了晚上又異常寒冷,他們根本熬不下去,只好下山了。

  根據何冉紅的説法,回來後的老邱整天在家裏不説話就一直髮呆。直到7月10日,孩子提出説要交下學期的學費了,而家裏也實在沒米了,老邱才説他出去找找錢。

  一去就又是3天,這3天中老邱回了趟8年從沒回去看過的老家一心村,去他母親的墳地祭掃了一下,去何冉富家問關於退耕還林補助款問題,到了要離開時候,他還跑去阮次文家裏。“不過當時我去縣城了,家裏只有我哥哥在,聽他説,平時比較注意形象的老邱當時鬍子看上去好久不刮了,頭髮也沒心思理,整個臉色很難看,他就問我哥哥説我在嗎,我哥説不在,他轉身就走了。”阮次文對記者説。

  邱興華從老家出來後到了縣城,給何冉紅去了個電話,告訴妻子,他在老家正跟人要退耕還林補償款,會有兩三千元,不用愁孩子的學費,他還説自己解決些事情兩三天就會回去。

  然而他並沒有回家,而是轉向另外方向的鳳凰山鐵瓦殿去了……■

選稿:朱永斌    來源:三聯生活週刊  作者:蔡崇達  
  • 邱興華計劃再殺10人 因警方嚴守未能得手[圖]
  •   2006年8月23日 07:35
  • 邱興華交代計劃再殺10人 擒兇功臣獲10萬元重獎
  •   2006年8月23日 05:20
  • 邱興華:從“溫順的人”到“惡魔”
  •   2006年8月21日 07:15
  • 殺人犯邱興華曾躲過500人大搜山 逃出三道防線
  •   2006年8月21日 07:07
  • 邱興華可能晝伏夜出逃避搜捕 警方包圍圈已縮小
  •   2006年8月18日 09:15
  • 市百一店"詐彈"敲詐案告破
  • 湯臣一品三套公寓撤銷預定
  • 1號線"8節車"有望下月抵滬
  • 本市福壽螺抽檢結果合格
  • 10月起有償婚姻服務叫停
  • 企業退休人員養老金加85元
  • 松花江支流遭化工污染
  • 人大常委會委員:應慎重處理住宅70年後交費續用
  • 中央組織專家北戴河休假 意見直呈中南海[組圖]
  • 多名學者聯名撰寫備忘錄 質疑南水北調西線工程
  • "8‧23炮擊金門"的歷史反思:從"對峙"到"對開"
  • 航空公司機組成員打人事件激怒國資委主任李榮融
  • 國務院批復寧波城市規劃 為長三角南翼經濟中心
  • 外籍乘客炮製南航"炸機"
  • 李敖力挺施明德倒扁 戲稱"前妻""全世界最恐怖"
  • 河北審計員猝死經過披露 事發後同事結伴遊揚州
  • 自殺還是他殺? 浙江瑞安女教師墜樓疑雲重重[圖]
  • 湖北宜昌市拆除"三峽集錦" 4000萬元投資打水漂
  • 李鵬捐30萬元稿費幫助重慶修建"母親水窖" 排行
  • 中組部原部長稱官多為患 一個省地廳級幹部上千

  • 滬27-34℃ 京20-31℃ 穗26-34℃
    福壽螺"放倒"北京食客
    各地學習《江澤民文選》
    颱風"桑美"影響我國
    唐山地震30週年紀念
    杜照宇在以色列遇難
    ……>>更多
    畫説九州
    中央組織專家北戴河休假
    川航招收功夫空姐
    外籍乘客炮製"炸機"
    ……>>更多
    深度‧聚焦
    中國青年報-"第三次土改"艱難破冰
    人民日報-極端天氣為何頻頻發作?
    檢察日報-假記者咋這麼容易忽悠地方官
    人民網-喪事中的脫衣舞表演説明什麼?
    法制日報-為何巨貪斂財近億卻可能輕判
    北京青年報-"露宿清華"發出的警示信號
    ……>>更多
    科教中國
    極端天氣為何頻頻發作? 未來頻發可能性增大
    8月27日中國境內可見稀奇天象:金星擁抱土星
    人民大學回應觀光電梯報道 稱裝電梯為適應形勢
    重慶大幅調高高中學費 最高漲幅達105%
    ……>>更多
    東方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