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頻道>> 口述實錄 >> 正文 [消息樹]
保護視力色: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默認色) 【字體: 【列印】
黑暗中我們的第一次…

2006年1月4日 19:11

  已經12點多了,趙林説他有點困,於是蹲下來在路邊休息,他們誰也不知道著漫長的一夜他們將如何度過?彼此都不清楚大晚上還在街上晃來晃去的理由……

  ☆回想校園裏的那些花兒  

  趙林説他只談過一次戀愛,就是這麼唯一的一次也是很淡的那種,絕對不是電視裏那種你死我活的絕戀。大學裏,很多人或多或少都會有插曲的,成熟的,青澀的,姑且不
問結果,那過程是太多人都知道的,尤其是在那種男多女少的工科學校。  

  先是暗戀人家女生,後來逐漸變的勇敢當然這勇敢也不是朝夕之間能轉變的,那些男生宿舍裏的“老師”“教授”免費宣傳上課,言傳身授還負責的不得了。沒有親身實踐的人有,沒有被上過課的那是稀有動物。這麼長期的熏陶耳濡目染,幾年下來。膽量和臉皮同時見長。朋友同學有事沒事的慫恿,趙林在這種形式下向那個女孩子錶白了。對方沒有同意也沒有拒絕,反正彆扭了幾星期之後,大家就在食堂裏看見趙林開始買兩個人的飯了。一切似乎很自然,並且身邊的人差不多也都是遵循這個模式,偶爾兩個人吵架拌嘴什麼的,最後男孩子向女孩認個錯或買個什麼小東西之類的,兩個人又和好如初,日子也在這種吵鬧聚散中無聲的失去了。 

  趙林和那個女孩子也有過幾次矛盾,全是些雞毛蒜皮的芝麻小事,他哄過那麼一兩次,覺得沒意思也沒有道理,就放棄了,於是他們的愛情就這麼輕易的夭折了。趙林覺得兩個人性格不和,雖然他開始也是真的很喜歡那個女孩子,但是時間久了也就那樣,反而懷念最初辛苦的暗戀,他討厭兩人之間那種無趣的打鬧,更不屑于沒完沒了的賠禮道歉,他從來不覺得這樣過程有什麼情趣,僅僅是將他對愛情的嚮往與熱情消耗掉了。那女孩子據説曾經想過要挽回來著,後來想想又拉不下臉來,久而久之,這一段就成為了趙林的往事。 

  ☆真的無所謂嗎?  

  工作之後,戀愛的機會沒有增加,變的更少了。他的那個工作整天要出差,一齣去在外面呆十天半月的,後來後又凈接觸的是一幫男人,哪有機會啊。趙林偶爾也回想起那段往事及女主角,不知道那個女孩子結婚了沒有?已經沒有聯繫了,或許過去的就不需要再去打攪,他這樣對自己説。  

  朋友和家人給趙林介紹過幾次,開始他堅決不見,後來也見了其中的那麼一兩個,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其實他這個人挺細膩的,儘管皮膚黑身體結實,內心卻非常的敏感,一點也不遲鈍。有時候和朋友一起喝酒,坐在屋頂,吹著風,他就會邊喝邊判斷那風裏面的季節和情緒,那味道是清冽還是幹醇,屬於夏天的還是春末夏初的?也可以猜測風的性別?男的還是女的?當然那麼酸的話他是不會説出來的,不然還不被他們看作精神異常,要拉去看病。他一個人自私的享受著,喝著喝著,漸漸的有些眩暈,他的感覺來了,那周圍的世界仿佛是屬於他的,趙林慢慢的躺下,任眼前的人和物體輕輕的旋轉,旋轉,自己突然的從身體裏蹦出來,嘲笑躺在地上那個無比沉醉的軀體,多麼的可笑,多麼的愚蠢和滑稽,只有這一刻,他深深的體會到一種悲哀和無助,很多事情無法選擇,選擇不了身體,膚色……他沒信仰沒有追求,有時候他不明白自己這麼每天的辛苦是為了什麼?他存在的意義是什麼?這個世界沒有了他還不是一樣?想到這裡他竟然想哭泣,然後繼續狂飲一氣,最後這些不痛快連同那些嘔吐物被傾泄到馬桶裏,讓水沖走了。他常説的一句口頭禪是“無所謂”,是真的無所謂麼?或許就是那麼一説。  

  ☆初見長髮女孩

  工作幾年後,也厭倦了,本來到一個沒有去過的地方出差還挺新鮮的,他也喜歡到處走走看看。可是當火車一次次把沒有醞釀好激情的他載著到處跑之後,他內心的新鮮感在還沒有褪乾淨的時候就被疲憊覆蓋了。他想過要換一個工作,可是眼下工作也不是那麼好找的,況且現在這個工作剛剛做熟了,換新的環境又得重新適應,反覆思考了幾天,他説算了,先這麼湊合吧。菲菲是趙林的一個網友。開始聊天的時候,彼此也有那麼一點點意思,説穿了是神秘和好奇心,不過他們之間到底還是存在著一些默契,後來,他們也都意識到了。

  聊過數次之後,大家都熟悉了,便留了電話聯繫,可是電話號碼依舊是存在著的陌生記號,沒有人真的想撥通它,聽電話那頭的聲音。  

  似乎開始的熱乎勁就淡下去了,誰也沒有想到要發生一個什麼的變化。  

  直到九月份的一天,趙林在網上又碰見了那個女生,他們又聊了起來,説了很多,已經快晚上11點了,他們還覺得意猶未盡,於是相約見面。最後説好了一個地方,趙林匆匆的趕了過去,看見了那個女孩,頭髮很長很長,剩下的到現在他幾乎都想不起來了。他們一路聊天,遇到一個自動提款機,趙林説:“我們還用這個東西取暖呢?”  

  “取暖?”哪個女孩子有點不相信的重復了一遍。“是啊,”趙林把手放在顯示屏上回頭繼續對那個女孩説,“不信你來試試!”女孩摸到屏後點了點頭,趙林接著又説了他們發現顯示屏並且取暖的經歷。走到一個十字路口,已經12點多了,趙林説他有點困,於是蹲下來在路邊休息,他們誰也不知道著漫長的一夜他們將如何度過?彼此都不清楚大晚上還在街上晃來晃去的理由,已經是秋天了,昏黃的路燈很襯秋天的情調,渾濁的美麗。

  ☆兩次不和諧後有了後遺症  

  兩個年輕人商量著該去哪,他們最終找了家賓館住下了,已經淩晨,趙林還買了幾瓶啤酒,説要暢飲著聊天,或許大家心裏真的什麼都沒有想。當那女孩子洗完澡出來的時候,趙彬覺得有點衝動,這一點在他意料之內,可是接下來他們抱成一團出乎趙林的意料,女孩還挺主動的。他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即使在網路上聊過若干次,在現實生活中他們是生疏的,如果不是這刻意的會面,那麼即使他們同坐在一張桌子上吃飯,大家還是不會有什麼察覺的。女孩的皮膚很光滑,頭髮象水一樣從他的指縫流過,黑暗中,趙林感覺到了她的體溫,他們像是懵懂的孩子,雖然也接受過這樣那樣關於性的資訊。但是實際操作起來困難重重,那女孩子拒絕了趙林想要進入的要求,在懇求多次之後,她默許了。可是趙林依然不知道如何是好?他手足無措,激動又惶恐,連吻都一塌糊塗的。  

  等到千辛萬苦進去的時候,那女孩痛的哭了,這樣一來趙林更加緊張,心裏很不是滋味。一邊安慰對方一邊調整自己,老天,他自己也不懂啊。幹澀乏味是趙林對這件事情的總結。他對自己的失敗從心裏感到失望,這麼一件在別人做起來説起來有聲有色愉悅無比的事情到他這裡卻變的質木無文如同吃鋸末。他不明白為什麼?他更不會承認是自己的無能。大家都很年輕,似乎除了年輕,剩下的就是沒有皺紋的面孔和緊湊的身體。他不知道她為什麼哭?他們的嘗試失敗了。  

  等到隔了一個星期之後,他們卻又要重復這件事情,有了第一次,大家彼此了解了不少,話也多了起來,還開著玩笑。這次,趙林只是覺得異常沉悶,他沒有得到對方多少回應,他們的配合更沒有想像中的順暢。趙林覺得很孤獨,仿佛只是抱著一個有血有肉會呼吸的軀體艱難的朝著理想的顛峰奔走。  

  他們一起吃了中飯,趙林看著女孩子吃了藥之後他們分開了。不陰不晴的天氣,還有那麼一點躁熱,趙林往單位走去。他回顧著這兩次糟糕的性,毫不精彩。便秘似的總是缺水。象小時侯吃過的沒有熟的蘋果,他想不通問題出在哪兒了?就在這時那個女孩子突然出現在趙林眼前,他吃驚的問她,你不是走了麼?女孩笑了笑轉身站在路邊,趙林很生氣,他覺得那女孩子給他製造壓力了,她居然還跟蹤他!女孩訕訕的走了。  

  後遺症在他心裏並沒有就此消失,他不知道該去責怪誰,或者誰也沒有錯。這故事可以就此結束了,他們誰也沒有再聯繫過誰。

 
社會頻道推薦閱讀

網吧暗藏色情電影院
  • 假女教師曝內幕:乞丐有組織有派別有勢力範圍
  • 同性戀者傾訴內心苦悶 追逐快樂後想念妻兒[圖]
  • 三名女性殺夫弒女 家庭暴力讓他們“以暴治暴”
  • 女子被愛傷上網發泄 難禁裸聊誘惑當"秀寶貝"[圖]
  • 中國前健美皇后新加坡跳樓身亡 東方新聞最新排行

  • 古代閨房少女之私密
  • 性文化展女模表演做愛技巧[組圖]
  • 年薪1萬、10萬、50萬的中國女人不同的生活
  • 各國新年風俗萬種風情[組圖]
  • 出身名門 身世顯赫--世界九大待嫁富姐[組圖]
  • 怪異恐怖真假難辯 傳説中的北京七大離奇事件
  •  

    選稿:劉侃侃    來源:QQ論壇   
     
     
     
    網路遊戲錯了嗎?
    形形色色的徵婚
    網路遊戲錯了嗎?
    廣州背包黨揭秘
    少女額頭和乳房被刺字
    ……>>更多
    排行  
    女子呼吸暫停被埋屍體失蹤[圖]
    50余輛車被噴漆“毀容”[圖]
    "芙蓉大娘"雪地裸舞引爆網路[圖]
    清華女副教授被殺案告破
    貴州遵義舉行集體婚禮接吻賽[組圖]
    司機開車打電話猛踩油門撞飛路人[圖]
    砂輪碎片直插入小工頭顱 很難生還[圖]
    女子上街當交警自稱幫忙 司機直髮慌
    商家促銷請美女當街洗澡[組圖]
    男子姦淫不成將女孩殺死
    ……>>更多
    口述實錄  
    黑暗中我們的第一次…
    愛上水性楊花的男人
    以報警結束四年的感情
    新婚妻子竟是別人老婆
    放縱老公結果卻傷到自己
    看不見的愛 摸得到的傷
    娶了自己不愛的女人
    為破處 我去酒吧物色男人
    我因賭博失去愛情
    我50歲才告別處女身
    ……>>更多
    東方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