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頻道>> 口述實錄 >> 正文 [消息樹]
保護視力色: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默認色) 【字體: 【列印】
娶了自己不愛的女人

2006年1月3日 16:05

  (這是真實的故事。他發生在我身上,也可能會發生在其他善良人的身邊)  

  新疆天池畔,埋有一顆水晶盒。  

  也許,我的思維過於理性。也許,我的思維過於極端。在神聖的婚姻面前,我慚愧的低下了頭。 

  到今天,2005年12月29日,我和新婚的妻子,一起磕磕絆絆度過了200多個日夜。但是,這些日子我是如何度過的呢?酸澀,孤獨。  

 
 在別人眼裏,我們的婚配仿佛像童話一樣的配對,文武雙全又隨和體貼的丈夫,和伶俐善良又超乎尋常美麗的妻子。 

  但是,每當和妻子溫存的時候,我都清楚地知道:這不是我愛的女人。也許我們有一定比例的親情和需要,但這不是愛情!

  我生長在高知家庭,一直受到良好的教育,一直事業順利,家庭幸福。

  她,書讀萬卷,聰慧無比,追求者絡繹不絕。真實的故事就這樣開始了:  

  2002年,我處在事業的轉軌,一切過去的輝煌和成就仿佛一文不值。社會和我,一切的一切,都在遭受著顛覆性的重新定位和再定位。我還是單身,自己在同苦悶和懷才不遇做伴。  

  她出現了,她不是我現在的妻子。她,是我恩師的女兒,從歐洲得獎回來的琴。她可愛,大方,長得精緻裊娜,才藝兩全。我沒有敢去回應她的暗示,我當時太渺小,未來的一切都是“?”……  

  突然一天,在我繁忙之中,一個不認識的電話,通知我馬上去XX醫院,有關父親的病情。主任醫師簡單地詢問了我的家庭情況,“您要有一定的心理準備……”  

  父親得了比癌症還可怕的絕症。老父親對這一切都無所謂。母親以前是醫生,很冷靜。可惜的是,她拼命想找到的醫療證據已不在。父親的絕症,完全是8年前的醫療事故導致的,100%的責任。

  母親沒有垮,但是面容日益憔悴。父親手裏的生命線只有少數幾年的長度。我明白,他們唯一掛念的,就是我的婚事,和殷切地盼望著,能在他們活著的時候,看到自己的孫子或孫女一眼。  

  不久,母親也被確診不治。是同樣的病。處在事業低谷的我,咬牙扛著。這件事情,誰也不知道。甚至連親戚都沒有告知。人們對這種病具有先天的恐怖感,披露了它,就只能等待社會的拋棄。 

  我和家人就這樣默默扛著。我最急切的目標,就是滿足父母,讓他們在閉眼前看到兒子的婚禮,看到孫子/孫女的降生!  

  相親了,是她,恬靜的,伶俐的一個人兒。我現在的妻子,靜。我砰然心動。她家境貧寒,但是個性異常堅強,曾經從醫。然而《天鵝湖》中的“羅特巴爾”出現了,他,是代靜的父母照養靜的親戚,擁有權利和財富。

  我還是渺小,無聞,無為。靜給了我一些支援,出謀劃策。“羅特巴爾”則在對我指指點點。他的養女掌上明珠不應該嫁個庸庸諾諾的小百姓。他們心中的對象,就像他們一直在給靜引見的青年那樣——非富則貴,家中擁有大把的權力或幾千萬的資本。  

  靜的故鄉很遠,那裏的女人20歲就要找婆家了。按照當地標準,她已經是老姑娘。根深蒂固的傳統觀念,使一直在大城市的她有些動搖,外加“羅特巴爾”的催促,使她也不得不急於完成任務。

  我和靜開始的一年後,琴打來了電話。她不再像以往那樣含蓄,她直接向我提出邀請。她的語氣,已經從過去十年中的調皮,單純,變得溫柔,變得體貼。我婉言推掉了。“我很忙”,其實我很疲憊。她聽出來了,她在電話那邊急得哭了。

   “我有對象了,還好吧”。我給她回了電郵。“你想找對象也不和我爸説一聲,她會做飯嗎?她體貼嗎?她來家裏照顧你嗎?”她來了電話。她隨便找了藉口,把她的邀請解釋了過去。  

  “我身體可好了,經常長跑,一週還練兩次功呢,沒事啊!”我強打精神在電話裏安慰她。我不想拖累她,恩師的家庭很美滿,不能因我而蒙上陰影。而靜,父母家境很貧寒而悲慘,她懂醫,對父母的病毫無反感。這就足夠了。她也對我的和善和滿門書香的家滿意。  

  但是我和靜在艱難地繼續著。“羅特巴爾”給靜施加壓力,也在我面前含蓄地表示著不滿。我扛著。他們最後妥協,要求我必須有房,而且是3居,而且要有車,價格不能低於13萬。我為完成使命,扛了。 

  父母一生勤勞,積攢下一些殷實的家底。很快,房子不費力就買下了。在“羅特巴爾”挑剔眼神下,精心地完成了裝修。我再也不願花父母的錢,我不買車了。靜和我就這樣僵持著,每爭必有車。但我知道,她本質是善良的。只是“羅特巴爾”對她的影響太大了。

  甚至在婚禮前幾天,靜都要和我分手——車。她讓我去找我那琴結婚吧。她後悔,我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會,在其他人面前沒有面子。  

  我都忍下了,為了父母的滿意西去,我願忍受一切。我依然苦口婆心地勸説,做出空頭承諾,勾畫著虛偽的彩虹。我清楚,靜的本質不是這樣的。她被世俗的東西蒙蔽了。她會清醒的。  

  婚禮慶典盛大而成功。靜安排的餐桌座次。茫茫人海中,我看到了恩師,師母,和琴。他們一家都來了!他們被安排在最遠的角落,排風口下面。敬酒!琴在桌子對面凝視我,真誠地笑著,祝福著靜。我,心如刀絞。  

  新婚200天了,靜是賢惠的,家務和親戚的關係維持得非常得體,在現代的都市裏,這樣的妻子是少有的。她給我事業上的建議很有洞察力,而且她對賺錢多少根本就不在乎。靜其實很勤儉。  

  但是我們的共同之處,就是,我們沒有愛情。她渴望愛情。而我累了。但我是個極端負責的人。我要維持著我的家,父母的家,和我的使命。靜常常和我爭吵。不是爭吵,是發泄她的情緒。有時,她提出離婚。我,默默地,安慰,謊言,看她眼色。告訴她我最愛她,需要她。 

  我的體力不支,睡覺冒虛汗,經常莫名其妙地發生炎症。她再也不提車的事情,要我養好身體,她也不和那個“羅特巴爾”往來,因為“羅特巴爾”還在耿耿於懷。她終於知道,“羅特巴爾”幾年來教她的東西,是錯的。她要重新定位,做平凡的妻子,維持一個幸福的家。 

  我們的日子恢復了正常,沒有了糾葛,她安心了。但是,過去一切的一切,都深深地在烙我腦海中。過去的一切,讓我煩透了那個“羅特巴爾”,也曾經讓我鄙視靜。我無法從這樣的痛苦經歷中解脫。無法去愛靜。

  恩師拖我辦些事,由琴轉交。“你好”琴在辦公室的電話裏冷漠地,“對,有什麼事?”依然冷冷地。琴沒有聽出我的聲音。顯然,各式各樣的騷擾電話太多了。   

  “哥哥!”她激動地幾乎要從電話裏跳出來。溫柔的聲音擁抱著我。我沸騰了,但很快按捺住了心情。我是已婚的男人。“哥哥,你怎麼聽起來還是很虛弱啊?”我再次強打起精神,做著解釋。   

  琴,依然等待著。她從來沒有主動和除我之外的任何男性約會過,也沒有接受過任何邀請。“新婚夫婦都會有摩擦的,哥哥要小心啊。”可她多麼期盼我能夠突然有一天,告訴她我又是單身,能夠真正牽著她的手。

  我的事業有所成就,收入也開始豐厚。靜,伴隨著我走過艱苦的轉軌階段。靜,曾經給我指明事業的道路。靜,也是我曾經鄙視的,現在無法愛起來的妻子。過去的經歷,太痛苦了。

  新疆的天池畔:我埋下了一顆水晶盒。盒裏裝的,是我對琴的愛。

  回到神聖的婚姻面前,我慚愧的低下了頭。   

  也許是緣分,靜沒有選擇“太子黨”,把她綿軟的手放在我手中。我們開始了戀愛,或者更確切地説,開始了一個使命。我們不是為了愛情。自古忠孝不能兩全,沒想到,情和孝也難以兩全。

 
社會頻道推薦閱讀

13歲學生受老師體罰
  • 農民伕婦開黑診所醫死病人藏屍廁所
  • 清華女副教授被殺案告破 嫌犯係河北來京無業者
  • 女子呼吸暫停被埋屍體失蹤 被救起收養29年[圖]
  • 寧波富翁每年赴澳豪賭上億 兩地存秘密資金通道
  • 中國前健美皇后新加坡跳樓身亡 東方新聞最新排行

  • 東京街頭的變態男女
  • 性文化展女模表演做愛技巧[組圖]
  • 年薪1萬、10萬、50萬的中國女人不同的生活
  • 日本忍者全解密[組圖]
  • KTV省錢大法:帶走,帶走,統統帶走
  • 美報告指台灣人口販運嚴重 成賣淫女主要輸入地
  •  

    選稿:劉侃侃    來源:騰訊女性網   
     
     
     
    網路遊戲錯了嗎?
    形形色色的徵婚
    網路遊戲錯了嗎?
    廣州背包黨揭秘
    少女額頭和乳房被刺字
    ……>>更多
    排行  
    商家促銷請美女當街洗澡[組圖]
    男子姦淫不成將女孩殺死
    年薪1萬、10萬、50萬中國女人不同生活
    13歲學生受老師體罰 臀部遭棒打[圖]
    中國歷代帝王夫妻性生活錄
    八寶山由來傳説 山裏到底有哪八件寶?
    調查:女性對性生活品質要求高於男性
    工作壓掉"性趣" 都市夫妻易患"性疲勞"
    學生受體罰臀部遭打黑紫一片[圖]
    記者暗訪:賣淫女街頭拉客[組圖]
    ……>>更多
    口述實錄  
    看不見的愛 摸得到的傷
    娶了自己不愛的女人
    為破處 我去酒吧物色男人
    我因賭博失去愛情
    我50歲才告別處女身
    兩性人:我和別人不一樣
    離婚之後我做了小姐
    初夜沒落紅 噩夢開始
    愛情中不能承受之重
    他太優秀婚姻沒有安全感
    ……>>更多
    東方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