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頻道>> 口述實錄 >> 正文 [消息樹]
保護視力色: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默認色) 【字體:
相愛的人想在一起真難

2006年9月1日 11:27
[我要留言]

上一篇:
老公情人竟養著我們全家
下一篇:
蒙羞二十年 我要還自己尊嚴

  ●他和她相愛了,但始終做不通家長的工作,起初轉入"地下情",後來索性決定私奔。
  
  ●其間他受工傷,兩人共同患難。她家人以老人病危的理由勸她回家,併發毒誓會讓他倆再相見。
  
  ●誰知這一去她就陷入了家庭的"圍困"。家人為她介紹男友,還召集親友訓斥回去找她的他……
  
  傾訴男主角:小石(化名),22歲,職員

    故事女主角:蓓蓓(化名),20歲,職員
  
  響了十幾聲,小石的手機終於接通,可是背景很嘈雜,我們無法進行正常的通話。聯想到他在語音信箱裏留的言:“我馬上就要離開上海了,走之前,很想説説自己的心事,但不知道是否來得及?”我心一沉,以為他已坐上離滬的火車。
  
  還好,小石一刻鐘後打電話給我,説他剛買到第二天上午的火車票。於是一小時後,我們在26樓的茶室見了面。樓外暴雨傾盆,成千上萬條雨絲爭先恐後地打在玻璃窗上,我和小石望著這幕盛夏難得一見的景象,一時間都沉默了。
  
  和我戀愛,她家人要報警
  
  3年前,我來上海的一家工廠工作。2005年7月,廠裏新進了一批女工,其中就包括蓓蓓。
  
  她的家離上海較近,屬於可愛型的女孩,我從一開始就對她很有好感。我還算長得比較陽光吧,因此她也很快注意到了我。8月底,我對她表白了,兩人走到了一起。我很開心,每月一發工資,就帶著蓓蓓去逛超市,給她買一兩百元的零食。蓓蓓知道我對她好,平時和小姐妹聊天,總愛把我挂在嘴邊。
  
  蓓蓓的表姐和我們在同一個廠裏,她注意到好幾次蓓蓓都端著盒飯去我那裏吃午飯,懷疑我倆在談朋友,就“警告”蓓蓓:我家離她家比較遠,經濟相對落後,家境比她家差多了,因此不許她和我談戀愛。她還“威脅”蓓蓓,如果她不聽話,就要向她母親“告狀”,讓她母親來廠裏“棒打鴛鴦”。
  
  因為蓓蓓一向有些畏懼母親,她不敢頂撞表姐,但也捨不得和我分手。我倆只好搞“地下情”,凡是可能遇到她表姐的地方都事先繞著走。但畢竟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有一天晚上我和蓓蓓去網吧上網,回到廠裏已經淩晨一兩點了。我送她到宿舍,發現她的表姐、表哥正在等我們,她表哥警告説如果下一次再看到我倆在一起,就會報警。
  
  從此我倆的交往更小心了。正因為戀情一直不能“見光”,每逢“五一”、“十一”或者春節長假,蓓蓓回家了,我都很擔心她家人不再放她回上海,因此總是兩三天吃不下飯。我倒不是懷疑我倆的感情,而是知道自家條件差,內心比較自卑,覺得配不上蓓蓓。另一方面,蓓蓓是她家最小的孩子,個性不是很強,一般的事她都聽家人的意見,我很擔心她在家人的勸説下最終離開我。所幸,每次放假後,蓓蓓都如期回滬,我每次都早早地在一條小路上等她,看到她奔向我,那一刻我真的是心花怒放。
  
  今年春節,我倆各自回家過年。正月,她先回到上海,我怕她一個人孤單,就買了高價的大巴票趕到上海,陪了她一個星期。這件事讓她家人知道了,打電話讓她必須當天趕回家裏。她找到我,拉著我的手説她不想回家,想和我馬上走,去哪都可以。我見時間太晚,勸她回去收拾行李,第二天一早走。誰知第二天7:30,我到了她的宿舍,別人告訴我,10分鐘前她剛打車離去,説是回家了。我特別失落,不知道她心裏怎麼想的,在房間裏呆不住,就一個人從江灣鎮步行到火車站,不停地走,整整走了6個小時,一天水米沒進,感覺好像到了世界末日。
  
  接下來的一週,蓓蓓沒半點消息。我打電話到她家,她媽媽聽出是我就挂機,或者把電話線拔掉。第8天,蓓蓓用別人的手機發短信給我,説她在家附近打工,有要事跟我講,讓我去接她。我很快坐車過去找到她,見面後才知道她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要告訴我,是怕我生氣再也不理她,才編了個理由。她怕家人“跟蹤”,什麼東西都沒帶,拉著我的手就坐大巴到了上海,然後又決定跟著我去深圳投親。我問她考慮好了麼,會不會後悔,要不要給家人先打個電話。她很乾脆地説想好了,打算到深圳後再通知家裏,免得節外生枝。
  
  談到3月初的那次“私奔”,小石不好意思地解釋説,從主觀上講他也不想讓蓓蓓與家人弄得關係很僵,但兩個人實在太想在一起了,因無法做通家人的工作,只好採取了有點極端的做法。
  
  她的愛化解斷指之痛
  
  到深圳後的第二天,我和蓓蓓租了一室一廳,買齊一套鍋碗瓢盆,過起了互相照顧的二人世界。可惜好景不長,我在一家五金廠工作沒多久,3月12日下午出了工傷,小指被壓斷,食指、中指和無名指血肉模糊。傍晚5點多,我上了手術臺,兩小時後被推到病房。這時,蓓蓓正好跟我的哥哥趕到醫院,一推門看我躺在病床上,她就落淚了。看到她,我感覺手都不那麼疼了,就衝她笑笑。她走過來坐在我床邊,只説了一聲“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啊”,眼淚又流出來了。等別人走了,她才趴在我身上放聲大哭。
  
  手術當晚,我要輸7瓶液。可能因為失血過多,我10點多就迷糊過去了。中間醒過來幾次,發現蓓蓓根本沒睡,她一看到瓶裏的液體要輸完了,就馬上去叫護士。淩晨3點多,我終於輸完液,讓她擠在我身邊睡一會兒,可她怕不小心碰到我的手,堅持坐在凳子上歇了幾個小時。一連三天,傷口都很痛,護士一給我換藥,我就疼得哇哇叫,蓓蓓很心疼我,等護士一走,就趴在我身上哭,讓我真的很感動。 

  3天后,我能夠下床了,但因為傷的是右手,自己不能獨立做事情。蓓蓓除了出去買飯,寸步不離地守在我身邊,給我喂飯、喂水,幫我洗衣服、擦身體,還扶著我去衛生間。這場工傷發生得很意外,我心情不好,有時還衝她發脾氣,她一點都不生我的氣。我氣消了,就會很慚愧,也更能體會到她對我的愛。
  
  住院15天后,我的老闆提出兩個人在醫院開銷太大,我只好説服蓓蓓回去。可她不放心,剛離開醫院就發短信給我,問我吃飯了沒。第二天一大早,她就給我燒好菜,還煲了一鍋排骨湯,帶到醫院來。看到她提著湯煲走進病房,我感動得差一點流下眼淚。
  
  為了照顧我,蓓蓓把工作也辭了。我出院後在家裏休養了半個多月,她天天陪著我,洗衣做飯都由她“承包”了。有一次我倆口角了幾句,到了做飯的時間她坐著不動,我就走進廚房,她一聽到鍋碗響,馬上衝進來,把我推到一邊,照常去燒飯燒菜。對於她這份體貼呵護,我時常感覺自己受之有愧,心裏就想,等病好了我一定好好工作,好好賺錢,讓蓓蓓過上好日子,讓她的家人知道,她當初的選擇沒有錯。
  
  小石講得很動情。他輕輕摩挲著殘缺的小指,目光寫滿溫柔,因為它曾經見證了他與蓓蓓同甘共苦的愛情。
  
  家人加壓,她説“算了”
  
  早在到深圳的第二天,我就催蓓蓓給她家打電話,從此她幾乎天天給家裏報平安。4月底,她的親戚發短信,説她外婆病危住院了。當晚,她哭了一晚上,説外婆在她小時候對她很好。我勸她回家看看,但她怕家人不再放她出來。後來她的親戚又給我發短信,讓我勸她回家,不要讓她做不孝女,還説既然蓓蓓這次和我跑到南方,“木已成舟”,她家就同意我倆的事了,併發下毒誓,保證我倆會再見面的。
  
  我替蓓蓓做主,提前4天買了回家的火車票。那4天,她都呆在屋裏,望著我,哭著求我不要讓她回家。我勸她堅強些,説如果她能堅持這份愛,她家不會對她怎麼樣的。那時她懷孕已有兩個月,我讓她回家後對母親實話實説,覺得她家會通情達理的。我送她到車站,直到上了車,她還趴在車窗前説她想下車。
  
  小石的眼睛潮潮的,他説真的很後悔勸蓓蓓回家,因為她這一走,就再沒回到他身邊。
  
  蓓蓓回家時,外婆已轉危為安。可她家不再放她回深圳,母親、舅舅、阿姨、表姐、表哥一大家子人,都苦苦勸她不要再和我談戀愛,強調地域差異太大,她跟了我會吃苦頭的。回到家的第3天下午,蓓蓓給我打電話,説了一通絕情的話。我一聽,就知道是別人教她講的。晚上我打電話給她,問她還想不想和我在一起,還求她不要把肚子裏的孩子打掉,我馬上去接她回深圳。因為她母親就在身邊,她不敢説什麼,只是説了一連串的“嗯嗯”。
  
  5月1日我輾轉30個小時趕到蓓蓓家,守在門外想見她一面。她正好去外婆家,她母親得到消息,讓她呆在外婆家,因此我苦等3天,最終失望地返回了深圳。整整一個月,蓓蓓都沒再和我聯繫。我開始失眠,每晚最多睡6個小時。我無心工作,每天除了買菜根本不出門,把自己鎖在房間裏,看我和蓓蓓的照片、我倆寫過的日記和情書,整個人失魂落魄。
  
  為了不讓自己後悔,我又趕到了蓓蓓家。她説家裏已給她介紹了一個男朋友,還把照片拿給我看。我問她想不想和我走,她點點頭。然而當我拉著她下樓時,她母親正好回家,走不掉了。她讓我在一個橋上等她,我等了她四個小時,見她騎摩托車馱著母親過來。她母親把我叫到蓓蓓的外婆家,和她的阿姨一起訓斥我,讓我不要再來找蓓蓓。我説想聽蓓蓓親口説一句話,她望著我的眼睛,很久才輕輕地説:“算了。”
  
  我傷心地回老家呆了一個月,然後去了北京。一天忽然收到蓓蓓久違的短信。我打電話問她有什麼事,她説家人介紹的男朋友知道了她和我的事,要和她分手。挂機後,她又發短信,説她好想我。我很矛盾。半個月前,我第三次去了蓓蓓家,讓她跟我走,她説要考慮考慮。
  
  “我真的不知道蓓蓓是怎麼想的,她説還想我,到底是為了安慰我,還是戲弄我,或者是想多幾個人來愛她?昨天我們通短信,我問她我倆還有可能麼,她説‘有’。可今天我打她電話,卻停機了。”小石煩惱地望著我。我問他自己如何看待這份感情,他説他家也讓他去相親,都讓他回絕了,因為他還對蓓蓓抱一線希望,希望還能重覓在深圳的那種幸福感覺。
  


上一篇:
老公情人竟養著我們全家
下一篇:
蒙羞二十年 我要還自己尊嚴
 

選稿:謝婧    來源:新聞晨報  作者:葉梓  
 
  • 申城下周擺脫高溫
  • 上海下調中小學生課本價格
  • "哥德堡"號3天后有望開放
  • 滬藏火車遊"十一"有望成行
  • 公司登報公示離職員工資訊[圖]
  • 強生"的哥"撞死人後呼呼大睡
  • 9歲男童被狼狗吞食
  • 鳳凰衛視女記者靖國神社採訪 為保安全自稱美國人
  • 武林高手入少林閉關修煉 大戰十八銅人盛景重現
  • 董存瑞炸碉堡真偽受質疑 老戰友作證稱曾親眼目睹
  • 腫瘤醫生用鏡頭記錄回扣交易現場全過程
  • 醫師4次被抓進精神病院收治 司法鑒定證明清白
  • 女孩為給父親 "申冤" 高考試卷上寫下家庭遭遇
  • 木子美"立志"結婚
  • 賣唱"盲人"老漢收到百元睜眼 當場認出假幣[圖]
  • 廣東警察遭約40多名歹徒圍攻 一名協警手被砍斷
  • 渝開審首例"氣死人"官司 玩笑致人死被索賠10萬
  • 摩托車撞狗致老人死亡 律師稱不屬交通事故[圖]
  • 口述:相愛的人在一起真難 我們有必要再見面嗎?
  • 口述:"火車之戀"懸在半空 蒙羞二十年我還要尊嚴


  • 易中天"品三國"引發爭議
    廣電總局禁播豐胸減肥廣告
    滬藏火車遊不完全手冊
    警察不能承受之痛
    獨家對話中國性家教第一人
    ……>>更多
    排行  
    紀委幹部受勒索不給錢便爆其性事
    化粧品營業員招考比例超公務員[圖]
    余秋雨回應馬蘭離開舞臺之謎
    新版《紅樓夢》參選演員亮相[組圖]
    酸奶到底喝多少才合適[圖]
    李銀河:不能讓社會如此愚蠢[圖]
    公交車裏的六大尷尬事
    父親因女兒癡迷超女將其掐死
    ……>>更多
    口述實錄  
    我們有必要再見面嗎?
    "火車之戀"懸在半空
    蒙羞二十年 我要還自己尊嚴
    相愛的人想在一起真難
    老公情人竟養著我們全家
    出軌後老公的寬容讓我感動
    絕症老公有了放縱的藉口
    我的婚姻 一個月走到盡頭
    動了真心就傷心
    這樣的老公我不要了
    高考復讀一年間
    丈夫找小姐 我去會網友
    用親情挽救裂變婚姻
    對養父母的恩情我永記在心
    婚姻裏洗不掉的污點
    ……>>更多
    東方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