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頻道>> 口述實錄 >> 正文 [消息樹]
保護視力色: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默認色) 【字體:
我與九位徵婚者的離奇遭遇

2006年7月25日 08:46
[我要留言]

上一篇:
我自欺欺人地為他付出感情
下一篇:
馬拉松戀愛拖了8年難成婚

  採訪對象:阿娟(化名)
  
 
  
  前夫和我談戀愛時答應這承諾那的,可結婚後,所有的承諾一下子都煙消雲散了。我倆分居兩地,他偶爾回家,從不履行丈夫的義務和責任。有一次家裏沒有煤了,他正好回來,滿口答應我去拉煤。可下午我回到家時,他竟然還在睡夢中。我連忙搖醒他,催促他去買煤,他卻責怪我打攪了他的瞌睡。那時我已經懷孕3個月,只好自己騎著三輪車到離家很遠的煤場去買煤。二百多塊蜂窩煤,我一趟趟地從煤球機上卸下,再一塊一塊地搬到三輪車上。兩個多小時之後,我終於把煤拉回了家。睡眼惺忪的丈夫竟然對我説:“搬煤時小心點,別把煤打碎了。”天哪,我心都要碎了!我萬萬沒有想到,他竟然如此自私、冷漠、沒有責任感。>>>網路徵婚卻徵來惡夢一場!
  
  我是小學教師,學校除了早讀,還有晚自習,工作忙得要命,再加上還要獨自撫養孩子,生活的艱辛可想而知。苦、累、難,我都還能忍受,最難過的要數孩子生病時我的無助和焦躁不安了。記得一個寒冬的深夜,女兒發起高燒來,起初她哭鬧不止,後來又説起了胡話,緊接著竟又抽搐起來。此時此刻,我多麼希望他在我身邊,幫我一把!無奈的我只能用大衣裹好孩子,抱著她,深一腳淺一腳地向醫院跑去。寒冷的冬夜,穿著單薄衣服的我來到醫院已經是滿頭大汗了。哀求了半天,值班大夫才打開門,草草給孩子打了一針,就把我們打發走了。不料剛回到家,孩子又抽搐起來。我再次抱起孩子,向較遠的部隊醫院跑去。醫生、護士見狀,奇怪地問:“大半夜的,怎麼就你一個人?孩子的爸爸呢?”我欲哭無淚!孩子打了一夜的吊針,我眼睜睜地守了她一夜。第二天早上,父母趕到醫院後,我又匆匆趕去上班了。等孩子她爸終於回來時,女兒早已出院了,他還指責我沒有把孩子帶好。更讓人氣憤的是,他竟然去找我媽,質問我媽是怎樣教育我的,連孩子都帶不好。
  
  女兒3歲時,他帶著單位開的離婚證明回來了。我是一個很傳統的女子,為了孩子、為了自己的名聲,我一直忍辱負重。可事到如今,我又能夠怎樣呢?離就離吧,這幾年我帶著孩子獨自生活,有他和沒有他其實都是一樣的,丈夫對我來説其實是有名無實。我倆是協議離婚,為了能夠得到孩子,房子、傢具、財産我都沒有要。1996年,我成了單親媽媽,為了不讓女兒受太多的委屈,為了給女兒更多的呵護,我決定暫時不考慮個人問題,把所有的心思和精力都放在女兒身上。好在女兒很爭氣,多次在各種比賽中獲獎,學習成績優異,而且非常體貼關心我,這讓我感到無比的欣慰和自豪。後來,在前夫的勸説和鼓動下,我忍痛讓相依為命十年的孩子離開我,去了前夫所在的大城市學習、生活。孩子走了,我很不適應,心裏老是空蕩蕩的。這時,親人、好友紛紛勸説我該找個人成家了,的確,這麼多年,我獨自一人承受著生活的重負,所受的苦、累、難以及委屈和孤獨,恐怕幾天幾夜都説不完,我也是一個有血有肉有情感有慾望的女人,何嘗不渴望男人的體貼、關愛呢?又何嘗不渴望有一個堅實、寬厚的肩膀靠一靠呢?
  
  一天,百無聊賴之時,突然看到報紙上的一則徵婚啟事,這個人的條件不錯,我就試著打電話過去,沒有想到,我竟然在無意間走進了一個陰險詭譎的世界。電話中他説他叫趙明,在深圳開了一家公司,他的要求並不高,只想找個賢惠的人好好過下半生。他的語氣非常誠懇、真摯,而且我能夠從他的話語中感受到一絲絲的關懷和溫暖。我甚至隱隱約約地感受到了久違的被愛的感覺,我的感情防線終於被他一次次貼心的電話攻破了。一週後,他在電話中興奮地告訴我,他出差路過我所在的城市,要來看我。放下電話,我的心“怦怦”跳個不停,隨後幾天,我不時地計算著他到來的時間,我想像著他的相貌,想像著我倆初次見面的情景,我籌劃著穿什麼衣服來迎接他的到來。左等不見人,右等不聞聲,就在我萬分焦急時,終於等來了他的電話。電話中的他顯得很急切,他説自己太急於見到我了,所以忙亂中把銀行卡和手機放在了一起,結果銀行卡被消磁了,錢取不出來。他讓我迅速給他匯去二千多元錢買機票。一開始我也特別焦急,拿上錢就準備去匯款。可出門被風一吹,我冷靜了不少,覺得這樣做太冒失,畢竟我和他沒有見過面,而且他説的話是真是假也無從辨別。左思右想,我沒把錢匯過去,準備等等再説。可從此之後他便杳無音信了。當時我心裏還挺內疚的,覺得人家有難,自己卻袖手旁觀。

  時間不長,我又撥通了同一張報紙上的另一個徵婚人的電話,從聲音及語氣,我判定對方應該是個溫柔儒雅的男子,可結局是,他出差到北京準備順便來看我時,金穗金卡被凍結了,他讓我匯四千元錢過去解燃眉之急。我大惑不解:現在的男人都怎麼了?為什麼危難之時都要向認識時間不長的未曾謀面的女子求助?為什麼都是銀行卡出了問題?難道他們另有所圖?兩次的遭遇,讓我突然明白了什麼。我同樣沒有把錢匯出去,這次,我不是內疚,而是不解和困惑了。我突然想要把“徵婚”繼續下去,看看其中到底有什麼貓膩。
  
  第三個徵婚者的手法與前兩位不同,他和我通了兩周電話之後,説他父親為了看我,特意從香港飛回深圳,希望我能匯一筆錢過去,他要以我的名義訂一個花籃,送到深圳最豪華的某酒店……朋友聽了我的敘述之後説,“你把錢匯過去,別説買花籃了,沒準你的錢直接就匯到他的賬戶上了。”
  
  第四個人的聲音、説話語氣及所敘個人經歷、描述的相貌都和第三個人是一樣的,惟有名字和手機號碼不同……
  
  第七個人,我們通話的第三天他就説,到結婚時,他要把他的財産公證一半給我,因為這十年我獨自撫養孩子太辛苦了,為了我後半生的幸福,他要盡他的微薄之力。聽上去真的很感動,我差點都快掉眼淚了。第四天,他又來電話了,告訴我説他要到長春出差,然後順便來看我,把我們的事定下來。真是精彩極了!我於是“提醒”他,出門時別把手機和銀行卡放在一起,否則銀行卡被消磁了怎麼辦?聽了我的話他非常驚訝,立刻問我以前是不是受過騙?於是我把和前面6位男子的交往一五一十地向他道來,電話那頭的他感慨地説,“我真背!怎麼和騙子的徵婚登在了一起呢?不過,你給我個賬號,明天我就給你匯2萬塊錢過去,請你和你父母到深圳來玩。”接著,他説他的喉嚨有點疼,改日再打電話給我。後來,不見他打電話,我就主動給他打,電話打不通,發短信他也不回,從此再也沒有音信。
  
  在同一張報紙上,當我和第八個人聯繫時,聲音是那樣熟悉,果不其然,晚上回電話時,顯示的是第一個人的電話,名字卻不是第一個人的名字“趙明”。電話中,他問我是否有時間,他要來看望我。我説我會抽出時間陪他。第二天我就接到他的電話,他説他在機場,銀行卡被凍結了,害怕我不相信,讓我直接打電話到機場,詢問有沒有叫“王超”的人準備乘飛機。我立刻質問他:“你到底叫‘王超’還是‘趙明’?”他一聽就翻臉了:“你不想幫我就算了,問這麼多幹嗎?我找別的朋友。”電話挂斷了,從此不再聯繫。
  
  第九個人的聲音也很耳熟,東北口音,本來我倆談得很“投機”,當得知我的姓名之後,侃侃而談的他卻戛然而止,説有急事先挂了,回頭再給我電話,從此也不再和我聯繫。
  
  朋友都勸我別再做這種蠢事了,“沒有結果,只會對你造成更大的傷害。”其實我也早已死心了……説心裏話,選擇徵婚的方式也是沒有辦法,因為我的生活圈子很小,兩點一線———家和學校,沒有機會去接觸更多的人。而我對婚介所又不信任,所以才會選擇報紙上的徵婚。之所以選擇報紙徵婚,我也是有理由的:這是張大報,而且報紙上的徵婚者都留有電話,我想通過電話的直接交流,可以大致了解對方。我有意選擇外地的徵婚者,是因為我想離開這個傷心之地。可沒有想到,大約兩個月的時間,我9次的徵婚遭遇竟然那麼相似!想想10年前的婚姻,以及與上面9個男子的“電話交往”,我心裏很不舒服,我想不明白,為什麼在我的婚姻問題上,時時處處都有陷阱和欺騙呢?我只是想要找一個有責任感、真誠實在的人安安穩穩過日子,為什麼就那麼難!我想借貴報,提醒天下所有打算擇偶的人,千萬要擦亮眼睛,不要被假像迷惑,否則只會吃虧上當!


上一篇:
我自欺欺人地為他付出感情
下一篇:
馬拉松戀愛拖了8年難成婚
 

選稿:邵棄疾    來源:瑞麗女性網    
 
  • 午餐+小白領=無餐,誤餐[圖]
  • 上海智障青年白宮赴晚宴[圖]
  • "格美"影響申城 今明有陣雨大風
  • 少女5樓拋嬰涉嫌故意殺人受審
  • 上海勞動者自我保護更加理智
  • 上海一老人是柳下惠後人[圖]
  • 白領聽煩了郭德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