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頻道>> 口述實錄 >> 正文 [消息樹]
保護視力色: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默認色) 【字體:
五旬婦人欲為愛情整容

2006年7月24日 20:38
[我要留言]

上一篇:
拋下我,妻子"奔"著前夫去
  傾訴人:陳燕梅女,52歲內退
  傾訴內容:
  52歲的陳燕梅報名參加本報與武漢電視臺聯合舉辦的“美麗援助”行動,希望爭取到免費整容的機會,她想找回青春,一切都是為了那個男人,為了愛情。(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記者印象
  陳燕梅是個很注重打扮的女人,去年她去美容院做了植眉、除皺和漂唇。“效果不是蠻好,還費錢!”她自言自語。客觀地説,儘管她很注重打扮,但她看上去還是一個52歲的女人,也許更老一些。
  1.這個男人我崇拜
  如果不離婚,我不會遇到張建華,不會遇到愛情,張建華就是我的愛情。
  有的女人一生有過很多愛情,我沒有那麼好的運氣。上天可憐我,只給了我一次愛的機會,我在52歲時碰到了愛情,這對我來説是惟一的,也是最後的。
  我很珍惜這次愛情,所以報名參加“美麗援助”行動,爭取得到免費美容的機會,我想為他、為愛情年輕一次。
  去年底,我在一家省級媒體上看到介紹張建華的文章,他曲折的人生令我看了頗受感動。我從沒想到這個人會和我有什麼聯繫,可是半年後,也就是今年四月,我們居然聯繫上了。我登了一則徵婚廣告,見了四個應徵者,最後一個就是張建華。
  我們約在洪山一個公園裏見面,進公園時我見一個乞丐可憐,伸手掏口袋,想找個一元錢硬幣給那個乞丐,可我掏了半天都是五塊十塊的。正在這時,一個男人經過我身邊,他説:“別忙乎了,我幫你給一塊錢!”我抬頭一看,他穿著打扮都像前來和我約會的人,一問果然是。他就是張建華。
  這個細節令我感動,我認定他是個有同情心的、善良的男人。加上那篇文章,説他是放棄已經成熟的事業,放棄日進鬥金的公司,專心研究一項發明,為此妻離子散也不放棄……我是懷著崇拜的心情去見張建華的,這也許是我對他一見鍾情的理由吧。
  張建華在公園裏對我説著他的理想,我感到有一團火在他心裏燃燒,我也跟著他一起燃燒。當他説到找不到資金來源,好多發明創造都無法變成現實時,我情不自禁地告訴他,我娘家有些勢力,表弟是一家大集團的董事長,裏面的老總副總一大排都是我家的親戚。如果需要,你可和他們取得聯繫,看能否和他們合夥做生意。建華一聽兩眼發亮,當即就要我給我表弟打電話。“就説我是你男朋友!”我兩眼一亮,我喜歡他是毫無疑問的,他也喜歡我嗎?男朋友,這個詞相當讓我激動。
  第二天張建華就去了我老家找我表弟,我打電話給表弟,囑咐他,建華住他們的酒店不要收錢。因為他沒錢,此次去的路費都是借的錢。
  張建華在我表弟的酒店住了一個星期,説談得還可以,他回武漢後,我去他那裏看他。他租住在一個很小的房子裏,一年四季的衣服加起來都沒有一百塊錢的樣子。我心疼他的潦倒,當即取了六千塊錢,花4700元給他買了一個手機。我想他是有本事的男人,應該用好一點的手機。又給他充了300元話費,剩下的一千塊錢我給他買了衣服。
  (記者問,你為他做這些時,他説過什麼沒有?“沒有,他什麼也沒説。”陳燕梅説。那他為你買過什麼沒有,從接觸到現在?回答再次是沒有。)
  2.打打罵罵二十多年
  我説不清楚為什麼總是很心疼張建華,我從沒有心疼過前夫童山。我和童山的婚姻是包辦的,我們一起生活了22年,2002年離了婚。這是生命不息戰鬥不止的22年,我們因為仇恨結合在一起。他家裏有精神病遺傳史,五兄妹三個都瘋了。我師範畢業,有文化,正值妙年,不想和從沒見過面的童山談朋友。是母親罵父親打,逼我就範。童山仇恨我的反抗,他給他哥的信我幾年後才看到,他説他恨我不同意這門娃娃親,他會報復我。“但現在還不是時候,我要在自己的境遇超過她以後,參加工作以後,一切都順利了以後,再丟棄她!”我也倔,看到這封信時我們已經談了五年,不管我心裏是否願意,我乾脆地對他説,我不能白等你五年,我一定要嫁給你!
  我嫁給了童山。他從部隊轉業後來武漢工作,幾年後我帶著五歲的兒子也來到武漢當一名小學老師。我們的婚姻充滿了罵聲和打聲,但聽不到我的哭聲。我愛面子,我是老師,怕人家笑話。
  隔壁小孩來玩,我就會給好吃的他們吃,童山卻塞一個紅辣椒到人家孩子嘴裏,孩子辣得哭,再也不敢來了。我罵他心狠,對小孩都沒愛心。我和童山的老家都在山區,家裏窮,我又是老大,有時會接濟一下弟妹他們。童山管得緊,我給點舊衣服妹妹們他都罵。我弟14歲來武漢做建築工人。工地上苦,我有時要小弟來家裏吃餐飯,童山不讓他進門,説他身上臟。小弟站在門外抹眼淚,我做好飯,端到外面給小弟吃。
  找了這種丈夫,我感到寒心和羞辱。
  罵罵打打的這二十幾年裏,我自殺過,站在長江大橋上,是母親勸我,你死了我怎麼辦?你這些弟妹怎麼辦?説出去也不好聽啊。
  我冷靜下來,人有時的確不是為自己活。不死,那就離婚吧。那年我已經48歲了,腰粗了,頭髮白了,腦袋有時也糊糊的??被他打的,他長年生病,但勁大,總是一把扯過我的頭髮往墻上撞。
  3.我確定我們在戀愛
  我和童山沒有過愛情,我從來沒有心疼過他,更沒有欣賞過他。
  可是我心疼張建華。這不是愛是什麼呢?我心疼他沒有錢,他打我的電話,我會馬上挂掉再打過去,我寧可自己花電話費也不要他花錢。
  我的一個朋友老何通過我認識了建華,有天他去建華那裏辦事,回來問我和建華是怎麼回事,我説我們在談朋友。老何説,那我怎麼在他那裏看到一個女孩呢?我立馬打建華的手機,是個女孩接的。我説你是誰?她説是建華的女朋友。我説你放屁!我買的手機怎麼會在你手裏?我以為她是小偷,偷走了建華的手機。我罵她是騙子,她吞吞吐吐地問:“你是誰?你是他……老婆?”“他老婆?他兩個老婆都離了!”我罵了幾句挂了電話。再打過去,是建華接的。我問他剛才是怎麼回事,他説是他剛請的一個工作人員。我説張建華你最好放乖點,你如果還想和我表弟合作,你就不要腳踏兩隻船!如果你想玩火,我勸你及時懸崖勒馬!
  有人問我,你真的是和張建華在談戀愛嗎?
  我想了想,建華從沒説過愛我,他找我也很少,基本上都是我找他,我們的聯繫更多是通過電話,問問你在幹什麼,合作的事怎麼樣了,資金籌到了沒有。但我確定我們在談朋友,如果不是戀愛關係,我表弟就不會和他合作。
  他一開始喊我妹妹,後來知道小我幾個月,又喊我姐姐。有一天晚上他打電話給我,説他和幾個廳長在唱歌,手裏錢不夠,要我送五百塊錢去。我忙拿錢去見他,人已經上了車,他又來電説不用了,廳長把賬結了。但我還是去了,他説天晚了,就住酒店吧,反正他們已經包了一個晚上。房間裏兩張床,我們一人睡一張。他從頭天晚上睡到第二天九點多還沒醒,也沒對我説句溫存話,我生氣了,説他對我是假的。他解釋説不是對我沒感情,他是害怕女人了,他説他被女人傷害過。他向我保證:“等我事業成功了,車房都有了,我會把自己完整地交給你!”我一聽就原諒了他,理解了他。
  4.我只是想找回青春
  建華5月過生日。他生日那天,我打電話給他,準備去香格里拉給他過生日,花兩千元請兩桌客。他説他正在吃飯,和某郊區的區長在一起。過了一會他打電話給我,要我乾脆把準備請客的兩千塊錢給他,他説請區長吃飯沒錢買單。我留了個心眼,説剛借給一個朋友了,他的那個“女朋友”讓我在心理上有了陰影。
  幾天后他用上海本地電話和我聯繫,説他出差上海,手機話費用完了,沒時間充。“你幫我充500塊錢吧!”也是那個“女朋友”在我心裏作梗,我沒充500,只充了300。
  (記者忍不住問:“你和這個人從四月到現在,一共為他花了多少錢?記得嗎?”她掐指算算,“八千多吧!”“在你的朋友和親戚裏,和張建華接觸的人中,有沒有提醒你提防他的?”“有!我表弟和老何都説過,説此人不可交,以後不要再為他花錢了!”“那你怎麼想?”“我嘛,我覺得我們不可能在一起。他不成功的話我嫌他窮,他成功的話嫌我老。”)
  我也隱隱感到張建華對我沒太多真心,但我仍然想幫他。我總覺得他是個落難英雄,有人幫一把會起來的。上個月我跑到銀行去給他辦了張貸記卡,最多一次可借五千塊錢。那天我打電話給他,又是個女孩接的,我生氣了。那女孩聽到我的聲音就挂了,我再打過去,換成了張建華。我問剛才怎麼是女孩接的,他説我聽錯了。
  我去銀行一查,能借五千塊錢的卡他借了4600。我打電話他要他還錢,不還我去告你!他後來把這筆錢還了。
  我已經52歲了,青春已不再,正當青春時也沒有享受到愛情,我多麼想把浪費掉的時光找回來啊。我想變得年輕,即便心已經老了,但起碼不要蒼老的容顏。我想整容,建華很支援。他説他和那家整形醫院的老總很熟,可以打聲招呼讓我優先入選。我何樂而不為呢?我想過了,先整容了再説,成就成,不成我們還是朋友嘛。(在記者的反覆追問下,陳燕梅不再堅持自己是在“為愛情美容”,也不再強調這是自己惟一的愛情。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呢?一個女人心裏有夢還是比較好些,儘管有些夢,只能在夢境裏享受。)
  記者點評:
  誰是誰的圈套?

  潔塵新出的小説《中毒》,她詮釋中毒二字的含義,稱現代有些女人情感的不幸,實質上是自己讓自己中毒,自己在自己設的圈套裏拔不出腳來。沉浸其中,享受掙扎的過程,享受痛並快樂的過程。陳燕梅又何嘗不是呢?
  我不相信她真的沒有辨別能力,可是,是什麼原因讓她沉溺其中,甘願自欺欺人呢?是虛榮和臆想。52歲從沒享受過愛情的單身女人,嚮往愛情是正常的。現實卻並不如她所想,隨著危機的加大,她增加了恐懼。她想以短平快的方式得到愛情,哪怕這只是一種幻想,精神的臆想。她很明白對方並沒有愛過自己,他們只是互相利用,你利用我達到你的愛情臆想,我利用你得到資金籌備。各取所需,誰騙誰,都是自願。
  

上一篇:
拋下我,妻子"奔"著前夫去
 

選稿:實習生 黃曉睿    來源:晨報網  作者:樊南方 彭翠琳  
 
  • 2006上海夏天:同一屋檐下……
  • 颱風"格美"明後天可能影響上海
  • 襄陽路市場攤主去了哪?
  • 一學生深度中暑仍處病危狀態
  • 新上海人週末遍尋"飯搭子"
  • 關東煮:管理有缺失操作不規範
  • 老人獨居深山攢萬餘斤
  • 北京老爺車車隊集結 參加國際老爺車大賽[圖]
  • 85歲老人獨居深山幾十年積攢糧食萬餘斤[圖]
  • 燙傷女嬰被棄醫院一月 父母付了700元玩消失[圖]
  • 洛陽父女徒步千里進京 當做送給女兒的生日禮物
  • 安徽盲人在美國讀完博士 課程優秀一次通過[圖]
  • 姐姐照顧癱瘓妹妹43年 立志帶妹出嫁錯過好姻緣
  • 老爺車隊集結參加大賽
  • 北京一輛違章大貨減速後撞傷交警 致其手指骨折
  • 流浪少女遭多人騷擾 睡著後被解開上衣釦子[圖]
  • 肖復興:消費《金瓶梅》的低俗暗流需警惕
  • 劉心武:在香港我只看到了文化 沒看見沙漠
  • 我的九次徵婚"奇遇" "結婚狂"的幸福徵婚生活
  • 我的"斷臂山"故事 他竟然把手伸向13歲女兒


  • 滬藏火車遊不完全手冊
    警察不能承受之痛
    獨家對話中國性家教第一人
    愚人節‧ 娛人節‧ 愚人劫
    舉重冠軍當搓澡工
    ……>>更多
    排行  
    殺人綁架案告破 罪犯曾搶俞敏洪200萬
    流浪少女睡著後被解開上衣釦子[圖]
    少女借住姨父家被其深夜暴力姦污
    北極住著外星人的親戚? [圖]
    李銀河前衛性觀念惹眾怒
    網友惡搞:中國隊勇奪世界盃冠軍?
    面對強姦女性該不該冒死反抗?
    2歲女童幼兒園裏舌頭被割傷[圖]
    ……>>更多
    口述實錄  
    五旬婦人欲為愛情整容
    拋下我,妻子"奔"著前夫去
    婚外情 戀的是情還是欲?
    心深處,那道青春"傷痕"
    前夫和弟弟的獸行讓我屈辱
    苦等十年 他卻偷偷結婚
    "結婚狂"的幸福徵婚生活
    我的九次徵婚"奇遇"
    他竟然把手伸向13歲女兒
    我的"斷臂山"故事
    為愛我打算放棄高薪回家
    我資助的女孩搶走我丈夫
    青春作賭注跟了陌生人
    三陪小姐為愛情告別墮落
    婚後 初戀回頭索要情債
    ……>>更多
    東方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