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頻道>> 口述實錄 >> 正文 [消息樹]
保護視力色: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默認色) 【字體:
心深處,那道青春"傷痕"

2006年7月24日 10:42
[我要留言]

上一篇:
苦等十年 他卻偷偷結婚
下一篇:
婚外情 戀的是情還是欲?

  ●她正值青春年華,學業順利,卻在交友過程中一時不慎,被騙懷孕。當她找到對方尋求幫助時,對方先是找藉口推託,繼而索性消失了。

  ●缺乏常識的她幾乎走投無路,幸虧好友的關懷讓她在少女意外懷孕求助熱線的幫助下醫好了"身病"。

  ●回到校園,她把"心病"埋在心底。然而當純真的愛情向她招手時,她再次陷入深深的痛苦……

  傾訴女主角:蕾蕾(化名),19歲,大學生

   故事男主角一:阿南(化名),22歲,美發師

   故事男主角二:家友(化名),21歲,大學生 

  時值“上海首條少女意外懷孕求助熱線:65876866”開通一週年之際,正在滬上某高校求學的蕾蕾與“晨報傾訴”相約聊天。她很開朗,把自己的專業、愛好都講給我聽,我也很高興結識這樣一位“象牙塔”裏的小妹妹。

  寒暄過後,我讓蕾蕾説説來意,她臉一紅,頭不禁低了下去,沉默了好幾分鐘才鼓足了勇氣説:“葉梓姐姐,我心裏有道‘傷疤’,本來不想再揭開,因為還沒完全癒合,會很痛。但是作為四一一醫院這條少女求助熱線的受助人之一,我還是想把發生在自己身上的那件事講給陌生的姐妹們聽,希望她們再不要經歷我那樣的痛苦了……”

  激情聚會聚出大錯

  一直以來,我都認為自己是個幸運兒。中學6年,我始終做班長,成績優異,在各項文體活動中也總是挑大梁。兩年前,我如願來到上海某名校讀書,經過一年的拼搏,獲得校一等獎學金,並被評為係優秀學生幹部。良好的開局讓我松了口氣。為了增長社會經驗,我開始將精力從學業轉向社交。

  去年9月,我認識了美發師阿南。他高中沒畢業就到上海闖蕩,在學校附近一家美發廳工作。我有位同鄉是他的老主顧,介紹我們認識。阿南清爽斯文,與明星黎明長得頗有幾分神似。替我做了幾次髮型後,他對我明顯地産生了好感,總對我問東問西,還請我去K歌、吃飯或是參加朋友聚會。同鄉和室友們都開我的玩笑,説我遇到了一位拿金剪子的“護花使者”。我呢,很高興在異鄉認識像阿南這樣一個年輕的異性朋友,對阿南的職業和圈子也很好奇,可由於我和阿南的文化背景和興趣愛好差別太大了,我明白自己不會選他做Mr.Right的。為了不讓阿南誤會,我開始避免與他單獨外出。

  去年11月下旬,阿南説他的朋友搞生日派對,邀請我參加,我本想拉上好友一起去的,可是她臨時有事,我就一個人到了那家KTV。那晚的聚會氣氛很high,二十來個年輕人在大包廂裏又唱又跳,還要了不少啤酒。我是滴酒不沾的,可那晚大家都喝了不少,一些新結識的朋友一定要敬我酒,我只好喝了三四杯,不一會兒就醉倒了,根本不知道聚會是幾點結束的。次日淩晨四點多,我醒過來,頭痛欲裂,口渴得要命,我還以為躺在寢室裏,迷迷糊糊地伸手去開床頭燈,卻一下子碰到別人的臉。我嚇了一跳,頭腦清楚了許多,這才發現自己竟然睡在一個陌生的房間,和阿南躺在一起,身上都沒穿衣服……

  畢竟我與阿南之間,根本不是那種水到渠成的愛。所以對於他在我醉酒後的所作所為,我完全無法接受。儘管他那天再三申明自己是情不自禁,希望我能接受他的感情,我還是和他大吵一架,拂袖而去,從此再不要和他打交道。頭半個月,阿南天天給我發短信,請我原諒他,説他不能沒有我。見我始終不回復,他的短信越發越少,一個月後就沒聲音了。

  “一個月後,我沒來月經,有點擔心,但想想不會那麼巧吧,才一次就……我遇事總愛往好的方面想,就自己安慰自己。結果第二個月、第三個月,月經還是沒有來。這下我慌了。”蕾蕾回憶起去冬今春的那些日子,眼圈一下子就紅了。

  他逃避,我只得求助於社會

  按理説正在接受高等教育的我不至於這麼無知,可是對於受孕、妊娠反應等普通生理現
  象,我的知識真的是一片空白。記得初中生理衛生讀本上有這方面的內容,但老師不肯在課堂上講,只讓我們課下自修,可是少男少女們都很羞澀,覺得這部分內容很“下流”,紛紛把那幾頁書都扯掉。因此可以説,十八九歲的我是個“性盲”。第一個月的月經沒來,我雖然擔心事情不妙,但又覺得自己沒有像表姐、表嫂們那樣有嘔吐或者喜吃酸食等明顯的妊娠反應,所以還存在僥倖心理。

  月經遲遲不來,我的預感越來越糟糕,晚上開始失眠,人瘦了許多。好朋友覺得奇怪,問我發生了什麼事,我自己再也扛不住了,就把事情經過告訴她,她比我年長兩歲,聽完很肯定地説,估計我是懷孕了,這事不能拖。她陪我到親戚工作的醫院做檢測,尿檢結果是陽性。那一剎那,我心裏難過死了,馬上打定主意,決不把這件事通知家人,要去找阿南,請他幫我把這件事解決掉。

  我當時想得很天真,覺得阿南曾經那麼愛我,他又是“肇事者”,本身有不錯的收入,肯定能陪我上醫院去做手術的。因此第二天我就來到阿南工作的樓下,發短信叫他出來。阿南很快就走到我面前,可身邊還帶了一個年輕女孩,説是他的新女友。我想和阿南單獨談談,他女友不肯,我只好把事情簡單講給他聽。阿南聽完後,開口就問我:“這麼大的事情,你為什麼不和你的家人講呢?”我告訴他,我父親家教甚嚴,如果他聽説我懷孕了,肯定會把我拖回家打個半死的,因此我不敢告訴家裏。我請阿南幫我籌一部分做手術的錢,可他看看女友,説自己已不是自由身,不能陪我去醫院,還説他的錢都寄回家了。在我的再三請求下,他答應想辦法向別人借錢,讓我過幾天再來找他。

  見阿南的態度判若兩人,我難過地回到宿舍,姐妹們都很關心我,我就把事情告訴了她們,她們都“支援”了我一些錢。幾天后,兩位好姐妹陪我去找阿南,阿南卻只給我200元錢,説沒能力再幫我了,他女友也一直站在旁邊拖他走。我們正談著,從樓上又走下來幾個女人,自稱是阿南的“姐姐”,要替他和我理論。有個女人指責我先是不肯和阿南談朋友,現在又找到府來讓他出錢打胎。另一個女人接著説:“你這不是騙婚麼?誰知道你肚子裏有沒有孩子,就算有,你怎麼能斷定孩子就是阿南的呢?”我的好友沒見過那陣勢,都驚呆了,我邊哭邊和他們理論……最後在一片混亂中,阿南溜走了,他的“姐姐”們和我約定,下週一去醫院重新做檢測,實在不行還要做DNA測試,來證實我肚子裏懷的是阿南的孩子。

  到了週一約定的時間,我早早來到阿南的樓下等待,見他遲遲不現身,我就到樓上的美發廳去尋他,可是他不在那裏,而他的同事們都説不知道他的去向。我見他女友也在場,就去問她,她反問我説:“他是個大活人,去哪我怎麼知道?”我一下子懵了,失神地走到路邊,天下起大雨,我淋著雨,一直哭個不停,不知該如何是好。最後我的好友不放心出來找我,把我好説歹説勸回了學校。

  接下來的一些天,我很不甘心,天天到阿南工作的樓下去等他,可是他就像一道霹靂,驚天一閃後就消失得無影無蹤。我心裏萬分難過,一度想一死了之。幸好幾位好姐妹始終陪伴著我,勸我無論如何先把這塊“身病”去掉。我東湊西湊,手頭還是沒多少錢,交不起手術費。正在左右為難之時,好友忽然興衝衝地跑來找我,説她在網上看到上海有家四一一醫院開通了“少女意外懷孕求助熱線”,能夠酌情減免手術的費用。我如同撈到“救命稻草”,立刻撥通了那個熱線電話。醫生聽我講了情況,説我已經拖了太長的時間,讓我立刻來醫院做檢查。

  “看過我的學生證,考慮到我的現實情況,經院方同意,決定免去一應費用,給我免費做手術。我長出了一口氣,心這才踏實下來。”講到那天的情景,蕾蕾依然滿臉慶倖。

  “身病”雖去,“心病”難消

  4月的一個星期四,我在好友的陪同下來到這家少女門診,本以為就住兩天院,還來得及參加那個星期天的考試呢。誰知整個引産過程長達兩天一夜,我痛得睡不著覺,與阿南的交往一幕幕浮現眼前,越想越感覺真的像做了場噩夢。還好那幾天好友一直陪伴在我床前,看護我的護士也很善良。“五一”以後,我又去醫院復查,醫生説我恢復得不錯。就這樣,我終於去了那塊“身病”,體形也迅速恢復到從前的苗條。從外表上看,我還像從前那樣愛講話、開朗大方,可我心裏清楚,我已經回不到從前了。

  同宿捨得姐妹都很關心我,等我做完手術回到宿舍,有位年長的女同學詢問起手術的過程,她問得很自然,可我卻覺得難以啟齒。這幾個月以來,姐妹們可能覺得我該淡忘這件事了,有時晚上熄燈後像從前那樣談一些女人話題,她們嘰嘰喳喳地聊得熱鬧,我卻總感覺不自然,條件反射般地想逃避這些話題。因為大二、大三課程輕鬆,有的女同學開始談戀愛,可我認為自己不純潔了,對男女的感情一下子變得很消極。

  但讓我沒想到的是,最近我參加中學同學聚會,遇到高三時曾經與我有過朦朧初戀的男生家友。他也在讀大學,聚會時目光總是有意無意地投在我身上,送我回家時告訴我,他一直沒再談女朋友,心裏還牽掛著我。説完,他的手很自然地撫摸起我的長髮。對於這個熟悉的小動作,我卻不由自主地覺得很排斥,生怕再受到異性的傷害。

  聚會以後,家友常常給我發郵件,打電話,希望能和我重修舊好。可我雖然在人前表現得若無其事,但我明白,阿南所帶給我的心理陰影遠遠沒有消除乾淨,因此面對家友的示愛,我非常矛盾。我不再像從前那樣習慣於把心事都講給朋友聽,而是自己一個人分析:是否該接受家友的愛?如果和他談戀愛,我是否應該把心裏那道泣血的“傷痕”告訴家友,讓他自己作決定?我的好友得知我的想法後,覺得不可思議,勸我無論如何不能把那件事告訴愛我的家友。可我又覺得如果一直瞞著家友的話,對愛情不夠坦誠,對他也不公平。


上一篇:
苦等十年 他卻偷偷結婚
下一篇:
婚外情 戀的是情還是欲?
 

選稿:謝婧    來源:新聞晨報  作者:葉梓  
 
  • 2006上海夏天:同一屋檐下……
  • 颱風"格美"明後天可能影響上海
  • 襄陽路市場攤主去了哪?
  • 一學生深度中暑仍處病危狀態
  • 新上海人週末遍尋"飯搭子"
  • 關東煮:管理有缺失操作不規範
  • 老人獨居深山攢萬餘斤
  • 北京老爺車車隊集結 參加國際老爺車大賽[圖]
  • 85歲老人獨居深山幾十年積攢糧食萬餘斤[圖]
  • 燙傷女嬰被棄醫院一月 父母付了700元玩消失[圖]
  • 洛陽父女徒步千里進京 當做送給女兒的生日禮物
  • 安徽盲人在美國讀完博士 課程優秀一次通過[圖]
  • 姐姐照顧癱瘓妹妹43年 立志帶妹出嫁錯過好姻緣
  • 老爺車隊集結參加大賽
  • 北京一輛違章大貨減速後撞傷交警 致其手指骨折
  • 流浪少女遭多人騷擾 睡著後被解開上衣釦子[圖]
  • 肖復興:消費《金瓶梅》的低俗暗流需警惕
  • 劉心武:在香港我只看到了文化 沒看見沙漠
  • 我的九次徵婚"奇遇" "結婚狂"的幸福徵婚生活
  • 我的"斷臂山"故事 他竟然把手伸向13歲女兒


  • 滬藏火車遊不完全手冊
    警察不能承受之痛
    獨家對話中國性家教第一人
    愚人節‧ 娛人節‧ 愚人劫
    舉重冠軍當搓澡工
    ……>>更多
    排行  
    殺人綁架案告破 罪犯曾搶俞敏洪200萬
    流浪少女睡著後被解開上衣釦子[圖]
    少女借住姨父家被其深夜暴力姦污
    北極住著外星人的親戚? [圖]
    李銀河前衛性觀念惹眾怒
    網友惡搞:中國隊勇奪世界盃冠軍?
    面對強姦女性該不該冒死反抗?
    2歲女童幼兒園裏舌頭被割傷[圖]
    ……>>更多
    口述實錄  
    婚外情 戀的是情還是欲?
    心深處,那道青春"傷痕"
    前夫和弟弟的獸行讓我屈辱
    苦等十年 他卻偷偷結婚
    "結婚狂"的幸福徵婚生活
    我的九次徵婚"奇遇"
    他竟然把手伸向13歲女兒
    我的"斷臂山"故事
    為愛我打算放棄高薪回家
    我資助的女孩搶走我丈夫
    青春作賭注跟了陌生人
    三陪小姐為愛情告別墮落
    婚後 初戀回頭索要情債
    她去初戀情人那住了一夜
    與異地女導遊的瘋狂戀情
    ……>>更多
    東方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