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頻道>> 口述實錄 >> 正文 [消息樹]
保護視力色: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默認色) 【字體:
原來老公愛的不是我

2006年5月12日 14:09
[我要留言]

上一篇:
日本丈夫給我新幸福
下一篇:
上海白領的一天

  不知怎地,那條拉鏈拉上去,突然好象車子沒有了剎車一樣,嘩一聲拉到盡頭,剩下服裝師尷尬地立在那裏,呆呆地看著手裏的拉鏈。心裏突然有一絲懊喪。老人家喜歡講意頭,不管怎麼樣,這個意頭,可並不好。服裝師問可不可以換一件。她殷情地説,你看,這是剛到的,倣法國新款的--但是我不想要。我喜歡這一件,珍珠白的緞面婚紗,長裙曳地,流水一樣。服裝師無奈,拿著那件紗,去旁邊找人修補。無聊地坐下來,還穿在身上的裙撐呼地鼓起來。裙撐並不是鯨骨的,只是兩個塑膠圈,看上去好象呼啦圈一樣。按一按,紗裙的表面才平服下去一些。

  他的手機傳出悅耳鈴聲。是他有短消息。因為他也去換衣服,所以把他的銀包鑰匙手機都放在我的包裏,怕衣服挂在更衣室裏東西不安全。想一想,其實不用去看,但左右是等,無聊地拿出他的手機。是一條短消息。

  “左思。你在試你的禮服嗎。她可漂亮?你是否已經在試身你的幸福生活?”

  心裏一動,不知道為什麼,覺得有什麼,回復:“對不起。”咦。多麼好。可以理解為,對不起,我沒空回復,或者,新娘不是你,對不起。

  回復立即過來了。是那樣幽怨的語氣:“你曾説我愛你,又曾説,對不起。究竟你愛我是真的,或對不起我是真的?又或兩者都是,只是我愛你是錯的?”

  心裏一陣涼,竟然覺得無端地凜然,臉上的皮膚,都有收縮的涼意。手裏握著手機,慢慢掌心一陣冷汗。沒有回復。那面又發短消息過來。“左思,如果愛你是錯的,我不要做對。”

  汗濕的掌心,突然好象找到了自由意志,手指靈巧地按編輯發送,把這條資訊發到了自己手機上。那個陌生的號碼。那個不要做對的女孩子。

  我與左思的婚禮,是在31天之後,我們的房子已經裝修完畢,為了這個婚禮,我請假N天掃貨,每天塵滿面鬢如霜。

  拉鏈修好了。服裝師輕輕地拉上拉鏈。衣裳那樣合身,只是腰頭略微鬆弛了一些些,服裝師用別針一一固定,顯示出完美的腰線。

  “如果愛你是錯的。我不要做對。”左思。

  望著落地鏡子裏的自己,突然意識模糊,服裝師問:好嗎?我茫然地點頭。然後他出來,笑著,驚訝地開玩笑:你真是美麗。他輕輕湊過來,想親我的面孔,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臉微偏,那個吻落在耳朵上,是暖暖癢癢的一陣呼吸。心裏一痛。不知道為什麼,眼淚就落下來,一陣一陣,怎麼止也止不住,服裝師驚呼,我知道我的粧,我的粧肯定已經被沖洗成花一道黑一道。但我不管。左思開始還迷惘,抱著我肩膀哄,再過一會,突然意識到我不會停止哭泣,突然不耐煩起來:你怎麼了你?好不容易抽空拍個照片,你為什麼這個樣子?什麼委屈不能忍了?他那一聲喊,好象把我從悲哀里拉出來了。突然收淚,開始用力去拽那條拉鏈,服裝師慌忙過來,幫我拉到了底。脫掉婚紗,脫掉襯裙,穿著束身內衣和平腳褲的我,站在小小的試衣間裏,身體瑟瑟發抖。左思面色鐵青。他以為我突然瘋了,或者什麼邪火點燃了我,把我變成了不可理喻的瘋子。

  從包裏掏出他的銀包、鑰匙、手機,一一放在他手裏。洗臉,向化裝師和服裝師道歉。穿上換下的便裝。拿起包。左思目瞪口呆地看著我。他不明白為什麼。事實上我也不明白為什麼。三個小時以前,我們手拖手進來,坐下來,他看著化裝師為我上粉底,盤上頭髮,化眉毛,唇線。他笑著看著鏡子裏的我彩色的臉,和我眉來眼去,樂不可支。有時,樂與悲,不過是一線,而天堂和地獄,也就是咫尺。

  我不是那個忍得住的人。

  走出婚紗攝影店,左思沒有追出來。他大概要去換掉他的禮服,還有,道歉。按照他的性格,或許會再訂下一個時間。

  “左思。如果愛你是錯的。我不要做對。”

  我哭著回家,的士司機不斷地從鏡子裏往後看。眉毛在化粧的時候,剃到接近於無,他看過來,我不過是一個容顏慘澹的,哭泣的女子。他又怎麼知道,我快要結婚,然後我的丈夫,他對別人説我愛你。

  爸爸説,找左思談談。媽媽説,都快結婚了,為什麼要這麼執拗。有什麼不可以談。請貼都發出去了。可能是左思以前的女朋友。你和他好好談談。我坐在房間裏,鎖到府。一陣一陣發愣。然後,再打開那條短消息。看著看著,覺得好象不是真的,手機飛到地上,發出碎裂的聲響。

  左思在門外,他開始輕輕地敲門,他説對不起。媽媽也幫他説話,媽媽説我們説過左思了。左思不是故意的。你出來。讓左思解釋。我開始顫抖。站在門口,徬徨著要不要開門。

  再停一停,揀起地上的手機,打開那條資訊,撥號。電話通了。竟然緊張到握不住手機。但是沒有人接。響了一次又一次,鈴聲震蕩著耳朵。但是沒有應答。開門。左思説,對不起,那是一個網友。她對我很好,很喜歡我。不過我不喜歡她。相信我。我們有時聯絡,但是只是聊天。真的。對不起。她剛離婚,情緒不穩定,做事情説話都有些過,開玩笑的,對不起,她不是故意的,我和她沒什麼。左思的冷汗流下來。

  我念:“左思。如果愛你是錯的。我不要做對。”左思面如土色。你知道,我看過一次死人。那個人死於車禍,真的是面如土色地仰躺著,現在左思的面色就是那樣。他面如土色,張口結舌。我們不歡而散。爸爸勸我,男人有時會心野。但是那只是暫時的。他還是會回到你身邊。

  那個電話,始終沒回過來。她不會接我的電話。也許,左思已經警告過她,也許,她也在傷心她愛的人,就要迎娶別人了。

  那天之後,我和左思開始冷戰。請貼沒有收回來,婚禮的大車似乎還是有條不紊地前進。確認功能表的時候,我們都過去了,並且禮貌地確定了功能表,我和他媽媽聊天。他媽媽把一個小小的鑽石戒指戴在我手上。他媽媽喜歡我。但是左思那樣冷淡。

  他的臉上找不到一絲求和的跡象,也沒有半分歡喜。他的面孔始終保持著一個禮貌的笑容,但是眼光卻從來不逗留在我身上。有那麼一會,我很想撕碎請貼把一切都扔到他的臉上。可是想到剛裝修的房子,按揭,這些年的儲蓄,爸爸媽媽的儲蓄,突然又忍住了。

  戀愛是兩個人的事,可是結婚是兩個家族的事。

  有一天媽媽説,去拍婚紗照。一起過去,才見左思坐立不安地等著,看到我,明顯有如釋重負的表情。重新化粧,再穿婚紗,他一直坐在傍邊不説話。我穿好婚紗的時候,他早換好禮服。走過來,兩個人站在鏡子前。發現他突然微微紅了眼眶,看我一眼,那一眼百感交集。拍照的時候,他抱著我肩膀,按照攝影師的要求做出各種姿勢,有那麼一會,他的嘴巴靠近我的耳朵,暖暖的呼吸撫著耳郭。對不起。他説。在那剎那,反手抱住他,把臉側過去,靠著他的肩膀。攝影師拍下那一剎那,那是他設計的雷同姿勢裏,唯一不按他設計出現的一張。那一張,後來沒有人提起,更沒裝在照相本子裏。我偷偷藏起那張照片,因為覺得只有那一張裏,他的表情最最真摯,沒有帶著笑容,而是帶著一些失而復得的感慨。

  結婚那天,場面很盛大,每個人都很開心。爸爸甚至喝醉了。他也喝得有些醉。朋友一直在房間裏鬧,把他拉過去交代戀愛經過,一起歇斯底里唱卡拉OK。他的手機就放在床頭。已經關上了。外面又熱又吵,我回到了臥室卸粧。

  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我接聽。那頭毫無聲音。等了幾秒,輕輕挂掉。

  我疑心,再撥過去。那一頭已經關機。自從和左思和解之後,我刪除了那個號碼,那條消息。為的是忘記那一些。可是這個無聲的電話,不熟悉的號碼,突然勾起了一些不愉快的記憶。那些記憶太鮮活了。我還以為我可以若無其事地忘掉,誰知道那些一直在記憶裏匍匐,一有異樣,就破土而出。等了會,外面的聲音漸漸小起來。我換了衣服出去,果然朋友們開始一一告辭,這一晚筋疲力盡,終於到了尾聲。左思抱著我,笑著説一起洗澡。我推他。也笑。

  那一些隱隱在心裏的東西,是我的骨刺,不過既然已經到了這一步,吵鬧也是一天,冷戰也是一天,笑笑也是一天。橫下心,由他抱起,抱到淋浴房,熱水嘩一聲傾瀉,打濕了臉和還穿著衣服的身體。他笑,手伸過來。突然間心裏卻覺得有些悲傷。

  好象什麼東西被毀壞了。儘管還是心愛,但怎麼都不完整了。抱著他,流下眼淚,左思還在笑,他幫我洗臉上的粧。他不知道我在流眼淚。

  婚後一週,左思因為工作已經開始上班,而我還呆在家裏。有時他加班,回來比較遲,我便隨便吃些先睡。

  有一晚特別遲,朦朧間聽到他進門的聲音,不願意起來,裝做熟睡的樣子。他進房間,湊過來看看我,鼻息癢癢的的,剛想轉身過去,他突然站起來,拿出手機。原來不知道什麼時候,他不再設置聲音,他的手機什麼時候都是震動的。他輕輕地走到陽臺上去接電話。

  我起床,躡足跟過去。陽臺門沒全關上,他怕聲音把我吵醒。

  “對不起。你不要再打給我了。我已經結婚了。”

  “對不起。我愛你。對不起。”左思的聲音突然帶了一絲鼻音。

  “你要好好的。別哭。別這樣。”左思一直在安慰她。聲音越來越低。

  我開始站著,靠著門框,後來竟然覺得腿軟。

  左思挂掉了電話。他站在陽臺上。陽臺上風很大,他就那麼站在那裏。過了一會他微微側過身體,可以看到他開始發短消息。然後,關機。

  我心跳如鼓,飛快地回到床上。左思開門進屋,然後去洗澡了。他不曾看我。洗完澡,背過身就睡了。已經開始習慣他胳膊環抱的我,突然辛酸地發現,嫉妒著的我,那樣渴望他在這個時候抱抱自己。就算是為了另一個人傷心,我也多麼希望他不是那樣背過身體。過了很久,左思開始輕輕地有鼻鼾,是他加班累了,馬上就睡沉了。

  偷偷起來,拿起他的手機,走到陽臺上。上面是他還沒來得及刪除的一條保存的短消息。是他發送給那個女子的。

  “我們愛的是一些人。與之結婚的,是另一些人。”

  陽臺上風很大。徹骨寒冷。我原不知道,我在左思的生命裏,原來是,另一些人!


上一篇:
日本丈夫給我新幸福
下一篇:
上海白領的一天
 

選稿:李宏洋    來源:新華網    
 
  • "520"撞姻緣:五千白領齊相親[圖]
  • 滬驚現代孕仲介 最高報酬超10萬
  • 二手房:賣家急著拋買家急著買
  • 地鐵一號線:報站嗓門小最惹不滿
  • 白領拒穿工作裝遭罰款
  • 上海美眉"食速"不讓鬚眉
  • 男生女相被性騷擾欲變性
  • 白血病男孩術後無錢治並發癥 醫生求廠家捐藥
  • 母親將女兒處女身賣給六旬翁 交易價3000元
  • 230公斤頭髮失蹤 男子假冒軍官租房打洞盜竊[圖]
  • 大學生野外訓練留垃圾 1200多年前西域兒童"作業本"
  • 北京一76歲老太虐貓致死丟進垃圾箱[圖]
  • 毒販將毒品賣進勞教所續:檢察機關調查勞教所
  • 日記叫賣十萬元籌善款
  • 北京兩名留學生酒後飆車撞傷一夜歸女士
  • 首位公開身份的艾滋女大學生在京找到工作
  • 初戀被生肖不合迷信擊碎 妻子出走男子砍死丈母娘
  • 川大女生割肝救活母親 專家稱創造醫學奇跡
  • 5月20日成為結婚高峰日 24歲變性男子如願當上新娘
  • 女攤販稱遭城管圍追堵截 逃跑時不慎撞車[圖]


  • 警察不能承受之痛
    獨家對話中國性家教第一人
    愚人節‧ 娛人節‧ 愚人劫
    舉重冠軍當搓澡工
    神秘女子"虐貓"事件
    ……>>更多
    排行  
    藝術家北京集體裸體 當地農民叫罵[圖]
    男子常被性騷擾 不堪忍受欲變性[圖]
    母親將女兒處女出售 交易價3000元
    遼寧丹東神秘小院出現數十具屍體[圖]
    緬甸"新娘"的"非正常"婚姻生活[圖]
    15歲女生與老師發生性關係離家出走
    四川首次披露一宗台灣間諜案
    神秘小院屍體加工借"外衣"做標本[圖]
    ……>>更多
    口述實錄  
    妻子的過去讓我背上沉重的磨盤
    初戀被生肖不合的迷信擊碎
    丈夫砍我14刀把我扔下樓
    "賭"來的婚姻不想丟
    老公被別的女人搶去6年
    我被隔壁叔叔騙失身後懷孕
    忙人不解閒人的心
    他讓我動心卻不給我婚姻
    丈夫騙我"假離婚"
    再婚 容許我任性一回
    選擇離婚 我的人生我做主
    情人是兒子的班主任
    孝字面前我放棄幸福
    滬白領相親50次嫁離婚男人
    上海白領的一天
    ……>>更多
    東方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