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頻道>> 口述實錄 >> 正文 [消息樹]
保護視力色: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默認色) 【字體:
日本丈夫給我新幸福

2006年5月12日 14:08
[我要留言]

上一篇:
私奔的大哥,兒女盼你歸
下一篇:
原來老公愛的不是我

  遙説起話來很文雅,和她談了兩次,她給我的感覺可以用四個字來形容,那就是賢良淑德。這樣一位女子,結婚21年,為丈夫付出了一切,但最後丈夫卻拋棄了她,遙從此患上了抑鬱症。但命運的天平後來還是傾向了她,因為遙的善良,異國的彥帶著真愛走入了她的世界。

  傾訴者:遙,女,44歲,企管人員

  我的故事,就從2000年夏季講起吧。那時為了丈夫的事業和前途,我毅然辭去了國內非常好的工作,以“家庭滯在”的身份來到日本的東京。當時我的思想依然是:為了丈夫,我什麼都可以放棄,甚至生命。

  來到日本後,由於語言不通,每天除了自學日語外,就是去超市買菜,為丈夫準備早晚兩餐,寂寞無奈衝擊著我每一天的生活。日本的夏季是地震和颱風多發季節,有時一個人正在家裏做飯,突然間就會被搖動的房屋和嘩嘩作響的燈具嚇呆。本能驅使我來不及摘下圍裙,膽戰心驚地跑到樓下,等待丈夫的歸來。我用雙手抱住自己,恐懼地坐在石階上,一等就是大半夜。

  為了讓丈夫高興,我掩埋了所有痛苦,吞咽了所有寂寞。當初認識丈夫時,我的家庭條件非常好,而丈夫的家可以説是一貧如洗。但因為深愛著他,我不顧父母的良言相勸,最終同他私奔。父母盛怒之下,沒有參加我們的婚禮,婚後也一直和我冷戰。那時我和丈夫生活得很苦,但依然幸福。工作一段時間後,我和丈夫一同考上了研究生,但因為拿不出兩個人的學費,我毅然放棄了自己讀研的機會。為了給丈夫交學費,我還賣過血。孩子出生後,我們的生活依然很苦,我曾在工作之餘砸過鐵,用來給孩子交住院費。我有著很強的自尊,婚後從沒向父母求助過。現在想想真是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啊!

  或許是日本的生活節奏太快,抑或是工作壓力太大,丈夫每天都是早出晚歸,漸漸地,他變得粗暴而不可理喻,他每天酗酒過後回家倒頭便睡。我覺得自己仿佛是他圈養在家的“寵物”一樣,他高興了跟我説幾句話,心情不暢便惡語相加。在沒有親人、沒有朋友的異國他鄉,我只能把寂寞和痛苦融入淚水中,我要忍耐,這畢竟是我自己的選擇。

  一場美麗的相遇

  2001年秋季,我的一位朋友來到日本定居,她邀請我去參加家庭生日聚會。在這次聚會上,我認識了改變我後半生命運的日本男人--彥。那一天,不勝酒力的彥在熱心朋友的相勸下喝了很多酒,不知何時,他躲到朋友家外面的走廊裏睡著了。我出去為朋友們買雪糕時看到他,叫了他幾聲他也沒醒,我怕初秋的涼風會使他感冒,於是拿來朋友的毛毯蓋在了他身上,並在他身邊放了一瓶礦泉水。幾天后,彥打來電話,對我説了好多話,我只聽懂了兩個字:謝謝。我們就這樣認識了。後來,彥經常在休息日來東京看我,由於我日語不好,他和我就像來自兩個星球的人。後來,細心的彥每次來看我時,總是帶一個本、一支筆和一本《日漢詞典》。在不斷交往的過程中,我的日語有了很大的提高。這期間我的孩子也來到了日本學習。

  有一天,我對彥説想找一份工作,彥笑著説:“在東京我幫不上什麼忙,如果可以,去我那裏好嗎?就是離東京遠了點,需要坐兩個小時的電車。”那時我才知道彥是日本一家中型企業的管理人員。原本我以為丈夫不會同意我去工作,但他竟然爽快地同意了,言詞之間好像我早就應該出去工作似的。我隨彥來到了日本的甲府市,在那裏開始了我在日本的第一份工作,也開始了新的生活。彥就像老師一樣耐心地教會了我許多新知識,又像兄長一樣在生活上給了我無微不至的幫助,我們成了無話不説的異國朋友。2002年初,我和彥再加上一位朋友共同成立了新的公司。在我們的努力與拼搏下,公司不斷發展壯大,我幾乎把所有的時間都奉獻給了公司,就像一個母親精心養育孩子一樣呵護著它,雖然很累,但我終於找到了自己生存的意義和價值,那種快樂無法用言語來表達。

  在我工作期間,我幾乎每天都要抽出時間給丈夫打電話,但他總是以工作忙為藉口,説不到兩句話就挂斷電話,後來他根本就不接我的電話,也不再聯繫我。有一天,他突然來電話説:“過三四天我就要回國了,家裏的東西都已處理了,房子也退掉了,你和孩子留在日本吧。”簡單的幾句話使我痛苦萬分,直覺告訴我,丈夫有了外遇,但我不願相信。按照日本的法律,就職者回國的同時,就等於“家庭滯在”也取消了,可偏偏我和孩子都是“家庭滯在”的身份,如果丈夫回國,不但終結了我在日本的事業,孩子的前途和理想也可能毀於一旦。我哭著求丈夫重新考慮一下,然而得到的答案卻是:“我管不了太多,自己的路自己走吧。”這就是我為之付出了一切的丈夫。從此,我們母子二人在異國開始了相依為命的生活。好在孩子非常懂事,公司的業績也非常好,這使我看到了希望,我在積極努力使自己和孩子能夠繼續留在日本工作、學習。

  把你放在我心裏

  2003年6月中旬的一天,我忙完了一天的工作剛要下班,彥走到我面前説:“明天,我想串休兩個公休日,公司的事就拜託給你了。”6月18日的中午,彥來到了我的住處,突然説:“祝你生日快樂。”彥的祝福提醒了我,那一天是我的41歲生日,彥從衣袋裏取出了一條細細的18K金項鍊對我説:“對不起,我用這兩天打零工的錢買的小禮物送給你,略表心意。”瞬間,我淚如泉涌,這是我有生以來最有意義的一個生日,這也是結婚20年來我最渴望得到的,可我的丈夫卻從沒給過我這樣的祝福,一次也沒有。然而,異國的朋友卻給我帶來了渴望已久的驚喜,儘管禮物並不貴重,但我非常珍惜,直到現在我仍然戴著它。

  2003年冬的一天,彥突然病倒在了公司,我和同事急忙把他送到醫院,打過點滴後,我們把彥送回了家。那時已是晚上10點多了,這是我第一次去彥的家,也是第一次見到彥的太太,他的太太當時喝了很多酒,沒有和我們打一聲招呼。出於對彥的尊重,臨走時我説:“我們先回公司了,您多休息幾天。”彥苦笑了一下。大約過了4個小時後,我突然接到彥的電話,他説:“你能來接我嗎?”我急忙放下手中的工作開車奔向彥的家。不知我們走後發生了什麼事情,我看到彥坐在院中,渾身不停地抖動,他見到我後哭了。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彥流淚,不知哪來的力量,我把彥背上了車,送回醫院。

  彥住院期間,他的太太沒有去過一次醫院,也沒有給他打過電話。彥出院時沒有回家,而是直接回到了公司,大家勸彥回家休息,彥苦笑著説:“我只不過是妻子掙錢的工具而已,我想結束這一切,也不想再回那個家了。”後來我才知道,彥從結婚那天起太太就沒有出去工作過,靠彥一個人的收入維持著家庭的開支。彥的太太是一個賭徒,每天泡在遊戲機房,家裏輸得所剩無幾。女兒看不慣這一切,一氣之下割斷了母女之情,離家出走。彥的母親由於痛恨這個兒媳,也跟彥斷絕了來往。彥説:“我娶她為妻是這輩子犯下的最大的錯。”彥幾次想和太太離婚,但因為沒有離婚時所需的大額慰問金,所以沒辦法離婚。

  那一天,我偷看了彥的電話本,然後自作主張給他母親打了電話,把彥的情況告訴了她,老人在電話的另一端哭了很久,最後説:“拜託你把彥給我送回來吧。”剎那間,我終於明白了,天下惟有母親的心胸是最寬大的,她可以包容子女的全部過錯。彥見到母親的那一刻,跪了很久很久,母親也哭了很久很久,彥把所有的自責和愧疚都跪在了母親面前,母親把所有的責備與憐愛都融入了淚水。

  不知彥跟他母親説了什麼,我經常接到他母親的電話,老人邀我去家中玩,並給我做各種日本料理吃。彥的母親幾次這樣説:“我們全家都很喜歡你,如果你能做我的兒媳就好了,把彥交給你,我死也放心了。”她説這些時,我總是儘量回避,因為我在中國還有一個“家”,即使感覺告訴我這個家即將走向死亡。然而有萬分之一的希望,我也想挽回它,那是我生命的全部,我為之犧牲和失去了太多太多。

  一起向前走

  2004年8月,由於我的就職簽證沒有得到審批,孩子的簽證也就成了問題。為了不耽誤前途,孩子決定回國讀大學,我也向公司遞交了辭呈。彥知道後,三天沒有出現在我的面前。第四天,彥來到我的住處,臉色很難看,好像蒼老了許多。他緊緊地抱著我説:“留下來好嗎?我不能沒有你,你是我生存下去的希望,如果你不在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將怎樣生活下去。你看看我滿身的傷就會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彥卷了一下衣服,他的胳膊、前胸是一道道不知用什麼利器割破的傷痕,有的已經結痂,有的還在滲血,我頓時明白了自己的無情給彥帶來了多麼深的痛苦。在矛盾、自責、徘徊中,我為彥準備了好多日常所需物品,襪子、內衣、內褲、手帕、領帶、衣服等等,足夠彥用幾年了。

  2004年11月,我不得不離開彥回到國內。回國第一天姐姐就對我説,我的丈夫早已在外面有了別的女人。第二天,我毅然結束了自己21年的婚姻。往事歷歷在目,我卻被丈夫拋棄了。最後,我選擇了死亡。彥知道我的情況後,急忙來到中國,每天都陪在我的身邊,耐心地勸導我,照顧我。彥説:“請你給我一次機會,也給自己一次機會,我會讓你幸福,為了你我什麼都肯去做,回日本後不惜傾家蕩産,我也要辦離婚手續,之後來中國接你,希望你能堅強地活下去,為了我,也為了你自己。”

  彥回日本後,賣掉了自己心愛的車,在他母親及親屬的幫助下湊夠了太太所需的大額慰問金,辦理了離婚手續。2005年2月他再次來到長春,同我舉行了簡單的婚禮,當兩雙飽經滄桑的手拉在一起的時候,我們都淚流滿面。我的日漸蒼老的父母臉上終於露出了微笑,他們是特意從四平市趕過來參加我的婚禮的。我和彥約定不管以後發生什麼事,我們都會手拉手一起向前走。現在的我們過著平淡的生活,這平淡裏透出的幸福,只有我和彥才能深深地體會。

  主持人香北:昨天遙給我打來電話,她説和彥回四平看望父母去了,還説把埋藏在心底10多年的痛苦傾訴出來後,心裏敞亮多了,她的抑鬱症在進一步的康復中。我們祝願她早日恢復健康,享受更多的快樂。記得有這樣一句話:人如果沒有了自由的心靈,就無法快樂地生活。愛情或許是女人獲得自由的最大障礙之一,它總是不可救藥地佔據著女人情感的核心位置,只有選擇適合自己的愛情,才會擁有一顆自由的心靈。


上一篇:
私奔的大哥,兒女盼你歸
下一篇:
原來老公愛的不是我
 

選稿:李宏洋    來源:新文化報    
 
  • "520"撞姻緣:五千白領齊相親[圖]
  • 滬驚現代孕仲介 最高報酬超10萬
  • 二手房:賣家急著拋買家急著買
  • 地鐵一號線:報站嗓門小最惹不滿
  • 白領拒穿工作裝遭罰款
  • 上海美眉"食速"不讓鬚眉
  • 男生女相被性騷擾欲變性
  • 白血病男孩術後無錢治並發癥 醫生求廠家捐藥
  • 母親將女兒處女身賣給六旬翁 交易價3000元
  • 230公斤頭髮失蹤 男子假冒軍官租房打洞盜竊[圖]
  • 大學生野外訓練留垃圾 1200多年前西域兒童"作業本"
  • 北京一76歲老太虐貓致死丟進垃圾箱[圖]
  • 毒販將毒品賣進勞教所續:檢察機關調查勞教所
  • 日記叫賣十萬元籌善款
  • 北京兩名留學生酒後飆車撞傷一夜歸女士
  • 首位公開身份的艾滋女大學生在京找到工作
  • 初戀被生肖不合迷信擊碎 妻子出走男子砍死丈母娘
  • 川大女生割肝救活母親 專家稱創造醫學奇跡
  • 5月20日成為結婚高峰日 24歲變性男子如願當上新娘
  • 女攤販稱遭城管圍追堵截 逃跑時不慎撞車[圖]


  • 警察不能承受之痛
    獨家對話中國性家教第一人
    愚人節‧ 娛人節‧ 愚人劫
    舉重冠軍當搓澡工
    神秘女子"虐貓"事件
    ……>>更多
    排行  
    藝術家北京集體裸體 當地農民叫罵[圖]
    男子常被性騷擾 不堪忍受欲變性[圖]
    母親將女兒處女出售 交易價3000元
    遼寧丹東神秘小院出現數十具屍體[圖]
    緬甸"新娘"的"非正常"婚姻生活[圖]
    15歲女生與老師發生性關係離家出走
    四川首次披露一宗台灣間諜案
    神秘小院屍體加工借"外衣"做標本[圖]
    ……>>更多
    口述實錄  
    妻子的過去讓我背上沉重的磨盤
    初戀被生肖不合的迷信擊碎
    丈夫砍我14刀把我扔下樓
    "賭"來的婚姻不想丟
    老公被別的女人搶去6年
    我被隔壁叔叔騙失身後懷孕
    忙人不解閒人的心
    他讓我動心卻不給我婚姻
    丈夫騙我"假離婚"
    再婚 容許我任性一回
    選擇離婚 我的人生我做主
    情人是兒子的班主任
    孝字面前我放棄幸福
    滬白領相親50次嫁離婚男人
    上海白領的一天
    ……>>更多
    東方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