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媒體觀點 >> 正文
收回死刑復核權背後的民意基礎
選稿:項淩  來源:東方早報  作者:喬新生      2005年10月31日 11:38

  2005年10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發佈了《人民法院第二個五年改革綱要》,啟動了人民法院新一輪的全面改革。改革綱要將收回死刑核準權作為改革的目標,並且為收回死刑核準權制定了具體措施。這是非常具有建設性的改革舉措。

  從我國死刑復核權的歷史變遷可以看出,最高人民法院行使死刑復核權的改革不是制度創新,而是嚴格依法辦事。在死刑復核權的變遷中,既有全國人大常委會審時度勢,及時做出的制度修改,也有最高人民法院實事求是,遵從既有的原則,保留高級人民法院的死刑復核權。然而,權力的上下滑動,多少缺乏一些民意基礎。最高人民法院作為司法機關,只能嚴格遵守法律,在法律沒有修改之前,既不能突破現行的法律,授權其他司法機關行使法律上賦予最高人民法院的權力,同時也不能通過自身的改革,衝撞法律的規定。在人民法院組織法沒有修改之前,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改革綱要需要認真斟酌。

  之所以強調死刑復核權背後的民意基礎,是因為中國的死刑制度改革面臨著複雜的社會背景。一方面法學界普遍要求減少或者廢除死刑;而另一方面,普通老百姓強烈呼籲擴大死刑的適用範圍,特別是要對貪官污吏判處死刑。在這個歷史的關頭,如果最高人民法院收回死刑核準權,是為了減少死刑甚至從司法實踐上廢除死刑,那麼,這樣的改革可能會引起民意強烈反彈。所以,我們必須注意此次司法改革的弦外之音。

  在歷史上,關於死刑的存廢,存在著極大的爭論。有人運用數理統計的方法分析得出結論,認為判處死刑有利於遏制犯罪;但是也有學者通過實證分析,認為判處死刑無助於減少犯罪。美國經濟學家艾裏克對犯罪成本進行了系統分析,他在援引美國犯罪統計數字分析後認為,對殺人罪最大的威懾源自於被捕概率的增加,其次是定罪概率的提高,再次是被判處死刑的概率上升。他認為每執行一個死刑,便可阻止八起殺人案的發生。但是,也有相反的研究結論,認為廢除死刑或者減少死刑並不會導致殺人案件的上升。這些學術觀點固然有助於公民理性思考,然而,如果司法機關把某些學術觀點帶入到司法實踐中,有可能誤導民意,扭曲法律。

  重視司法改革的民意基礎,不是要求司法機關根據民間輿論進行裁判,而是要求司法機關充分注意法律中所體現的民意價值。如果無視法律的規定,或者為了防止冤假錯案的發生,而在法律沒有修改之前,減少或者廢除死刑的刑罰,那麼有可能會導致法律被架空。在我國憲法體制內,司法機關不能修改法律,法律的修改需要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按照既定的程式,廣泛徵求各界的意見,並且根據議事規則,作出決定。司法機關的保守或者“固執”,恰恰是為了維護法律的尊嚴。如果司法機關站在法律改革的前列,那麼有可能會出現主體錯位。

東方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