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瓊州海峽水手的春運故事:“大海與鐵路輪渡是我第二個家”

2020-1-23 16:52:37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洪堅鵬 向勇剛 蘇豪

    

    圖為車頭將列車推進火車艙。洪堅鵬攝

    中新網海口1月23日電 題:(新春見聞)瓊州海峽水手的春運故事:“大海與鐵路輪渡是我第二個家”

    作者 洪堅鵬 向勇剛 蘇豪

    在海南鐵路“粵海鐵4號”渡輪悶熱的火車艙內,水手長寧軍與同事一遍遍地指揮車輛停靠,並把木塊墊在車輪下防止移位。進入春運以來,瓊州海峽運輸異常繁忙,寧軍與同事們每天要將這些基本動作重復上千次。

    瓊州海峽是中國最繁忙的水上運輸大通道之一,海南島絕大部分生活生産物資都依賴瓊州海峽水運進出島。2019年,經瓊州海峽進出海南島的旅客接近1500萬人次,車輛334萬台次。春運期間,僅海南鐵路輪渡,日均發送旅客就達1.7萬餘人次、汽車4000余輛次,最多時開行15對航班。

    

    圖為車頭將列車推進火車艙。洪堅鵬 攝

    在這個工作崗位上,寧軍已連續16年未回家鄉湖南衡陽過春節了,每年春節都堅守崗位,為進出海南島的列車、車輛和旅客服務,“海南現在是我的第二個故鄉,船舶就是我的第二個家。”

    渡輪火車艙每次裝載作業通常要耗時近一個小時:在火車開放裝載信號前,水手要在火車甲板進行巡查,確保綁扎器材到位,裝載並停放好火車後,挂上限制紅牌。接著他們要對車輛進行係固,以確保船舶搖晃時火車和汽車不會移位。

    

    圖為寧軍對列車進行係固。洪堅鵬 攝

    “別看這樣的操作簡單,只有確保不發生任何事故,才能保證船舶和列車準點出發,保證旅客們順利出行。”寧軍説,“安全無小事。”

    記者在採訪時了解到,在裝載的過程當中,有些司機埋怨水手們説話嗓門大,殊不知水手們長期在嘈雜的火車艙裏作業,需要大聲指揮貨車停放,不得已養成了這個“壞習慣”。

    

    圖為寧軍掌舵。洪堅鵬 攝

    在這些“粗”象下,是水手們的細緻和敏捷。就在記者採訪時,一位旅客駕駛摩托車登船時不慎滑倒。寧軍一個箭步衝上前,幫其將沉重的摩托車扶起並妥善安排停車。在“爭分奪秒”的春運時間,這樣的“小事故”需時刻避免,以確保航班準點發出。

    此外,水手們還都身懷“十八般武藝”,除了本職工作,他們還要會給汽車搭電、換備胎等多項技能。去年,一輛貨車在進入渡輪時方向傳動桿失靈,進退不能。幸虧寧軍處置過相關事件,他和司機相互配合,對傳動桿作了臨時維修,才未對航班造成影響。

    

    圖為寧軍掌舵。洪堅鵬 攝

    與寧軍一樣,連續多年堅守春運崗位的水手還有許多。儘管家就在不遠的廣東梅州,但水手劉建華已連續第九個春運堅守崗位了,“家雖不遠,可在春運這麼關鍵時刻請假,自己開不了口,不敢想也不能想,因為同事們都在堅守。”

    “選擇鐵路這樣的工作,就註定會與家人離多聚少,職責所在,回家過年對自己來説成了一種奢望。”水手長劉衛鋒説。

    水手們有遺憾、愧疚,但沒有埋怨。“這麼多年春節沒有回家陪父母小孩,工作性質決定了自己只能把委屈、愧疚留給家人,但當看到每天有這麼多旅客通過鐵路輪渡平平安安回家團聚時,又覺得自己的堅守是值得的。”寧軍説,“大海和船舶就是我的第二個家,只要在崗位一天,我都會認認真真地工作,為旅客的安全出行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完)

推薦閱讀

瓊州海峽水手的春運故事:“大海與鐵路輪渡是我第二個家”

2020年1月23日 16:52 來源:中國新聞網

    

    圖為車頭將列車推進火車艙。洪堅鵬攝

    中新網海口1月23日電 題:(新春見聞)瓊州海峽水手的春運故事:“大海與鐵路輪渡是我第二個家”

    作者 洪堅鵬 向勇剛 蘇豪

    在海南鐵路“粵海鐵4號”渡輪悶熱的火車艙內,水手長寧軍與同事一遍遍地指揮車輛停靠,並把木塊墊在車輪下防止移位。進入春運以來,瓊州海峽運輸異常繁忙,寧軍與同事們每天要將這些基本動作重復上千次。

    瓊州海峽是中國最繁忙的水上運輸大通道之一,海南島絕大部分生活生産物資都依賴瓊州海峽水運進出島。2019年,經瓊州海峽進出海南島的旅客接近1500萬人次,車輛334萬台次。春運期間,僅海南鐵路輪渡,日均發送旅客就達1.7萬餘人次、汽車4000余輛次,最多時開行15對航班。

    

    圖為車頭將列車推進火車艙。洪堅鵬 攝

    在這個工作崗位上,寧軍已連續16年未回家鄉湖南衡陽過春節了,每年春節都堅守崗位,為進出海南島的列車、車輛和旅客服務,“海南現在是我的第二個故鄉,船舶就是我的第二個家。”

    渡輪火車艙每次裝載作業通常要耗時近一個小時:在火車開放裝載信號前,水手要在火車甲板進行巡查,確保綁扎器材到位,裝載並停放好火車後,挂上限制紅牌。接著他們要對車輛進行係固,以確保船舶搖晃時火車和汽車不會移位。

    

    圖為寧軍對列車進行係固。洪堅鵬 攝

    “別看這樣的操作簡單,只有確保不發生任何事故,才能保證船舶和列車準點出發,保證旅客們順利出行。”寧軍説,“安全無小事。”

    記者在採訪時了解到,在裝載的過程當中,有些司機埋怨水手們説話嗓門大,殊不知水手們長期在嘈雜的火車艙裏作業,需要大聲指揮貨車停放,不得已養成了這個“壞習慣”。

    

    圖為寧軍掌舵。洪堅鵬 攝

    在這些“粗”象下,是水手們的細緻和敏捷。就在記者採訪時,一位旅客駕駛摩托車登船時不慎滑倒。寧軍一個箭步衝上前,幫其將沉重的摩托車扶起並妥善安排停車。在“爭分奪秒”的春運時間,這樣的“小事故”需時刻避免,以確保航班準點發出。

    此外,水手們還都身懷“十八般武藝”,除了本職工作,他們還要會給汽車搭電、換備胎等多項技能。去年,一輛貨車在進入渡輪時方向傳動桿失靈,進退不能。幸虧寧軍處置過相關事件,他和司機相互配合,對傳動桿作了臨時維修,才未對航班造成影響。

    

    圖為寧軍掌舵。洪堅鵬 攝

    與寧軍一樣,連續多年堅守春運崗位的水手還有許多。儘管家就在不遠的廣東梅州,但水手劉建華已連續第九個春運堅守崗位了,“家雖不遠,可在春運這麼關鍵時刻請假,自己開不了口,不敢想也不能想,因為同事們都在堅守。”

    “選擇鐵路這樣的工作,就註定會與家人離多聚少,職責所在,回家過年對自己來説成了一種奢望。”水手長劉衛鋒説。

    水手們有遺憾、愧疚,但沒有埋怨。“這麼多年春節沒有回家陪父母小孩,工作性質決定了自己只能把委屈、愧疚留給家人,但當看到每天有這麼多旅客通過鐵路輪渡平平安安回家團聚時,又覺得自己的堅守是值得的。”寧軍説,“大海和船舶就是我的第二個家,只要在崗位一天,我都會認認真真地工作,為旅客的安全出行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