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山西傳統手藝“蒸糰子”裏的濃濃年味兒

2020-1-23 15:12:45

來源:中國新聞網

    

    糰子是眾多長治人必備的年貨,寓意“團團圓圓,蒸蒸日上”,每家每戶都提前準備好糰子,除了自家吃,還要送給親朋好友。受訪者供圖攝

    (新春見聞)山西傳統手藝“蒸糰子”裏的濃濃年味兒

    中新網長治1月23日電 題:山西傳統手藝“蒸糰子”裏的濃濃年味兒

    作者吳瓊李東方董婕

    臨近春節,山西省長治市潞州區景家莊廟前街的老郭家糰子店內,30歲的曹學敏不時翻看手機裏的訂單,店裏師傅們正在加緊做糰子。每年這段時間,是店裏最忙碌的日子。

    進入臘月天,家家戶戶便開始忙著儲備傳統的春節美食。糰子是長治人必備的年貨,寓意“團團圓圓,蒸蒸日上”,每家每戶都提前準備好糰子,除了自家吃,還要送給親朋好友。

    從8點開始,店裏就開始忙活。“糰子講究現做現賣。”春節前,訂購糰子的顧客絡繹不絕,曹學敏説,一天大概能賣6000余個糰子,有時忙完收拾好就到晚上12點了。

    

    如今,很多時候人們無暇按照繁瑣的傳統手法製作美食,但傳統美食的誘惑意蘊猶存,每逢春節,糰子是很多人走親訪友的禮品。受訪者供圖 攝

    老郭家糰子店繼承了山西上黨團子的傳統做法,再加上後期的改良製作,因糰子味道地道正宗走上了千家萬戶的餐桌。“糰子主要用玉米麵、黍米麵、紅豆、紅棗及綿白糖等材料組合,經過篩、揉、搗、拍、捏等多道工序製作而成,較為繁瑣。”曹學敏介紹,糰子餡料是重頭戲,選用肉厚而甜的紅棗去殼,紅豆冷水浸泡後用木槌搗碎,與紅棗一起拌勻,再加入少許白糖。

    “包糰子的時候,挖一塊麵粉握在手心裏團一下,添入餡料,把口捏實,成橢圓狀,兩手交替來回輕捏,使其外表光滑無縫,繼而上蒸鍋。”曹學敏説,蒸的時間也是有講究的,時間長了它會裂,時間短又不容易熟,把握好時間才能保證糰子的口感和品質。

    從兒時起,每逢冬季,曹學敏的家裏就開始蒸糰子。“每次回老家,家裏老人就會拿出糰子熱一下給我吃。”天冷了,該吃糰子了,這是兒時的曹學敏對糰子最初的印象。

    隨著年齡增長,對曹學敏來説,吃糰子不僅是冬天來了的預報,也承載了兒時的記憶。曹學敏回憶,一到過年,家家戶戶都會蒸糰子,然後放進院子裏的缸進行儲存,從臘月吃到正月天,蒸著吃、烤著吃、煮著吃,糰子和家總是多年來不變的聯繫。

    如今,很多時候人們無暇按照繁瑣的傳統手法製作美食,但傳統美食的誘惑意蘊猶存,每逢春節,糰子是很多人走親訪友的禮品。“年輕人做著最土的東西,我希望能將傳統美食流傳下去,不能讓年輕一輩的人忘了糰子的味道,忘了家的味道”。(完)

推薦閱讀

山西傳統手藝“蒸糰子”裏的濃濃年味兒

2020年1月23日 15:12 來源:中國新聞網

    

    糰子是眾多長治人必備的年貨,寓意“團團圓圓,蒸蒸日上”,每家每戶都提前準備好糰子,除了自家吃,還要送給親朋好友。受訪者供圖攝

    (新春見聞)山西傳統手藝“蒸糰子”裏的濃濃年味兒

    中新網長治1月23日電 題:山西傳統手藝“蒸糰子”裏的濃濃年味兒

    作者吳瓊李東方董婕

    臨近春節,山西省長治市潞州區景家莊廟前街的老郭家糰子店內,30歲的曹學敏不時翻看手機裏的訂單,店裏師傅們正在加緊做糰子。每年這段時間,是店裏最忙碌的日子。

    進入臘月天,家家戶戶便開始忙著儲備傳統的春節美食。糰子是長治人必備的年貨,寓意“團團圓圓,蒸蒸日上”,每家每戶都提前準備好糰子,除了自家吃,還要送給親朋好友。

    從8點開始,店裏就開始忙活。“糰子講究現做現賣。”春節前,訂購糰子的顧客絡繹不絕,曹學敏説,一天大概能賣6000余個糰子,有時忙完收拾好就到晚上12點了。

    

    如今,很多時候人們無暇按照繁瑣的傳統手法製作美食,但傳統美食的誘惑意蘊猶存,每逢春節,糰子是很多人走親訪友的禮品。受訪者供圖 攝

    老郭家糰子店繼承了山西上黨團子的傳統做法,再加上後期的改良製作,因糰子味道地道正宗走上了千家萬戶的餐桌。“糰子主要用玉米麵、黍米麵、紅豆、紅棗及綿白糖等材料組合,經過篩、揉、搗、拍、捏等多道工序製作而成,較為繁瑣。”曹學敏介紹,糰子餡料是重頭戲,選用肉厚而甜的紅棗去殼,紅豆冷水浸泡後用木槌搗碎,與紅棗一起拌勻,再加入少許白糖。

    “包糰子的時候,挖一塊麵粉握在手心裏團一下,添入餡料,把口捏實,成橢圓狀,兩手交替來回輕捏,使其外表光滑無縫,繼而上蒸鍋。”曹學敏説,蒸的時間也是有講究的,時間長了它會裂,時間短又不容易熟,把握好時間才能保證糰子的口感和品質。

    從兒時起,每逢冬季,曹學敏的家裏就開始蒸糰子。“每次回老家,家裏老人就會拿出糰子熱一下給我吃。”天冷了,該吃糰子了,這是兒時的曹學敏對糰子最初的印象。

    隨著年齡增長,對曹學敏來説,吃糰子不僅是冬天來了的預報,也承載了兒時的記憶。曹學敏回憶,一到過年,家家戶戶都會蒸糰子,然後放進院子裏的缸進行儲存,從臘月吃到正月天,蒸著吃、烤著吃、煮著吃,糰子和家總是多年來不變的聯繫。

    如今,很多時候人們無暇按照繁瑣的傳統手法製作美食,但傳統美食的誘惑意蘊猶存,每逢春節,糰子是很多人走親訪友的禮品。“年輕人做著最土的東西,我希望能將傳統美食流傳下去,不能讓年輕一輩的人忘了糰子的味道,忘了家的味道”。(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