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這雙手傷痕纍纍,卻做出了“最美敬禮”

2018-10-19 11:03:58

來源:新警事兒微信公眾號

    排爆民警是警察職業中的特殊群體,他們時常與死神擦肩而過,工作卻不被外界所知曉。每天的安定生活彰顯著他們的工作成果,也是他們的最大渴求。在這個群體中,有一個優秀代表,他就是轉業軍人、山東省濟南市公安局特警支隊排爆中隊負責人張保國。在19年的公安排爆工作中,張保國功勳卓著,銷毀廢舊雷管30余萬枚,出色完成1200多次重大活動的防爆安檢,帶出了一隻忠誠擔當、業務精良的防爆隊伍。張保國直面生死而毫不退縮,卻因女兒的一句話而瞬間淚流滿面。今天,新警事兒小編帶您一起了解這位做出“最美敬禮”、離死神最近的排爆英雄。

    每一次出警,都是與時間的賽跑;每一次排爆,都是與死神的博弈。有人形容排爆民警是和平時期離死神最近的人。

    

    每次面對爆炸物,絕非是剪紅線或藍線的單選題,這仿佛在刀尖上舞蹈,每時每刻都是對他的極大考驗。排爆工作進行時,穿著近40公斤重的防爆服,全神貫注,汗流浹背,周圍安靜得仿佛只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那,是一顆懷著黨和人民的赤膽忠心。“女兒,高三了,有什麼打算嗎?”“爸,我想當警察,你們排爆隊有女警嗎?”2018年5月29日,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公安部授予張保國“全國公安系統一級英雄模範”稱號。在授獎儀式上,他舉起因傷而無法伸直的右手,鄭重地敬了一個禮。這個敬禮刷爆網路,被網友稱為“最美敬禮”。

    

    張保國的工作經歷並不複雜。1988年從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械工程學院彈藥專業畢業後,在部隊從事彈藥修理、銷毀的工作。1999年,作為緊缺人才,在部隊待了15年的張保國轉業到濟南市公安局從事排爆防爆工作。2002年濟南市公安系統機構改革實行民警雙向選擇,他又主動要求繼續留在排爆防爆崗位,並擔任了新成立的排爆中隊中隊長,前前後後和“爆炸物”打了34年的交道。“保國剛來那會兒都還沒有專門的排爆隊伍。2002年的時候,根據形勢需要和治安管理實際,全國各地陸陸續續增設了排爆民警。濟南市局也是那時候才有了自己的第一支專業排爆隊。”濟南市公安局治安支隊紀委書記潘江東從事治安業務工作30餘年,也是濟南首支排爆隊的直接負責人,他感慨道,“當時排爆隊包括張保國一共5個人,除了他,剩下4個人現在都沒有從事相關工作了,也只有他堅持了下來。”張保國剛到崗沒多久,就遇到了一起棘手的案子。1999年12月25日下午,濟南市郵政局郵件分揀處的工作人員發現一個包裹的重量和表明的內裝物品明顯不符,懷疑裏面有爆炸裝置,迅速聯繫警方。當時排爆工作剛剛起步,還沒有先進的防護器材,作為全市公安機關當時唯一一名專業排爆手,張保國沉著應戰,戴了頂派出所借來的鋼盔,找了床被子,小心翼翼將郵包裹住,慢慢向外走,最終把爆炸可疑物穩穩放到車上,運到郊外銷毀。其實一頂鋼盔和一床棉被幾乎是沒有任何防護作用,張保國卻覺得作為一名共産黨員,這是他的使命所然。“我是排爆隊長,我就是第一排爆手。只要有排爆任務我先上。如果我不在了,你們誰黨齡長誰上!”他曾在排爆現場對戰友説的這番話,排爆隊的所有隊員人盡皆知。

    

    張保國穿上防爆服,準備排爆在軍營待的時間長了,張保國説自己有“一股子擰勁兒”,這股勁兒也反應到了日常起居。直到現在,所有的鞋子、水杯,他都必須要擺放整齊並朝向一個方向。“習慣了,改不了了。”他笑著説。“之前我的作息都很有規律,當了警察後,案子説來就來,作息沒辦法保證了。”雖然“綠裝”換“藍裝”,張保國卻覺得自己的工作本質並沒有變, “不管是當軍人還是做警察,不都是要做一支講紀律的忠誠部隊,做的不都是保衛國家、保護百姓的事兒嘛。”張保國的父親年輕時當了5年兵,參與了共和國的核工業基地建設,將青春奉獻給了祖國大西北。而這種奉獻精神也流淌在張保國的血液中。“我從沒覺得自己做的工作有多麼偉大。公安工作哪個不危險,哪個不需要全心全意的付出?”張保國反問到。站在記者面前的張保國絕非刻板印象中的“山東大漢”形象,年過半百的他頭髮花白,儒雅隨和,一邊瞇著眼笑一邊和記者打招呼。如果不是他握手時手背手掌上那令人觸目驚心的燒傷疤痕,很難相信他曾在上百個涉爆現場直面生死。2005年的一起突發事故差點成為張保國排爆生涯的句點。當年3月2日,依照慣例,張保國帶著排爆隊將廢棄彈藥運往人跡罕至的山中銷毀。正當他在為媒體記者講解銷毀過程時,廢棄彈藥中的老舊發煙罐突然洩露起火。“快跑”,張保國用力推開身邊的記者和同事,一個健步衝到火藥堆旁踢飛發煙罐。但還沒來得及撤離,火藥堆瞬間躥起十米高的大火將其包圍……“在爆燃的時候哪怕他呼吸一下,都是致命的。”潘江東説,“因為瞬間産生的灼熱空氣,一呼吸就會灼傷呼吸道,起水泡,進而堵塞呼吸道造成窒息死亡。”張保國臨危不亂,撿回了一條命。他的兩邊臉頰如今仍有兩道深色印記,那是當時頭盔的尼龍繩熔化後在他臉上留下的痕跡。

    

    

    這次事故,張保國全身有8%的面積燒傷,其中雙手深二度燒傷,落下七級傷殘。在漫長的康復過程中,為了恢復手的功能,張保國選擇植皮手術,更是經歷了常人難以想像的痛苦和艱難。“剛植皮那會兒,新皮緊緊地繃在手上,手指無法打彎,我就得把雙手浸到60度的蠟液中一層層的裹,重復十幾次,再迅速把蠟剝離,趁著熱勁兒,硬生生地把變形的手指掰直、彎曲。”回憶起當初的康復過程,張保國還是面露難色。就這樣,以驚人的毅力,兩個月後的張保國回到了工作崗位,在出院後的第3天又出現在爆炸可疑物的處置現場。

    

    排爆現場的張保國排爆工作不但危險,而且專業性很強,需要精通炸藥、機械、電子、化工等多方面的綜合知識,熟悉和了解爆炸裝置的各種結構類型,掌握定時、遙控等各種炸彈的排除方法。正是在實戰中的不斷磨練,張保國練就了一身排爆本領。成長為排爆業務的“領軍人才”。

    

    張保國與同事們交流經驗“有時候師父只要在現場一看,是炸彈還是‘詐彈’初步就有了判定,如何處置心裏也很快就有了數。”提起“師父”,濟南市公安局特警支隊排爆中隊民警陳龍滿口佩服。不僅僅是在處置現場中累計經驗,張保國時刻不忘向書本學理論,要知識,先後撰寫發表了十多篇專業論文,指導研發了車底安檢系統,還被山東省公安廳評為“齊魯公安英才標兵型、拔尖型人才”。張保國平日裏是一個右利手,只有在處置現場時會選擇左手。他解釋,即使全身防護再嚴實,手還是會暴露在危險中,“如果一旦出事左手沒了,至少不耽誤右手照顧自己的飲食起居。”他説。他不想連累家人。面對生死都不會退縮的張保國,提及家人時卻眼含淚水。張保國結識他的妻子李靜時還在軍營,談及為什麼當初要嫁給他,李靜捂著嘴笑答:“因為他很帥啊。”甜蜜的家庭生活因為張保國的工作特殊性起了漣漪。他對家人的關心和愛成為了一次次的愧疚和遺憾。結婚24年,每到節假日,當妻子和孩子有空的時候,張保國卻因為各種安保任務和治安管理需要,根本走不開。“我已經好幾年許諾自己要休個年假,結果對自己我都食言了。”張保國無奈地説。“我有時候其實特別希望他出差,一走就幾個月的那種。”張保國的妻子語出驚人,原因卻讓人心酸,“他在外出差的時候,我反倒心裏很平靜,知道他沒危險。我最怕的就是半夜一個電話將他叫走。”張保國負傷之後,每次出警,無論多晚,李靜都會跟著起床,一句話都不問,看著他出門,然後,打開客廳的燈,坐在沙發上等。“我要為他亮著一盞燈,希望他永遠記得,家裏有人在等他回家。”無盡愧疚,大愛來償。張保國將自己的真心無私奉獻到了他熱愛的工作崗位上。 作為中國防爆安檢專家委員會14名專家委員之一,他深知“人才”的重要性。在他的帶領下,如今的排爆中隊,人人都能當主排手,成為了濟南市局的一支尖刀力量。

    

    張保國和同事們在執行任務此外,濟南市局在裝備的支援保障上下大力氣,針對排爆任務危險的實際情況,通過多方協調,多方籌措,爭取專項資金,購買排爆機器人、排爆球罐車、頻率干擾儀等排爆裝備,並成立了“張保國排爆工作室”,大大提升了特警排爆隊伍整體戰鬥力和實戰能力,“現在爆炸物品管理更嚴格,社會治安整體向好,科技裝備越來越精良,對警察的保護意識也更加強,涉爆案件更少了,這也是最讓我們排爆民警感到欣慰的。”張保國坦言。張保國的女兒正在讀高三,一次,在和妻子一起接女兒放學回家的路上,張保國問女兒:“高三了,有什麼打算嗎?”誰知,女兒不假思索地回答:“爸,我想當警察,你們排爆隊有女警嗎?”張保國瞬間淚流滿面。

推薦閱讀

這雙手傷痕纍纍,卻做出了“最美敬禮”

2018年10月19日 11:03 來源:新警事兒微信公眾號

    排爆民警是警察職業中的特殊群體,他們時常與死神擦肩而過,工作卻不被外界所知曉。每天的安定生活彰顯著他們的工作成果,也是他們的最大渴求。在這個群體中,有一個優秀代表,他就是轉業軍人、山東省濟南市公安局特警支隊排爆中隊負責人張保國。在19年的公安排爆工作中,張保國功勳卓著,銷毀廢舊雷管30余萬枚,出色完成1200多次重大活動的防爆安檢,帶出了一隻忠誠擔當、業務精良的防爆隊伍。張保國直面生死而毫不退縮,卻因女兒的一句話而瞬間淚流滿面。今天,新警事兒小編帶您一起了解這位做出“最美敬禮”、離死神最近的排爆英雄。

    每一次出警,都是與時間的賽跑;每一次排爆,都是與死神的博弈。有人形容排爆民警是和平時期離死神最近的人。

    

    每次面對爆炸物,絕非是剪紅線或藍線的單選題,這仿佛在刀尖上舞蹈,每時每刻都是對他的極大考驗。排爆工作進行時,穿著近40公斤重的防爆服,全神貫注,汗流浹背,周圍安靜得仿佛只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那,是一顆懷著黨和人民的赤膽忠心。“女兒,高三了,有什麼打算嗎?”“爸,我想當警察,你們排爆隊有女警嗎?”2018年5月29日,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公安部授予張保國“全國公安系統一級英雄模範”稱號。在授獎儀式上,他舉起因傷而無法伸直的右手,鄭重地敬了一個禮。這個敬禮刷爆網路,被網友稱為“最美敬禮”。

    

    張保國的工作經歷並不複雜。1988年從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械工程學院彈藥專業畢業後,在部隊從事彈藥修理、銷毀的工作。1999年,作為緊缺人才,在部隊待了15年的張保國轉業到濟南市公安局從事排爆防爆工作。2002年濟南市公安系統機構改革實行民警雙向選擇,他又主動要求繼續留在排爆防爆崗位,並擔任了新成立的排爆中隊中隊長,前前後後和“爆炸物”打了34年的交道。“保國剛來那會兒都還沒有專門的排爆隊伍。2002年的時候,根據形勢需要和治安管理實際,全國各地陸陸續續增設了排爆民警。濟南市局也是那時候才有了自己的第一支專業排爆隊。”濟南市公安局治安支隊紀委書記潘江東從事治安業務工作30餘年,也是濟南首支排爆隊的直接負責人,他感慨道,“當時排爆隊包括張保國一共5個人,除了他,剩下4個人現在都沒有從事相關工作了,也只有他堅持了下來。”張保國剛到崗沒多久,就遇到了一起棘手的案子。1999年12月25日下午,濟南市郵政局郵件分揀處的工作人員發現一個包裹的重量和表明的內裝物品明顯不符,懷疑裏面有爆炸裝置,迅速聯繫警方。當時排爆工作剛剛起步,還沒有先進的防護器材,作為全市公安機關當時唯一一名專業排爆手,張保國沉著應戰,戴了頂派出所借來的鋼盔,找了床被子,小心翼翼將郵包裹住,慢慢向外走,最終把爆炸可疑物穩穩放到車上,運到郊外銷毀。其實一頂鋼盔和一床棉被幾乎是沒有任何防護作用,張保國卻覺得作為一名共産黨員,這是他的使命所然。“我是排爆隊長,我就是第一排爆手。只要有排爆任務我先上。如果我不在了,你們誰黨齡長誰上!”他曾在排爆現場對戰友説的這番話,排爆隊的所有隊員人盡皆知。

    

    張保國穿上防爆服,準備排爆在軍營待的時間長了,張保國説自己有“一股子擰勁兒”,這股勁兒也反應到了日常起居。直到現在,所有的鞋子、水杯,他都必須要擺放整齊並朝向一個方向。“習慣了,改不了了。”他笑著説。“之前我的作息都很有規律,當了警察後,案子説來就來,作息沒辦法保證了。”雖然“綠裝”換“藍裝”,張保國卻覺得自己的工作本質並沒有變, “不管是當軍人還是做警察,不都是要做一支講紀律的忠誠部隊,做的不都是保衛國家、保護百姓的事兒嘛。”張保國的父親年輕時當了5年兵,參與了共和國的核工業基地建設,將青春奉獻給了祖國大西北。而這種奉獻精神也流淌在張保國的血液中。“我從沒覺得自己做的工作有多麼偉大。公安工作哪個不危險,哪個不需要全心全意的付出?”張保國反問到。站在記者面前的張保國絕非刻板印象中的“山東大漢”形象,年過半百的他頭髮花白,儒雅隨和,一邊瞇著眼笑一邊和記者打招呼。如果不是他握手時手背手掌上那令人觸目驚心的燒傷疤痕,很難相信他曾在上百個涉爆現場直面生死。2005年的一起突發事故差點成為張保國排爆生涯的句點。當年3月2日,依照慣例,張保國帶著排爆隊將廢棄彈藥運往人跡罕至的山中銷毀。正當他在為媒體記者講解銷毀過程時,廢棄彈藥中的老舊發煙罐突然洩露起火。“快跑”,張保國用力推開身邊的記者和同事,一個健步衝到火藥堆旁踢飛發煙罐。但還沒來得及撤離,火藥堆瞬間躥起十米高的大火將其包圍……“在爆燃的時候哪怕他呼吸一下,都是致命的。”潘江東説,“因為瞬間産生的灼熱空氣,一呼吸就會灼傷呼吸道,起水泡,進而堵塞呼吸道造成窒息死亡。”張保國臨危不亂,撿回了一條命。他的兩邊臉頰如今仍有兩道深色印記,那是當時頭盔的尼龍繩熔化後在他臉上留下的痕跡。

    

    

    這次事故,張保國全身有8%的面積燒傷,其中雙手深二度燒傷,落下七級傷殘。在漫長的康復過程中,為了恢復手的功能,張保國選擇植皮手術,更是經歷了常人難以想像的痛苦和艱難。“剛植皮那會兒,新皮緊緊地繃在手上,手指無法打彎,我就得把雙手浸到60度的蠟液中一層層的裹,重復十幾次,再迅速把蠟剝離,趁著熱勁兒,硬生生地把變形的手指掰直、彎曲。”回憶起當初的康復過程,張保國還是面露難色。就這樣,以驚人的毅力,兩個月後的張保國回到了工作崗位,在出院後的第3天又出現在爆炸可疑物的處置現場。

    

    排爆現場的張保國排爆工作不但危險,而且專業性很強,需要精通炸藥、機械、電子、化工等多方面的綜合知識,熟悉和了解爆炸裝置的各種結構類型,掌握定時、遙控等各種炸彈的排除方法。正是在實戰中的不斷磨練,張保國練就了一身排爆本領。成長為排爆業務的“領軍人才”。

    

    張保國與同事們交流經驗“有時候師父只要在現場一看,是炸彈還是‘詐彈’初步就有了判定,如何處置心裏也很快就有了數。”提起“師父”,濟南市公安局特警支隊排爆中隊民警陳龍滿口佩服。不僅僅是在處置現場中累計經驗,張保國時刻不忘向書本學理論,要知識,先後撰寫發表了十多篇專業論文,指導研發了車底安檢系統,還被山東省公安廳評為“齊魯公安英才標兵型、拔尖型人才”。張保國平日裏是一個右利手,只有在處置現場時會選擇左手。他解釋,即使全身防護再嚴實,手還是會暴露在危險中,“如果一旦出事左手沒了,至少不耽誤右手照顧自己的飲食起居。”他説。他不想連累家人。面對生死都不會退縮的張保國,提及家人時卻眼含淚水。張保國結識他的妻子李靜時還在軍營,談及為什麼當初要嫁給他,李靜捂著嘴笑答:“因為他很帥啊。”甜蜜的家庭生活因為張保國的工作特殊性起了漣漪。他對家人的關心和愛成為了一次次的愧疚和遺憾。結婚24年,每到節假日,當妻子和孩子有空的時候,張保國卻因為各種安保任務和治安管理需要,根本走不開。“我已經好幾年許諾自己要休個年假,結果對自己我都食言了。”張保國無奈地説。“我有時候其實特別希望他出差,一走就幾個月的那種。”張保國的妻子語出驚人,原因卻讓人心酸,“他在外出差的時候,我反倒心裏很平靜,知道他沒危險。我最怕的就是半夜一個電話將他叫走。”張保國負傷之後,每次出警,無論多晚,李靜都會跟著起床,一句話都不問,看著他出門,然後,打開客廳的燈,坐在沙發上等。“我要為他亮著一盞燈,希望他永遠記得,家裏有人在等他回家。”無盡愧疚,大愛來償。張保國將自己的真心無私奉獻到了他熱愛的工作崗位上。 作為中國防爆安檢專家委員會14名專家委員之一,他深知“人才”的重要性。在他的帶領下,如今的排爆中隊,人人都能當主排手,成為了濟南市局的一支尖刀力量。

    

    張保國和同事們在執行任務此外,濟南市局在裝備的支援保障上下大力氣,針對排爆任務危險的實際情況,通過多方協調,多方籌措,爭取專項資金,購買排爆機器人、排爆球罐車、頻率干擾儀等排爆裝備,並成立了“張保國排爆工作室”,大大提升了特警排爆隊伍整體戰鬥力和實戰能力,“現在爆炸物品管理更嚴格,社會治安整體向好,科技裝備越來越精良,對警察的保護意識也更加強,涉爆案件更少了,這也是最讓我們排爆民警感到欣慰的。”張保國坦言。張保國的女兒正在讀高三,一次,在和妻子一起接女兒放學回家的路上,張保國問女兒:“高三了,有什麼打算嗎?”誰知,女兒不假思索地回答:“爸,我想當警察,你們排爆隊有女警嗎?”張保國瞬間淚流滿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