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兩位副部執掌地級市,少見

2018-1-31 19:37:56

來源:北京日報-長安街知事 作者:高樓 選稿:李婉怡

原標題:兩位副部執掌地級市,少見

  近日,湖南選出新一屆省政府班子,長沙市長陳文浩當選為副省長。

  如今,長沙有了兩位副部級領導——省委常委、市委書記胡衡華,副省長、市長陳文浩。“雙副部”是副省級城市的標配,對於地級市來説很少見。

  陳文浩

  長安街知事注意到,上一次出現這種“高配”情況,也是在長沙。2016年11月,湖南省委換屆,時任長沙市委書記易煉紅和市長胡衡華雙雙當選常委,出現“雙常委”主政長沙的罕見局面。之所以説罕見,是因為同一城市的書記、市長基本不會同時躋身省級常委,即使是副省級城市也少有例外。

  “雙常委”持續的時間並不長,胡衡華于11月底轉任湖南省國資委主任,12月陳文浩出任長沙市長,接了胡衡華的班。近8個月後,2017年7月,易煉紅跨省出任遼寧省瀋陽市委書記,胡衡華回到長沙出任市委書記,與陳文浩一起搭班子。

  “雙常委”的配置此前多在深圳出現。2000年至2003年期間,兩位廣東省委副書記張高麗、黃麗滿兼任深圳市委書記,擔任市長的于幼軍也是省委常委;2003年到2005年,廣東省委副書記黃麗滿任深圳市委書記,省委常委李鴻忠任深圳市長。

  不僅市長,深圳的代市長也曾由省委常委擔任。2009年,深圳市長許宗衡落馬,蘇州市委書記王榮南下“救火”,出任廣東省委常委兼深圳市副市長、代市長,當時的深圳市委書記是省委副書記劉玉浦。2010年4月,王榮由深圳代市長直接轉任市委書記。

  在某些特殊情況下,會短暫出現市長級別高於市委書記的情況。2017年5月,甘肅省委換屆,隴南市長陳青當選省委常委,晉陞副部級,直到7月18日她辭去市長職務的近兩個月間,其級別都是高於隴南市委書記的。

  陳青

  2016年2月,東莞市長袁寶成升任廣東省副省長,4月1日辭去市長職務。在1個多月裏,東莞市長的級別高於市委書記。像陳青、袁寶成這樣地級市市長直升副部級,屬於少見的案例。

  除了行政級別,有時市長的“黨內級別”也會高於市委書記。2012年底的十八大上,工信部電信研究院院長曹淑敏當選中央候補委員,2016年8月,她“空降”江西省鷹潭市任代市長,11月轉正。當時江西省僅有2位中央委員會成員——中央委員、省委書記鹿心社,中央候補委員、省委組織部長趙愛明。作為中央候補委員的曹淑敏,黨內級別高於鷹潭市委書記。

  同樣的例子有兩個——雲南省西雙版納自治州原州長刀林蔭、湖南湘西自治州原州長葉紅專,他們和曹淑敏一樣,都是十八屆中央候補委員,刀林蔭還是十七屆中央候補委員,其黨內級別自然高於本州(市)書記。

  以上3人都有一些特殊之處,曹淑敏是女幹部、高級知識分子,葉紅專和刀林蔭都在少數民族聚集地區任職,本人也是少數民族,葉紅專為土家族,刀林蔭為傣族女幹部。

上一篇稿件

兩位副部執掌地級市,少見

2018年1月31日 19:37 來源:北京日報-長安街知事

原標題:兩位副部執掌地級市,少見

  近日,湖南選出新一屆省政府班子,長沙市長陳文浩當選為副省長。

  如今,長沙有了兩位副部級領導——省委常委、市委書記胡衡華,副省長、市長陳文浩。“雙副部”是副省級城市的標配,對於地級市來説很少見。

  陳文浩

  長安街知事注意到,上一次出現這種“高配”情況,也是在長沙。2016年11月,湖南省委換屆,時任長沙市委書記易煉紅和市長胡衡華雙雙當選常委,出現“雙常委”主政長沙的罕見局面。之所以説罕見,是因為同一城市的書記、市長基本不會同時躋身省級常委,即使是副省級城市也少有例外。

  “雙常委”持續的時間並不長,胡衡華于11月底轉任湖南省國資委主任,12月陳文浩出任長沙市長,接了胡衡華的班。近8個月後,2017年7月,易煉紅跨省出任遼寧省瀋陽市委書記,胡衡華回到長沙出任市委書記,與陳文浩一起搭班子。

  “雙常委”的配置此前多在深圳出現。2000年至2003年期間,兩位廣東省委副書記張高麗、黃麗滿兼任深圳市委書記,擔任市長的于幼軍也是省委常委;2003年到2005年,廣東省委副書記黃麗滿任深圳市委書記,省委常委李鴻忠任深圳市長。

  不僅市長,深圳的代市長也曾由省委常委擔任。2009年,深圳市長許宗衡落馬,蘇州市委書記王榮南下“救火”,出任廣東省委常委兼深圳市副市長、代市長,當時的深圳市委書記是省委副書記劉玉浦。2010年4月,王榮由深圳代市長直接轉任市委書記。

  在某些特殊情況下,會短暫出現市長級別高於市委書記的情況。2017年5月,甘肅省委換屆,隴南市長陳青當選省委常委,晉陞副部級,直到7月18日她辭去市長職務的近兩個月間,其級別都是高於隴南市委書記的。

  陳青

  2016年2月,東莞市長袁寶成升任廣東省副省長,4月1日辭去市長職務。在1個多月裏,東莞市長的級別高於市委書記。像陳青、袁寶成這樣地級市市長直升副部級,屬於少見的案例。

  除了行政級別,有時市長的“黨內級別”也會高於市委書記。2012年底的十八大上,工信部電信研究院院長曹淑敏當選中央候補委員,2016年8月,她“空降”江西省鷹潭市任代市長,11月轉正。當時江西省僅有2位中央委員會成員——中央委員、省委書記鹿心社,中央候補委員、省委組織部長趙愛明。作為中央候補委員的曹淑敏,黨內級別高於鷹潭市委書記。

  同樣的例子有兩個——雲南省西雙版納自治州原州長刀林蔭、湖南湘西自治州原州長葉紅專,他們和曹淑敏一樣,都是十八屆中央候補委員,刀林蔭還是十七屆中央候補委員,其黨內級別自然高於本州(市)書記。

  以上3人都有一些特殊之處,曹淑敏是女幹部、高級知識分子,葉紅專和刀林蔭都在少數民族聚集地區任職,本人也是少數民族,葉紅專為土家族,刀林蔭為傣族女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