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對話趙啟正:時代的選擇和浦東的眼光
2018年6月13日 12:34:48來源:東方網作者:靳慧、張海盈、朱貝爾、曹子琛、劉昊
  •   趙啟正回憶浦東開發開放往事(曹子琛 攝)

      20多年前,一群有情懷的建設者投入到浦東開發開放建設中。如今高樓林立的陸家嘴、功能日益完善的張江、金橋、外高橋四大開發區,處處都曾留下了他們揮灑的汗水,他們有一個歷史性的稱呼——“浦東800壯士”。

      趙啟正,時任上海市副市長、兼浦東新區黨工委書記和管委會主任,這段歷史的參與者、奇跡的見證者于近日接受了東方網記者的採訪。談起那段難忘的經歷,他説:“相比能看得見摸得著的GDP、稅收、進出口額等‘硬成果’,那些在經濟發展、社會進步、城市基礎設施建設、跨國合作、轉變政府職能、人才培養等方面的思路和經驗更珍貴。”

  • 憶開發初期:一張白紙勇往直前
  • 憶開發初期:一張白紙勇往直前
  • 憶開發初期:一張白紙勇往直前
  • 憶開發初期:一張白紙勇往直前
    •   當年浦東陸家嘴地區有一條爛泥渡路,一旦雨天,水漫泥路。可見那時浦東基本的城市建設的狀況。(資料圖)

        “寧要浦西一張床,不要浦東一間房”,這句曾經流傳度頗廣的話反映了浦東在當時上海人心目中的“地位”。趙啟正回憶説:“浦東剛開始開發的時候,沒有什麼高的建築,居民住宅比較破舊的,路也比較難走。”

        1990年4月18日,浦東開始踏上開發開放的“征程”,浦東新區政府正式掛牌卻已經是近三年後。“當時浦東就是一張白紙”,聊到這個細節,趙啟正説,“完全是鄧小平‘南方談話’激勵了我們。”

    •   當年黃浦江兩岸擺渡船以竹篙和木漿為動力(資料圖)

        “寧要浦西一張床,不要浦東一間房”,這句曾經流傳度頗廣的話反映了浦東在當時上海人心目中的“地位”。趙啟正回憶説:“浦東剛開始開發的時候,沒有什麼高的建築,居民住宅比較破舊的,路也比較難走。”

        1990年4月18日,浦東開始踏上開發開放的“征程”,浦東新區政府正式掛牌卻已經是近三年後。“當時浦東就是一張白紙”,聊到這個細節,趙啟正説,“完全是鄧小平‘南方談話’激勵了我們。”

    •   20世紀初,有著統一編號的擺渡小船,在黃浦江兩岸往返。(資料圖)

        “寧要浦西一張床,不要浦東一間房”,這句曾經流傳度頗廣的話反映了浦東在當時上海人心目中的“地位”。趙啟正回憶説:“浦東剛開始開發的時候,沒有什麼高的建築,居民住宅比較破舊的,路也比較難走。”

        1990年4月18日,浦東開始踏上開發開放的“征程”,浦東新區政府正式掛牌卻已經是近三年後。“當時浦東就是一張白紙”,聊到這個細節,趙啟正説,“完全是鄧小平‘南方談話’激勵了我們。”

    •   陸家嘴中心綠地原址 浦東檔案館(資料圖)

        “寧要浦西一張床,不要浦東一間房”,這句曾經流傳度頗廣的話反映了浦東在當時上海人心目中的“地位”。趙啟正回憶説:“浦東剛開始開發的時候,沒有什麼高的建築,居民住宅比較破舊的,路也比較難走。”

        1990年4月18日,浦東開始踏上開發開放的“征程”,浦東新區政府正式掛牌卻已經是近三年後。“當時浦東就是一張白紙”,聊到這個細節,趙啟正説,“完全是鄧小平‘南方談話’激勵了我們。”

    •   1990年5月3日,上海市人民政府浦東開發辦公室和上海市浦東開發規劃研究設計院在浦東大道141號正式成立。朱鎔基出席了成立儀式。新華社圖

        “現在想起來,當年真的沒有什麼後怕的,就是勇往直前,如果一想可能就會做得慢一點”,趙啟正説,如果怕摔倒,肯定腳步慢了。

        正是在這樣的工作狀態下,“浦東800壯士”實現一個又一個“不可能”,説起昔日的工作夥伴,趙啟正用“不用揚鞭自奮蹄”來形容,“他們的自覺性很高,大家在一起工作也都很默契。”

    •   1990年5月,從浦西看浦東陸家嘴。新華社圖(資料圖)

        “現在想起來,當年真的沒有什麼後怕的,就是勇往直前,如果一想可能就會做得慢一點”,趙啟正説,如果怕摔倒,肯定腳步慢了。

        正是在這樣的工作狀態下,“浦東800壯士”實現一個又一個“不可能”,説起昔日的工作夥伴,趙啟正用“不用揚鞭自奮蹄”來形容,“他們的自覺性很高,大家在一起工作也都很默契。”

    • 論浦東發展:規劃先行“一著盤活”
    •   陸家嘴中心綠地原址 浦東檔案館(資料圖)

        如今徜徉在陸家嘴綠地,這塊高樓中的“綠寶石”已然成為附近上班族和市民休閒放鬆的好地方,然而很少有人知道,當年這塊綠地的建設曾經一度面臨“爭議”。

        趙啟正回憶説,當時考慮辟出這麼一塊綠地想法也很簡單,就是考慮到上海需要綠地、陸家嘴需要這樣一個大花園,同時也能解決當地居民的住房困難問題。中心綠地南面的老宅也在趙啟正的一番力爭下保留了下來,“如今看來,這些決定還是走對了。”

    •   “1994年1月,老布希訪問上海,我拿著鐳射筆在沙盤邊為他介紹浦東的規劃。那時鐳射筆還是個大塊頭,老布希指著它對我説,這個高科技的東西他見過,鮑威爾將軍在1991年海灣戰爭的時候也是拿著鐳射筆給他講戰爭局勢。我説,鮑威爾的鐳射筆點到哪,哪就被炸平了,而我的筆點到哪,哪的高樓就建起來。老布希點頭稱是,還説,‘如果我再年輕幾歲,我也要來浦東投資。’”

        栽下梧桐樹,引得鳳凰來。1995年起,中國人民銀行上海市分行、工商銀行、建設銀行、農業銀行、國家開發銀行及日本富士銀行、三菱銀行,香港渣打銀行、匯豐銀行,美國花旗銀行等中外資金融機構接踵而來。

        然而兩年後,剛剛起步開始邁入發展快車道的浦東被亞洲金融危機狠狠地“撞了一下腰”。隨著境外投資者的紛紛撤退,國外媒體出現了“浦東開發失敗”“辦公樓出租率只有20%”“浦東的燈亮不起來了”等等描述。此時,對於浦東發展有著充分信心的趙啟正,用一段頗具智慧的回應將這些質疑“擋”了回去:“在中國,聰明的母親總是把孩子的褲子做得長一些,以備孩子長大了還可以穿。”

    •   1995年6月28日,中國人民銀行上海分行總部從浦西遷入浦東,這是第一家國家級銀行分行入住浦東。在開業儀式上,新區管委會主任趙啟正代表浦東向對方贈送了一隻活潑可愛的小白羊,意寓著人民銀行上海分行作為金融業的“領頭羊”率先進入了浦東。小羊身上配紅色帶子,上寫著“金融領頭羊”。此舉引來全場掌聲,連採訪的各路記者也紛紛稱讚浦東人的高明和精明。朱嵐攝

        栽下梧桐樹,引得鳳凰來。1995年起,中國人民銀行上海市分行、工商銀行、建設銀行、農業銀行、國家開發銀行及日本富士銀行、三菱銀行,香港渣打銀行、匯豐銀行,美國花旗銀行等中外資金融機構接踵而來。

        然而兩年後,剛剛起步開始邁入發展快車道的浦東被亞洲金融危機狠狠地“撞了一下腰”。隨著境外投資者的紛紛撤退,國外媒體出現了“浦東開發失敗”“辦公樓出租率只有20%”“浦東的燈亮不起來了”等等描述。此時,對於浦東發展有著充分信心的趙啟正,用一段頗具智慧的回應將這些質疑“擋”了回去:“在中國,聰明的母親總是把孩子的褲子做得長一些,以備孩子長大了還可以穿。”

    •   今日陸家嘴中心綠地 鈕一新攝影

        沒過幾年,大量的金融機構雲集陸家嘴證實了這一點。亞洲金融危機過後,陸家嘴的上百幢樓裏燈逐漸地亮了起來,入夜璀璨的燈火成為上海最迷人的風景。這種規劃先行、形態開發服從於經濟社會的功能開發的理念後來也成為了浦東開發中一條重要經驗。

    •   陸家嘴金融貿易中心區的核心部位,鱗次櫛比的摩登大廈群中,佔地10萬平方米的“城市綠化”——陸家嘴中心綠地公園,是陸家嘴中心區高層建築群中最大的一塊無遮擋的空間,也被譽為“都市綠肺”。(曹磊 攝)

        沒過幾年,大量的金融機構雲集陸家嘴證實了這一點。亞洲金融危機過後,陸家嘴的上百幢樓裏燈逐漸地亮了起來,入夜璀璨的燈火成為上海最迷人的風景。這種規劃先行、形態開發服從於經濟社會的功能開發的理念後來也成為了浦東開發中一條重要經驗。

    •   空中俯瞰陸家嘴中心綠地。(曹磊 攝)

        沒過幾年,大量的金融機構雲集陸家嘴證實了這一點。亞洲金融危機過後,陸家嘴的上百幢樓裏燈逐漸地亮了起來,入夜璀璨的燈火成為上海最迷人的風景。這種規劃先行、形態開發服從於經濟社會的功能開發的理念後來也成為了浦東開發中一條重要經驗。

    •   目前,陸家嘴中心綠地已經成為該區域白領商務人士午後歇息首選之地。(曹磊 攝)

        沒過幾年,大量的金融機構雲集陸家嘴證實了這一點。亞洲金融危機過後,陸家嘴的上百幢樓裏燈逐漸地亮了起來,入夜璀璨的燈火成為上海最迷人的風景。這種規劃先行、形態開發服從於經濟社會的功能開發的理念後來也成為了浦東開發中一條重要經驗。

    • 談合作互補:“走廊理論”和“兄弟之心”
    • 談合作互補:“走廊理論”和“兄弟之心”
    •   沿江陸家嘴 鈕一新攝影

        1997年香港回歸後,上海經常被拿來和香港做比較。趙啟正就滬港關係,提出過“亞洲經濟走廊”理論,在他看來,這條走廊由上海、台北、香港、曼谷、新加坡等一連串明星城市構成。“這些明星城市,好像公路上間隔均勻的路燈,大約每800到1000公里就有一個國際大都市。”

    •   今日浦東陸家嘴金融貿易區。鈕一新攝

        1997年香港回歸後,上海經常被拿來和香港做比較。趙啟正就滬港關係,提出過“亞洲經濟走廊”理論,在他看來,這條走廊由上海、台北、香港、曼谷、新加坡等一連串明星城市構成。“這些明星城市,好像公路上間隔均勻的路燈,大約每800到1000公里就有一個國際大都市。”

      “上海和香港是這條經濟走廊上的兩盞路燈。香港這盞燈已經亮了,上海也正在亮起來,兩盞燈一起亮,互補互助,相映成輝,可以使這條‘亞洲經濟走廊’更加光彩奪目。”趙啟正表示,上海和香港完全可以成為兩個並行的經濟中心,並具有密切的互補功能,而不是互相替代。趙啟正認為,直至今日,香港的市場經濟運行還有很多可參考的地方。

      趙啟正説,上海,特別是浦東的下一步,應該更注重功能開發,除了吸收國際上已有的貿易功能,對於一些新的功能也要積極創造,“比如現在銀行很多了,但銀行的功能還要提升,一些領域的規則也需要進一步放開。”

      而談到區域合作,趙啟正認為城市群要發展,必須要有“兄弟之心”。為此,他説起了多年前工作中的一件小事:當時有一家歐洲的外企本來打算在上海做一個大型冷庫,但考察下來發現附近省市的一個城市土地更便宜、電力等各項配套供應也更充分,他們想去但又怕得罪上海,就請人陪同一起來很抱歉意地打招呼,“我當時就告訴他們多慮了,都是兄弟省市,我們不會因此有意見”。

    • 話創新創業:要沉得住氣、耐得住寂寞
    • 話創新創業:要沉得住氣、耐得住寂寞
    •   陸家嘴中心綠地內的上海最大的青銅雕塑《回翔綠洲》,其整體高度超過13米,直徑超過20米,總重高達34噸,象徵著人與大地、人與自然的和諧共存關係。

        一位在國外的留學生要求會見浦東的一個招聘人才的代表團時不無感慨地説,當年申請出國時曾在上海的美國領事館門口排著長隊等簽證,而今要回浦東創業,沒想到也要排著長隊等與浦東官員談話的機會。由此可見浦東對人才的吸引力。

        趙啟正説,浦東歷來把吸引海外留學人員回國創業當作一項頭等大事來抓。早在1996年,新區就成立了引進海外智力工作領導小組,專門制定鼓勵留學人員來浦東創業的政策。

    •   陸家嘴中心綠地內人工湖畔的親水準臺。公園內燈光、椅子、雕塑、道路以及水體等都經過精心安排,與環境融為一體。(曹磊 攝)

        一位在國外的留學生要求會見浦東的一個招聘人才的代表團時不無感慨地説,當年申請出國時曾在上海的美國領事館門口排著長隊等簽證,而今要回浦東創業,沒想到也要排著長隊等與浦東官員談話的機會。由此可見浦東對人才的吸引力。

        趙啟正説,浦東歷來把吸引海外留學人員回國創業當作一項頭等大事來抓。早在1996年,新區就成立了引進海外智力工作領導小組,專門制定鼓勵留學人員來浦東創業的政策。

      同時,浦東在這塊熱土上還不斷“自我造血”。浦東開發前只有上海海運學院一所大學。浦東開發之後,在這裡辦了多所大學和研究生院,比如中歐國際工商學院、上海中醫藥大學、上海金融學院等,這樣就逐漸形成了“産學研”的網路。

      畢業于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的趙啟正理科出身,因此對科研人才的培養尤其牽掛。“科學是一項很值得投入的事業,能讓你青春無悔。搞科學的人,要有自信心,我們的任務就是發展中國的科學技術,我們一定做得好。”趙啟正説,做科研要沉得住氣、耐得了寂寞,“因為科研創新絕不是一朝一日就有成果的。”

    •   趙啟正接受東方網記者採訪(曹子琛 攝)

        今年78歲的趙啟正依然忙碌,在他心中仍牽掛著浦東飛速發展的步伐,閒暇時他會在浦東這片傾注了一腔熱血的土地上走走看看,與當時的工作夥伴聊聊天,“20多年前絕沒預料到浦東現在的發展,同樣,現在我們也難以預料未來20年浦東是什麼樣子。”趙啟正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