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虛化弱化軍委主席負責制
北京青年報-政知見 余輝
2019年11月24日 07:49
  原標題: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虛化弱化軍委主席負責制

  大家注意到沒有?11月18日至22日,丁薛祥、王晨、黃坤明、許其亮、劉鶴先後在《人民日報》06版發表了重磅文章。

  上述文章都是“深入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精神”。

  不過,文章談論的角度不同:

  丁薛祥:《完善堅定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的各項制度》王晨:《堅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這一根本政治制度》黃坤明:《堅持馬克思主義在意識形態領域指導地位的根本制度》許其亮:《堅持和完善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制度》劉鶴:《堅持和完善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

  今天政知君要談的,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許其亮的文章。

  郭徐擅權妄為、結黨營私

  許其亮刊發在《人民日報》上的文章,超6000字,從三方面進行了闡述:

  站在歷史和時代的高度,充分認清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這一根本原則和制度的地位作用堅持人民軍隊最高領導權和指揮權屬於黨中央,全面深入貫徹軍委主席負責制深入推進軍事政策制度改革,把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貫徹和體現到軍隊建設各領域全過程

  在闡述“全面深入貫徹軍委主席負責制”時,許其亮提到,過去一個時期,郭伯雄、徐才厚擅權妄為、結黨營私,虛化弱化軍委主席負責制,給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造成極大危害,給軍隊建設造成巨大損失

  這並不是軍隊首次提到郭徐二人虛化弱化軍委主席負責制。

  “過去一個時期,郭伯雄、徐才厚虛化弱化軍委主席負責制,嚴重觸犯政治底線,把部隊置於十分危險的境地。”

  在2017年10月,武警部隊司令員、上將王寧曾撰文稱,“黨中央、習主席果斷查處郭伯雄、徐才厚,以軍委主席的絕對權威自上而下改進作風、懲治腐敗、肅清流毒,在緊要關頭挽救了黨、挽救了軍隊。

  王寧説,必須堅決維護和貫徹軍委主席負責制,使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制度體系得到完整落實,這樣黨和國家就“亂不了”,部隊就“跑不了”,陰謀家就“反不了”。

  如何虛化弱化軍委主席負責制?

  公開資料顯示,官方媒體在談及郭徐時,首次使用“嚴重破壞軍委主席負責制”的措辭,是在2016年12月22日,當天,《解放軍報》刊發《什麼是真正的忠誠》的文章。

  文中提到,郭伯雄、徐才厚深受黨的恩澤,本該對黨忠心耿耿,卻藏姦懷二、禍黨亂軍,是地地道道的“兩面人”、偽忠誠,嚴重損害黨的團結統一,嚴重削弱黨的創造力凝聚力戰鬥力,嚴重破壞軍委主席負責制,給黨對軍隊絕對領導造成極大危害

  2015年1月28日,《解放軍報》頭版曾發表評論文章,闡述了“軍委主席負責制”的內容。

  “貫徹軍委主席負責制,必須堅持全國武裝力量由軍委主席統一領導和指揮,國防和軍隊建設一切重大問題由軍委主席決策和決定,中央軍委全面工作由軍委主席主持和負責,嚴格落實軍委工作規則”。

  政知君注意到,郭徐二人落馬後,軍網曾多次刊文披露他們弱化軍委主席負責制的相關細節:

  郭伯雄、徐才厚嘴上喊著對黨忠誠、聽黨指揮,私下裏搞陽奉陰違;當面講得好,表態調門高,行動卻不兌現;信誓旦旦表忠誠,暗裏斂財留後路。

  郭徐把黨紀軍規當兒戲,許多重大問題、重要事項擅作主張,把個人“私貨”摻進組織決定,插手下級職權範圍內事務。他們任人唯親、賣官鬻爵,把手中權力當作聚斂錢財、收買人心的工具,直接或通過家人收受賄賂,數額特別巨大。他們身居高位不思作為,未盡練兵備戰、建設改革之責,反而滋生助長形式主義等不良風氣。他們口頭上講忠誠,但靈魂深處早已與黨和人民貌合神離、背道而馳,完全喪失共産黨人的政治立場、政治靈魂、政治操守,幹了許多挖“墻角”、毀長城的勾當!

  郭徐擅權妄為、結黨營私

  就在去年4月,中央軍委還曾派出6個巡視組,對全軍各大單位和軍委機關各部門全面深入貫徹軍委主席負責制情況展開專項巡視。

  據軍網披露,那次巡視主要關注五個方面:

  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精神

  增強“四個意識”、堅定維護習主席核心地位

  貫徹習主席和中央軍委重大決策部署

  落實習主席訓詞訓令和有關重要指示批示

  執行軍委主席負責制“三項機制”

  許其亮在闡述“全面深入貫徹軍委主席負責制”時提到,必須有健全完備、科學高效的體制機制來保證,決不能搞虛、落空。

  許其亮披露了黨中央、中央軍委是如何推動貫徹軍委主席負責制嚴起來、實起來的。他提到:

  重塑我軍領導指揮體制,優化規模結構和力量編成,形成更加有利於貫徹軍委主席負責制的全新體制架構;

  修訂中央軍委工作規則,建立健全請示報告、督促檢查、資訊服務“三項機制”

  出臺《關於全面深入貫徹軍委主席負責制的意見》

  黨的十九大把“中央軍事委員會實行主席負責制”寫入黨章。

  他説,對黨中央和中央軍委的決策部署,決不允許合意的就執行、不合意的就不執行,決不允許先斬後奏,決不允許口是心非、陽奉陰違,決不允許打擦邊球、搞變通、打折扣,搞上有政策、下有對策那一套

選稿:費一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