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在中國教育管理學會評個全國一等獎只要幾百元?民政部:查無此組織

2018-10-11 16:07:54

來源:東方網 作者:陳浩洲 選稿:王珂然

原標題:在中國教育管理學會評個全國一等獎只要幾百元?民政部:查無此組織

  10月9日,西安科技大學高新學院新傳媒與經濟管理學院副院長吳航行收到一封“全國素質教育教研成果大賽組委會”寄來的信函,沒有報名參賽的他竟然被評為了“全國素質教育先進工作者”,他此前公開發表的一篇論文獲得了一等獎。

  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調查發現,給吳航行頒獎的機構,背後其實是一家沒有登記備案的“民間組織”。

  這家名為“中國教育管理學會”的組織,至少吸納了400多位來自教育界的會員,其中不乏高校校長、副校長、系主任,博士、教授、碩士生導師。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聯繫了其中幾人,均稱早已不參與。

  高校教師離奇獲獎

  個人資訊是如何被洩露的?

  吳航行發給記者的一份大賽組委會文件顯示,他的論文《校園新媒體的發展探究》獲得了第六屆全國素質教育教研成果獎一等獎。記者查詢發現,這篇論文2017年發表在了《新西部》雜誌第16期上。公開資訊顯示,該雜誌屬於半月刊,由中共陜西省委宣傳部主管、陜西省社會科學院主辦。

  

  吳航行告訴記者,這些信件都在學校的收發處,學院不少老師也收到了這種信件,“沒幾個人會認領這東西,這獎也沒任何價值。”

  在吳航行看來,這種行為就是變相賣版面,“我肯定不會去領這個獎”。他告訴記者,這種現象現在並不少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説到這裡,他也有些無奈。

  如果去領獎,需要繳納多少費用呢?吳航行發給記者的回執圖片顯示,獲獎者有徵訂不同冊數,或申請成為副主編、編委等不同選擇,“反正交錢就會出版,副主編最高2900元。”吳航行説。

  吳航行的獎項到底是怎麼來的?通過賽事主辦方留下的電話,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聯繫到大賽組委會的一位工作人員,對方表示,比賽採取投寄論文的方式參與評選,大部分作品是通過這種方式收到的,也有部分作品是學術刊物推薦的,吳航行的作品獲獎應該屬於後者。

  吳航行的作品是否是由雜誌社推薦?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聯繫上了《新西部》雜誌社的一名舒姓編輯。“雜誌社不會對外公佈或洩露投稿作者的資訊,也不會對外推薦作者的作品。”舒編輯向記者確認,雜誌社沒有任何人參與或成為該賽事的邀請評委,也不知道這個比賽的來路。

  

  ▲領獎回執單截圖

  舒編輯説,“我們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獲取到的資訊。”她告訴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雜誌社只會按照要求,將論文上傳到中國知網等正規網站,大賽組委會不可能通過雜誌社的渠道獲取到作者的資訊。不過她也表示,通過作者所在學校的官網,倒是有可能獲取他們的聯繫方式。

  主辦方頻繁更換

  大賽到底啥來頭?

  上述組委會的工作人員還向記者發來一份“領獎回執單”,回執單顯示,本次獲獎作品可發表到期刊,也可以入編至《中國素質教育創新研究》,該刊物為國家大型教育文獻,出版後全國公開發行,具有較高的學術研究價值和行業指導性,是晉級定職的重要參考依據。

  根據記者目前掌握的資訊來看,這本被冠以“國家級教育文獻”頭銜的《中國素質教育創新研究》的刊物,其實就是一本彙編的論文集。記者還注意到,當下有本名為《中國素質教育研究》的期刊,由中國素質教育研究協會主管,中國教育出版社主辦,兩者的名稱非常接近。

  從大賽組委會的文件來看,吳航行的獲獎通知落款是“全國素質教育教研成果大賽組委會”和“中國素質教育創新研究編委會”。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在網上看到了不少相關報道,該賽事從2009年就開始採取類似的方式運作,但主辦方卻在不停地變化。

  2009年6月,有搜狐網友在部落格中寫到,他收到“中國素質教育報告編委會”的來信,他愛人發表在《四川工程職業技術學院學報》2007年第1期的論文榮獲“第二屆中國素質教育教研成果獎一等獎”,並因此被授予“中國素質教育先進工作者”稱號。信的落款蓋有中國青年教師協會、中國素質教育報告編委會的公章。

  

  ▲廣東省高新技術技工學校對該校教師獲獎的報道

  無獨有偶,廣東省高新技術技工學校官網的報道顯示,2016年7月,該校在第四屆全國素質教育教研成果評選中榮獲5項一等獎。榮譽證書的落款顯示,比賽由中國教育管理學會、《中國素質教育創新研究》編委會聯合舉辦。

  

  ▲記者查詢到的吳航行的獲獎資訊

  記者登陸大賽組委會官網發現,該賽事到今年已經舉辦了六屆,吳航行正是在第六屆比賽中“獲獎”的,通過獲獎編號還可以查詢到他獲獎的資訊。

  一個細節是,2015年至2017年先後舉辦的第三、四、五屆比賽,均由中國教育管理學會和中國素質教育探索編委會聯合主辦,第六屆則是由中國素質教育創新研究編委會和全國素質教育教研成果大賽組委會聯合主辦,而這個編委會正是前文提到的《中國素質教育創新研究》的編輯方。

  大賽組委會官網介紹,本次活動由中國素質教育創新研究編委會學術交流部專家團、中華教育研究交流中心各學科研究院(所)領導、專家團、教育部門領導、教育類雜誌社主編及編輯專家團等擔任評委,但記者注意到,評選啟事和説明中並沒有公示評委名單。

  本次大賽將評出一二三等獎各200名,並從獲獎者中擇優授予“全國素質教育先進工作者”榮譽稱號,但是獎項如何評選,先進工作者又如何授予,評選啟事中並沒有詳細介紹。記者發現,如果按照最低費用檔位,也就是前文提到的推薦方案二簡單估算,主辦方從這場比賽中至少可獲利23.7萬元。

  

  ▲全國素質教育教研成果大賽組委會、中國教育管理學會官網

  學會的簡介顯示,中國教育管理學會成立於1999年9月,總部在北京。官網公示的學會章程顯示,該學會是全國群眾性教育學術團體、非營利性社會組織,接受教育部、民政部的業務指導和監督管理,學會會長是劉政國,秘書長是郭方治。

  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今天致電大賽組委會,編委會一位黃姓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中國教育管理學會屬於民間社團組織,已經在民政部門備案,沒有挂靠相關的政府部門,編委會由學會領導,組委會組織評獎需向學會報批。但記者在北京市民政局和民政部官網查詢,均沒有發現“中國教育管理學會”登記備案的相關資訊。

  會員中不乏高校校長、副校長

  不少會員對獎項、學會存疑

  記者注意到,該學會網站還公示了400多位會員的資訊,這些會員主要來自全國各類中小學、幼兒園以及部分大專院校,會員中不乏高校校長、副校長、系主任,以及中小學特級教師、骨幹教師等,不少人還是博士、教授、碩士生導師。

  從組委會官網記者查到了會員張曉東的資訊。張曉東是上海理工大學環境與建築學院副教授、碩士生導師,幾年前,中國教育管理學會給他頒發了獎項,他繳納相關費用領取了獎項,並成為了學會的會員,不過他直言,這件事根本沒放在心上。

  “即使被騙也就是幾百塊錢的事情,但我後來覺得不規範,學會的性質存疑,我覺得(成為會員)也沒有什麼意義。”張曉東告訴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自獲獎以後,學會活動他沒有參加,和這個組織也沒有聯繫。

  和張曉東的情況類似,2014年11月,天津工業大學電氣工程與自動化學院教授、碩士生導師張建新也收到了組委會發來的信件。信中寫到他榮獲第二屆全國素質教育教研成果一等獎,以及2014年度“全國素質教育先進工作者”稱號。

  

  ▲張建新的會員資訊

  張建新告訴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當時他並沒有主動參賽,但有篇已發表的論文以函評的形式受到了主辦方的認可,相當於組委會主動收集到論文並組織了評選。繳納了相關費用後,他收到了兩個證書和一本論文集。獲獎的同時,他也加入了這個學會。

  張建新説,加入學會後,對方會通過QQ發過來一些合作刊物可以發表論文的資訊。在張建新看來,學會的運作不是特別正規,“幾乎沒有組織過會員去參加學術會議,那些會議的級別也不是太高。”此外,他也沒有注意到會長、秘書長等學會高層管理人員的資訊。當聽到這個學會並沒有進行備案時,他表示很吃驚。

  其實當時獲獎後學校是否認可,張建新心裏也沒底,他拿著獎到學校教務處諮詢,工作人員反饋稱,這個獎項介於校級和局級獎項之間,學校還算是認可的。

  記者在張建新所在學院官網找到了他的簡歷,獲獎情況一欄中也列出了上述兩個獎項。他告訴記者,學院此前要求更新簡歷,他在新版簡歷中已經將這兩個獎撤下,但網站管理員還沒有及時更新。

  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查詢發現,江蘇一所高職院校的黨委副書記也是該學會的會員,這位不願具名的副書記告訴記者,他幾年前收到過該學會寄來的獲獎證書,不過由於時間久遠,有些細節記不清了,“以前也聽説過這個學會,但具體資訊不是很了解。”他還表示,像這類獎項他還收到過很多,自己也都是一笑了之。

推薦閱讀

上一篇稿件

在中國教育管理學會評個全國一等獎只要幾百元?民政部:查無此組織

2018年10月11日 16:07 來源:東方網

原標題:在中國教育管理學會評個全國一等獎只要幾百元?民政部:查無此組織

  10月9日,西安科技大學高新學院新傳媒與經濟管理學院副院長吳航行收到一封“全國素質教育教研成果大賽組委會”寄來的信函,沒有報名參賽的他竟然被評為了“全國素質教育先進工作者”,他此前公開發表的一篇論文獲得了一等獎。

  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調查發現,給吳航行頒獎的機構,背後其實是一家沒有登記備案的“民間組織”。

  這家名為“中國教育管理學會”的組織,至少吸納了400多位來自教育界的會員,其中不乏高校校長、副校長、系主任,博士、教授、碩士生導師。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聯繫了其中幾人,均稱早已不參與。

  高校教師離奇獲獎

  個人資訊是如何被洩露的?

  吳航行發給記者的一份大賽組委會文件顯示,他的論文《校園新媒體的發展探究》獲得了第六屆全國素質教育教研成果獎一等獎。記者查詢發現,這篇論文2017年發表在了《新西部》雜誌第16期上。公開資訊顯示,該雜誌屬於半月刊,由中共陜西省委宣傳部主管、陜西省社會科學院主辦。

  

  吳航行告訴記者,這些信件都在學校的收發處,學院不少老師也收到了這種信件,“沒幾個人會認領這東西,這獎也沒任何價值。”

  在吳航行看來,這種行為就是變相賣版面,“我肯定不會去領這個獎”。他告訴記者,這種現象現在並不少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説到這裡,他也有些無奈。

  如果去領獎,需要繳納多少費用呢?吳航行發給記者的回執圖片顯示,獲獎者有徵訂不同冊數,或申請成為副主編、編委等不同選擇,“反正交錢就會出版,副主編最高2900元。”吳航行説。

  吳航行的獎項到底是怎麼來的?通過賽事主辦方留下的電話,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聯繫到大賽組委會的一位工作人員,對方表示,比賽採取投寄論文的方式參與評選,大部分作品是通過這種方式收到的,也有部分作品是學術刊物推薦的,吳航行的作品獲獎應該屬於後者。

  吳航行的作品是否是由雜誌社推薦?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聯繫上了《新西部》雜誌社的一名舒姓編輯。“雜誌社不會對外公佈或洩露投稿作者的資訊,也不會對外推薦作者的作品。”舒編輯向記者確認,雜誌社沒有任何人參與或成為該賽事的邀請評委,也不知道這個比賽的來路。

  

  ▲領獎回執單截圖

  舒編輯説,“我們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獲取到的資訊。”她告訴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雜誌社只會按照要求,將論文上傳到中國知網等正規網站,大賽組委會不可能通過雜誌社的渠道獲取到作者的資訊。不過她也表示,通過作者所在學校的官網,倒是有可能獲取他們的聯繫方式。

  主辦方頻繁更換

  大賽到底啥來頭?

  上述組委會的工作人員還向記者發來一份“領獎回執單”,回執單顯示,本次獲獎作品可發表到期刊,也可以入編至《中國素質教育創新研究》,該刊物為國家大型教育文獻,出版後全國公開發行,具有較高的學術研究價值和行業指導性,是晉級定職的重要參考依據。

  根據記者目前掌握的資訊來看,這本被冠以“國家級教育文獻”頭銜的《中國素質教育創新研究》的刊物,其實就是一本彙編的論文集。記者還注意到,當下有本名為《中國素質教育研究》的期刊,由中國素質教育研究協會主管,中國教育出版社主辦,兩者的名稱非常接近。

  從大賽組委會的文件來看,吳航行的獲獎通知落款是“全國素質教育教研成果大賽組委會”和“中國素質教育創新研究編委會”。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在網上看到了不少相關報道,該賽事從2009年就開始採取類似的方式運作,但主辦方卻在不停地變化。

  2009年6月,有搜狐網友在部落格中寫到,他收到“中國素質教育報告編委會”的來信,他愛人發表在《四川工程職業技術學院學報》2007年第1期的論文榮獲“第二屆中國素質教育教研成果獎一等獎”,並因此被授予“中國素質教育先進工作者”稱號。信的落款蓋有中國青年教師協會、中國素質教育報告編委會的公章。

  

  ▲廣東省高新技術技工學校對該校教師獲獎的報道

  無獨有偶,廣東省高新技術技工學校官網的報道顯示,2016年7月,該校在第四屆全國素質教育教研成果評選中榮獲5項一等獎。榮譽證書的落款顯示,比賽由中國教育管理學會、《中國素質教育創新研究》編委會聯合舉辦。

  

  ▲記者查詢到的吳航行的獲獎資訊

  記者登陸大賽組委會官網發現,該賽事到今年已經舉辦了六屆,吳航行正是在第六屆比賽中“獲獎”的,通過獲獎編號還可以查詢到他獲獎的資訊。

  一個細節是,2015年至2017年先後舉辦的第三、四、五屆比賽,均由中國教育管理學會和中國素質教育探索編委會聯合主辦,第六屆則是由中國素質教育創新研究編委會和全國素質教育教研成果大賽組委會聯合主辦,而這個編委會正是前文提到的《中國素質教育創新研究》的編輯方。

  大賽組委會官網介紹,本次活動由中國素質教育創新研究編委會學術交流部專家團、中華教育研究交流中心各學科研究院(所)領導、專家團、教育部門領導、教育類雜誌社主編及編輯專家團等擔任評委,但記者注意到,評選啟事和説明中並沒有公示評委名單。

  本次大賽將評出一二三等獎各200名,並從獲獎者中擇優授予“全國素質教育先進工作者”榮譽稱號,但是獎項如何評選,先進工作者又如何授予,評選啟事中並沒有詳細介紹。記者發現,如果按照最低費用檔位,也就是前文提到的推薦方案二簡單估算,主辦方從這場比賽中至少可獲利23.7萬元。

  

  ▲全國素質教育教研成果大賽組委會、中國教育管理學會官網

  學會的簡介顯示,中國教育管理學會成立於1999年9月,總部在北京。官網公示的學會章程顯示,該學會是全國群眾性教育學術團體、非營利性社會組織,接受教育部、民政部的業務指導和監督管理,學會會長是劉政國,秘書長是郭方治。

  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今天致電大賽組委會,編委會一位黃姓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中國教育管理學會屬於民間社團組織,已經在民政部門備案,沒有挂靠相關的政府部門,編委會由學會領導,組委會組織評獎需向學會報批。但記者在北京市民政局和民政部官網查詢,均沒有發現“中國教育管理學會”登記備案的相關資訊。

  會員中不乏高校校長、副校長

  不少會員對獎項、學會存疑

  記者注意到,該學會網站還公示了400多位會員的資訊,這些會員主要來自全國各類中小學、幼兒園以及部分大專院校,會員中不乏高校校長、副校長、系主任,以及中小學特級教師、骨幹教師等,不少人還是博士、教授、碩士生導師。

  從組委會官網記者查到了會員張曉東的資訊。張曉東是上海理工大學環境與建築學院副教授、碩士生導師,幾年前,中國教育管理學會給他頒發了獎項,他繳納相關費用領取了獎項,並成為了學會的會員,不過他直言,這件事根本沒放在心上。

  “即使被騙也就是幾百塊錢的事情,但我後來覺得不規範,學會的性質存疑,我覺得(成為會員)也沒有什麼意義。”張曉東告訴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自獲獎以後,學會活動他沒有參加,和這個組織也沒有聯繫。

  和張曉東的情況類似,2014年11月,天津工業大學電氣工程與自動化學院教授、碩士生導師張建新也收到了組委會發來的信件。信中寫到他榮獲第二屆全國素質教育教研成果一等獎,以及2014年度“全國素質教育先進工作者”稱號。

  

  ▲張建新的會員資訊

  張建新告訴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當時他並沒有主動參賽,但有篇已發表的論文以函評的形式受到了主辦方的認可,相當於組委會主動收集到論文並組織了評選。繳納了相關費用後,他收到了兩個證書和一本論文集。獲獎的同時,他也加入了這個學會。

  張建新説,加入學會後,對方會通過QQ發過來一些合作刊物可以發表論文的資訊。在張建新看來,學會的運作不是特別正規,“幾乎沒有組織過會員去參加學術會議,那些會議的級別也不是太高。”此外,他也沒有注意到會長、秘書長等學會高層管理人員的資訊。當聽到這個學會並沒有進行備案時,他表示很吃驚。

  其實當時獲獎後學校是否認可,張建新心裏也沒底,他拿著獎到學校教務處諮詢,工作人員反饋稱,這個獎項介於校級和局級獎項之間,學校還算是認可的。

  記者在張建新所在學院官網找到了他的簡歷,獲獎情況一欄中也列出了上述兩個獎項。他告訴記者,學院此前要求更新簡歷,他在新版簡歷中已經將這兩個獎撤下,但網站管理員還沒有及時更新。

  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查詢發現,江蘇一所高職院校的黨委副書記也是該學會的會員,這位不願具名的副書記告訴記者,他幾年前收到過該學會寄來的獲獎證書,不過由於時間久遠,有些細節記不清了,“以前也聽説過這個學會,但具體資訊不是很了解。”他還表示,像這類獎項他還收到過很多,自己也都是一笑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