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上海美女街頭策馬奔騰後,成都再現群馬狂奔,那些馬和馬路的故事

2018-9-14 12:32:20

來源:東方網 編輯:曾炟

  9月12日,一則“女子在上海市中心騎馬”的消息引發了不少網友關注。此消息出來之後僅一天,媒體報道在成都城南某道路,再爆出壯觀一幕:幾匹脫韁的馬,正在馬路上向前狂奔……從女子深夜騎馬夜闖鬧市,到18匹馬“群馬狂奔”,馬和馬路發生的故事,還真是屢見不鮮!

  成都天府大道驚現“群馬狂奔” 工作人員追了10公里才控制住“帶頭大哥”

  據成都商報9月14日消息;9月11日,成都城南某道路上演了壯觀一幕。幾匹脫韁的馬,正在馬路上向前狂奔,旁邊有一些汽車正在行駛,場面看起來略顯危險。這一幕,剛好被經過的市民拍下,並上傳到網上。

  視頻來源:成都商報

  記者了解到,這些馬兒來自天府大道南延線附近一家名為達根斯的馬術俱樂部,當天原本在馬場活動的18匹馬,通過馬場圍欄的一個缺口,沿著俱樂部內的一條水泥路跑到了天府大道上,俱樂部工作人員隨後驅車在後面一路追了10多公里,最終將群馬的“帶頭大哥”控制之後,才將馬兒全部牽回了馬場,幸未造成交通事故。

  對於此事,天府新區警方正在介入調查。

  上海女子深夜鬧市機動車道上騎馬 被警方予以行政警告

  9月11日晚11時許,一名女子身著吊帶衫、腳穿長筒靴,騎著一匹高頭大馬,沿著上海市中心的主幹道——延安西路由西往東,在最右側的機動車直行加右轉彎車道上踱步。有不少網友在微博上發佈了拍攝的視頻。騎馬女子在回應目擊者時稱,這匹馬是她自己養的寵物。

  9月12日,上海黃浦警方發佈通報,已對延安路上違法騎馬女子作出行政警告的處罰。

  據黃浦警方消息:經查,馬匹係涉事女子胡某(26歲,本市人)從外省市購得。9月11日晚,胡某為博取他人關注,從泉口路家中將馬匹一路違法騎行至事發地。胡某在騎行過程中佔用機動車道和非機動車道,影響了其他車輛正常通行,並造成多名路人圍觀拍攝,擾亂了公共場所正常秩序。根據《治安管理處罰法》之規定,公安機關已依法對胡某作出行政警告的處罰。

推薦閱讀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上海美女街頭策馬奔騰後,成都再現群馬狂奔,那些馬和馬路的故事

2018年9月14日 12:32 來源:東方網 編輯:曾炟

  9月12日,一則“女子在上海市中心騎馬”的消息引發了不少網友關注。此消息出來之後僅一天,媒體報道在成都城南某道路,再爆出壯觀一幕:幾匹脫韁的馬,正在馬路上向前狂奔……從女子深夜騎馬夜闖鬧市,到18匹馬“群馬狂奔”,馬和馬路發生的故事,還真是屢見不鮮!

  成都天府大道驚現“群馬狂奔” 工作人員追了10公里才控制住“帶頭大哥”

  據成都商報9月14日消息;9月11日,成都城南某道路上演了壯觀一幕。幾匹脫韁的馬,正在馬路上向前狂奔,旁邊有一些汽車正在行駛,場面看起來略顯危險。這一幕,剛好被經過的市民拍下,並上傳到網上。

  視頻來源:成都商報

  記者了解到,這些馬兒來自天府大道南延線附近一家名為達根斯的馬術俱樂部,當天原本在馬場活動的18匹馬,通過馬場圍欄的一個缺口,沿著俱樂部內的一條水泥路跑到了天府大道上,俱樂部工作人員隨後驅車在後面一路追了10多公里,最終將群馬的“帶頭大哥”控制之後,才將馬兒全部牽回了馬場,幸未造成交通事故。

  對於此事,天府新區警方正在介入調查。

  上海女子深夜鬧市機動車道上騎馬 被警方予以行政警告

  9月11日晚11時許,一名女子身著吊帶衫、腳穿長筒靴,騎著一匹高頭大馬,沿著上海市中心的主幹道——延安西路由西往東,在最右側的機動車直行加右轉彎車道上踱步。有不少網友在微博上發佈了拍攝的視頻。騎馬女子在回應目擊者時稱,這匹馬是她自己養的寵物。

  9月12日,上海黃浦警方發佈通報,已對延安路上違法騎馬女子作出行政警告的處罰。

  據黃浦警方消息:經查,馬匹係涉事女子胡某(26歲,本市人)從外省市購得。9月11日晚,胡某為博取他人關注,從泉口路家中將馬匹一路違法騎行至事發地。胡某在騎行過程中佔用機動車道和非機動車道,影響了其他車輛正常通行,並造成多名路人圍觀拍攝,擾亂了公共場所正常秩序。根據《治安管理處罰法》之規定,公安機關已依法對胡某作出行政警告的處罰。

  上海一車主馬路上開悍馬車“遛馬” 被警方處罰款200元記2分

  今年3月18日,網友發佈一段視頻,舉報一牌號為滬DEH***的白色小客車牽係兩匹馬在上海市青浦區一道路上行駛。上海警方獲悉後迅速開展核查,並根據相關資訊調取監控,確認事發時間確是3月18日,但事發地不在青浦區,而是在閔行區金都路的蓮花南路至虹梅南路段。經聯繫車主邢某,其係當日駕駛該車的駕駛人。

  據車主邢某介紹,兩匹馬係從山東購買,平時飼養在其位於松江區葉榭鎮的一處園林內。3月18日下午13時許,其用專用挂車將馬匹運到金都路一封閉場地內供他人騎行,並讓人將專用挂車開回其在閔行的住處。至17時許,由於室外下雨,他為貪圖方便,就用機動車牽係馬匹,由封閉場地內以每小時約10公里的速度開回1公里遠的住處,並於當天用專用挂車送回飼養地。

  閔行公安分局交警支隊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九十條之規定,針對邢某駕駛車輛時發生的“駕車時有其他妨礙安全行車的行為的”交通違法行為,對其處以罰款200元、記2分的處罰。

  男子因車限號騎馬接兒子交警:法無禁止 但不提倡

  今年1月份,陜西咸陽一男子由於自己車輛“限號”,不能照常上路行駛,為了接上幼兒園的孩子,他便騎乘自己的馬。父子倆騎著馬走在街道上,拉風的畫面引起其他家長和路人紛紛矚目。

  這位男子説,這匹馬是他三年前花了近10萬元從內蒙古買回來的,平時工作忙也很少有時間騎,當天正好他的車子限號,便騎著馬過來接兒子放學。

  男子説,這是他第二次騎馬接孩子放學,也許是受他的影響,孩子自小就對馬有特殊的好感,坐在馬背上也感覺不到害怕。因為孩子只有4歲大,為了安全起見,這位家長給孩子做好防護措施後,男子陪著孩子一起往家騎去。走到學校不遠的十字路口剛好碰到紅燈亮了,馬也停下了腳步。

  對於“騎馬上路”這種比較罕見的行為,記者從咸陽市交警支隊相關人員處了解到,目前法律中尚未有特別明確禁止條款。不過,他認為,這種行為不值得提倡,因為城區道路上的車輛喇叭等聲音,很容易刺激到馬匹,使其失控,這樣是很危險的行為。

  男子市中心遛馬被交警攔下回應:馬路,馬路,馬當然可以走

  2017年4月29日下午,徐州淮海東路上有一匹大白馬出現在鬧市區,吸引了很多人圍觀,交警到達現場後,詢問牽馬的男子為什麼要把馬牽到市中心,男子的回答把交警也逗笑了,“馬路,馬路,馬當然可以走了”。

  經過詢問,這匹白馬是要送到市區某劇場進行表演,男子為了吸引更多人就直接帶著馬進了市區,在市區外一直是騎著的,到了市中心也怕發生危險所以牽著馬行走。

  民警告知這名男子,現在正值晚高峰,市中心車多人多,趕緊將馬送至劇場,否則一旦發生意外,後果不堪設想。男子聽後,也非常配合交警,將馬牽走至劇場。

  騎馬穿馬路撞轎車人仰馬翻 交警認定騎馬者承擔事故主要責任

  2017年,大年初一當天,江蘇如皋市龍遊湖公園西側路段發生了一起罕見的交通事故,市民佘某騎著高頭大馬跑到機動車道上,與迎面而來的一輛轎車相撞,人仰馬翻之後他受了重傷。

  據介紹,佘某是如皋人,在如皋市龍遊湖公園北側經營了一家遛馬場。大年初一當天,公園遊玩的遊客多,佘某為了招攬生意,就在家中挑選了一匹高頭駿馬到公園騎行。到了中午時分,佘某打算回家,但為了圖省事兒,他決定騎馬走。

  佘某騎著這匹棗紅色的大馬從龍遊湖公園西大門出來,直接上了機動車道。這是一條雙向四車道,佘某原本打算由東向西斜穿公路進入萬壽南路的,可是這匹馬的速度有點快,佘某駕控不是很得力,結果大馬向西北方向跑過道路中心的雙黃線,直接進入對向的機動車道。就在佘某騎馬越過雙黃線進入對向的外側車道時,迎面開來一輛小轎車,面對賓士而來的駿馬避讓不及,車馬直接對撞在一起,在那瞬間但見佘某和大馬被撞得騰空而起,然後重重地摔倒在馬路上,大馬隨後翻身而起,但佘某躺在地上不能動彈。

  隨後,如皋市公安局交警大隊做出了事故責任認定。辦案民警告訴記者,現行道路交通法規中,並未對人騎馬上道路的行為以及發生交通事故如何認定作出具體規定,但是根據相關司法解釋,同時參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第60條“駕馭畜力車,應當使用馴服的牲畜;駕馭畜力車橫過道路時,駕馭人應當下車牽引牲畜;駕馭人離開車輛時,應當拴係牲畜”之規定,最終認定當事人佘某承擔該事故的主要責任。

  真馬街頭踢壞寶馬馬主人:馬蹄子受傷,治療費不比修車費低

  2015年,9月22日,在南昌市紅谷灘中大道上演了一起奇葩的交通事故:真馬撞寶馬。

  當天附近馬場的一位工作人員帶著馬出來吃早餐,走的時候碰巧遇到一輛拐彎的寶馬車,車輛鳴喇叭驚嚇了馬,而馬本能地用蹄子撩了一下寶馬車。結果寶馬車被踢了一個大大的凹痕,預計維修需要不少錢。

  而馬主人稱,馬蹄子可能受傷,治療費不比修車費低。隨後,寶馬車主和馬主爭執不下,寶馬車主稱動物是不能上馬路的。而馬主反駁道,馬路就是馬走的路,他和馬走的是人行道,是寶馬車主按的喇叭聲嚇到了馬。

  最後交警認定,寶馬車主右拐變道進入人行道時,鳴喇叭同時不夠注意避讓行人,負有主要責任;而馬主監管不夠也負有一定責任。

  大叔騎馬上高速:別人開寶馬,我騎寶馬,反正都是寶馬嘛!

  2014年10月20日上午,湖南省高支隊懷新大隊懷化北中隊民警在婁懷高速東往西巡邏至黃雙坪隧道中發現一神色迷茫的大叔騎著一匹褐色馬在右幅道路上來回轉悠。民警立刻上前詢問情況,得知大叔姓陳,準備騎馬出來買些沙子水泥馱回去修葺老屋,但因為在山間迷路不知不覺就轉到高速路旁。他看見高速路平又寬暢索性騎馬沿著路走了起來。

  陳大叔還認真地説道:“別人開寶馬,我騎寶馬,反正都是寶馬嘛!而且高速路也是馬路嘛,當然是馬可以走的路嘛!”

  民警立即將他引導至安全港灣附近並對他做了耐心細緻的教育批評。民警告訴大叔,高速上是不允許行人和非機動車包括馬匹行駛行走的。高速公路上車輛多且速度快,動物牲畜很容易受到驚嚇亂竄導致不可預計的交通事故,騎馬上高速存在很大的安全隱患。

  陳大叔經過民警的教育後,得知自己行為的嚴重危害後欣然接受了交警的批評,保證以後一定不騎馬上高速了。隨後,高速交警就近將陳大叔和他的“寶馬”護送出了高速。

  新聞鏈結:公路上到底可不可以騎馬?

  公路上到底可不可以騎馬?這個問題的答案,只能到道路交通安全法中去尋找。遺憾的是,該法對此全無涉及。有人説,法無禁止即可為,既然法律沒有禁止性規定,那騎馬上路就沒有障礙。但問題顯然沒有這麼簡單。馬的交通法律屬性首先就要打個問號。在古代,馬無疑是一種重要的交通工具;但在現代,它是否仍屬於交通工具的一種,已經存在疑問。這個疑問,直接導致騎馬上路算是什麼行為具有模糊性。行為性質難以判斷,需要遵守何種規則也因此很難説清。

  道路交通安全法有機動車、非機動車和行人之分,其中,非機動車被定義為“以人力或者畜力驅動,上道路行駛的交通工具”。請注意,這裡並沒有像機動車的定義那般強調必須是“輪式車輛”,而僅是限定為“交通工具”。那麼,如果馬仍然可以視為交通工具的話,是不是就可認定它屬於非機動車的一種?該法第60條還專門針對非機動車中的畜力車上路通行設定了規則:駕馭畜力車,應當使用馴服的牲畜;駕馭畜力車橫過道路時,駕馭人應當下車牽引牲畜;駕馭人離開車輛時,應當拴係牲畜。畜力車與馬,一個是“車”,一個是“畜”,二者不能等同;但即便如此,它們之間仍有諸多共通之處,那麼,騎馬上路,是否可以參照畜力車的道路通行規則?

  當然,這些都只是推演,是否符合法律精神,尚待明確。事實上,騎馬上路並不罕見,騎馬上路引發交通事故的新聞也屢屢見諸報端。法律規定的盲點,給執法、司法、守法都帶來難題。希望有關部門重視這個問題,儘早通過修法、出臺法律解釋或司法解釋等方式,把這個並不複雜的問題加以明確,明白告訴公眾:公路上到底可不可以騎馬?如果可以,需要遵守哪些規則?(據檢察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