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中美貿易摩擦再升級,中國至少有8張底牌

2018-7-12 00:49:07

來源:國是直通車 作者:楊佳欣 選稿:田雨霖

原標題:中美貿易摩擦再升級,中國至少有8張底牌

  11日,商務部新聞發言人就美方公佈擬對我2000億美元輸美産品加徵關稅清單發表談話。商務部表示,為了維護國家核心利益和人民根本利益,中國政府將一如既往,不得不作出必要反制。另外,將立即就美方的單邊主義行為向世界貿易組織追加起訴。

  自7月6日,美國宣佈對34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徵關稅以來,中美貿易戰正式開打。面對不斷擴大的態勢,中國該如何應對?打贏的底氣來自何處?對此,中國國際貿易學會專家委員會副主任李永在中國新聞社主辦的“國是論壇——中美貿易爭端背後的較量”上談到了中國在這場貿易戰中的8張“底牌”。

中國國際貿易學會專家委員會副主任李永。(夏賓/攝)

中國國際貿易學會專家委員會副主任李永。(夏賓/攝)

  中國的底氣

  面對美國對中國進行的施壓和訛詐,中國也有自己的底牌。李永從8個角度對此進行了全面的分析。

  第一點是中國的經濟穩定。

  李永説:“打貿易戰最重要的資本就是經濟的穩定發展,中國經濟目前已經保持了穩定的態勢,在未來也有實力繼續穩定發展。”

  第二點是中國具有龐大的市場。

  “14億的人口,兩億多的中等收入人群,中國能打這場貿易戰,其中一個重要的依據就是中國巨大的市場規模。”李永表示,龐大的市場不僅為中國企業提供了巨大的發展空間,同時也對國外的企業創造盈利和發展機會,産生巨大吸引力,這是中國獨一無二的優勢。

  第三點是中國具備齊全的工業門類。

  據了解,中國是全球唯一擁有聯合國産業分類目錄中所有目錄門類的國家,也就是説中國擁有41個工業大類,191個中類,525個小類。

  “中國齊全的工業門類為中國在外貿競爭中提供了競爭優勢,是中國競爭力的重要源泉,能夠為中國經濟發展提供足夠的製造動力,也是中國未來産業升級的必要基礎。”李永指出,未來中國各個工業部門還需要在此基礎上,繼續提升品質。

  第四點是中國具有十足的創新動力。

  李永做此判斷主要基於兩組數據。

  其一,2017年中國GDP中2.12%用於研發,中國研發經費投入總量為17500億元,基本與發達國家水準持平。

  其二,根據世界知識産權組織發佈的報告,中國是世界第二大專利申請國,而且從2003年以來是唯一一個以雙位數增長的國家,世界知識産權組織預測今後三年中國會超過美國。

  “中國在創新領域裏,這些年已經創造很多成績。但是未來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李永説。

  第五點是中國有良好的創業氛圍。

  對此,李永表示:“中國一直都在強調全民創業,最新數據顯示中國日均新登記的創業戶是1.76萬,這意味著這些新的企業、新的就業機會,都將形成新的競爭優勢。政府也在為創業創造良好的環境。”

  第六點是中國不斷涌現新業態的、新模式和新興産業。

  李永直言:“中國正在不斷涌現新的業態、新模式,如金融科技推動的電子支付及電子商務,還有共用經濟模式,不斷為經濟增添新的優勢,新産業包括新能源、新材料、智慧製造、電動車、機器人等,都在創新和發展過程中,未來將更有力地支援經濟的發展。”

  第七點是中國在全球價值鏈中佔據關鍵地位。

  “中國經歷了40年的發展,在全球的價值鏈和供應鏈體系裏享有關鍵和重要地位,並在不斷地攀升。”李永表示,在“一帶一路”的帶動下,中國産業的價值鏈和供應鏈正在不斷延伸,未來將在全球更廣闊的範圍內進行經貿合作。

  第八點是中國具有制度優勢。

  “中國具有制度優勢,能夠通過國家政策、政府決策,集中優勢資源、整合資源,從貿易戰這個角度上來説,我認為能夠有效地管理貿易戰的前端和後端。”李永説。

  中國必須要打這場貿易戰

  自7月6日,美國宣佈對34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徵關稅以來,貿易戰正式開打。對此,李永直言:“單方面挑起中美貿易戰,美國整體的經濟定會受到影響,其成本結構、利潤預期、投資決策,都將受到貿易戰負面影響,包括美國的消費者,最後都將為次貿易戰買單,已成定局。”

  實際上,走到這一步並不是中國想要的結果。此前,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曾多次表態:中國不想打貿易戰。在中美貿易的各項談判中,中國也展現出相當的誠意,其中包括增加美國對華出口等多項舉措。

  但是反觀美國卻屢次食言,無視雙方的談判結果,偏離雙方共同關切,破壞了雙方共識基礎,沿著單邊主義的道路越走越遠。

  美國為何不願接受中美經濟的解決方案?在李永看來,特朗普政府如果接受經濟方案,中國這張“牌”將在中期選舉,乃至大選中失去“政治煽動”作用。其次是在於中美經濟實力變化。“從經濟對比的角度,這些年來美國與其他經濟體經濟總量的比例關係沒有發生明顯地變化,而中國的比例卻是在逐漸增加,這就導致美國的相關經濟份額在全球受到影響。”經濟方案顯然達不到遏制中國的目的。

  李永進一步解釋:“美國對中國經濟體制提出所謂的‘結構改變’要求,直指中國發展路徑、發展模式、發展方式,在某種意義上,就是要顛覆目前經濟活動存在的基本構架,試圖從體制上改變中國,按照美國期待和要求的方式發展。這是中國不能退讓的。於是,美國就以貿易戰方式,極限施壓,打擊中國的發展動力,擠壓中國發展的貿易和技術空間。中國沒有退路,必須要打這場貿易戰。”

  此外,李永表示,對於美國來説,正逢中期選舉,此時貿易戰,本身還可以作為一個工具,單方面挑起中美貿易戰,美國不僅可以遏制中國,還可以用來影響國內的政治,攪動兩黨爭鬥格局,甚至起到左右選民態度的作用。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中美貿易摩擦再升級,中國至少有8張底牌

2018年7月12日 00:49 來源:國是直通車

原標題:中美貿易摩擦再升級,中國至少有8張底牌

  11日,商務部新聞發言人就美方公佈擬對我2000億美元輸美産品加徵關稅清單發表談話。商務部表示,為了維護國家核心利益和人民根本利益,中國政府將一如既往,不得不作出必要反制。另外,將立即就美方的單邊主義行為向世界貿易組織追加起訴。

  自7月6日,美國宣佈對34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徵關稅以來,中美貿易戰正式開打。面對不斷擴大的態勢,中國該如何應對?打贏的底氣來自何處?對此,中國國際貿易學會專家委員會副主任李永在中國新聞社主辦的“國是論壇——中美貿易爭端背後的較量”上談到了中國在這場貿易戰中的8張“底牌”。

中國國際貿易學會專家委員會副主任李永。(夏賓/攝)

中國國際貿易學會專家委員會副主任李永。(夏賓/攝)

  中國的底氣

  面對美國對中國進行的施壓和訛詐,中國也有自己的底牌。李永從8個角度對此進行了全面的分析。

  第一點是中國的經濟穩定。

  李永説:“打貿易戰最重要的資本就是經濟的穩定發展,中國經濟目前已經保持了穩定的態勢,在未來也有實力繼續穩定發展。”

  第二點是中國具有龐大的市場。

  “14億的人口,兩億多的中等收入人群,中國能打這場貿易戰,其中一個重要的依據就是中國巨大的市場規模。”李永表示,龐大的市場不僅為中國企業提供了巨大的發展空間,同時也對國外的企業創造盈利和發展機會,産生巨大吸引力,這是中國獨一無二的優勢。

  第三點是中國具備齊全的工業門類。

  據了解,中國是全球唯一擁有聯合國産業分類目錄中所有目錄門類的國家,也就是説中國擁有41個工業大類,191個中類,525個小類。

  “中國齊全的工業門類為中國在外貿競爭中提供了競爭優勢,是中國競爭力的重要源泉,能夠為中國經濟發展提供足夠的製造動力,也是中國未來産業升級的必要基礎。”李永指出,未來中國各個工業部門還需要在此基礎上,繼續提升品質。

  第四點是中國具有十足的創新動力。

  李永做此判斷主要基於兩組數據。

  其一,2017年中國GDP中2.12%用於研發,中國研發經費投入總量為17500億元,基本與發達國家水準持平。

  其二,根據世界知識産權組織發佈的報告,中國是世界第二大專利申請國,而且從2003年以來是唯一一個以雙位數增長的國家,世界知識産權組織預測今後三年中國會超過美國。

  “中國在創新領域裏,這些年已經創造很多成績。但是未來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李永説。

  第五點是中國有良好的創業氛圍。

  對此,李永表示:“中國一直都在強調全民創業,最新數據顯示中國日均新登記的創業戶是1.76萬,這意味著這些新的企業、新的就業機會,都將形成新的競爭優勢。政府也在為創業創造良好的環境。”

  第六點是中國不斷涌現新業態的、新模式和新興産業。

  李永直言:“中國正在不斷涌現新的業態、新模式,如金融科技推動的電子支付及電子商務,還有共用經濟模式,不斷為經濟增添新的優勢,新産業包括新能源、新材料、智慧製造、電動車、機器人等,都在創新和發展過程中,未來將更有力地支援經濟的發展。”

  第七點是中國在全球價值鏈中佔據關鍵地位。

  “中國經歷了40年的發展,在全球的價值鏈和供應鏈體系裏享有關鍵和重要地位,並在不斷地攀升。”李永表示,在“一帶一路”的帶動下,中國産業的價值鏈和供應鏈正在不斷延伸,未來將在全球更廣闊的範圍內進行經貿合作。

  第八點是中國具有制度優勢。

  “中國具有制度優勢,能夠通過國家政策、政府決策,集中優勢資源、整合資源,從貿易戰這個角度上來説,我認為能夠有效地管理貿易戰的前端和後端。”李永説。

  中國必須要打這場貿易戰

  自7月6日,美國宣佈對34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徵關稅以來,貿易戰正式開打。對此,李永直言:“單方面挑起中美貿易戰,美國整體的經濟定會受到影響,其成本結構、利潤預期、投資決策,都將受到貿易戰負面影響,包括美國的消費者,最後都將為次貿易戰買單,已成定局。”

  實際上,走到這一步並不是中國想要的結果。此前,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曾多次表態:中國不想打貿易戰。在中美貿易的各項談判中,中國也展現出相當的誠意,其中包括增加美國對華出口等多項舉措。

  但是反觀美國卻屢次食言,無視雙方的談判結果,偏離雙方共同關切,破壞了雙方共識基礎,沿著單邊主義的道路越走越遠。

  美國為何不願接受中美經濟的解決方案?在李永看來,特朗普政府如果接受經濟方案,中國這張“牌”將在中期選舉,乃至大選中失去“政治煽動”作用。其次是在於中美經濟實力變化。“從經濟對比的角度,這些年來美國與其他經濟體經濟總量的比例關係沒有發生明顯地變化,而中國的比例卻是在逐漸增加,這就導致美國的相關經濟份額在全球受到影響。”經濟方案顯然達不到遏制中國的目的。

  李永進一步解釋:“美國對中國經濟體制提出所謂的‘結構改變’要求,直指中國發展路徑、發展模式、發展方式,在某種意義上,就是要顛覆目前經濟活動存在的基本構架,試圖從體制上改變中國,按照美國期待和要求的方式發展。這是中國不能退讓的。於是,美國就以貿易戰方式,極限施壓,打擊中國的發展動力,擠壓中國發展的貿易和技術空間。中國沒有退路,必須要打這場貿易戰。”

  此外,李永表示,對於美國來説,正逢中期選舉,此時貿易戰,本身還可以作為一個工具,單方面挑起中美貿易戰,美國不僅可以遏制中國,還可以用來影響國內的政治,攪動兩黨爭鬥格局,甚至起到左右選民態度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