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喊著“書記抓 抓書記”的書記真的被抓了

2018-6-13 14:40:20

來源:北京青年報-政知圈 作者:孟亞旭 選稿:費一妍

  原標題:喊著“書記抓抓書記”的書記真的被抓了

  在被實名舉報1年後,廳官胡志強落了馬。

  6月12日晚上22時31分,陜西省紀委發佈消息,陜西省衛生計生委黨組書記胡志強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一個細節是,去年4月,擔任榆林市委書記近6年的胡志強轉任陜西省衛計委黨組書記,接替他任榆林市委書記的,是比他大三歲的戴徵社,這樣的職務調整,坊間直呼“罕見”。

  胡志強的另一個身份,是山西省委原書記胡富國之子。

  一年前被商人舉報

  胡志強,山西人,1963年10月生,中央黨校研究生學歷,工商管理碩士。

  公開資料顯示,胡志強畢業于北京財貿學院工商行政管理系工商行政管理專業,之後到國家工商管理局工作。

  1993年3月至2001年11月,他先後在華晉焦煤公司和神華集團公司工作8年多,之後“商而優則仕”,任咸陽市副市長、市委副書記、陜西省政府副秘書長等職務。

  中國老齡協會主辦的《中國老年》刊發的《胡富國:清官為民總被銘記》一文曾提到:

  “胡富國的長子胡志強從大學畢業後,分到國家工商局工作,擔任過處長,後到神華集團工程部任經理。中央決定西部大開發時,他放棄了收入高、待遇好的工作,主動要求去西部工作,整整奮鬥了8 年,後任陜西榆林市市長。”

  從2008年2月開始到2017年4月轉到陜西省直機關工作,他在榆林工作長達9年——任市長3年,市委書記6年。

  就在胡志強卸任榆林市委書記後不久,去年7月,暴雨襲擊了陜西榆林,市內多條道路被沖毀,多處受災嚴重。白岩松在央視中質問,“榆林排水系統,缺錢?缺時間?還是下不了決心?”

  政知圈注意到,也是在去年7月,網路上出現了一封實名舉報信,舉報者是商人趙發琦,被舉報者,便是胡志強。

  “煤王”獲刑

  在這封信中,趙發琦提到胡志強從2009年開始,在老家全面營建廟宇,並重修祖墳和祖居,他的母親以“常根秀居士”的名義出面牽頭重修其老家的安樂寺,“安樂寺的功德碑顯示,大批國企老闆都捐了錢”。

  一個細節是,安樂寺內功德碑上,還顯示有榆林市能源集團原董事長王榮澤的名字。

  王榮澤是榆林“煤王”,在去年10月因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1年。

  政知君了解到,榆林市能源集團是榆林最大的國有獨資能源公司,王榮澤在出事前也是風光無限,是“全國勞模”、榆林為數不多的高級職業經理人等。

  舉報信還提到,胡志強在榆林買官賣官、明碼標價。對其治下的各區縣的書記、縣長等職位實行明碼標價,“這在榆林官場已成為公開的秘密。”

  舉報者今年1月被央視採訪

  今年1月,央視《新聞1+1》播出了一期“民企,贏了官司,輸了什麼?”的節目,這場陜西千億礦權糾紛案的主角就是“凱奇萊”法定代表人趙發琦。

  “簡單地説來,這件事就是一個當初雙方約好了要共同勘探這一塊地底下的礦産,以為就這麼點東西,沒想到(發現)多少倍的增長,利益來了,這時候不想給民企了,政府強大的力量就開始介入。但是民企不幹,簽了合同,得有契約精神啊,官司一打就12年”。白岩松説。

  在得知贏了官司後,趙發琦説了這麼一段話:

  “想想看,一個案子,二審本來3個月就能完成,結果審理了十幾年。這個案子經歷了6任省長、3任省高院院長。一個民企耗了十幾年,我能説滿意嗎?我對很多人説過,我對這個結果,表示沉默。

  據財經網透露,周永康和奚曉明曾介入該案:

  2008年4月,時任最高法院副院長奚曉明(被判無期)邀請陜西省政府官員到最高法院“商議案情”;之後,陜西省委向中辦作了彙報,時任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作出批示,要求正確引導輿論。

  據《財經》透露,雖然趙發琦最終勝訴,但其指稱該案過程中被各方勢力干預,時任榆林市長胡志強便為之一。

  “書記抓抓書記”

  2014年10月,榆林市委反腐敗協調小組會議召開,時任市委書記胡志強出席。

  他在會議上強調,領導幹部最大的誘惑是自己,最難戰勝的敵人也是自己,一旦經不起誘惑,帶著私欲用權、帶著撈一把的心態做官,就會滑向犯罪的深淵。

  “在真反腐、反真腐的同時,深查深究惡意誹謗幹部、造謠生事、破壞改革穩定環境的人和事。

  就在這個會議召開前兩個月,2014年8月,《中國紀檢監察報》刊登了胡志強的署名文章,提到“落實黨風廉政建設主體責任,一定要堅持書記抓、抓書記,把責任層層傳導下去,一直傳導到最基層。”

  胡志強在文仲介紹,榆林市成立了落實黨委主體責任領導小組,市委書記任組長,辦公室不再設在紀委,改設在市委,承擔落實主體責任的統籌協調、任務分解、檢查考核、工作巡查等職責。

  哦,對了,這篇署名文章的題目叫《書記抓抓書記》。

  4年後,書記真的被抓了。

上一篇稿件

喊著“書記抓 抓書記”的書記真的被抓了

2018年6月13日 14:40 來源:北京青年報-政知圈

  原標題:喊著“書記抓抓書記”的書記真的被抓了

  在被實名舉報1年後,廳官胡志強落了馬。

  6月12日晚上22時31分,陜西省紀委發佈消息,陜西省衛生計生委黨組書記胡志強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一個細節是,去年4月,擔任榆林市委書記近6年的胡志強轉任陜西省衛計委黨組書記,接替他任榆林市委書記的,是比他大三歲的戴徵社,這樣的職務調整,坊間直呼“罕見”。

  胡志強的另一個身份,是山西省委原書記胡富國之子。

  一年前被商人舉報

  胡志強,山西人,1963年10月生,中央黨校研究生學歷,工商管理碩士。

  公開資料顯示,胡志強畢業于北京財貿學院工商行政管理系工商行政管理專業,之後到國家工商管理局工作。

  1993年3月至2001年11月,他先後在華晉焦煤公司和神華集團公司工作8年多,之後“商而優則仕”,任咸陽市副市長、市委副書記、陜西省政府副秘書長等職務。

  中國老齡協會主辦的《中國老年》刊發的《胡富國:清官為民總被銘記》一文曾提到:

  “胡富國的長子胡志強從大學畢業後,分到國家工商局工作,擔任過處長,後到神華集團工程部任經理。中央決定西部大開發時,他放棄了收入高、待遇好的工作,主動要求去西部工作,整整奮鬥了8 年,後任陜西榆林市市長。”

  從2008年2月開始到2017年4月轉到陜西省直機關工作,他在榆林工作長達9年——任市長3年,市委書記6年。

  就在胡志強卸任榆林市委書記後不久,去年7月,暴雨襲擊了陜西榆林,市內多條道路被沖毀,多處受災嚴重。白岩松在央視中質問,“榆林排水系統,缺錢?缺時間?還是下不了決心?”

  政知圈注意到,也是在去年7月,網路上出現了一封實名舉報信,舉報者是商人趙發琦,被舉報者,便是胡志強。

  “煤王”獲刑

  在這封信中,趙發琦提到胡志強從2009年開始,在老家全面營建廟宇,並重修祖墳和祖居,他的母親以“常根秀居士”的名義出面牽頭重修其老家的安樂寺,“安樂寺的功德碑顯示,大批國企老闆都捐了錢”。

  一個細節是,安樂寺內功德碑上,還顯示有榆林市能源集團原董事長王榮澤的名字。

  王榮澤是榆林“煤王”,在去年10月因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1年。

  政知君了解到,榆林市能源集團是榆林最大的國有獨資能源公司,王榮澤在出事前也是風光無限,是“全國勞模”、榆林為數不多的高級職業經理人等。

  舉報信還提到,胡志強在榆林買官賣官、明碼標價。對其治下的各區縣的書記、縣長等職位實行明碼標價,“這在榆林官場已成為公開的秘密。”

  舉報者今年1月被央視採訪

  今年1月,央視《新聞1+1》播出了一期“民企,贏了官司,輸了什麼?”的節目,這場陜西千億礦權糾紛案的主角就是“凱奇萊”法定代表人趙發琦。

  “簡單地説來,這件事就是一個當初雙方約好了要共同勘探這一塊地底下的礦産,以為就這麼點東西,沒想到(發現)多少倍的增長,利益來了,這時候不想給民企了,政府強大的力量就開始介入。但是民企不幹,簽了合同,得有契約精神啊,官司一打就12年”。白岩松説。

  在得知贏了官司後,趙發琦説了這麼一段話:

  “想想看,一個案子,二審本來3個月就能完成,結果審理了十幾年。這個案子經歷了6任省長、3任省高院院長。一個民企耗了十幾年,我能説滿意嗎?我對很多人説過,我對這個結果,表示沉默。

  據財經網透露,周永康和奚曉明曾介入該案:

  2008年4月,時任最高法院副院長奚曉明(被判無期)邀請陜西省政府官員到最高法院“商議案情”;之後,陜西省委向中辦作了彙報,時任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作出批示,要求正確引導輿論。

  據《財經》透露,雖然趙發琦最終勝訴,但其指稱該案過程中被各方勢力干預,時任榆林市長胡志強便為之一。

  “書記抓抓書記”

  2014年10月,榆林市委反腐敗協調小組會議召開,時任市委書記胡志強出席。

  他在會議上強調,領導幹部最大的誘惑是自己,最難戰勝的敵人也是自己,一旦經不起誘惑,帶著私欲用權、帶著撈一把的心態做官,就會滑向犯罪的深淵。

  “在真反腐、反真腐的同時,深查深究惡意誹謗幹部、造謠生事、破壞改革穩定環境的人和事。

  就在這個會議召開前兩個月,2014年8月,《中國紀檢監察報》刊登了胡志強的署名文章,提到“落實黨風廉政建設主體責任,一定要堅持書記抓、抓書記,把責任層層傳導下去,一直傳導到最基層。”

  胡志強在文仲介紹,榆林市成立了落實黨委主體責任領導小組,市委書記任組長,辦公室不再設在紀委,改設在市委,承擔落實主體責任的統籌協調、任務分解、檢查考核、工作巡查等職責。

  哦,對了,這篇署名文章的題目叫《書記抓抓書記》。

  4年後,書記真的被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