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劉鶴的四句大白話,句句有所指

2018-5-17 01:03:48

來源:海外網 選稿:田雨霖

原標題:劉鶴的四句大白話,句句有所指

  15日,全國政協“健全系統性金融風險防範體系專題協商會在北京召開,資訊點很多。

  首先,這是本屆政協召開的第一次專題協商會。第一次專題協商會,就把主題定在了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上,可見其重要性。

  當然,引起廣泛熱議的,還不只是這些。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的四句大白話,如今已經成為媒體和專業人士競相引用的金句——

  做生意是要有本錢的,借錢是要還的,投資是要承擔風險的,做壞事是要付出代價的。

  調研

  既然是要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那麼當前我國的金融風險的形勢究竟如何?

  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會議之前,新一屆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成立了“健全系統性金融風險防範體系”專題調研組,4月分赴北京,浙江寧波、紹興、台州、杭州,以及山西太原、晉中進行實地調研。

  調研組的陣容堪稱豪華,名單包括:辜勝阻、尚福林、侯建民、劉世錦、陳雨露、胡曉煉、肖鋼、屠光紹、盧春房、周延禮等,都是曾任或現任金融監管和學術部門的一線權威。

  “豪華”調研組加持之下,調研地區和主題的選擇自然別有深意。既有民間資本活躍和金融創新前沿的浙江,也有傳統過剩産能去化和債務風險凸顯的山西。從會上24名政協委員的發言看,調研的主題包括房地産風險、非金融企業杠桿率、地方和國企債務、證券市場等領域的金融風險。

  來看具體問題。根據調研結果,主要存在三大問題——

  (1)房地産市場已從總量供不應求轉向供求總體平衡、結構性區域性矛盾更趨突出的新階段,供需形勢和面臨矛盾的新變化,使潛在風險進一步積累。

  (2)過高的負債率會導致財務費用快速上升、企業信用評級下降、融資困難。

  (3)按照“開前門、堵後門”的思路對地方政府性債務實行整改之後,仍産生大量或有債務,這表明“風險大鍋飯”體制依舊。

  應該説,這些問題我們平時討論都不少了,但怎樣從根上解決,還值得細細研究。

  以房地産為例。今天,國家統計局剛剛發佈了4月份70個大中城市商品住宅銷售價格變動數據。熱門城市中,丹東新建商品住宅價格同比大漲6.1%。海口、三亞同比漲幅分別為7.2%和5.4%。此前,住建部就房地産市場調控問題約談的12個城市中,西安4月同比漲幅9.4%,哈爾濱同比上漲12%,昆明同比上漲10.4%,大連同比漲10.9%。

  在中央已經多次定調“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之後,一些城市房價還是迎來新一輪上漲,背後原因不得不引起我們深思。

  了解了全國政協的這個調查結果,再來看劉鶴的四句話,就更有意思了。

1526487803768953.png

辜勝阻等在浙江調研

  信號

  研判經濟大勢,無論是金融監管體系改革、金融風險處置,還是金融對外開放、貿易摩擦,劉鶴的一言一行自然備受關注。

  此次專題協商會,劉鶴作了重要發言。而其中最吸睛,也是最值得玩味的,是文首的四句“大白話”——使全社會都懂得,做生意是要有本錢的,借錢是要還的,投資是要承擔風險的,做壞事是要付出代價的。

  一一來看。

  首先,“做生意要有本錢”。 聯繫此前原安邦董事長吳小暉一案,這句話無疑別有深意。眾所週知,吳小暉的經典手法,就是高杠桿——利用粉飾報表、財務資訊等各種手段,以極少量的原始資金撬動萬億規模的金融資産。這種“空手套白狼”的做法,給社會和金融系統帶來的負面效應是難以估量的。

  今年1月,郭樹清在《人民日報》撰文也指出“少數不法分子通過複雜架構,虛假出資,迴圈注資,違規構建龐大的金融集團,已經成為深化金融改革和維護銀行體系安全的嚴重障礙,必須依法予以嚴肅處理。”

  在此前後,監管系統對諸多違法違規的金控集團和地産巨頭進行了風險處置。可以預見,空手套的玩法未來將面臨更加嚴厲的監管。

  第二句,“做壞事是要付出代價的”。防控金融風險,懲治腐敗不會缺席。金融領域的劣幣之所以可以驅逐良幣,是因為沒有人打擊劣幣。從原保監會主席項俊波、原銀監會主席助理楊家才等老虎的落馬,到徐翔、吳小暉等大鱷的入獄,無論是高層會議的定調,還是金融監管部門的罰單,治理金融亂象已經在路上。

  就在本月,給業內帶來強烈震懾的一份文件是《證券期貨經營機構及其工作人員廉潔從業規定(徵求意見稿)》,劍指資本市場利益輸送、“老鼠倉”、擾亂市場秩序等行為,包括文件列舉的“提供禮金、禮品、房産、汽車、有價證券、股權、佣金返還等財物”。這無疑是給一般金融監管人員和從業者套上了緊箍咒。

1526487910224298.png

  決心

  那麼,“借錢是要還的”怎麼理解?

  很明顯,這一條是説給地方政府、國有企業以及部分民營企業聽的。原央行行長周小川的一段分析值得一看:

  高杠桿在實體部門體現為過度負債,在金融領域體現為信用過快擴張。2016年末,我國宏觀杠桿率為247%,其中企業部門杠桿率達到165%,高於國際警戒線,部分國有企業債務風險突出,“僵屍企業”市場出清遲緩。一些地方政府也以各類“名股實債”和購買服務等方式加杠桿。

  近日一系列的債券“炸雷”潮足以説明這些問題。數據顯示,在剛剛過去的四個月,全國有16隻債券出現違約,涉及金額高逾130億元。此外,前段時間,面臨450億元債務危機的盾安集團,也一度引發市場恐慌。可見,無論是政府部門,還是國有企業、民營企業,債務信用風險已經成為一個很大的問題。

  説到這一點,就很自然地引出了劉鶴的最後一句話:投資是要承擔風險的。

  毋庸置疑,從企業的角度來説,債務危機和違約行為是大家都不願意看到的。但是對於投資者來説,假使投資的金融産品真的出現違約現象,那麼“買者自負”也是必須要接受的理念。

  長久以來,公眾對理財能夠保本的意識根深蒂固,總是期待理財産品能夠帶來穩健的回報。但事實上,從本質上來説,無論是何種投資,都是有風險的。4月27日,官方正式公佈的《關於規範金融機構資産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明確提到了“打破剛性兌付,不得承諾保本收益”,這就是要讓資管産品回歸“受人之托、代人理財”的本質。

  劉鶴這四句話,看似平淡無奇,但説的都是大實話。很多人覺得經濟問題專業複雜,其實道理説白了,都能懂。劉鶴的“大白話”無非在提醒市場,無論怎麼玩新奇,回歸常識很重要。也只有尊重市場的常識,中國經濟才能行穩致遠。

  其實這些常識我們都懂,但之所以劣幣能一再驅逐良幣,讓“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本質上是因為劣幣並未被打擊出場。因此,接下來該怎麼走,就看監管和打擊的力度有多大了。

  這才是最大的“讓市場有預期”。

  

上一篇稿件

劉鶴的四句大白話,句句有所指

2018年5月17日 01:03 來源:海外網

原標題:劉鶴的四句大白話,句句有所指

  15日,全國政協“健全系統性金融風險防範體系專題協商會在北京召開,資訊點很多。

  首先,這是本屆政協召開的第一次專題協商會。第一次專題協商會,就把主題定在了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上,可見其重要性。

  當然,引起廣泛熱議的,還不只是這些。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的四句大白話,如今已經成為媒體和專業人士競相引用的金句——

  做生意是要有本錢的,借錢是要還的,投資是要承擔風險的,做壞事是要付出代價的。

  調研

  既然是要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那麼當前我國的金融風險的形勢究竟如何?

  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會議之前,新一屆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成立了“健全系統性金融風險防範體系”專題調研組,4月分赴北京,浙江寧波、紹興、台州、杭州,以及山西太原、晉中進行實地調研。

  調研組的陣容堪稱豪華,名單包括:辜勝阻、尚福林、侯建民、劉世錦、陳雨露、胡曉煉、肖鋼、屠光紹、盧春房、周延禮等,都是曾任或現任金融監管和學術部門的一線權威。

  “豪華”調研組加持之下,調研地區和主題的選擇自然別有深意。既有民間資本活躍和金融創新前沿的浙江,也有傳統過剩産能去化和債務風險凸顯的山西。從會上24名政協委員的發言看,調研的主題包括房地産風險、非金融企業杠桿率、地方和國企債務、證券市場等領域的金融風險。

  來看具體問題。根據調研結果,主要存在三大問題——

  (1)房地産市場已從總量供不應求轉向供求總體平衡、結構性區域性矛盾更趨突出的新階段,供需形勢和面臨矛盾的新變化,使潛在風險進一步積累。

  (2)過高的負債率會導致財務費用快速上升、企業信用評級下降、融資困難。

  (3)按照“開前門、堵後門”的思路對地方政府性債務實行整改之後,仍産生大量或有債務,這表明“風險大鍋飯”體制依舊。

  應該説,這些問題我們平時討論都不少了,但怎樣從根上解決,還值得細細研究。

  以房地産為例。今天,國家統計局剛剛發佈了4月份70個大中城市商品住宅銷售價格變動數據。熱門城市中,丹東新建商品住宅價格同比大漲6.1%。海口、三亞同比漲幅分別為7.2%和5.4%。此前,住建部就房地産市場調控問題約談的12個城市中,西安4月同比漲幅9.4%,哈爾濱同比上漲12%,昆明同比上漲10.4%,大連同比漲10.9%。

  在中央已經多次定調“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之後,一些城市房價還是迎來新一輪上漲,背後原因不得不引起我們深思。

  了解了全國政協的這個調查結果,再來看劉鶴的四句話,就更有意思了。

1526487803768953.png

辜勝阻等在浙江調研

  信號

  研判經濟大勢,無論是金融監管體系改革、金融風險處置,還是金融對外開放、貿易摩擦,劉鶴的一言一行自然備受關注。

  此次專題協商會,劉鶴作了重要發言。而其中最吸睛,也是最值得玩味的,是文首的四句“大白話”——使全社會都懂得,做生意是要有本錢的,借錢是要還的,投資是要承擔風險的,做壞事是要付出代價的。

  一一來看。

  首先,“做生意要有本錢”。 聯繫此前原安邦董事長吳小暉一案,這句話無疑別有深意。眾所週知,吳小暉的經典手法,就是高杠桿——利用粉飾報表、財務資訊等各種手段,以極少量的原始資金撬動萬億規模的金融資産。這種“空手套白狼”的做法,給社會和金融系統帶來的負面效應是難以估量的。

  今年1月,郭樹清在《人民日報》撰文也指出“少數不法分子通過複雜架構,虛假出資,迴圈注資,違規構建龐大的金融集團,已經成為深化金融改革和維護銀行體系安全的嚴重障礙,必須依法予以嚴肅處理。”

  在此前後,監管系統對諸多違法違規的金控集團和地産巨頭進行了風險處置。可以預見,空手套的玩法未來將面臨更加嚴厲的監管。

  第二句,“做壞事是要付出代價的”。防控金融風險,懲治腐敗不會缺席。金融領域的劣幣之所以可以驅逐良幣,是因為沒有人打擊劣幣。從原保監會主席項俊波、原銀監會主席助理楊家才等老虎的落馬,到徐翔、吳小暉等大鱷的入獄,無論是高層會議的定調,還是金融監管部門的罰單,治理金融亂象已經在路上。

  就在本月,給業內帶來強烈震懾的一份文件是《證券期貨經營機構及其工作人員廉潔從業規定(徵求意見稿)》,劍指資本市場利益輸送、“老鼠倉”、擾亂市場秩序等行為,包括文件列舉的“提供禮金、禮品、房産、汽車、有價證券、股權、佣金返還等財物”。這無疑是給一般金融監管人員和從業者套上了緊箍咒。

1526487910224298.png

  決心

  那麼,“借錢是要還的”怎麼理解?

  很明顯,這一條是説給地方政府、國有企業以及部分民營企業聽的。原央行行長周小川的一段分析值得一看:

  高杠桿在實體部門體現為過度負債,在金融領域體現為信用過快擴張。2016年末,我國宏觀杠桿率為247%,其中企業部門杠桿率達到165%,高於國際警戒線,部分國有企業債務風險突出,“僵屍企業”市場出清遲緩。一些地方政府也以各類“名股實債”和購買服務等方式加杠桿。

  近日一系列的債券“炸雷”潮足以説明這些問題。數據顯示,在剛剛過去的四個月,全國有16隻債券出現違約,涉及金額高逾130億元。此外,前段時間,面臨450億元債務危機的盾安集團,也一度引發市場恐慌。可見,無論是政府部門,還是國有企業、民營企業,債務信用風險已經成為一個很大的問題。

  説到這一點,就很自然地引出了劉鶴的最後一句話:投資是要承擔風險的。

  毋庸置疑,從企業的角度來説,債務危機和違約行為是大家都不願意看到的。但是對於投資者來説,假使投資的金融産品真的出現違約現象,那麼“買者自負”也是必須要接受的理念。

  長久以來,公眾對理財能夠保本的意識根深蒂固,總是期待理財産品能夠帶來穩健的回報。但事實上,從本質上來説,無論是何種投資,都是有風險的。4月27日,官方正式公佈的《關於規範金融機構資産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明確提到了“打破剛性兌付,不得承諾保本收益”,這就是要讓資管産品回歸“受人之托、代人理財”的本質。

  劉鶴這四句話,看似平淡無奇,但説的都是大實話。很多人覺得經濟問題專業複雜,其實道理説白了,都能懂。劉鶴的“大白話”無非在提醒市場,無論怎麼玩新奇,回歸常識很重要。也只有尊重市場的常識,中國經濟才能行穩致遠。

  其實這些常識我們都懂,但之所以劣幣能一再驅逐良幣,讓“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本質上是因為劣幣並未被打擊出場。因此,接下來該怎麼走,就看監管和打擊的力度有多大了。

  這才是最大的“讓市場有預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