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領導落馬後 陪他打乒乓球的4個人也出事了

2018-5-17 19:45:08

來源:政知圈 作者:政知圈 選稿:朱雯

原標題:領導落馬後,陪他打乒乓球的4個人也出事了

  “針對上班時間陪原集團黨委主要負責人打乒乓球問題,排查有4人,集團已責成有關人員就參與陪打乒乓球及撰寫《徽商之道》的行為,向集團黨委作深刻檢討”。

  以上是徽商集團5月16日整改報告中的一個細節。

  徽商集團最近頗受外界關注,就在這份整改報告公開的前兩天(5月14日),該集團的原董事長許家貴和原紀委書記張皓被逮捕。

  △許家貴和張皓

  上班時間陪領導打乒乓球

  許家貴和張皓落馬,是在去年11月13日,這二人是被巡視揪出來的。

  去年11月6日至12月29日,安徽省巡視組對該集團開展了機動式巡視,一週後,已經退休3年的許家貴出了事。

  根據巡視組的反饋,徽商集團事情可不少,比如:

  原黨委班子尤其是主要負責人極端不負責任,嚴重失職瀆職,使徽商集團深陷債務危機

  與民企合作的項目大多被合作方操縱,留下不少爛攤子和大量債務

  對違規經營、線索舉報等諸多問題,不敢深查、不願細究

  集團和部分二級公司內幫派林立。

  個別二級公司對巡視陽奉陰違,表面配合,背地裏卻在編造會議紀要等資料

  接受機動式巡視後,集團發佈整改報告:

  著手以許家貴、張皓等腐敗窩案為反面教材,深入開展正風肅紀專題警示教育,在全集團範圍內開展大反思、大剖析、大整改、大提升,深入剖析問題根源,同時排查其圈子人員,對相關責任人視其違紀情況分別予以問責處理,針對上班時間陪原集團黨委主要負責人打乒乓球問題,排查有4人,集團已責成有關人員就參與陪打乒乓球及撰寫《徽商之道》的行為,向集團黨委作深刻檢討,並在組織生活會上深刻對照檢查,由集團黨委書記、紀委書記對有關人員進行約談。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還以為,陪主要領導打乒乓球只能出現在春晚小品中,看來,藝術來源於生活。

  多説一句,不知道2015年的春節,許家貴有沒有看到過這個小品,在看到這個小品時,究竟作何感想。

  《徽商之道》找人代筆

  《徽商之道》是本書,出版時間是在2012年12月,書上寫的是“許家貴 著”,如今看來,這本書也是別人寫的咯。

  整改報告披露了許多與許家貴有關的細節,比如:

  許家貴對蔡案惡化政治生態帶來的負面影響認識不清、肅清不力,沒有舉一反三、汲取教訓;違規購置奧迪A8高檔轎車;任職期間提拔的人沒向業務一線傾斜,真正懂經營的人才沒有被發現和使用等。

  蔡案,即蔡文龍案。蔡文龍曾任徽商集團董事長,被捕前是安徽省商務廳副廳長(正廳級)。2008年12月,在許家貴入主徽商集團2年後,蔡文龍因貪污罪、受賄罪、挪用公款罪、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罪被法院判處死刑,緩期2年執行。

  △蔡文龍

  許家貴的問題可能還不止於此。

  整改報告透露,“因肥東大市場項目所涉原集團主要領導許家貴及合作方范某已被省紀委監委專案組調查審查,目前調查尚未結束,相關的處理還未進行。”

  “讓人感覺背後或許牽扯到省部級領導”

  許家貴是“仕而優則商”。

  他在2007年1月擔任徽商集團董事長前,曾幹過6年多的亳州市副市長,但檢察院審查認定,他收錢是在任徽商集團董事長時,對亳州市的事情並未提及。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不由想起了今年1月剛剛落馬的山東省副省長季緗綺,季緗綺是“商而優則仕”的典型代表,他在2013年1月任山東省副省長前,掌舵魯商集團整整11年。

  與徽商集團類似,魯商集團也曾被省委巡視組巡視。

  2015年11月3日至2016年1月3日,山東省委第三巡視組對魯商集團進行專項巡視。巡視組在反饋時提到——有的領導幹部利用職權謀取私利;有的幫助親戚朋友經商辦企業,與集團業務搞關聯交易。

  巡視結束半年後,季緗綺老部下、魯商集團原副總經理姜升顯落馬。

  據《中國新聞週刊》披露,姜升顯作為一個副廳級國企領導出事後,很多在濟南工作的魯商集團高管,被叫到南京去接受中紀委談話。

  有知情人士對該媒體表示,“跨省接受談話,讓人感覺背後或許牽扯到省部級領導。這也讓被談話者壓力增大,甚至有人擔心談得不深刻,無法順利返回濟南。”

  果不其然。

  5個“老虎”曾在公司任職時斂財

  政知君梳理髮現,十八大後落馬且目前已宣判的“老虎”中,至少有5人在公司任職時就已經開始收錢,分別是:

  當然,還有一些已經落馬但尚未宣判的人也有類似情形,比如福建省原省長蘇樹林和甘肅省原副省長虞海燕。

  蘇樹林在今年2月被公訴,檢方指控其在擔任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副總經理、中國石油化工集團公司總經理時曾收錢,同時“在擔任中國石油化工集團公司總經理期間,在收購油田項目過程中濫用職權,致使國家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

  而虞海燕在今年4月被公訴,根據檢方指控,他在擔任酒泉鋼鐵(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煉鋼廠廠長、酒鋼集團副總經理兼總工程師、總經理、董事長時也曾收錢。

  對了,今年1月,江西省原副省長李貽煌落馬。

  在4月的雙開通報中,官方稱李貽煌“破壞所任職的國有企業政治生態”“公款打高爾夫球、違規佔用國有企業專家別墅”“違規干預企業決策”。

  在從政前,李貽煌是江西銅業集團公司董事長。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領導落馬後 陪他打乒乓球的4個人也出事了

2018年5月17日 19:45 來源:政知圈

原標題:領導落馬後,陪他打乒乓球的4個人也出事了

  “針對上班時間陪原集團黨委主要負責人打乒乓球問題,排查有4人,集團已責成有關人員就參與陪打乒乓球及撰寫《徽商之道》的行為,向集團黨委作深刻檢討”。

  以上是徽商集團5月16日整改報告中的一個細節。

  徽商集團最近頗受外界關注,就在這份整改報告公開的前兩天(5月14日),該集團的原董事長許家貴和原紀委書記張皓被逮捕。

  △許家貴和張皓

  上班時間陪領導打乒乓球

  許家貴和張皓落馬,是在去年11月13日,這二人是被巡視揪出來的。

  去年11月6日至12月29日,安徽省巡視組對該集團開展了機動式巡視,一週後,已經退休3年的許家貴出了事。

  根據巡視組的反饋,徽商集團事情可不少,比如:

  原黨委班子尤其是主要負責人極端不負責任,嚴重失職瀆職,使徽商集團深陷債務危機

  與民企合作的項目大多被合作方操縱,留下不少爛攤子和大量債務

  對違規經營、線索舉報等諸多問題,不敢深查、不願細究

  集團和部分二級公司內幫派林立。

  個別二級公司對巡視陽奉陰違,表面配合,背地裏卻在編造會議紀要等資料

  接受機動式巡視後,集團發佈整改報告:

  著手以許家貴、張皓等腐敗窩案為反面教材,深入開展正風肅紀專題警示教育,在全集團範圍內開展大反思、大剖析、大整改、大提升,深入剖析問題根源,同時排查其圈子人員,對相關責任人視其違紀情況分別予以問責處理,針對上班時間陪原集團黨委主要負責人打乒乓球問題,排查有4人,集團已責成有關人員就參與陪打乒乓球及撰寫《徽商之道》的行為,向集團黨委作深刻檢討,並在組織生活會上深刻對照檢查,由集團黨委書記、紀委書記對有關人員進行約談。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還以為,陪主要領導打乒乓球只能出現在春晚小品中,看來,藝術來源於生活。

  多説一句,不知道2015年的春節,許家貴有沒有看到過這個小品,在看到這個小品時,究竟作何感想。

  《徽商之道》找人代筆

  《徽商之道》是本書,出版時間是在2012年12月,書上寫的是“許家貴 著”,如今看來,這本書也是別人寫的咯。

  整改報告披露了許多與許家貴有關的細節,比如:

  許家貴對蔡案惡化政治生態帶來的負面影響認識不清、肅清不力,沒有舉一反三、汲取教訓;違規購置奧迪A8高檔轎車;任職期間提拔的人沒向業務一線傾斜,真正懂經營的人才沒有被發現和使用等。

  蔡案,即蔡文龍案。蔡文龍曾任徽商集團董事長,被捕前是安徽省商務廳副廳長(正廳級)。2008年12月,在許家貴入主徽商集團2年後,蔡文龍因貪污罪、受賄罪、挪用公款罪、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罪被法院判處死刑,緩期2年執行。

  △蔡文龍

  許家貴的問題可能還不止於此。

  整改報告透露,“因肥東大市場項目所涉原集團主要領導許家貴及合作方范某已被省紀委監委專案組調查審查,目前調查尚未結束,相關的處理還未進行。”

  “讓人感覺背後或許牽扯到省部級領導”

  許家貴是“仕而優則商”。

  他在2007年1月擔任徽商集團董事長前,曾幹過6年多的亳州市副市長,但檢察院審查認定,他收錢是在任徽商集團董事長時,對亳州市的事情並未提及。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不由想起了今年1月剛剛落馬的山東省副省長季緗綺,季緗綺是“商而優則仕”的典型代表,他在2013年1月任山東省副省長前,掌舵魯商集團整整11年。

  與徽商集團類似,魯商集團也曾被省委巡視組巡視。

  2015年11月3日至2016年1月3日,山東省委第三巡視組對魯商集團進行專項巡視。巡視組在反饋時提到——有的領導幹部利用職權謀取私利;有的幫助親戚朋友經商辦企業,與集團業務搞關聯交易。

  巡視結束半年後,季緗綺老部下、魯商集團原副總經理姜升顯落馬。

  據《中國新聞週刊》披露,姜升顯作為一個副廳級國企領導出事後,很多在濟南工作的魯商集團高管,被叫到南京去接受中紀委談話。

  有知情人士對該媒體表示,“跨省接受談話,讓人感覺背後或許牽扯到省部級領導。這也讓被談話者壓力增大,甚至有人擔心談得不深刻,無法順利返回濟南。”

  果不其然。

  5個“老虎”曾在公司任職時斂財

  政知君梳理髮現,十八大後落馬且目前已宣判的“老虎”中,至少有5人在公司任職時就已經開始收錢,分別是:

  當然,還有一些已經落馬但尚未宣判的人也有類似情形,比如福建省原省長蘇樹林和甘肅省原副省長虞海燕。

  蘇樹林在今年2月被公訴,檢方指控其在擔任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副總經理、中國石油化工集團公司總經理時曾收錢,同時“在擔任中國石油化工集團公司總經理期間,在收購油田項目過程中濫用職權,致使國家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

  而虞海燕在今年4月被公訴,根據檢方指控,他在擔任酒泉鋼鐵(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煉鋼廠廠長、酒鋼集團副總經理兼總工程師、總經理、董事長時也曾收錢。

  對了,今年1月,江西省原副省長李貽煌落馬。

  在4月的雙開通報中,官方稱李貽煌“破壞所任職的國有企業政治生態”“公款打高爾夫球、違規佔用國有企業專家別墅”“違規干預企業決策”。

  在從政前,李貽煌是江西銅業集團公司董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