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返鄉日記】開車回家好過年 “擋酒詞”擠走“行酒令”

2018-2-15 04:14:44

來源:東方網 作者:袁猛 選稿:吳春偉

  


  東方網記者袁猛2月15日報道:春節是中國傳統佳日,也是中國人迎來送往、應酬不斷的日子。在豫東地區,以前説的最多的是“我和誰喝了多少酒,我把誰灌醉了”。但醉酒後罵街、吵嘴甚至鬥毆、車禍也成為飯桌上議論不斷的話題。如今從街頭望至街尾,小轎車的身影隨處可見。“今天我開車”成了如今酒桌上最好的“擋酒詞”。

  開車回老家越來越多鄉村集市也堵車

  臨近年關,要置買年貨,每逢單雙日,鎮上便有集市。集市是農村地區約定俗成的一個買賣場合,在某個時間,附近居民都來這裡買賣物品。尤其是年關時,集市上更是人來人往。但是這幾年最大的感受是車越來越多,路越來越堵。在集市上,隨處可見綁著紅繩子的車輛。在汽車鏡子上、輪胎上綁紅繩子,意味著這是最近才購置的新車。街道上來往車輛挂的車牌,全國各地的都有。過年了,一年在外拼搏的遊子又回到了故鄉。

  車越來越多,但交通也越來越擁堵。看到排著長隊的汽車,似乎兜兜轉轉從城市又回到了城市。過年了,對於指揮交通的交警來説,意味著任務更重。由於車輛多,道路窄,堵點在任何地方都有可能出現。路上又出現了很多“臨時交警”,老司機、門衛等都可以充當這一角色。東方網記者採訪了很多開車返鄉的人,感受最大的是有面子,更多是為了方便。

  “擋酒詞”擠走“行酒令”

  以往酒桌上聲音最多的是行酒令,“哥倆好啊、五魁首呀”,不會行酒令,被灌醉的可能很大。在汽車沒有普及、酒駕沒有入刑的時候,如果誰説我開車來的,敬酒的人總會説我找人把你送回去,於是這酒還是推不掉。如今,汽車越來越多,酒桌上“我開車來的”這句話很起作用。開車來的人,敬酒者不再強迫其喝酒。酒桌上討論最多的反而是酒駕入刑,贊同者居多。

  酒駕入刑政策加上“開車不喝酒,喝酒不開車”的大力宣傳,酒桌文化也發生了改變。大家以前總是説“多喝兩杯”,現在則是“能喝喝一點,不能喝多吃菜”。當然,“開車的”就應“滴酒不沾”。

  後記:東方網記者看到農村越來越多的車輛,除了面子問題,也可以間接説明農民生活水準在不斷提高。酒桌文化的轉變,表明國家政策能夠實實在在的在基層得到宣傳貫徹。一句話就是,農民生活好起來了,車多了,喝酒也更要“講究”了。

上一篇稿件

【返鄉日記】開車回家好過年 “擋酒詞”擠走“行酒令”

2018年2月15日 04:14 來源:東方網

  


  東方網記者袁猛2月15日報道:春節是中國傳統佳日,也是中國人迎來送往、應酬不斷的日子。在豫東地區,以前説的最多的是“我和誰喝了多少酒,我把誰灌醉了”。但醉酒後罵街、吵嘴甚至鬥毆、車禍也成為飯桌上議論不斷的話題。如今從街頭望至街尾,小轎車的身影隨處可見。“今天我開車”成了如今酒桌上最好的“擋酒詞”。

  開車回老家越來越多鄉村集市也堵車

  臨近年關,要置買年貨,每逢單雙日,鎮上便有集市。集市是農村地區約定俗成的一個買賣場合,在某個時間,附近居民都來這裡買賣物品。尤其是年關時,集市上更是人來人往。但是這幾年最大的感受是車越來越多,路越來越堵。在集市上,隨處可見綁著紅繩子的車輛。在汽車鏡子上、輪胎上綁紅繩子,意味著這是最近才購置的新車。街道上來往車輛挂的車牌,全國各地的都有。過年了,一年在外拼搏的遊子又回到了故鄉。

  車越來越多,但交通也越來越擁堵。看到排著長隊的汽車,似乎兜兜轉轉從城市又回到了城市。過年了,對於指揮交通的交警來説,意味著任務更重。由於車輛多,道路窄,堵點在任何地方都有可能出現。路上又出現了很多“臨時交警”,老司機、門衛等都可以充當這一角色。東方網記者採訪了很多開車返鄉的人,感受最大的是有面子,更多是為了方便。

  “擋酒詞”擠走“行酒令”

  以往酒桌上聲音最多的是行酒令,“哥倆好啊、五魁首呀”,不會行酒令,被灌醉的可能很大。在汽車沒有普及、酒駕沒有入刑的時候,如果誰説我開車來的,敬酒的人總會説我找人把你送回去,於是這酒還是推不掉。如今,汽車越來越多,酒桌上“我開車來的”這句話很起作用。開車來的人,敬酒者不再強迫其喝酒。酒桌上討論最多的反而是酒駕入刑,贊同者居多。

  酒駕入刑政策加上“開車不喝酒,喝酒不開車”的大力宣傳,酒桌文化也發生了改變。大家以前總是説“多喝兩杯”,現在則是“能喝喝一點,不能喝多吃菜”。當然,“開車的”就應“滴酒不沾”。

  後記:東方網記者看到農村越來越多的車輛,除了面子問題,也可以間接説明農民生活水準在不斷提高。酒桌文化的轉變,表明國家政策能夠實實在在的在基層得到宣傳貫徹。一句話就是,農民生活好起來了,車多了,喝酒也更要“講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