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媒體評直播亂象:直播平臺不是任性的名利場

2018-2-14 06:16:02

來源:法制日報 作者:淩鋒 選稿:王浩也

原標題:媒體評直播亂象:直播平臺不是任性的名利場

  問題的關鍵還是在於那句老話,須“誠實勞動、合法經營”,即便在網際網路時代,這句話依然靠譜、管用

  2月12日,中央電視臺的“焦點訪談”欄目關注了網路直播平臺亂象。國家網信辦在前期取證約談整改“花椒百萬贏家”,下線微信小程式“頭腦王者”的基礎上,近日依法關閉了“蜜汁直播”等十家違規直播平臺,並根據《網際網路直播服務管理規定》,將違規主播“天佑”“盧本偉”實施跨平臺封禁。

  網際網路創新極大地提高了生産效率、豐富了人們的文化生活,也拓展了勞動致富的方式和途徑。以直播為例,截至2017年年底,全國網路直播用戶達4.22億,超過網民總數的一半,提供網際網路直播平臺服務的企業達到數百家,市場營收超過300億元。不過,直播快速發展的同時也出現了各種各樣問題。

  聯繫新聞可以看到,此次受到整治的平臺、公司或者主播,有的是涉嫌淫穢色情表演,有的是語言挑逗、表演低俗,有的更是涉嫌教唆犯罪,還有直播吃蟑螂、非法行銷賣珠寶、嘴唇扎洞等種種亂象,可謂不一而足。這些受到整治的平臺、公司或者主播有個共同特點,即挑戰既有的道德和法律底線來實現名利雙收。比如,報道中提到“泛果直播”通過女主播的淫穢表演等方式,在40天時間內收到了1300多萬元的充值金額。再比如,在歌詞中詳細描述吸毒後各種感受的主播“天佑”,據報道其一年收入也達千萬元。

  發家致富雖沒有什麼可指責的,但直播平臺不是任性的名利場,問題的關鍵還是在於那句老話,須“誠實勞動、合法經營”,即便在網際網路時代,這句話依然靠譜、管用。不論是出乖露醜的低俗表演,還是宣傳吸毒無罪的説唱,對於包括主播在內的各色表演者來説,這些行為肯定不是生活的常態,畢竟沒有人天天裸體出行,沒有人拿蟑螂當口糧。事實上,這些“表演”出來的個性所展示的價值觀,會産生極其負面的社會影響,特別是對於判斷力較弱、模倣性很強的未成年來人説,更是有害無益。因此,國家有關部門對違規違法的主播、平臺和公司等進行依法處理是及時且必要的。

  與此同時,有媒體報道,針對網路直播平臺傳播低俗色情暴力等違法有害資訊,中央宣傳部、中央網信辦、文化部、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全國“掃黃打非”工作小組辦公室近日作出部署,2月上旬至4月下旬進一步開展集中整治行動。網路直播作為廣受歡迎的網際網路應用,涉及較多的社會主體,除了開展集中整治外,調動社會各方面力量參與治理也是不可或缺的。對於監管部門來説,要對現有的網路直播技術進行研究,也要緊盯網際網路技術的最新發展,努力把新型違法犯罪消滅在萌芽狀態;要通過完善政策法規,不斷強化網際網路企業的社會責任;要充分運用社會誠信機制,通過建立並完善黑名單制度,實現對違規主播的封禁措施進一步制度化;要一如既往地發動廣大網友積極參與有害資訊治理。對於有關行業組織來説,要充分發揮行業自律的積極作用,推動企業之間在規範運營、有害資訊防治等方面的交流合作,推動網路直播行業持續健康發展。對於企業來説,既要完善內部有害資訊防控制度,又要積極利用大數據、人工智慧技術,以科技手段及時攔截處理有害資訊;同時,也要加強人工審核的力度,加大對違規主播和用戶的處理力度。

  總之,網際網路的到來,為人們創造了無盡的可能。在這個時代,要實現出人頭地或是名利雙收,依然需要勇於創新的精神和堅持不懈的努力。不過,如果沒有守規矩、講法治、有道德作為底線,任何努力可能會瞬間化為泡影。這一點對於臺前的主播和幕後的企業,都是適用的。

上一篇稿件

媒體評直播亂象:直播平臺不是任性的名利場

2018年2月14日 06:16 來源:法制日報

原標題:媒體評直播亂象:直播平臺不是任性的名利場

  問題的關鍵還是在於那句老話,須“誠實勞動、合法經營”,即便在網際網路時代,這句話依然靠譜、管用

  2月12日,中央電視臺的“焦點訪談”欄目關注了網路直播平臺亂象。國家網信辦在前期取證約談整改“花椒百萬贏家”,下線微信小程式“頭腦王者”的基礎上,近日依法關閉了“蜜汁直播”等十家違規直播平臺,並根據《網際網路直播服務管理規定》,將違規主播“天佑”“盧本偉”實施跨平臺封禁。

  網際網路創新極大地提高了生産效率、豐富了人們的文化生活,也拓展了勞動致富的方式和途徑。以直播為例,截至2017年年底,全國網路直播用戶達4.22億,超過網民總數的一半,提供網際網路直播平臺服務的企業達到數百家,市場營收超過300億元。不過,直播快速發展的同時也出現了各種各樣問題。

  聯繫新聞可以看到,此次受到整治的平臺、公司或者主播,有的是涉嫌淫穢色情表演,有的是語言挑逗、表演低俗,有的更是涉嫌教唆犯罪,還有直播吃蟑螂、非法行銷賣珠寶、嘴唇扎洞等種種亂象,可謂不一而足。這些受到整治的平臺、公司或者主播有個共同特點,即挑戰既有的道德和法律底線來實現名利雙收。比如,報道中提到“泛果直播”通過女主播的淫穢表演等方式,在40天時間內收到了1300多萬元的充值金額。再比如,在歌詞中詳細描述吸毒後各種感受的主播“天佑”,據報道其一年收入也達千萬元。

  發家致富雖沒有什麼可指責的,但直播平臺不是任性的名利場,問題的關鍵還是在於那句老話,須“誠實勞動、合法經營”,即便在網際網路時代,這句話依然靠譜、管用。不論是出乖露醜的低俗表演,還是宣傳吸毒無罪的説唱,對於包括主播在內的各色表演者來説,這些行為肯定不是生活的常態,畢竟沒有人天天裸體出行,沒有人拿蟑螂當口糧。事實上,這些“表演”出來的個性所展示的價值觀,會産生極其負面的社會影響,特別是對於判斷力較弱、模倣性很強的未成年來人説,更是有害無益。因此,國家有關部門對違規違法的主播、平臺和公司等進行依法處理是及時且必要的。

  與此同時,有媒體報道,針對網路直播平臺傳播低俗色情暴力等違法有害資訊,中央宣傳部、中央網信辦、文化部、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全國“掃黃打非”工作小組辦公室近日作出部署,2月上旬至4月下旬進一步開展集中整治行動。網路直播作為廣受歡迎的網際網路應用,涉及較多的社會主體,除了開展集中整治外,調動社會各方面力量參與治理也是不可或缺的。對於監管部門來説,要對現有的網路直播技術進行研究,也要緊盯網際網路技術的最新發展,努力把新型違法犯罪消滅在萌芽狀態;要通過完善政策法規,不斷強化網際網路企業的社會責任;要充分運用社會誠信機制,通過建立並完善黑名單制度,實現對違規主播的封禁措施進一步制度化;要一如既往地發動廣大網友積極參與有害資訊治理。對於有關行業組織來説,要充分發揮行業自律的積極作用,推動企業之間在規範運營、有害資訊防治等方面的交流合作,推動網路直播行業持續健康發展。對於企業來説,既要完善內部有害資訊防控制度,又要積極利用大數據、人工智慧技術,以科技手段及時攔截處理有害資訊;同時,也要加強人工審核的力度,加大對違規主播和用戶的處理力度。

  總之,網際網路的到來,為人們創造了無盡的可能。在這個時代,要實現出人頭地或是名利雙收,依然需要勇於創新的精神和堅持不懈的努力。不過,如果沒有守規矩、講法治、有道德作為底線,任何努力可能會瞬間化為泡影。這一點對於臺前的主播和幕後的企業,都是適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