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五大戰區主官悉數揭曉

2018-2-14 20:22:28

來源:北京青年報 作者:政知圈 李岩 選稿:成昭遠

原標題:政知圈:五大戰區主官悉數揭曉

  總是能在官方的工作動態裏捕捉到重要資訊。

  例如這則發佈在石景山新聞網上的新聞。

  本文圖均為 政知圈微信公眾號 圖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終於可以説,在去年8月原中部戰區司令員韓衛國被曝轉任陸軍司令員之後,接任者終於正式披露。

  接任的正是軍委聯合參謀部原副參謀長乙曉光上將。

  其實在去年10月份十九大期間,就有媒體注意到,乙曉光佩戴中部戰區臂章出席解放軍和武警部隊代表團討論會,當時其就座于中部戰區政委殷方龍上將右側。

  參加十九大的乙曉光1958年6月出生的乙曉光曾是特級飛行員,飛過多种先進機型。據其家鄉江蘇宿遷市雙擁協會官網披露,乙曉光“系統地飛過米格15、殲5、殲6、殲7、蘇27、蘇30等飛機,1997年在美國飛過F15飛機,2000年在希臘飛過幻影2000、F1模擬機,參加過“和平使命——2005”演習。

  40年行伍生涯,他輾轉空軍司令部、成都軍區、廣州軍區、南京軍區等多個大單位。2012年12月,他出任總參謀長助理,是當時“解放軍最年輕現役中將”。不到兩年,又升任副總參謀長。

  政知圈印象很深的是,軍改後出任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的乙曉光,曾作為軍委派出的代表,接連承擔兩項特別任務。

  2016年6月,中國駐馬利共和國維和部隊遭遇恐怖襲擊,年僅29歲的申亮亮不幸犧牲。乙曉光趕往吉林省長春市龍嘉機場迎接烈士靈柩。他當時透露,這是我國首次派出軍用運輸機、跨越11個國家、往返飛行兩萬七千公里接烈士靈柩回國。

  一個月後,中國赴南蘇丹維和步兵營一輛裝甲車在執行任務時被炮彈擊中,造成李磊、楊樹朋兩名中國戰士犧牲。當年7月20日,乙曉光又被軍委派往河南新鄭國際機場迎接傷亡人員回國。

  9天后,在八一大樓,他被授予上將軍銜,又成為解放軍最年輕的現役上將。

  一年後,這名年輕上將職務再次調整。

  2017年9月份左右,媒體披露軍方高級將領“一系列調整”,因為其不僅涉及軍委十多個部門,還涵蓋兵種、戰區等各大單位。例如兩大戰區司令員先後履新:中部戰區司令員韓衛國調任陸軍司令員、北部戰區司令員宋普選調任軍委後勤保障部部長。兩人都是十八大以來兩次盛大閱兵的總指揮,宋普選擔任北京戰區司令員時,是2015年“9‧3”閱兵總指揮;韓衛國則是在朱日和的建軍節閱兵總指揮。

  隨後乙曉光接替韓衛國,執掌中部戰區。至此,幾大戰區主官終於正式揭曉。

  政知圈注意到,如今五大戰區主官,袁譽柏是海軍將領、范驍駿和乙曉光是空軍將領、殷方龍有二炮工作經歷。

  並且這些主官履職時間都不長,除了東部戰區司令員劉粵軍、西部戰區司令員趙宗岐、南部戰區政委魏亮和中部戰區政委殷方龍是2016年到任,其他均是2017年履新的。

  去年履新的6位將軍,有5位是跨單位提任的:

  吳社洲去年1月從中部戰區副政委任上調到西部戰區;

  袁譽柏同月從北部戰區副司令員調任南部戰區;

  范驍駿4月從空軍政治工作部主任崗位上提拔到北部戰區;

  何平9月左右從西部戰區副政委任上提拔到東部戰區;

  乙曉光則是從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提任到中部戰區。

  僅有一位是本單位提任:李橋銘。他從北部戰區陸軍司令員崗位上擢升為戰區司令員。

  (原標題為《五大戰區主官終於悉數揭曉》)

上一篇稿件

五大戰區主官悉數揭曉

2018年2月14日 20:22 來源:北京青年報

原標題:政知圈:五大戰區主官悉數揭曉

  總是能在官方的工作動態裏捕捉到重要資訊。

  例如這則發佈在石景山新聞網上的新聞。

  本文圖均為 政知圈微信公眾號 圖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終於可以説,在去年8月原中部戰區司令員韓衛國被曝轉任陸軍司令員之後,接任者終於正式披露。

  接任的正是軍委聯合參謀部原副參謀長乙曉光上將。

  其實在去年10月份十九大期間,就有媒體注意到,乙曉光佩戴中部戰區臂章出席解放軍和武警部隊代表團討論會,當時其就座于中部戰區政委殷方龍上將右側。

  參加十九大的乙曉光1958年6月出生的乙曉光曾是特級飛行員,飛過多种先進機型。據其家鄉江蘇宿遷市雙擁協會官網披露,乙曉光“系統地飛過米格15、殲5、殲6、殲7、蘇27、蘇30等飛機,1997年在美國飛過F15飛機,2000年在希臘飛過幻影2000、F1模擬機,參加過“和平使命——2005”演習。

  40年行伍生涯,他輾轉空軍司令部、成都軍區、廣州軍區、南京軍區等多個大單位。2012年12月,他出任總參謀長助理,是當時“解放軍最年輕現役中將”。不到兩年,又升任副總參謀長。

  政知圈印象很深的是,軍改後出任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的乙曉光,曾作為軍委派出的代表,接連承擔兩項特別任務。

  2016年6月,中國駐馬利共和國維和部隊遭遇恐怖襲擊,年僅29歲的申亮亮不幸犧牲。乙曉光趕往吉林省長春市龍嘉機場迎接烈士靈柩。他當時透露,這是我國首次派出軍用運輸機、跨越11個國家、往返飛行兩萬七千公里接烈士靈柩回國。

  一個月後,中國赴南蘇丹維和步兵營一輛裝甲車在執行任務時被炮彈擊中,造成李磊、楊樹朋兩名中國戰士犧牲。當年7月20日,乙曉光又被軍委派往河南新鄭國際機場迎接傷亡人員回國。

  9天后,在八一大樓,他被授予上將軍銜,又成為解放軍最年輕的現役上將。

  一年後,這名年輕上將職務再次調整。

  2017年9月份左右,媒體披露軍方高級將領“一系列調整”,因為其不僅涉及軍委十多個部門,還涵蓋兵種、戰區等各大單位。例如兩大戰區司令員先後履新:中部戰區司令員韓衛國調任陸軍司令員、北部戰區司令員宋普選調任軍委後勤保障部部長。兩人都是十八大以來兩次盛大閱兵的總指揮,宋普選擔任北京戰區司令員時,是2015年“9‧3”閱兵總指揮;韓衛國則是在朱日和的建軍節閱兵總指揮。

  隨後乙曉光接替韓衛國,執掌中部戰區。至此,幾大戰區主官終於正式揭曉。

  政知圈注意到,如今五大戰區主官,袁譽柏是海軍將領、范驍駿和乙曉光是空軍將領、殷方龍有二炮工作經歷。

  並且這些主官履職時間都不長,除了東部戰區司令員劉粵軍、西部戰區司令員趙宗岐、南部戰區政委魏亮和中部戰區政委殷方龍是2016年到任,其他均是2017年履新的。

  去年履新的6位將軍,有5位是跨單位提任的:

  吳社洲去年1月從中部戰區副政委任上調到西部戰區;

  袁譽柏同月從北部戰區副司令員調任南部戰區;

  范驍駿4月從空軍政治工作部主任崗位上提拔到北部戰區;

  何平9月左右從西部戰區副政委任上提拔到東部戰區;

  乙曉光則是從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提任到中部戰區。

  僅有一位是本單位提任:李橋銘。他從北部戰區陸軍司令員崗位上擢升為戰區司令員。

  (原標題為《五大戰區主官終於悉數揭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