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律師狀告高速多收費勝訴:遼寧交投申請再審,省物價局介入

2018-2-14 08:11:43

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羅傑 文龍鑫 選稿:任世傑

原標題:律師狀告高速多收費勝訴:遼寧交投申請再審,省物價局介入

  瀋陽律師董茂強狀告遼寧省交通建設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遼寧交投集團公司”)多收高速費一案,近日有了新的進展。

  去年12月29日,遼寧交投集團公司不服瀋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的“返還董茂強5元高速公路通行費”的終審判決,向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再審申請。

  今年1月底,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立案受理。

  澎湃新聞還從遼寧省物價局收費管理處相關負責人處獲悉,省物價局已介入調查此事,具體由該局的直屬單位遼寧省價格監督檢查分局負責處理。

  2月1日,收到立案通知書的董茂強對澎湃新聞表示,案件取得新的進展,讓他感到欣慰,“這(多收高速費)不是我一個人的事情,比起最終的結果,我現在更關注這件事的處理過程。”

  回顧:律師狀告高速多收費勝訴

  這個案子要從2015年説起。據《遼沈晚報》此前報道,2015年9月8日,董茂強開車從瀋陽去瀋陽下轄的康平縣,他走的沈北新區收費站上高速,然後在康平站下高速,“當時我看高速的指示牌好像是83千米,出口顯示收費40元。高速公路的收費是里程乘以單價,我就感覺這個收費不對,83千米咋也收不出40元啊。”

  2015年9月12日,董茂強向該段高速公路的收費單位遼寧省高速公路管理局發出律師函,要求高速方面向自己答覆該區間高速公路通行收費標準和收費構成。

  2015年10月12日,遼寧省高速公路管理局作出了《關於高速公路沈北新區至康平段計費問題的答覆》:“費額尾數小于2.50元的,舍去;費額尾數大於等於2.50元小于7.50元的,按5元計收;費額尾數大於等於7.50元小于等於10.00元的,按10元計收。”

  “沈北新區站至國道203線與十大線交界處的5千米公路為一級公路,屬於沈康高速二期工程項目。此段公路與銜接的沈康高速公路一同經省發改委審批,建設費由省交通廳一同列支……故確定該路段為沈康高速二期工程的起點,計入全省高速管理路網收費里程,對通行沈北新區收費站的車輛按統一收費標準徵收該路段通行費。”

  “董茂強律師通行的沈康高速(S2)從沈北新區站進入,到長深高速(G25)康平站駛離高速,高速公路行駛距離為82千米,但按87千米計費,包括沈北新區站外沿線5千米。”

  對於遼寧省高速公路管理局給出的答覆,董茂強認為高速收費站外5千米按高速收費,是不合理的,也沒有法律依據。

  較真的董茂強于2015年11月9日再次給遼寧省高速公路管理局發函,請對方説明沈北新區收費站外5千米外沿線收取高速公路通行費的收費法律依據,並公開遼寧省高速公路通行費收費標準的聽證過程和聽證結果。

  “這回遼寧省高速公路管理局遲遲沒有給我答覆,我就決定起訴他們。”董茂強向澎湃新聞回憶説,他以遼寧省高速公路管理局沒有在30個工作日內向其履行答覆職責,屬於程式違法為由,向瀋陽市沈河區人民法院提出行政訴訟。

  董茂強打贏了這場行政訴訟的官司,但他認為還是沒有解決這5千米收費是否有依據的問題。

  於是,2016年7月22日,董茂強又將這段高速公路的收費單位遼寧交投集團公司(注:2016年2月18日,經遼寧省政府批准,這段高速公路的收費單位由遼寧省高速公路管理局調整為遼寧交投集團公司)告上法庭,要求退還5元高速公路通行費。

  去年8月底,董茂強這場民事訴訟也有了終審判決。瀋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後認為,案涉的5千米路段有多個路口供行人、非機動車輛及機動車輛進出該路段通行,也未修建任何高速公路標誌和有關設施,該路段並非高速公路,遼寧交投集團公司返還董茂強的高速公路通行費5元。

  進展:省物價局介入,收費單位申請再審

  雖然打贏了兩場官司,但董茂強覺得,這個事還不能畫上句號。“收費站外5千米能計入高速公路里程嗎?如果不能,那麼多收的5元錢,就必須立即停收。”董茂強對澎湃新聞説道。

  為此,今年1月9日,董茂強給遼寧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以下簡稱“遼寧省發改委”)發出了律師函,希望遼寧省發改委能夠根據法律法規,並結合社會經濟現狀,對問題收費路段停止多收費,並對收費單位從該道路通行至今近9年的違法收費行為予以查處。

  1月中旬,遼寧省發改委對此作出了回復。遼寧省發改委在回復函中稱,“按照相關法律法規以及我委‘三定’方案規定,我委不具有價格管理方面的職能,且遼寧省交通建設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並非我委下屬企業,故我委沒有責令其停止收費及查出其違法收費行為的法定許可權。”

  此外,遼寧省發改委還指出,其與遼寧省物價局不存在隸屬和管理關係,《遼寧省人民政府關於調整全省高速公路車輛通行收費標準的通知》(遼政發【2009】9號)也並非其起草及負責實施,故其無權委託遼寧省物價局調整或自行調整高速公路計費辦法。

  2月8日,澎湃新聞致電遼寧省發改委辦公室,一名工作人員再次表示,“該路段是否收費,收多少由物價部門決定。該路段是否違法收費,我們也説了不算。”

  2月12日下午,澎湃新聞致電遼寧省物價局收費管理處了解此事。該處一名孫姓負責人向澎湃新聞透露,此事具體由遼寧省物價局直屬單位省價格監督檢查分局負責處理,“目前的處理進展我不清楚,可以跟檢查分局那邊了解。”

  隨後,澎湃新聞又聯繫到遼寧省價格監督檢查分局。2月13日上午,遼寧省價格監督檢查分局辦公室一名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該局收費二處正在調查處理此事。

  澎湃新聞此前數次聯繫遼寧交投集團公司,截至發稿,仍未從該公司獲得任何回復。

  此外,澎湃新聞還從董茂強律師處獲悉,上述問題路段的收費單位遼寧交投集團公司于去年12月29日向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遼寧交投集團公司在再審申請書中提到,案涉5千米雖然不是標準的封閉的高速公路,但是屬於高速公路的組成部分。

  董茂強律師提供的案件受理通知書顯示,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已於今年1月30日正式受理了遼寧交投集團公司的再審申請。

  2月12日,澎湃新聞從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也確認了這一消息。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律師狀告高速多收費勝訴:遼寧交投申請再審,省物價局介入

2018年2月14日 08:11 來源:澎湃新聞

原標題:律師狀告高速多收費勝訴:遼寧交投申請再審,省物價局介入

  瀋陽律師董茂強狀告遼寧省交通建設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遼寧交投集團公司”)多收高速費一案,近日有了新的進展。

  去年12月29日,遼寧交投集團公司不服瀋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的“返還董茂強5元高速公路通行費”的終審判決,向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再審申請。

  今年1月底,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立案受理。

  澎湃新聞還從遼寧省物價局收費管理處相關負責人處獲悉,省物價局已介入調查此事,具體由該局的直屬單位遼寧省價格監督檢查分局負責處理。

  2月1日,收到立案通知書的董茂強對澎湃新聞表示,案件取得新的進展,讓他感到欣慰,“這(多收高速費)不是我一個人的事情,比起最終的結果,我現在更關注這件事的處理過程。”

  回顧:律師狀告高速多收費勝訴

  這個案子要從2015年説起。據《遼沈晚報》此前報道,2015年9月8日,董茂強開車從瀋陽去瀋陽下轄的康平縣,他走的沈北新區收費站上高速,然後在康平站下高速,“當時我看高速的指示牌好像是83千米,出口顯示收費40元。高速公路的收費是里程乘以單價,我就感覺這個收費不對,83千米咋也收不出40元啊。”

  2015年9月12日,董茂強向該段高速公路的收費單位遼寧省高速公路管理局發出律師函,要求高速方面向自己答覆該區間高速公路通行收費標準和收費構成。

  2015年10月12日,遼寧省高速公路管理局作出了《關於高速公路沈北新區至康平段計費問題的答覆》:“費額尾數小于2.50元的,舍去;費額尾數大於等於2.50元小于7.50元的,按5元計收;費額尾數大於等於7.50元小于等於10.00元的,按10元計收。”

  “沈北新區站至國道203線與十大線交界處的5千米公路為一級公路,屬於沈康高速二期工程項目。此段公路與銜接的沈康高速公路一同經省發改委審批,建設費由省交通廳一同列支……故確定該路段為沈康高速二期工程的起點,計入全省高速管理路網收費里程,對通行沈北新區收費站的車輛按統一收費標準徵收該路段通行費。”

  “董茂強律師通行的沈康高速(S2)從沈北新區站進入,到長深高速(G25)康平站駛離高速,高速公路行駛距離為82千米,但按87千米計費,包括沈北新區站外沿線5千米。”

  對於遼寧省高速公路管理局給出的答覆,董茂強認為高速收費站外5千米按高速收費,是不合理的,也沒有法律依據。

  較真的董茂強于2015年11月9日再次給遼寧省高速公路管理局發函,請對方説明沈北新區收費站外5千米外沿線收取高速公路通行費的收費法律依據,並公開遼寧省高速公路通行費收費標準的聽證過程和聽證結果。

  “這回遼寧省高速公路管理局遲遲沒有給我答覆,我就決定起訴他們。”董茂強向澎湃新聞回憶説,他以遼寧省高速公路管理局沒有在30個工作日內向其履行答覆職責,屬於程式違法為由,向瀋陽市沈河區人民法院提出行政訴訟。

  董茂強打贏了這場行政訴訟的官司,但他認為還是沒有解決這5千米收費是否有依據的問題。

  於是,2016年7月22日,董茂強又將這段高速公路的收費單位遼寧交投集團公司(注:2016年2月18日,經遼寧省政府批准,這段高速公路的收費單位由遼寧省高速公路管理局調整為遼寧交投集團公司)告上法庭,要求退還5元高速公路通行費。

  去年8月底,董茂強這場民事訴訟也有了終審判決。瀋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後認為,案涉的5千米路段有多個路口供行人、非機動車輛及機動車輛進出該路段通行,也未修建任何高速公路標誌和有關設施,該路段並非高速公路,遼寧交投集團公司返還董茂強的高速公路通行費5元。

  進展:省物價局介入,收費單位申請再審

  雖然打贏了兩場官司,但董茂強覺得,這個事還不能畫上句號。“收費站外5千米能計入高速公路里程嗎?如果不能,那麼多收的5元錢,就必須立即停收。”董茂強對澎湃新聞説道。

  為此,今年1月9日,董茂強給遼寧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以下簡稱“遼寧省發改委”)發出了律師函,希望遼寧省發改委能夠根據法律法規,並結合社會經濟現狀,對問題收費路段停止多收費,並對收費單位從該道路通行至今近9年的違法收費行為予以查處。

  1月中旬,遼寧省發改委對此作出了回復。遼寧省發改委在回復函中稱,“按照相關法律法規以及我委‘三定’方案規定,我委不具有價格管理方面的職能,且遼寧省交通建設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並非我委下屬企業,故我委沒有責令其停止收費及查出其違法收費行為的法定許可權。”

  此外,遼寧省發改委還指出,其與遼寧省物價局不存在隸屬和管理關係,《遼寧省人民政府關於調整全省高速公路車輛通行收費標準的通知》(遼政發【2009】9號)也並非其起草及負責實施,故其無權委託遼寧省物價局調整或自行調整高速公路計費辦法。

  2月8日,澎湃新聞致電遼寧省發改委辦公室,一名工作人員再次表示,“該路段是否收費,收多少由物價部門決定。該路段是否違法收費,我們也説了不算。”

  2月12日下午,澎湃新聞致電遼寧省物價局收費管理處了解此事。該處一名孫姓負責人向澎湃新聞透露,此事具體由遼寧省物價局直屬單位省價格監督檢查分局負責處理,“目前的處理進展我不清楚,可以跟檢查分局那邊了解。”

  隨後,澎湃新聞又聯繫到遼寧省價格監督檢查分局。2月13日上午,遼寧省價格監督檢查分局辦公室一名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該局收費二處正在調查處理此事。

  澎湃新聞此前數次聯繫遼寧交投集團公司,截至發稿,仍未從該公司獲得任何回復。

  此外,澎湃新聞還從董茂強律師處獲悉,上述問題路段的收費單位遼寧交投集團公司于去年12月29日向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遼寧交投集團公司在再審申請書中提到,案涉5千米雖然不是標準的封閉的高速公路,但是屬於高速公路的組成部分。

  董茂強律師提供的案件受理通知書顯示,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已於今年1月30日正式受理了遼寧交投集團公司的再審申請。

  2月12日,澎湃新聞從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也確認了這一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