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一週反腐看點:又一上將“軍老虎”落馬,他究竟向誰行賄?

2018-1-13 16:05:30

來源:上觀新聞 作者:木石 選稿:曾炟

原標題:一週反腐看點:又一上將“軍老虎”落馬,他究竟向誰行賄?

  本週,最重要的消息是十九屆中央紀委二次全會11日在北京開幕,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發出了新號召,“重整行裝再出發,以永遠在路上的執著把全面從嚴治黨引向深入,開創全面從嚴治黨新局面。”

  1月12日,廣東省委原常委、珠海市委原書記李嘉受賄案公開宣判,李嘉受賄2058萬餘元,獲刑13年,罰金200萬元。他是十九大之後第一個獲刑的原省部級官員。

  本週最令人震驚的消息莫過於一位重磅“軍老虎”的倒下。房峰輝,這位中央軍事委員會委員因涉嫌行賄、受賄犯罪,被移送軍事檢察機關依法處理。軍中反腐,大刀闊斧。

  “政治上變質、經濟上貪婪”

  9日傍晚,一條消息刷屏了:房峰輝被移送軍事檢察機關依法處理。片刻驚訝過後,卻也不太意外,倒有種靴子落地的感覺。

  房峰輝最為人知的一次亮相,當屬建國60週年大慶上作為閱兵總指揮。那時,誰也不會想到,這位耀眼的將星將會如此隕落。

  公開資料顯示,房峰輝生於1951年4月,陜西彬縣人。1968年2月,17歲的房峰輝入伍參軍,之後歷任排長、作訓參謀、科長、團長、師參謀長、廣州軍區參謀長、北京軍區司令員,直至中央軍委委員、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任參謀長,官拜上將。

  房峰輝最後一次公開露面的時間是2017年8月21日。據報道,這天下午,房峰輝以參謀長的職務最後一次公開露面,在八一大樓會見泰國武裝部隊最高司令素拉蓬。此後,官方再未發佈房的任何消息,直至其落馬。

  房之落馬似乎早有端倪。早前,在去年9月官方公佈的解放軍和武警部隊中共十九大代表名單中,房峰輝未在其中。稍早前的一次活動中,以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的身份出席的是李作成,而非房峰輝。這些跡象都很不尋常。

  房落馬之後,軍報評論道,“身為黨和軍隊的高級幹部,房峰輝本應以身作則,帶頭踐行黨的宗旨,但他卻動搖理想信念,背棄黨的宗旨,政治上變質、經濟上貪婪,完全背離了黨性原則,辜負了黨中央、中央軍委的信任和人民的期待,嚴重玷污了黨的形象,玷污了軍隊的形象,玷污了領導幹部的形象。”

  軍報上一次發表這樣力道千鈞的評論,是去年11月28日,上將張陽自殺之後,“張陽身為黨和軍隊高級幹部,喪失理想信念、喪失黨性原則、喪失法紀敬畏、喪失道德底線,臺上台下兩種表現、人前人後兩副面孔,嘴上喊忠誠、背後搞貪腐,是典型的‘兩面人’”。其嚴重違紀違法問題給黨和軍隊事業造成嚴重危害,玷污黨的形象、玷污軍隊形象、玷污政治工作形象、玷污領導幹部形象。”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家中自縊身亡的“軍老虎”張陽,同樣不在十九大代表名單中,而且兩人曾有多年交集——房峰輝在出任廣州軍區參謀長時曾與張陽一起搭班子3年,2010年兩人又同期晉陞上將。2012年,他們又分別更進一步,執掌了當時解放軍總參謀部、總政治部兩大部門,成為中央軍委委員,兩個老搭檔又走到了一起。

  誰也不曾想過,這對軍界“雙子星”,下場也是驚人的同步。

  剷除腐敗這個致命“污染源”

  兩項罪名中的行賄罪,尤其將其排在受賄罪之前,也不同尋常。十八大以來中央打落的數百隻“老虎”中,涉及行賄罪的屈指可數。解放日報‧上觀新聞記者粗略統計,涉此罪名的高官有山西省委原常委、副省長杜善學,內蒙古自治區政府原副主席潘逸陽,遼寧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書記蘇宏章,司法部原黨組成員、政治部主任盧恩光等人。

  其中,2000年至2013年,潘逸陽為謀取不正當利益,先後多次給予時任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劃財物,折合人民幣共計761萬餘元。杜善學在山西省委班子換屆時,為得到時任山西省政協副主席令政策的推薦、支援,在令的辦公室送給其10萬歐元,折合人民幣90.665萬元。

  不難看出,行賄者定是向位高權重者行賄,以謀取不正當利益。那麼,房峰輝的行賄對象,又會是誰呢?

  軍報是這樣評論的:對房峰輝涉嫌行賄、受賄犯罪進行依法處理,是全面徹底肅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響的重要組成部分。據報道,房峰輝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第21集團軍軍長時,郭伯雄時任蘭州軍區司令員,兩人是長官部屬的關係。由於兩人祖籍同為陜西咸陽,所以房峰輝甚至稱呼郭伯雄為“姐夫”。不過,在郭徐落馬後,房峰輝也多次表態,要全面徹底肅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響,確保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絕對聽從黨中央、中央軍委和習主席指揮。

  軍隊是拿槍桿子的,絕不允許有腐敗分子藏身之地。早在2013年7月的中央軍委民主生活會上,習近平主席就説了一段大白話:“軍委的同志身居高位,全軍官兵在看著我們,廣大人民群眾在看著我們。為人是否正派?做事是否乾淨?這是事關黨和軍隊形象的大問題。我們要清廉自律,堅決不搞特殊化,堅決不搞特權,堅決不搞不正之風,堅決不搞腐敗。只有給全軍作出表率了,我們抓全軍作風建設才有底氣。自己不檢點,不清爽,不乾淨,讓人家在背後指指點點的,怎麼去要求人家啊?沒法説,説了也沒用啊!”

  如今重溫這段言辭懇切的講話,更是別有感觸。黨的十八大以來,至少有70名軍級以上“老虎”落馬,但還未至海晏河清。正如軍報指出的那樣,“房峰輝涉嫌行賄、受賄犯罪問題,以及前不久公佈的張陽嚴重違紀違法問題深刻警示我們,儘管反腐敗鬥爭的壓倒性態勢已經形成,但形勢依然嚴峻複雜,全面徹底肅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響,深入推進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鬥爭任重道遠。”

  因此,我們必須按照黨的十九大要求,堅持無禁區、全覆蓋、零容忍,堅持重遏制、強高壓、長震懾,以永遠在路上的堅韌和執著,堅決剷除腐敗這個最致命的“污染源”,打贏反腐敗鬥爭這場攻堅戰持久戰。

上一篇稿件

一週反腐看點:又一上將“軍老虎”落馬,他究竟向誰行賄?

2018年1月13日 16:05 來源:上觀新聞

原標題:一週反腐看點:又一上將“軍老虎”落馬,他究竟向誰行賄?

  本週,最重要的消息是十九屆中央紀委二次全會11日在北京開幕,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發出了新號召,“重整行裝再出發,以永遠在路上的執著把全面從嚴治黨引向深入,開創全面從嚴治黨新局面。”

  1月12日,廣東省委原常委、珠海市委原書記李嘉受賄案公開宣判,李嘉受賄2058萬餘元,獲刑13年,罰金200萬元。他是十九大之後第一個獲刑的原省部級官員。

  本週最令人震驚的消息莫過於一位重磅“軍老虎”的倒下。房峰輝,這位中央軍事委員會委員因涉嫌行賄、受賄犯罪,被移送軍事檢察機關依法處理。軍中反腐,大刀闊斧。

  “政治上變質、經濟上貪婪”

  9日傍晚,一條消息刷屏了:房峰輝被移送軍事檢察機關依法處理。片刻驚訝過後,卻也不太意外,倒有種靴子落地的感覺。

  房峰輝最為人知的一次亮相,當屬建國60週年大慶上作為閱兵總指揮。那時,誰也不會想到,這位耀眼的將星將會如此隕落。

  公開資料顯示,房峰輝生於1951年4月,陜西彬縣人。1968年2月,17歲的房峰輝入伍參軍,之後歷任排長、作訓參謀、科長、團長、師參謀長、廣州軍區參謀長、北京軍區司令員,直至中央軍委委員、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任參謀長,官拜上將。

  房峰輝最後一次公開露面的時間是2017年8月21日。據報道,這天下午,房峰輝以參謀長的職務最後一次公開露面,在八一大樓會見泰國武裝部隊最高司令素拉蓬。此後,官方再未發佈房的任何消息,直至其落馬。

  房之落馬似乎早有端倪。早前,在去年9月官方公佈的解放軍和武警部隊中共十九大代表名單中,房峰輝未在其中。稍早前的一次活動中,以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的身份出席的是李作成,而非房峰輝。這些跡象都很不尋常。

  房落馬之後,軍報評論道,“身為黨和軍隊的高級幹部,房峰輝本應以身作則,帶頭踐行黨的宗旨,但他卻動搖理想信念,背棄黨的宗旨,政治上變質、經濟上貪婪,完全背離了黨性原則,辜負了黨中央、中央軍委的信任和人民的期待,嚴重玷污了黨的形象,玷污了軍隊的形象,玷污了領導幹部的形象。”

  軍報上一次發表這樣力道千鈞的評論,是去年11月28日,上將張陽自殺之後,“張陽身為黨和軍隊高級幹部,喪失理想信念、喪失黨性原則、喪失法紀敬畏、喪失道德底線,臺上台下兩種表現、人前人後兩副面孔,嘴上喊忠誠、背後搞貪腐,是典型的‘兩面人’”。其嚴重違紀違法問題給黨和軍隊事業造成嚴重危害,玷污黨的形象、玷污軍隊形象、玷污政治工作形象、玷污領導幹部形象。”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家中自縊身亡的“軍老虎”張陽,同樣不在十九大代表名單中,而且兩人曾有多年交集——房峰輝在出任廣州軍區參謀長時曾與張陽一起搭班子3年,2010年兩人又同期晉陞上將。2012年,他們又分別更進一步,執掌了當時解放軍總參謀部、總政治部兩大部門,成為中央軍委委員,兩個老搭檔又走到了一起。

  誰也不曾想過,這對軍界“雙子星”,下場也是驚人的同步。

  剷除腐敗這個致命“污染源”

  兩項罪名中的行賄罪,尤其將其排在受賄罪之前,也不同尋常。十八大以來中央打落的數百隻“老虎”中,涉及行賄罪的屈指可數。解放日報‧上觀新聞記者粗略統計,涉此罪名的高官有山西省委原常委、副省長杜善學,內蒙古自治區政府原副主席潘逸陽,遼寧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書記蘇宏章,司法部原黨組成員、政治部主任盧恩光等人。

  其中,2000年至2013年,潘逸陽為謀取不正當利益,先後多次給予時任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劃財物,折合人民幣共計761萬餘元。杜善學在山西省委班子換屆時,為得到時任山西省政協副主席令政策的推薦、支援,在令的辦公室送給其10萬歐元,折合人民幣90.665萬元。

  不難看出,行賄者定是向位高權重者行賄,以謀取不正當利益。那麼,房峰輝的行賄對象,又會是誰呢?

  軍報是這樣評論的:對房峰輝涉嫌行賄、受賄犯罪進行依法處理,是全面徹底肅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響的重要組成部分。據報道,房峰輝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第21集團軍軍長時,郭伯雄時任蘭州軍區司令員,兩人是長官部屬的關係。由於兩人祖籍同為陜西咸陽,所以房峰輝甚至稱呼郭伯雄為“姐夫”。不過,在郭徐落馬後,房峰輝也多次表態,要全面徹底肅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響,確保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絕對聽從黨中央、中央軍委和習主席指揮。

  軍隊是拿槍桿子的,絕不允許有腐敗分子藏身之地。早在2013年7月的中央軍委民主生活會上,習近平主席就説了一段大白話:“軍委的同志身居高位,全軍官兵在看著我們,廣大人民群眾在看著我們。為人是否正派?做事是否乾淨?這是事關黨和軍隊形象的大問題。我們要清廉自律,堅決不搞特殊化,堅決不搞特權,堅決不搞不正之風,堅決不搞腐敗。只有給全軍作出表率了,我們抓全軍作風建設才有底氣。自己不檢點,不清爽,不乾淨,讓人家在背後指指點點的,怎麼去要求人家啊?沒法説,説了也沒用啊!”

  如今重溫這段言辭懇切的講話,更是別有感觸。黨的十八大以來,至少有70名軍級以上“老虎”落馬,但還未至海晏河清。正如軍報指出的那樣,“房峰輝涉嫌行賄、受賄犯罪問題,以及前不久公佈的張陽嚴重違紀違法問題深刻警示我們,儘管反腐敗鬥爭的壓倒性態勢已經形成,但形勢依然嚴峻複雜,全面徹底肅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響,深入推進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鬥爭任重道遠。”

  因此,我們必須按照黨的十九大要求,堅持無禁區、全覆蓋、零容忍,堅持重遏制、強高壓、長震懾,以永遠在路上的堅韌和執著,堅決剷除腐敗這個最致命的“污染源”,打贏反腐敗鬥爭這場攻堅戰持久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