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陜西澄城回應“暗訪組被盯梢”:有誤解 實為銜接工作

2018-1-13 16:04:18

來源:陜西傳媒網 作者:鄭棟 選稿:曾炟

原標題:實為銜接工作,澄城縣一鄉鎮“被盯梢”

  1月11日晚,一則題為《陜西一鎮政府盯梢脫貧攻堅檢查組》的消息現身網路。消息稱,脫貧攻堅“暗訪組”在澄城縣被當地政府“盯梢”了,同時還配上了一張微信截圖。在顯示的內容裏,有5個“陜E”開頭的車牌號碼,一名備註為鎮政府某某的工作人員,還讓大家注意隨機入戶,一名鎮上的幹部還在群裏反覆要求不能打擾檢查。

  有車牌號碼,還有“提醒”,難道真如消息所説,有脫貧“暗訪組”在澄城縣工作時被“盯梢”了?出於職業敏感,記者連夜趕到了澄城縣。

  不是“暗訪”是明訪

  1月12日,根據消息和配圖提供的資訊,記者來到了位於澄城縣西北角的吉安城村。因為剛下過雪,這座因漢光武帝劉秀“係鞍”(音同“吉安”)而得名千年古村,村道兩旁的積雪已經凍成了冰。記者在村上走訪,詢問昨日工作組的檢查情況,很多村民都表示對脫貧檢查工作知曉,但因為不是貧困戶,大家對詳細工作情況並不十分了解。

  “他們手裏拿著本子,拿著錄影機,問了很多家裏的情況。我覺著不是暗訪是明訪。”村上建檔立卡的貧困戶李立明給記者説:“上午10點來的,兩個人,張民帶來的。”李立明所説的“張民”,是吉安城村黨總支副書記成張民,已經年過半百的他也是村上的老支部書記。

  在村委會的院子裏,記者見到了成張民。成張民告訴記者,所謂的“暗訪組”,其實是上級的評估組,是光明正大地在村裏檢查工作。因為自己對交通和住址等情況熟悉,被挑中當了引路員,主要是為評估組當“嚮導”。“按照要求,咱就是把人家帶到人家點名的人屋裏。”聽説網上把自己給評估組工作人員帶路説成是“盯梢”,成張民委屈地説。

  不是“盯梢”而是銜接工作

  不只是成張民一個人委屈,同樣感覺不解的還有吉安城村的村幹部郭金倉、藺麥堂、梅金海和安文俊。他們都是黨員,也都已經年過半百。他們説,自己就是給人家來檢查工作的同志領個路,領進門後就出門,不過問、不參與、也不打聽人家到底來村上幹些啥。

  那為什麼要在微信群裏發車牌號碼呢?郭金倉和安文俊説,主要是為了不耽誤評估組的工作。“他們在鎮上吃飯,咱在自家屋裏吃飯,不認識人,也記不下車號,群裏發車號就是擔心評估組來了找不到咱,耽誤工作。”記者看到了當時的微信記錄。和網路上的微信截圖一樣,那條帶有車牌號的微信,發出的時間是14時14分。

  “1點半才走的。”郭金倉説,“下午不到兩點半就回來了。”他們五個引路員覺得,發車牌號的時間,應該是評估組吃完飯,離開鎮上的時候。這一細節,記者也在鎮政府食堂得到了證實。“他們中午吃的饃和麥子泡,都是簡單現成的工作餐,每人是10塊錢的標準。”負責做飯的鎮政府食堂師傅賈軍鋒説:“他們來的晚,吃得快,剛過兩點就走了。”

  記者有意計算了從吉安城村到鎮政府的時間,路上需要大約10分鐘。路程時間和引路員們的話形成了印證,所謂的“盯梢”和“曝光車牌”不過是為了銜接工作,方便工作的正常安排。

  面對誤解已有回應

  同樣能證明這則“烏龍”消息的,還有消息中所謂的“暴露五組車牌”。因為,給這次評估工作提供工作用車的恰恰就是當地政府。按照評估工作的相關要求,評估組的入戶調查用車由當地政府負責保障。當地政府需要“盯梢”自己提供的車輛?還要在微信群裏“暴露”自己為評估組提供的車輛號牌?顯然沒有必要,在邏輯上也很難説通。

  經過記者調查,微信截圖中的所謂“暗訪組”,實際上是鎮政府幹部因為擔心影響評估組與村上的銜接,著急在手機上敲出的“筆誤”,是公開透明的第三方評估。而“通知幹部”,實際上指的是通知成張民在內的五名村幹部引路員。

  面對網路上的“誤解”和“誤讀”,澄城縣委、縣政府已經正面回應了輿論關切。負責縣上精準扶貧脫貧工作的副縣長黨俊平告訴記者,他們在消息發出的當晚就開始了調查,經過逐一談話,走訪群眾,和詢問當事人,事情的經過真實清晰。吉安城村黨總支書記李對明説,從消息現身網路至今,除了本報記者外,村上沒有任何記者打來電話了解情況或者現場採訪。

  目前,澄城縣已經發出通知,要求各部門、各鎮辦進一步從嚴規範工作秩序,嚴格落實工作要求,以更紮實的措施“盡銳出戰”,堅決打好精準脫貧攻堅戰。

  截至記者發稿時,第三方評估組在澄城縣的工作繼續有序地開展著。像成張民、郭金倉、藺麥堂、梅金海、安文俊一樣,那些熟悉交通和群眾住址情況的村幹部,仍在為評估組的同志們當著“嚮導”和領路員。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陜西澄城回應“暗訪組被盯梢”:有誤解 實為銜接工作

2018年1月13日 16:04 來源:陜西傳媒網

原標題:實為銜接工作,澄城縣一鄉鎮“被盯梢”

  1月11日晚,一則題為《陜西一鎮政府盯梢脫貧攻堅檢查組》的消息現身網路。消息稱,脫貧攻堅“暗訪組”在澄城縣被當地政府“盯梢”了,同時還配上了一張微信截圖。在顯示的內容裏,有5個“陜E”開頭的車牌號碼,一名備註為鎮政府某某的工作人員,還讓大家注意隨機入戶,一名鎮上的幹部還在群裏反覆要求不能打擾檢查。

  有車牌號碼,還有“提醒”,難道真如消息所説,有脫貧“暗訪組”在澄城縣工作時被“盯梢”了?出於職業敏感,記者連夜趕到了澄城縣。

  不是“暗訪”是明訪

  1月12日,根據消息和配圖提供的資訊,記者來到了位於澄城縣西北角的吉安城村。因為剛下過雪,這座因漢光武帝劉秀“係鞍”(音同“吉安”)而得名千年古村,村道兩旁的積雪已經凍成了冰。記者在村上走訪,詢問昨日工作組的檢查情況,很多村民都表示對脫貧檢查工作知曉,但因為不是貧困戶,大家對詳細工作情況並不十分了解。

  “他們手裏拿著本子,拿著錄影機,問了很多家裏的情況。我覺著不是暗訪是明訪。”村上建檔立卡的貧困戶李立明給記者説:“上午10點來的,兩個人,張民帶來的。”李立明所説的“張民”,是吉安城村黨總支副書記成張民,已經年過半百的他也是村上的老支部書記。

  在村委會的院子裏,記者見到了成張民。成張民告訴記者,所謂的“暗訪組”,其實是上級的評估組,是光明正大地在村裏檢查工作。因為自己對交通和住址等情況熟悉,被挑中當了引路員,主要是為評估組當“嚮導”。“按照要求,咱就是把人家帶到人家點名的人屋裏。”聽説網上把自己給評估組工作人員帶路説成是“盯梢”,成張民委屈地説。

  不是“盯梢”而是銜接工作

  不只是成張民一個人委屈,同樣感覺不解的還有吉安城村的村幹部郭金倉、藺麥堂、梅金海和安文俊。他們都是黨員,也都已經年過半百。他們説,自己就是給人家來檢查工作的同志領個路,領進門後就出門,不過問、不參與、也不打聽人家到底來村上幹些啥。

  那為什麼要在微信群裏發車牌號碼呢?郭金倉和安文俊説,主要是為了不耽誤評估組的工作。“他們在鎮上吃飯,咱在自家屋裏吃飯,不認識人,也記不下車號,群裏發車號就是擔心評估組來了找不到咱,耽誤工作。”記者看到了當時的微信記錄。和網路上的微信截圖一樣,那條帶有車牌號的微信,發出的時間是14時14分。

  “1點半才走的。”郭金倉説,“下午不到兩點半就回來了。”他們五個引路員覺得,發車牌號的時間,應該是評估組吃完飯,離開鎮上的時候。這一細節,記者也在鎮政府食堂得到了證實。“他們中午吃的饃和麥子泡,都是簡單現成的工作餐,每人是10塊錢的標準。”負責做飯的鎮政府食堂師傅賈軍鋒説:“他們來的晚,吃得快,剛過兩點就走了。”

  記者有意計算了從吉安城村到鎮政府的時間,路上需要大約10分鐘。路程時間和引路員們的話形成了印證,所謂的“盯梢”和“曝光車牌”不過是為了銜接工作,方便工作的正常安排。

  面對誤解已有回應

  同樣能證明這則“烏龍”消息的,還有消息中所謂的“暴露五組車牌”。因為,給這次評估工作提供工作用車的恰恰就是當地政府。按照評估工作的相關要求,評估組的入戶調查用車由當地政府負責保障。當地政府需要“盯梢”自己提供的車輛?還要在微信群裏“暴露”自己為評估組提供的車輛號牌?顯然沒有必要,在邏輯上也很難説通。

  經過記者調查,微信截圖中的所謂“暗訪組”,實際上是鎮政府幹部因為擔心影響評估組與村上的銜接,著急在手機上敲出的“筆誤”,是公開透明的第三方評估。而“通知幹部”,實際上指的是通知成張民在內的五名村幹部引路員。

  面對網路上的“誤解”和“誤讀”,澄城縣委、縣政府已經正面回應了輿論關切。負責縣上精準扶貧脫貧工作的副縣長黨俊平告訴記者,他們在消息發出的當晚就開始了調查,經過逐一談話,走訪群眾,和詢問當事人,事情的經過真實清晰。吉安城村黨總支書記李對明説,從消息現身網路至今,除了本報記者外,村上沒有任何記者打來電話了解情況或者現場採訪。

  目前,澄城縣已經發出通知,要求各部門、各鎮辦進一步從嚴規範工作秩序,嚴格落實工作要求,以更紮實的措施“盡銳出戰”,堅決打好精準脫貧攻堅戰。

  截至記者發稿時,第三方評估組在澄城縣的工作繼續有序地開展著。像成張民、郭金倉、藺麥堂、梅金海、安文俊一樣,那些熟悉交通和群眾住址情況的村幹部,仍在為評估組的同志們當著“嚮導”和領路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