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最美逆行者:已記不清背出多少遊客

2017-8-13 14:55:54

來源:北京青年報 作者:鄭林 選稿:成昭遠

原標題:最美逆行者:已記不清背出多少遊客

  九寨溝地震“最美逆行”照片網路刷屏 當事人武警阿壩州支隊戰士張國全講述當時情況

  最美逆行者:已記不清背出多少遊客

  照片的主人是武警阿壩州支隊的張國全 攝影/王建

  8月11日,在九寨溝抗震救災一線,一張“最美逆行”的照片意外在微信朋友圈刷屏。照片中兩側的山體正在塌方,有人提著背包跑過塌方路段,而一名武警戰士卻向正在塌方的位置跑去。武警四川省總隊阿壩州支隊證實,最美逆行的主人公是武警阿壩州支隊十三中隊戰士——張國全。

  逆行的背影火遍網路

  “地震可以毀掉房屋、城市、美景,但它卻無法毀掉軍人的信念”、“一個背影也能給人民多一份保障和希望。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延綿不斷生生不息”。張國全逆行衝鋒的背影,被網友用鏡頭定格,並上傳到微信朋友圈,很快被瘋傳。

  儘管在網上爆紅,直到11日下午,張國全才知道自己火了。11日下午,張國全正在漳扎鎮上搬運物資,戰友在手機上看到了這條新聞,興奮地拿給他看,“你的照片,你的背影。”

  這位身高接近一米八的康巴漢子有些害羞地説,一開始不敢相信是自己。即便許多戰友、同學都打電話發微信詢問,張國全也不敢確定,“我不敢和人家説就是我嘞,就説我不曉得,啥子都沒説。”

  他在自己手機上看了好幾遍,覺得應該是自己。後來,部隊領導過來,和張國全核實了這個資訊。張國全有些疑惑,不知道這張照片是何人何時拍攝。“當時也不是我一個人在跑,當時支隊救災的武警官兵都在往那邊衝,不知道怎麼就只拍到我了。”

  衝進塌方區背掉隊遊客

  他大概記得現場的情況。

  武警阿壩州支隊官兵開赴震區途中,發現大批被困的群眾。為了疏散群眾,武警官兵只能在落石少的時候,帶領群眾跑過塌方路段。張國全所在的武警阿壩州支隊十三中隊的任務,是在神仙池一側接應撤離的群眾。

  他回憶説,當時現場很危險,山體不斷晃動,兩側的山上一直在往下落石頭。這是被地震損毀最嚴重的路段之一,很多車輛被砸了,一輛中巴車翻到河溝了,張國全和戰友好奇去看,血跡很多。

  這一塌方路段長約百米,有的遊客因為體力不支跑得特別慢,有的人因為受到驚嚇不敢跑,如果在中途逗留會非常危險,張國全和戰友就跑過去扶著、抱著他們,趕快過來。

  張國全指揮著遊客迅速跑過來,喊著注意安全。但是,他發現一個女遊客跑不動了,掉了隊。張國全來不及反應,一邊側著頭觀察落石,一邊加速衝過去,“背起來就走,來不及問什麼”。

  談及為什麼冒著危險,逆行跑向塌方的地方,“山上在落石頭,我們喊他們快點,但是有的人跑不動,我就衝過去,背在身上奔襲。”張國全説,“來回這麼背遊客,記不清多少回。”

  這張逆行照記錄的只是冰山一角。從下午四點,一直到晚上六點多,在這個塌方路段,張國全和戰友們來來回回接送了很多次,一直把所有的被困人員全部接過來,才撤離。

  父親看到照片哭了

  張國全現在是部隊當中的紅人了。他很靦腆地説,“我也説不出來這種感覺,反正就是做了該做的事情嘛。”

  張國全今年28歲,藏族,19歲高中畢業以後進入軍營,是個八年的老兵,一直在武警阿壩州支隊十三中隊服役,現為中士軍銜,曾榮立三等功一次。

  張國全經歷過泥石流、森林火災等多個災害現場。印象深刻的有一次大年三十晚上,九寨溝山頂上發生火災,指導員帶領他們上山滅火,火勢很大,情況也很危險,一直到第二天才下山。

  和許多官兵一樣張國全從小有這種夢想。他説,家裏的長輩有很多是待在部隊,小時候就感覺當兵回來的人都很自豪。“我記得小時候有一套白色的海軍制服樣式的衣服,我就特別喜歡穿那個衣服,戴那個大檐的帽子,一直穿,捨不得丟。”

  11日下午,張國全的父親看到了網上傳的照片,傷心地哭了。張國全的姐姐把父親偷偷抹眼淚的視頻發到家人的微信群。隔著螢幕,張國全看到父親哭,自己也哭了。

  不止是父親,張國全在醫院工作的姨媽,看到照片也哭了。

  地震發生以後,張國全害怕家人擔心,沒有具體説九寨溝的情況。“一直都是説沒有啥問題,沒什麼人受傷,房子也沒有倒塌,不像汶川大地震破壞那麼嚴重”。

  張國全的岳父在地震剛發生時,因打不通他的電話,準備帶幾個親戚從康定那邊開車到九寨溝找他。後來張國全回了電話,他們才沒過來。

  從8日夜裏地震發生以後,他一直在搶險救援的第一線。“我電話也沒怎麼打,不想和他們多説”。

  張國全沒想到家人在網上看到了自己逆行的照片。他立即打電話給父親報了平安,讓他不要擔心,“沒得事”。在電話裏,父親的心情已平靜很多,説了一些囑咐的話,“沒得事就好,自己要多注意安全”。

  在張國全眼裏,父親一直都很堅強,也不願意在張國全的面前抹眼淚。父親支援張國全乾好自己的事業,分內的事情要往上衝。

  整個家族都為張國全驕傲,親戚們都在轉發那條新聞,很多張國全都沒來得及看。他的妹妹看到新聞以後,轉發到朋友圈,説“哥哥是我們的驕傲”。

  戰友們不意外

  張國全的照片刷屏以後,戰友們很驕傲,但不意外。

  “這麼多年戰友,背影太熟悉了”,陳浩11日上午在武警網看到逆行照片,“點進去一看,這背影有點熟悉,是班長的”。等張國全執勤回到中隊,陳浩激動地跑過去説,“班長,你現在出名了”。

  這張照片給了陳浩很大震動,因為當時他也在現場,真的特別危險,山上的石頭一直往下落。再看班長背人的照片真的很感動,“給我們提供很好的一個榜樣”。

  整個中隊的官兵都在為張國全自豪。大家相互之間都在傳,一些沒去的戰友看著非常危險的情況,問張國全心裏當時是怎麼想的。張國全説,“我當時也沒想什麼,只知道被困遊客、村民在那邊。這是我們該幹的事情。”

  “真的很激動,每個人都替班長高興。”入伍兩年的新兵李九川現在説起來還有些激動,“很為他自豪”。

  11日中午,李九川聽到中隊戰友説,班長張國全的照片上朋友圈刷屏了,他點開一看,真的是,“雖然説只是個背影,但是一眼就認得出來,那個時候説不出來的驚喜。”

  他轉發了那條新聞,配文是“我的班長”。李九川覺得,這四個字,勝過千言萬語。

  對話

  “部隊都在往上趕,我只是被拍進照片而已”

  談照片

  北青報:什麼時候知道自己的逆行照片火了?

  張國全:11日下午,我在漳扎鎮搬運物資,戰友在手機上看到這條新聞,説“你的照片,你的背影”。

  北青報:當時衝上去害怕嗎?

  張國全:兩邊的山上都在滾大石頭,剛剛搶通一個便道。看到很多大石頭在往山下滾,誰也不知道會不會砸到我們這邊來,明明知道上面在落石頭,還要往那邊跑,那肯定會緊張嘛。但是也沒過多地去想,只想到趕快跑過去,把那個遊客抱過來,一起安全撤離。

  北青報:自己的照片火了是什麼感覺?

  張國全:我沒有感覺到自己多麼幸運,多麼高興,怎麼樣怎麼樣,根本就沒想過這些東西。那麼危險的情況,其實部隊都在往上面趕,我只是被拍進一張照片而已。

  北青報:怎麼和朋友説這件事?

  張國全:很多資訊都還沒回,現在正在救援,還沒時間回,還有這個事情該咋樣就咋樣,我也不知道怎麼回。等到再問的時候,慢慢和他們説吧。

  談部隊

  北青報:現在是不是很自豪?

  張國全:我自己被拍到了,也是很自豪,讓大家知道了,武警部隊一直在救援群眾。如果當時一個戰友被拍了,我肯定也是同樣感到自豪。

  北青報:你會一直待在部隊嗎?

  張國全:今年也是面臨復員的事情,我現在是決定再留一期,只要能堅持,家庭情況允許的話,我想一直留在這裡。

  北青報:服役八年,對部隊是一種什麼情感?

  張國全:已經習慣部隊生活了,現在回家有時還不習慣,很多東西都是在部隊學習的。我長大成熟到有責任有擔當,能夠在這次搶險救援中衝上去,都是因為在部隊上的教育。

  談家人

  北青報:聚少離多,會擔心父母麼?

  張國全:肯定有,我們選擇這條路,家裏面肯定支援理解,讓我安心。在第四年的時候,我回過一次家,呆了五六天就去到處玩了。回到部隊以後,想想一年就二十多天假期,很可惜,後面每年的休假,我都一步不離開家。我就想著,我能陪著他們就陪著他們,多做一件事情也好。

  北青報:愛人能理解這種行為嗎?

  張國全:我愛人是護士,也是搶救人的事情,現在我兒子10個月,我也給兒子樹立了榜樣吧,等到以後慢慢長大後,要和他説這件事情。

  北青報:會經常想兒子嗎?

  張國全:想啊,只要是業餘時間,就和愛人視頻看看兒子。兒子出生的時候,五六天就檢查有些問題。我當時不敢和愛人説,害怕她擔心,也不敢和任何一個老年人説,害怕他們接受不了,所有的壓力都壓在自己身上。當時簽字手術的時候,我都沒敢和家裏人通知。我每天找理由説孩子健康,沒得問題,馬上就出院了。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最美逆行者:已記不清背出多少遊客

2017年8月13日 14:55 來源:北京青年報

原標題:最美逆行者:已記不清背出多少遊客

  九寨溝地震“最美逆行”照片網路刷屏 當事人武警阿壩州支隊戰士張國全講述當時情況

  最美逆行者:已記不清背出多少遊客

  照片的主人是武警阿壩州支隊的張國全 攝影/王建

  8月11日,在九寨溝抗震救災一線,一張“最美逆行”的照片意外在微信朋友圈刷屏。照片中兩側的山體正在塌方,有人提著背包跑過塌方路段,而一名武警戰士卻向正在塌方的位置跑去。武警四川省總隊阿壩州支隊證實,最美逆行的主人公是武警阿壩州支隊十三中隊戰士——張國全。

  逆行的背影火遍網路

  “地震可以毀掉房屋、城市、美景,但它卻無法毀掉軍人的信念”、“一個背影也能給人民多一份保障和希望。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延綿不斷生生不息”。張國全逆行衝鋒的背影,被網友用鏡頭定格,並上傳到微信朋友圈,很快被瘋傳。

  儘管在網上爆紅,直到11日下午,張國全才知道自己火了。11日下午,張國全正在漳扎鎮上搬運物資,戰友在手機上看到了這條新聞,興奮地拿給他看,“你的照片,你的背影。”

  這位身高接近一米八的康巴漢子有些害羞地説,一開始不敢相信是自己。即便許多戰友、同學都打電話發微信詢問,張國全也不敢確定,“我不敢和人家説就是我嘞,就説我不曉得,啥子都沒説。”

  他在自己手機上看了好幾遍,覺得應該是自己。後來,部隊領導過來,和張國全核實了這個資訊。張國全有些疑惑,不知道這張照片是何人何時拍攝。“當時也不是我一個人在跑,當時支隊救災的武警官兵都在往那邊衝,不知道怎麼就只拍到我了。”

  衝進塌方區背掉隊遊客

  他大概記得現場的情況。

  武警阿壩州支隊官兵開赴震區途中,發現大批被困的群眾。為了疏散群眾,武警官兵只能在落石少的時候,帶領群眾跑過塌方路段。張國全所在的武警阿壩州支隊十三中隊的任務,是在神仙池一側接應撤離的群眾。

  他回憶説,當時現場很危險,山體不斷晃動,兩側的山上一直在往下落石頭。這是被地震損毀最嚴重的路段之一,很多車輛被砸了,一輛中巴車翻到河溝了,張國全和戰友好奇去看,血跡很多。

  這一塌方路段長約百米,有的遊客因為體力不支跑得特別慢,有的人因為受到驚嚇不敢跑,如果在中途逗留會非常危險,張國全和戰友就跑過去扶著、抱著他們,趕快過來。

  張國全指揮著遊客迅速跑過來,喊著注意安全。但是,他發現一個女遊客跑不動了,掉了隊。張國全來不及反應,一邊側著頭觀察落石,一邊加速衝過去,“背起來就走,來不及問什麼”。

  談及為什麼冒著危險,逆行跑向塌方的地方,“山上在落石頭,我們喊他們快點,但是有的人跑不動,我就衝過去,背在身上奔襲。”張國全説,“來回這麼背遊客,記不清多少回。”

  這張逆行照記錄的只是冰山一角。從下午四點,一直到晚上六點多,在這個塌方路段,張國全和戰友們來來回回接送了很多次,一直把所有的被困人員全部接過來,才撤離。

  父親看到照片哭了

  張國全現在是部隊當中的紅人了。他很靦腆地説,“我也説不出來這種感覺,反正就是做了該做的事情嘛。”

  張國全今年28歲,藏族,19歲高中畢業以後進入軍營,是個八年的老兵,一直在武警阿壩州支隊十三中隊服役,現為中士軍銜,曾榮立三等功一次。

  張國全經歷過泥石流、森林火災等多個災害現場。印象深刻的有一次大年三十晚上,九寨溝山頂上發生火災,指導員帶領他們上山滅火,火勢很大,情況也很危險,一直到第二天才下山。

  和許多官兵一樣張國全從小有這種夢想。他説,家裏的長輩有很多是待在部隊,小時候就感覺當兵回來的人都很自豪。“我記得小時候有一套白色的海軍制服樣式的衣服,我就特別喜歡穿那個衣服,戴那個大檐的帽子,一直穿,捨不得丟。”

  11日下午,張國全的父親看到了網上傳的照片,傷心地哭了。張國全的姐姐把父親偷偷抹眼淚的視頻發到家人的微信群。隔著螢幕,張國全看到父親哭,自己也哭了。

  不止是父親,張國全在醫院工作的姨媽,看到照片也哭了。

  地震發生以後,張國全害怕家人擔心,沒有具體説九寨溝的情況。“一直都是説沒有啥問題,沒什麼人受傷,房子也沒有倒塌,不像汶川大地震破壞那麼嚴重”。

  張國全的岳父在地震剛發生時,因打不通他的電話,準備帶幾個親戚從康定那邊開車到九寨溝找他。後來張國全回了電話,他們才沒過來。

  從8日夜裏地震發生以後,他一直在搶險救援的第一線。“我電話也沒怎麼打,不想和他們多説”。

  張國全沒想到家人在網上看到了自己逆行的照片。他立即打電話給父親報了平安,讓他不要擔心,“沒得事”。在電話裏,父親的心情已平靜很多,説了一些囑咐的話,“沒得事就好,自己要多注意安全”。

  在張國全眼裏,父親一直都很堅強,也不願意在張國全的面前抹眼淚。父親支援張國全乾好自己的事業,分內的事情要往上衝。

  整個家族都為張國全驕傲,親戚們都在轉發那條新聞,很多張國全都沒來得及看。他的妹妹看到新聞以後,轉發到朋友圈,説“哥哥是我們的驕傲”。

  戰友們不意外

  張國全的照片刷屏以後,戰友們很驕傲,但不意外。

  “這麼多年戰友,背影太熟悉了”,陳浩11日上午在武警網看到逆行照片,“點進去一看,這背影有點熟悉,是班長的”。等張國全執勤回到中隊,陳浩激動地跑過去説,“班長,你現在出名了”。

  這張照片給了陳浩很大震動,因為當時他也在現場,真的特別危險,山上的石頭一直往下落。再看班長背人的照片真的很感動,“給我們提供很好的一個榜樣”。

  整個中隊的官兵都在為張國全自豪。大家相互之間都在傳,一些沒去的戰友看著非常危險的情況,問張國全心裏當時是怎麼想的。張國全説,“我當時也沒想什麼,只知道被困遊客、村民在那邊。這是我們該幹的事情。”

  “真的很激動,每個人都替班長高興。”入伍兩年的新兵李九川現在説起來還有些激動,“很為他自豪”。

  11日中午,李九川聽到中隊戰友説,班長張國全的照片上朋友圈刷屏了,他點開一看,真的是,“雖然説只是個背影,但是一眼就認得出來,那個時候説不出來的驚喜。”

  他轉發了那條新聞,配文是“我的班長”。李九川覺得,這四個字,勝過千言萬語。

  對話

  “部隊都在往上趕,我只是被拍進照片而已”

  談照片

  北青報:什麼時候知道自己的逆行照片火了?

  張國全:11日下午,我在漳扎鎮搬運物資,戰友在手機上看到這條新聞,説“你的照片,你的背影”。

  北青報:當時衝上去害怕嗎?

  張國全:兩邊的山上都在滾大石頭,剛剛搶通一個便道。看到很多大石頭在往山下滾,誰也不知道會不會砸到我們這邊來,明明知道上面在落石頭,還要往那邊跑,那肯定會緊張嘛。但是也沒過多地去想,只想到趕快跑過去,把那個遊客抱過來,一起安全撤離。

  北青報:自己的照片火了是什麼感覺?

  張國全:我沒有感覺到自己多麼幸運,多麼高興,怎麼樣怎麼樣,根本就沒想過這些東西。那麼危險的情況,其實部隊都在往上面趕,我只是被拍進一張照片而已。

  北青報:怎麼和朋友説這件事?

  張國全:很多資訊都還沒回,現在正在救援,還沒時間回,還有這個事情該咋樣就咋樣,我也不知道怎麼回。等到再問的時候,慢慢和他們説吧。

  談部隊

  北青報:現在是不是很自豪?

  張國全:我自己被拍到了,也是很自豪,讓大家知道了,武警部隊一直在救援群眾。如果當時一個戰友被拍了,我肯定也是同樣感到自豪。

  北青報:你會一直待在部隊嗎?

  張國全:今年也是面臨復員的事情,我現在是決定再留一期,只要能堅持,家庭情況允許的話,我想一直留在這裡。

  北青報:服役八年,對部隊是一種什麼情感?

  張國全:已經習慣部隊生活了,現在回家有時還不習慣,很多東西都是在部隊學習的。我長大成熟到有責任有擔當,能夠在這次搶險救援中衝上去,都是因為在部隊上的教育。

  談家人

  北青報:聚少離多,會擔心父母麼?

  張國全:肯定有,我們選擇這條路,家裏面肯定支援理解,讓我安心。在第四年的時候,我回過一次家,呆了五六天就去到處玩了。回到部隊以後,想想一年就二十多天假期,很可惜,後面每年的休假,我都一步不離開家。我就想著,我能陪著他們就陪著他們,多做一件事情也好。

  北青報:愛人能理解這種行為嗎?

  張國全:我愛人是護士,也是搶救人的事情,現在我兒子10個月,我也給兒子樹立了榜樣吧,等到以後慢慢長大後,要和他説這件事情。

  北青報:會經常想兒子嗎?

  張國全:想啊,只要是業餘時間,就和愛人視頻看看兒子。兒子出生的時候,五六天就檢查有些問題。我當時不敢和愛人説,害怕她擔心,也不敢和任何一個老年人説,害怕他們接受不了,所有的壓力都壓在自己身上。當時簽字手術的時候,我都沒敢和家裏人通知。我每天找理由説孩子健康,沒得問題,馬上就出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