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弟弟涉副國級官員腐敗被帶走 哥哥主動向組織坦白

2017-8-13 11:13:30

來源:北京日報 作者:長安街知事 選稿:成昭遠

原標題:弟弟涉副國級腐敗被帶走 哥哥主動向組織坦白

  日前江西省鷹潭市中級人民法院發佈消息,對江西省質監局原副巡視員李安運受賄案作出一審判決,以受賄罪判處其有期徒刑三年。

  李安運是誰?從職務看,他是一名普通的副廳級幹部。不過,他有一位大名鼎鼎的弟弟:副國級老虎蘇榮案中的關鍵人物———江西省發改委原主任李安澤。

  判決資訊中透露:李安運在案發前主動向組織上交待其與他人存在不正當經濟往來的問題,具有自首情節。

  長安街知事APP梳理髮現,蘇榮落馬的時間是2014年6月,2個月後,李安澤涉蘇案被帶走。而李安運被通報落馬的時間是2015年底。

  李安運在贛州擔任質監部門一把手,2014年2月,也就是其弟落馬當年才升任省質監局副巡視員。從判決情況看,他是在蘇榮、李安澤等人落馬後,果斷迷途知返,向組織交代自己情況。

  此前曾有報道顯示,李安運被帶走的原因,是向江西省品質技術監督局原局長王詠行賄。王詠也被指向蘇榮行賄,他于李安運落馬之前被查。

  不過,判決書並沒有提及李安運行賄一事,他是因受賄被查的:2002年到2014年,正是李安運在贛州任職期間,利用職務便利,為下屬、下級單位、具有行政管理關係的企業等有關單位和個人在開展工作、生産經營、職務提拔和調整等事項上謀取利益,收受財物100多萬元。

  李安運獲刑3年。大家都知道,現在對職務犯罪的量刑,要特別考慮社會影響這一因素,相對於其弟而言,李安運涉案的情節和金額相對較少,且有自首情節,破壞性相對輕。

  黨紀處分條例規定,涉嫌違紀的黨員在組織初核前向有關組織交代自己的問題,或者在初核和立案調查其問題期間交代組織未掌握的問題,可以從輕處分。而刑法亦有對自首情節從輕處理的規定。

  李安運是一名專業幹部,曾被國家質檢總局授予榮譽稱號,他的個人成長經歷以及為下屬單位開展工作謀利的做法也頗有“專業色彩”。

  李氏兄弟都是革命老區瑞金人,成長于贛州。李安澤2007年就躋身正廳級幹部,先後擔任省地稅局長、新餘市長和市委書記,2013年出任江西省發改委主任。

  諸多媒體都曾報道過,在新餘任職時,李安澤一切的“工作重點”就是巴結時任江西省委書記、省人大常委會主任蘇榮。

  早在2013年7月,網路上就曾出現舉報李安澤的帖子稱,稱李安澤為了能當上新餘市委書記巴結蘇榮之妻于麗芳,其擅自中止新餘高專土地拍賣程式,以所謂協議低價出讓,致使國家損失近10億元。

  而在了解到于麗芳喜歡一幅現代畫家傅抱石的畫作之後,李安澤從上海拍賣行以約900萬價格收入囊中。然而,這幅畫當時是沒有進入拍賣目錄而被直接拿走的,“如果進入目錄這個價根本拿不下來”。

  此後,當李安澤聽到蘇榮可能要出事的風聲,他便找到于麗芳,以畫作為贗品為由希望收回。沒想到于麗芳對他表示,沒有印象收到過這幅畫。直到最終辦案人員從於麗芳家中搜到畫作,才真相大白並最終牽出李安澤。

  而知情人表示,蘇榮落馬前曾對人私下説過李安澤這人“不靠譜”。

  事實上,“靠譜”與“不靠譜”歸根到底是看對組織的忠誠度,而不是看對某些官員個人的人身依附。李氏兄弟一門雙廳官,本是鄉鄰驕傲,只可惜方向錯了,再無回頭路。

  

上一篇稿件

弟弟涉副國級官員腐敗被帶走 哥哥主動向組織坦白

2017年8月13日 11:13 來源:北京日報

原標題:弟弟涉副國級腐敗被帶走 哥哥主動向組織坦白

  日前江西省鷹潭市中級人民法院發佈消息,對江西省質監局原副巡視員李安運受賄案作出一審判決,以受賄罪判處其有期徒刑三年。

  李安運是誰?從職務看,他是一名普通的副廳級幹部。不過,他有一位大名鼎鼎的弟弟:副國級老虎蘇榮案中的關鍵人物———江西省發改委原主任李安澤。

  判決資訊中透露:李安運在案發前主動向組織上交待其與他人存在不正當經濟往來的問題,具有自首情節。

  長安街知事APP梳理髮現,蘇榮落馬的時間是2014年6月,2個月後,李安澤涉蘇案被帶走。而李安運被通報落馬的時間是2015年底。

  李安運在贛州擔任質監部門一把手,2014年2月,也就是其弟落馬當年才升任省質監局副巡視員。從判決情況看,他是在蘇榮、李安澤等人落馬後,果斷迷途知返,向組織交代自己情況。

  此前曾有報道顯示,李安運被帶走的原因,是向江西省品質技術監督局原局長王詠行賄。王詠也被指向蘇榮行賄,他于李安運落馬之前被查。

  不過,判決書並沒有提及李安運行賄一事,他是因受賄被查的:2002年到2014年,正是李安運在贛州任職期間,利用職務便利,為下屬、下級單位、具有行政管理關係的企業等有關單位和個人在開展工作、生産經營、職務提拔和調整等事項上謀取利益,收受財物100多萬元。

  李安運獲刑3年。大家都知道,現在對職務犯罪的量刑,要特別考慮社會影響這一因素,相對於其弟而言,李安運涉案的情節和金額相對較少,且有自首情節,破壞性相對輕。

  黨紀處分條例規定,涉嫌違紀的黨員在組織初核前向有關組織交代自己的問題,或者在初核和立案調查其問題期間交代組織未掌握的問題,可以從輕處分。而刑法亦有對自首情節從輕處理的規定。

  李安運是一名專業幹部,曾被國家質檢總局授予榮譽稱號,他的個人成長經歷以及為下屬單位開展工作謀利的做法也頗有“專業色彩”。

  李氏兄弟都是革命老區瑞金人,成長于贛州。李安澤2007年就躋身正廳級幹部,先後擔任省地稅局長、新餘市長和市委書記,2013年出任江西省發改委主任。

  諸多媒體都曾報道過,在新餘任職時,李安澤一切的“工作重點”就是巴結時任江西省委書記、省人大常委會主任蘇榮。

  早在2013年7月,網路上就曾出現舉報李安澤的帖子稱,稱李安澤為了能當上新餘市委書記巴結蘇榮之妻于麗芳,其擅自中止新餘高專土地拍賣程式,以所謂協議低價出讓,致使國家損失近10億元。

  而在了解到于麗芳喜歡一幅現代畫家傅抱石的畫作之後,李安澤從上海拍賣行以約900萬價格收入囊中。然而,這幅畫當時是沒有進入拍賣目錄而被直接拿走的,“如果進入目錄這個價根本拿不下來”。

  此後,當李安澤聽到蘇榮可能要出事的風聲,他便找到于麗芳,以畫作為贗品為由希望收回。沒想到于麗芳對他表示,沒有印象收到過這幅畫。直到最終辦案人員從於麗芳家中搜到畫作,才真相大白並最終牽出李安澤。

  而知情人表示,蘇榮落馬前曾對人私下説過李安澤這人“不靠譜”。

  事實上,“靠譜”與“不靠譜”歸根到底是看對組織的忠誠度,而不是看對某些官員個人的人身依附。李氏兄弟一門雙廳官,本是鄉鄰驕傲,只可惜方向錯了,再無回頭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