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學習時報刊文:房地産稅設不設減免?怎麼免?

2017-5-20 06:57:34

來源:學習時報 作者:馬海濤 侯一麟 張平 選稿:魏政

原標題:房地産稅:設不設減免,怎麼免?

  備受關注的房地産稅法被列入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立法規劃。在未來推進房地産領域稅收改革深化的情況下,房地産稅立法將走向何方?探討房地産稅的稅制設計中,到底該不該設置一定的減免?如果設置減免,如何進行具體減免方案的設置?
  由於種種原因,房地産稅迄今除去滬渝兩市的試點之外,還沒有普遍開徵,但關於房地産稅的研究和討論一直受到城鎮居民的密切關注,主要原因有兩個:一是大家認識到房地産稅遲早會開徵,有房的居民希望了解,如果開徵房地産稅,自己到底需要繳多少,對自己的生活會有多大影響。二是在當前高房價的背景下,大家都想知道房地産稅會對房價産生什麼樣的影響。探討房地産稅的稅制設計中,到底該不該設置一定的減免?如果設置減免,如何進行具體減免方案的設置?
  關於房地産稅有沒有免除的問題,基於經濟學和財政學的理論,無論從效率還是公平的角度,寬稅基、少豁免甚至無豁免地對所有業主徵收是理論上的最優。針對某些特定群體的減免或差別稅率,其動態結果並不公平,隨著時間推移,不公平的程度還會加速放大,造成嚴重的社會問題。但在現實中,開徵房地産稅能不能一步到位,不設任何免除?這還有待仔細研究。從中國當前的高房價背景和輿論環境來看,不設免除可能會面臨較大的阻力。鋻於房地産稅牽涉面廣,開徵新稅也往往面臨方方面面的阻力,為了獲得大多數人的支援,不少專家學者主張,開徵房地産稅必須以大範圍的減免為代價。但究竟應該怎麼免,卻是各執一詞。那麼,房地産稅的開徵到底設不設減免?怎麼免?
  由於上海的試點政策只針對增量房産等原因,之前社會上流傳著一種房地産稅方案,叫“只做增量,存量房暫不徵稅”,即:新房上市就納稅,舊房待至上市交易或繼承過戶時再開始納稅。這個方案的出發點,是考慮到新稅開徵阻力巨大,設法減少阻力,使新稅儘早上路;但問題在於把短痛變成長痛,造成長期不公平,尤其是對急需改善住房條件的人群。例如:一無房戶為解決剛性需求購房,一旦買了房馬上就要繳稅;與之對照,另一戶在新稅法頒布之前早有5套,卻無需繳納,還把多餘房産出租獲取租金,加劇兩類待遇的差別。這樣做是對多數人不公,同時造成市場極大扭曲。另外,房地産稅是針對持有環節徵收的稅種,存量房不徵就不是房地産稅。因此,在進一步的研究和討論中這一方案基本已被摒棄。
  現在社會上仍然流行的減免方案還有兩類:家庭首套減免和人均面積減免。“家庭首套減免”,即凡是家庭只有一套住房的,不加區別一律免稅,以期獲得大多數人支援。“家庭首套減免”的方案存在很多問題:如何定義“戶”?按戶籍還是婚姻關係?此外,如何對待不同大小的房子?如何對待不同檔次、位置的房子?這個方案的突出問題之一是,多房戶當然都會要求扣除大套的、高檔的、位置好、價格貴的,於是,中心城區、風景名勝區、優秀學區等地的稅基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遠郊區、環境差、生活不方便區域的房産。若實行這樣的方案,必然是對大眾、多數後來購房者的不公;還將造成房産市場長時間的扭曲。再者,失去稅基的行政區域的政府和民眾也不會同意。
  相對於“家庭首套減免”來説,“人均面積減免”破除了假離婚的問題,因為是“人均”,離婚後免除面積仍然一樣。這個方案看似合理、公平,尤其照顧低收入人群和弱勢群體,但問題照樣存在。首先,若按家庭扣除,如何定義家庭?一口人還是三四口人?為方便照顧老人三代同住的怎麼對待?所以,這個提法在稅政層面操作難度大,在不同人口數和類型的家庭間很不公平。其次,若按照人均面積扣除,如何考慮房産的檔次、位置?同樣的人均30平方米扣除,住別墅的跟住普通住宅待遇就出現了天壤之別,何來公平合理?相同檔次、大小的三棟房子,一棟在市中心,事事方便;另一棟不在鬧市但在公園旁,環境優美、清靜、空氣清新;還有一棟在郊區,環境差,交通、生活、就學、就醫、上班事事不便。這樣三棟房子相同待遇或者相同面積抵扣,字面上公平,實際上對低收入人群和弱勢群體極不公平,必然造成市場行為扭曲。
  以上減免方案對面積閾值和家庭的定義等問題欠缺考慮,類似的減免設計可能會造成房地産市場和業主行為扭曲。那麼,有沒有更好的減免方案?
  在與“人均面積減免”相似的徵管難度下,相對來説,“人均價值減免”可能較好。與前兩種方案不同,“人均價值減免”無需考慮房産區位、檔次、面積等因素,所有家庭均根據當地經濟社會狀況按人均免除一定的房産價值。例如若按上海免首套的平均價值500萬折算,上海人均可相應免除100萬至200萬元房産價值,如此對於一個普通的三口之家,其最終效果與家庭首套減免類似,而單個房産價值很高的三口之家同樣也只能免除等量價值。我們的實證研究結論表明,相對於無免除方案,房地産稅負在家庭首套減免和人均面積減免方案下明顯是更多地由富人承擔。在人均價值減免方案下,稅負向富人傾斜更加明顯,其對收入的調節作用最高。而人均面積減免方案對收入的調節作用甚至弱于家庭首套減免方案。因此,從對不同收入群體的公平性考量,對調節收入分配的作用以及簡化政策實施的難度等方面來看,按人均價值減免要優於家庭首套減免和按人均面積減免的方案。
  那麼,“人均價值減免”中到底免除多少“價值”才是合宜的?這會直接關係到一些群體到底要不要繳納房地産稅。從減小政策推進阻力的角度分析,一般認為減免越多越好,事實確實如此嗎,理論上的測算結果如何?即便是從減少政策推進阻力的角度,一般認為的減免額度越多越好並不能得到理論和數據測算的支撐。我們研究發現,在人均價值減免的基礎上,綜合考量房地産稅的財政能力以及納稅意願和納稅能力的一致性,人均價值減免的具體額度不宜過多。
  人均具體免除多少平方米或者對應的價值比較合適呢?讓我們看看免除後還能收到多少稅。開徵新稅,務必考慮可獲得的稅收,稅收偏少則該稅不應開徵。設計房地産稅減免方案也要考慮可徵得的總稅額。“家庭首套減免”方案可徵得的稅額僅為無免除時的22%,説明該方案基本上抹掉了稅基。人均面積免除10、30和50平方米時可徵得的稅額分別為無免除時的75%、35%和17%,説明人均免除10平方米以內(即人均住房面積的三分之一)可保留大部分稅基;人均免除30平方米以上時,稅基就已經扣除掉了近三分之二;若人均免除50平方米,則稅基所剩無幾。
  相應的人均價值免除可徵得的稅額分別為無免除時的70%、38%和24%。就是説,人均免除10平方米的價值去掉了30%的稅基,但大部分還在;若按人均免除30平方米的價值徵收,可徵得的房地産稅額僅為潛在稅額的38%;若按人均免除50平方米的價值徵收,僅可徵得24%的潛在稅收。所以,最終免除額的大小應根據各地財政狀況和當地民眾對房地産稅的接受程度而定。

 

上一篇稿件

學習時報刊文:房地産稅設不設減免?怎麼免?

2017年5月20日 06:57 來源:學習時報

原標題:房地産稅:設不設減免,怎麼免?

  備受關注的房地産稅法被列入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立法規劃。在未來推進房地産領域稅收改革深化的情況下,房地産稅立法將走向何方?探討房地産稅的稅制設計中,到底該不該設置一定的減免?如果設置減免,如何進行具體減免方案的設置?
  由於種種原因,房地産稅迄今除去滬渝兩市的試點之外,還沒有普遍開徵,但關於房地産稅的研究和討論一直受到城鎮居民的密切關注,主要原因有兩個:一是大家認識到房地産稅遲早會開徵,有房的居民希望了解,如果開徵房地産稅,自己到底需要繳多少,對自己的生活會有多大影響。二是在當前高房價的背景下,大家都想知道房地産稅會對房價産生什麼樣的影響。探討房地産稅的稅制設計中,到底該不該設置一定的減免?如果設置減免,如何進行具體減免方案的設置?
  關於房地産稅有沒有免除的問題,基於經濟學和財政學的理論,無論從效率還是公平的角度,寬稅基、少豁免甚至無豁免地對所有業主徵收是理論上的最優。針對某些特定群體的減免或差別稅率,其動態結果並不公平,隨著時間推移,不公平的程度還會加速放大,造成嚴重的社會問題。但在現實中,開徵房地産稅能不能一步到位,不設任何免除?這還有待仔細研究。從中國當前的高房價背景和輿論環境來看,不設免除可能會面臨較大的阻力。鋻於房地産稅牽涉面廣,開徵新稅也往往面臨方方面面的阻力,為了獲得大多數人的支援,不少專家學者主張,開徵房地産稅必須以大範圍的減免為代價。但究竟應該怎麼免,卻是各執一詞。那麼,房地産稅的開徵到底設不設減免?怎麼免?
  由於上海的試點政策只針對增量房産等原因,之前社會上流傳著一種房地産稅方案,叫“只做增量,存量房暫不徵稅”,即:新房上市就納稅,舊房待至上市交易或繼承過戶時再開始納稅。這個方案的出發點,是考慮到新稅開徵阻力巨大,設法減少阻力,使新稅儘早上路;但問題在於把短痛變成長痛,造成長期不公平,尤其是對急需改善住房條件的人群。例如:一無房戶為解決剛性需求購房,一旦買了房馬上就要繳稅;與之對照,另一戶在新稅法頒布之前早有5套,卻無需繳納,還把多餘房産出租獲取租金,加劇兩類待遇的差別。這樣做是對多數人不公,同時造成市場極大扭曲。另外,房地産稅是針對持有環節徵收的稅種,存量房不徵就不是房地産稅。因此,在進一步的研究和討論中這一方案基本已被摒棄。
  現在社會上仍然流行的減免方案還有兩類:家庭首套減免和人均面積減免。“家庭首套減免”,即凡是家庭只有一套住房的,不加區別一律免稅,以期獲得大多數人支援。“家庭首套減免”的方案存在很多問題:如何定義“戶”?按戶籍還是婚姻關係?此外,如何對待不同大小的房子?如何對待不同檔次、位置的房子?這個方案的突出問題之一是,多房戶當然都會要求扣除大套的、高檔的、位置好、價格貴的,於是,中心城區、風景名勝區、優秀學區等地的稅基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遠郊區、環境差、生活不方便區域的房産。若實行這樣的方案,必然是對大眾、多數後來購房者的不公;還將造成房産市場長時間的扭曲。再者,失去稅基的行政區域的政府和民眾也不會同意。
  相對於“家庭首套減免”來説,“人均面積減免”破除了假離婚的問題,因為是“人均”,離婚後免除面積仍然一樣。這個方案看似合理、公平,尤其照顧低收入人群和弱勢群體,但問題照樣存在。首先,若按家庭扣除,如何定義家庭?一口人還是三四口人?為方便照顧老人三代同住的怎麼對待?所以,這個提法在稅政層面操作難度大,在不同人口數和類型的家庭間很不公平。其次,若按照人均面積扣除,如何考慮房産的檔次、位置?同樣的人均30平方米扣除,住別墅的跟住普通住宅待遇就出現了天壤之別,何來公平合理?相同檔次、大小的三棟房子,一棟在市中心,事事方便;另一棟不在鬧市但在公園旁,環境優美、清靜、空氣清新;還有一棟在郊區,環境差,交通、生活、就學、就醫、上班事事不便。這樣三棟房子相同待遇或者相同面積抵扣,字面上公平,實際上對低收入人群和弱勢群體極不公平,必然造成市場行為扭曲。
  以上減免方案對面積閾值和家庭的定義等問題欠缺考慮,類似的減免設計可能會造成房地産市場和業主行為扭曲。那麼,有沒有更好的減免方案?
  在與“人均面積減免”相似的徵管難度下,相對來説,“人均價值減免”可能較好。與前兩種方案不同,“人均價值減免”無需考慮房産區位、檔次、面積等因素,所有家庭均根據當地經濟社會狀況按人均免除一定的房産價值。例如若按上海免首套的平均價值500萬折算,上海人均可相應免除100萬至200萬元房産價值,如此對於一個普通的三口之家,其最終效果與家庭首套減免類似,而單個房産價值很高的三口之家同樣也只能免除等量價值。我們的實證研究結論表明,相對於無免除方案,房地産稅負在家庭首套減免和人均面積減免方案下明顯是更多地由富人承擔。在人均價值減免方案下,稅負向富人傾斜更加明顯,其對收入的調節作用最高。而人均面積減免方案對收入的調節作用甚至弱于家庭首套減免方案。因此,從對不同收入群體的公平性考量,對調節收入分配的作用以及簡化政策實施的難度等方面來看,按人均價值減免要優於家庭首套減免和按人均面積減免的方案。
  那麼,“人均價值減免”中到底免除多少“價值”才是合宜的?這會直接關係到一些群體到底要不要繳納房地産稅。從減小政策推進阻力的角度分析,一般認為減免越多越好,事實確實如此嗎,理論上的測算結果如何?即便是從減少政策推進阻力的角度,一般認為的減免額度越多越好並不能得到理論和數據測算的支撐。我們研究發現,在人均價值減免的基礎上,綜合考量房地産稅的財政能力以及納稅意願和納稅能力的一致性,人均價值減免的具體額度不宜過多。
  人均具體免除多少平方米或者對應的價值比較合適呢?讓我們看看免除後還能收到多少稅。開徵新稅,務必考慮可獲得的稅收,稅收偏少則該稅不應開徵。設計房地産稅減免方案也要考慮可徵得的總稅額。“家庭首套減免”方案可徵得的稅額僅為無免除時的22%,説明該方案基本上抹掉了稅基。人均面積免除10、30和50平方米時可徵得的稅額分別為無免除時的75%、35%和17%,説明人均免除10平方米以內(即人均住房面積的三分之一)可保留大部分稅基;人均免除30平方米以上時,稅基就已經扣除掉了近三分之二;若人均免除50平方米,則稅基所剩無幾。
  相應的人均價值免除可徵得的稅額分別為無免除時的70%、38%和24%。就是説,人均免除10平方米的價值去掉了30%的稅基,但大部分還在;若按人均免除30平方米的價值徵收,可徵得的房地産稅額僅為潛在稅額的38%;若按人均免除50平方米的價值徵收,僅可徵得24%的潛在稅收。所以,最終免除額的大小應根據各地財政狀況和當地民眾對房地産稅的接受程度而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