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俠客島:中央政務區?雄安歸北京?看看權威説法吧

2017-5-20 06:17:09

來源:海外網 選稿:魏政

原標題:俠客島:中央政務區?雄安歸北京?看看權威説法吧

俠客島:中央政務區?雄安歸北京?看看權威説法吧

  想必你也看到了,有關北京未來的規劃正鋪天蓋地而來。

  説法很多,比如北京新版規劃裏有雄安新區,北京要跟河北在雄安新區稅收等方面分成,副中心不屬於通州,中央政務區不屬於你,等等。在未來尚未到來之際,想像似乎是沒有邊界的。

  這些説法裏,有根據的內容並不多。偏偏,傳言二字有著無窮多的擁躉。眾所週知你島是一家嚴肅活潑團結緊張的媒體,不妨做點正本清源的工作。

  送審

  人們對北京規劃的興趣,島上3月29日就知道了。那天,《北京城市總體規劃(2016年—2030年)》草案在北京市規劃展覽館開展。到那一看,人山人海,重要展區幾無立錐之地。

  按照北京官方的説法,這個持續了一個月的展覽,公告期過後,北京市規劃國土委拿到了1.15萬條修改建議……然後,市政府常務會議進行修改,隨後總體規劃草案被送往首都規劃建設委員會進行審議;再然後,北京市委常委會聽取了情況彙報,並再次進行修改。從2014年到2017年,前後三年,七易其稿。

  5月17日,中共北京市委十一屆十四次全會召開,這次全會只有一項議題,就是研究討論《北京城市總體規劃(2016年—2030年)(送審稿)》,一致同意將《總體規劃》按程式上報黨中央、國務院審定。本次送審的《總體規劃》若獲批,將成為新中國成立以來的第七版北京城市總體規劃。

  一個月間,從“草案”變成“送審稿”,並上報黨中央、國務院。一經送審,北京的工作就將告一段落了。正因如此,此時此刻成為審視北京未來的一個節點。

  尤為重要的是,此次《總體規劃》最終是報黨中央、國務院審定,這在城市規劃審批中極為罕見。之前,《北京城市總體規劃(2004年-2020年)》和《北京城市總體規劃(1991年-2010年)》僅報國務院審批。

  縱向對比後,再看橫向。2016年10月20日,中共上海市第十屆委員會第十三次全體會議審議《上海市城市總體規劃(2016—2040)(送審稿)》,同意將規劃按程式提交市人大常委會審議後,上報國務院審批。

  幾字之差,相信大家都懂。

俠客島:中央政務區?雄安歸北京?看看權威説法吧

  12字

  除了《總體規劃》,這次會議上,北京市市委書記郭金龍的講話含金量也不低。其中,“一核一主一副、兩軸多點一區”的城市空間結構,被外界廣泛解讀。

  對比一個多月前看到的草案,俠客島發現,這次郭金龍給出的12字,多了“一核”“一區”。

  “一主、一副、兩軸、多點”很好理解。“一主”是指“中心城區”;“一副”是指“北京城市副中心”;“兩軸”是指“中軸線及其延長線、長安街及其延長線”;“多點”是指“位於平原地區的新城”,包括順義、大興、亦莊、昌平和房山新城等。

  “一核”、“一區”則很有意思。

  北京市的解釋也已出爐。“一核”是指“首都功能核心區”,包括東城區和西城區。“一區”則是“生態涵養區”,包括門頭溝區、平谷區、懷柔區、密雲區、延慶區,以及昌平區和房山區的山區,是京津冀協同發展格局中西北部生態涵養區的重要組成部分。

  此前,不少文章將“一區”理解為雄安新區,這很符合觀者想像,不然,單獨加上這個幹嘛?由於此説影響太大,今天下午還引來了北京市規土委專門辟謠。

  其實,無需這麼麻煩,雄安新區地理位置、行政區劃都還在河北呢,朋友們……

俠客島:中央政務區?雄安歸北京?看看權威説法吧

  關係

  當然,這絕不意味著,在北京的規劃設計中,雄安的“戲份”不重。畢竟,在北京市市長蔡奇口中,這可是“北京兩翼”之一。另一翼當然是北京城市副中心,這個也很值得一説。

  郭金龍在談到京津冀深度融入協同發展時,非常明確地表態,要把支援雄安新區建設當成自己的事,形成與北京中心城區、城市副中心功能分工、錯位發展的新格局。

  事實上,作為兩翼之一的雄安,在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上有重要的作用。《總體規劃》確定,北京市常住人口規模到2020年控制在2300萬人以內,2020年以後長期穩定控制在2300萬人左右。這意味著,北京市常住人口的增長幅度將非常有限,那些被北京持續吸引而來的人才,甚至北京本地人才,最好是被哪吸引去了,對吧?

  再説北京城市副中心。從2012年到現在,副中心的名字變化多次,最終確定為城市副中心。名字的變化代表了其職能從單一到綜合的變化。

  一個月前,北京市長蔡奇到通州來了個“蹲點調研”,很有意思。在這次調研中,他明確談了三對關係。一是副中心和中心城區的關係,二是副中心和通州區的關係,三是副中心和北三縣的關係。

  有趣就有趣在後兩對關繫上。何謂副中心和通州區的關係?這幾天網上頗多猜測,一種主流猜測認為,這意味著雖然在通州,但城市副中心不歸通州管。蔡奇的回答是,“通州全區作為副中心的週邊控制區,與副中心一體建設發展”。

  那麼,北三縣又是什麼?它指的是廊坊的三個縣市,三河市、大廠回族自治縣和香河縣,身處北京和天津包圍之中,長期以來,都被關心北京發展的人士視作一片熱土。這次,蔡奇作為北京市長,主動談到城市副中心與河北三個縣的關係,“副中心也要和北三縣協同發展,統一規劃、統一政策、統一管控。” 在現有的行政區劃分隔狀況下,如何做到跨區劃的“三統一”?會不會有更進一步的措施打破區劃分隔?這個“三統一”的想像空間已經非常大。

  説來説去,這些消息大都來自已經見報的文章。何必傳謠。

  北京規劃國土委:雄安新區納入北京城市規劃是誤讀

  近日,有媒體報道稱《北京城市總體規劃(2016年-2030年)(送審稿)》(以下簡稱《總體規劃》)提出的“一核一主一副,兩軸多點一區”城市空間結構中的“一區”是指雄安新區。北京市規劃國土委表示,這是對北京新總規城市空間結構的錯誤解讀,“一區”是指北京的生態涵養區。

上一篇稿件

俠客島:中央政務區?雄安歸北京?看看權威説法吧

2017年5月20日 06:17 來源:海外網

原標題:俠客島:中央政務區?雄安歸北京?看看權威説法吧

俠客島:中央政務區?雄安歸北京?看看權威説法吧

  想必你也看到了,有關北京未來的規劃正鋪天蓋地而來。

  説法很多,比如北京新版規劃裏有雄安新區,北京要跟河北在雄安新區稅收等方面分成,副中心不屬於通州,中央政務區不屬於你,等等。在未來尚未到來之際,想像似乎是沒有邊界的。

  這些説法裏,有根據的內容並不多。偏偏,傳言二字有著無窮多的擁躉。眾所週知你島是一家嚴肅活潑團結緊張的媒體,不妨做點正本清源的工作。

  送審

  人們對北京規劃的興趣,島上3月29日就知道了。那天,《北京城市總體規劃(2016年—2030年)》草案在北京市規劃展覽館開展。到那一看,人山人海,重要展區幾無立錐之地。

  按照北京官方的説法,這個持續了一個月的展覽,公告期過後,北京市規劃國土委拿到了1.15萬條修改建議……然後,市政府常務會議進行修改,隨後總體規劃草案被送往首都規劃建設委員會進行審議;再然後,北京市委常委會聽取了情況彙報,並再次進行修改。從2014年到2017年,前後三年,七易其稿。

  5月17日,中共北京市委十一屆十四次全會召開,這次全會只有一項議題,就是研究討論《北京城市總體規劃(2016年—2030年)(送審稿)》,一致同意將《總體規劃》按程式上報黨中央、國務院審定。本次送審的《總體規劃》若獲批,將成為新中國成立以來的第七版北京城市總體規劃。

  一個月間,從“草案”變成“送審稿”,並上報黨中央、國務院。一經送審,北京的工作就將告一段落了。正因如此,此時此刻成為審視北京未來的一個節點。

  尤為重要的是,此次《總體規劃》最終是報黨中央、國務院審定,這在城市規劃審批中極為罕見。之前,《北京城市總體規劃(2004年-2020年)》和《北京城市總體規劃(1991年-2010年)》僅報國務院審批。

  縱向對比後,再看橫向。2016年10月20日,中共上海市第十屆委員會第十三次全體會議審議《上海市城市總體規劃(2016—2040)(送審稿)》,同意將規劃按程式提交市人大常委會審議後,上報國務院審批。

  幾字之差,相信大家都懂。

俠客島:中央政務區?雄安歸北京?看看權威説法吧

  12字

  除了《總體規劃》,這次會議上,北京市市委書記郭金龍的講話含金量也不低。其中,“一核一主一副、兩軸多點一區”的城市空間結構,被外界廣泛解讀。

  對比一個多月前看到的草案,俠客島發現,這次郭金龍給出的12字,多了“一核”“一區”。

  “一主、一副、兩軸、多點”很好理解。“一主”是指“中心城區”;“一副”是指“北京城市副中心”;“兩軸”是指“中軸線及其延長線、長安街及其延長線”;“多點”是指“位於平原地區的新城”,包括順義、大興、亦莊、昌平和房山新城等。

  “一核”、“一區”則很有意思。

  北京市的解釋也已出爐。“一核”是指“首都功能核心區”,包括東城區和西城區。“一區”則是“生態涵養區”,包括門頭溝區、平谷區、懷柔區、密雲區、延慶區,以及昌平區和房山區的山區,是京津冀協同發展格局中西北部生態涵養區的重要組成部分。

  此前,不少文章將“一區”理解為雄安新區,這很符合觀者想像,不然,單獨加上這個幹嘛?由於此説影響太大,今天下午還引來了北京市規土委專門辟謠。

  其實,無需這麼麻煩,雄安新區地理位置、行政區劃都還在河北呢,朋友們……

俠客島:中央政務區?雄安歸北京?看看權威説法吧

  關係

  當然,這絕不意味著,在北京的規劃設計中,雄安的“戲份”不重。畢竟,在北京市市長蔡奇口中,這可是“北京兩翼”之一。另一翼當然是北京城市副中心,這個也很值得一説。

  郭金龍在談到京津冀深度融入協同發展時,非常明確地表態,要把支援雄安新區建設當成自己的事,形成與北京中心城區、城市副中心功能分工、錯位發展的新格局。

  事實上,作為兩翼之一的雄安,在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上有重要的作用。《總體規劃》確定,北京市常住人口規模到2020年控制在2300萬人以內,2020年以後長期穩定控制在2300萬人左右。這意味著,北京市常住人口的增長幅度將非常有限,那些被北京持續吸引而來的人才,甚至北京本地人才,最好是被哪吸引去了,對吧?

  再説北京城市副中心。從2012年到現在,副中心的名字變化多次,最終確定為城市副中心。名字的變化代表了其職能從單一到綜合的變化。

  一個月前,北京市長蔡奇到通州來了個“蹲點調研”,很有意思。在這次調研中,他明確談了三對關係。一是副中心和中心城區的關係,二是副中心和通州區的關係,三是副中心和北三縣的關係。

  有趣就有趣在後兩對關繫上。何謂副中心和通州區的關係?這幾天網上頗多猜測,一種主流猜測認為,這意味著雖然在通州,但城市副中心不歸通州管。蔡奇的回答是,“通州全區作為副中心的週邊控制區,與副中心一體建設發展”。

  那麼,北三縣又是什麼?它指的是廊坊的三個縣市,三河市、大廠回族自治縣和香河縣,身處北京和天津包圍之中,長期以來,都被關心北京發展的人士視作一片熱土。這次,蔡奇作為北京市長,主動談到城市副中心與河北三個縣的關係,“副中心也要和北三縣協同發展,統一規劃、統一政策、統一管控。” 在現有的行政區劃分隔狀況下,如何做到跨區劃的“三統一”?會不會有更進一步的措施打破區劃分隔?這個“三統一”的想像空間已經非常大。

  説來説去,這些消息大都來自已經見報的文章。何必傳謠。

  北京規劃國土委:雄安新區納入北京城市規劃是誤讀

  近日,有媒體報道稱《北京城市總體規劃(2016年-2030年)(送審稿)》(以下簡稱《總體規劃》)提出的“一核一主一副,兩軸多點一區”城市空間結構中的“一區”是指雄安新區。北京市規劃國土委表示,這是對北京新總規城市空間結構的錯誤解讀,“一區”是指北京的生態涵養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