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軍企原董事長被繼任揭發 受賄為兒孫在京買房

2017-3-21 07:15:15

來源:環球網 作者:洪雪 吳潔 選稿:夏陽

原標題:安徽軍工集團原董事長受賄為兒孫在京買房 被繼任揭發

  為孫子、為兒子在北京買房,母親過年、兒子在北京開公司、招待朋友都是要錢的理由。安徽軍工集團原董事長張友仁多次利用職務便利貪污、受賄,甚至退休後還不收手。令他始料未及的是,由於接班人黃小虎“落馬”供出了他,導致他在退休後3年被查案發。

  深讀記者今日獲悉,安徽省阜陽市中院一審以受賄罪、貪污罪和利用影響力受賄罪三罪並罰,判處張友仁有期徒刑12年6個月,並處罰金190萬元。

  記者了解到,張友仁到案後,檢舉他人職務犯罪線索9件11人,涉案總金額高達數百萬,法院認定其具有立功情節。張友仁因此得以輕判。

2014年6月30日下午,張友仁在阜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受審。 圖片來源於新華網

  案發

  接班人落馬

  檢舉前任貪污受賄

  深讀記者了解到,2014年7月15日,中紀委監察部網站發佈消息稱,安徽軍工集團原董事長張友仁被開除黨籍,收繳違紀所得,並按規定辦理停發基本養老金手續,其涉嫌犯罪問題已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現年68歲的張友仁,1994年起任安徽省東風機械總廠廠長,2000年底至2010年,先後任安徽軍工集團控股有限公司副董事長、總經理、董事長。

  2010年3月,張友仁退休,黃小虎繼任,成為安徽軍工集團董事長。

  2013年1月,黃小虎因嚴重違紀違法被立案調查,後被法院以貪污罪、受賄罪等罪名判處有期徒刑19年。被查處期間,黃小虎檢舉了張友仁貪污、受賄的犯罪線索,並因此構成重大立功,得以減輕處罰。

  本該頤養天年的張友仁因接班人黃小虎的檢舉,最終落馬。

  2013年9月,退休三年多的張友仁被阜陽市檢察院立案偵查。

黃小虎受審資料圖

中紀委通報前後兩任安徽軍工集團董事長被查

  案情

  安徽軍工集團原董事長

  被控三宗罪 收受700余萬

  記者從判決書中獲悉,張友仁一案經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指定管轄,由阜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

  檢方指控,1994年至2013年,張友仁利用擔任東風機械廠廠長、安徽軍工集團副董事長、總經理、董事長及安徽軍工集團所屬企業董事長的職務便利,接受他人請托,在項目合作、工程招標、土地轉讓、設備採購等方面為請託人謀取利益,收受請託人給予的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約572萬餘元,向他人索取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43.4萬元;單獨或夥同他人,以虛開、虛報發票等手段,侵吞國有財産共計人民幣195萬餘元。

  張友仁離職後,又利用原職權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請託人謀取不正當利益,收受請託人給予的現金人民幣20萬元。

  檢方指控張友仁涉案金額總計830萬餘元。法院審理後,最終認定張友仁的涉案金額為715.6萬餘元。

  罪名一:受賄

  借單位與人合作

  受賄在北京為孫子買房

  法院查明,從1995年至2010年2月,張友仁在擔任東風機械廠廠長,安徽軍工集團副董事長、總經理、董事長及安徽軍工集團所屬企業的董事長期間,利用職務便利,接受他人請托,在項目合作、工程招標、土地轉讓、設備採購等方面為請託人謀取利益,收受請託人給予的財物折合人民幣615萬餘元,其中索賄50.4萬元。

  張某是北京祥泰創業航空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他先後5次給了張友仁175萬餘元。

  張某在證言中説,2005年,他以公司名義同安徽軍工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合作,成立科技發展公司北京分公司。分公司成立後,他曾以該分公司的名義做成過兩筆業務。

  為表示感謝,2005年初,張某為張友仁報銷了5萬元的個人消費。

  2006年,張某又給張友仁在北京買了一套房子,總價款大約170多萬元,房子是以張友仁孫子的名義購買的。

  兒在京買房 老闆付首付

  吃空餉領46萬獎金還房貸

  某公司進口部副總經理郭某某委託張友仁為其公司代理進口項目提供幫助,為此,在2000年至2004年間,張友仁先後收受並向郭某某索要現金合計119萬餘元。除了給現金、美元,郭某某還出錢幫張友仁的兒子買房,“幫助”張友仁的兒子還房貸,而且一還就是4年。

  郭某某公司員工段某在證言中稱,郭某某安排張友仁的兒子鮑某以領獎金的名義從公司財務領取房貸款,持續領了4年多,直到2007年5月,郭某某才不再給鮑某發“獎金”了。

  郭某某告訴段某,給鮑某發“獎金”是為了給鮑某每月還房貸。2003年5月至2007年4月,每月發給鮑某9600元,48個月共計46萬餘元。

  張友仁的兒子鮑某在證言中稱,郭某某為他在朝陽區國際村小區買了一套房子,房本寫的“鮑某”的名字。郭某某支付了3萬元定金,又支付33.4萬元的首付,之後辦了房貸手續,每月應繳房貸9600元。從2003年5月至2007年4月,他每月都從郭某某的公司以領取9600元“獎金”還按揭。

  春節、清明節都收錢

  母親過年、兒子開公司都要錢

  深讀記者梳理張友仁的判決書發現,張友仁在許多地點都收過錢,不僅在辦公室、飯店包間、賓館房間、KIV、咖啡店、家裏,甚至在國外考察期間,也不忘收錢。2000年5月,張友仁去美國考察期間,在賓館裏收了郭某某給予的2000美元。2004年夏在烏克蘭考察期間,郭某某在賓館裏給了張友仁2000美元。

  張友仁除了收錢,還收各種貴重禮物,其中還有一塊帝陀牌手錶。送錢的人為了巴結他,除在春節送錢外,甚至連清明節也不放過,而且每年清明節都給他送錢。

  某公司董事長陳某在證言中稱,該公司在資質認證等多方面得到張友仁的支援和幫助。2006年至2013年,張友仁先後收受、索取現金合計16.4萬元;2006年至2009年的每年春節,陳某在張友仁辦公室每次送給他2萬元,共計8萬元;2008年至2012年每年清明節,陳某每次送給張友仁1萬元,共計5萬元;2013年清明節前,張友仁以朋友借錢為由,向陳某要了1.4萬元。

  張友仁除了收錢,還開口要錢,要錢理由多種多樣。在眾多給錢的人中,靳某不是給錢最多的,卻是給張友仁送錢次數最多的一個。

  靳某在證言中稱,為了長期往東風機械廠送煤以及承建該廠的其他工程,他21年裏分13次送給張友仁105萬元,最多的一次給了45萬元,最少的給了1萬元。張友仁要錢理由繁多,甚至退休後還要過錢。

  2007年,張友仁以重慶朋友要到上海向靳某要了2萬元;

  2011年春節,張友仁以給母親過年為由,向靳某要了2萬元;後以過年去北京請朋友吃飯為名,又向靳某要了6萬元;

  2012年春節,已經退休兩年的張友仁以給母親過年為名,向靳某要了2萬元,還以到北京過春節需要花銷為由,向靳某要了4萬元;

  2012年5月,張友仁以還借款為由,向靳某要了5萬元;

  2013年5月,張友仁以去重慶看朋友為由,向靳某要了3萬元。

  ......

  2005年年底,張友仁以兒子在北京開公司缺錢為由,向胡某索要了10萬元。

  借單位與高校合作

  收兩大學教授好處

  據深讀記者了解,安徽軍工集團和科研院校有合作。在合作過程中,張友仁也收受來自高校教授的賄賂。

  法院查明,1995年至1998年間,張友仁利用擔任東風機械廠廠長的職務便利,接受北京理工大學教授馬某的請托,在項目合作、經費撥付等方面給馬某帶領的課題組予以支援和幫助。1996年至1998年間,張友仁先後收受馬某給予的現金共計22萬元。

  在2003年至2004年,張友仁還曾接受南京理工大學教授王某的請托,在一些項目合作及研發經費撥付方面給予王某支援和幫助。2004年至2006年,張友仁先後收受王某給予的現金合計人民幣8萬元。

  法院查明,張友仁收受請託人給予的財物共計572萬餘元,索取他人財物共計43.4萬元,一共受賄615.4萬元,張友仁接受和索賄的單位共計17家。

  罪名二:貪污

  虛開虛報發票

  侵吞國有財産

  深讀記者了解到,除受賄外,張友仁還貪污。法院查明,2000年1月至2010年3月,張友仁利用職務便利,單獨或者夥同他人,採取虛開、虛報發票等手段,侵吞國有財産共計人民幣90萬餘元,此前檢方指控的金額為195萬餘元。

  2009年春節後,安徽軍工集團辦公室主任陳某(已判)同張友仁商定,採取虛開虛報發票的方式,從公司財務套取公款。張友仁利用其具有科技發展公司財務審批權的職務便利,安排陳某以購買器材和評審會議費等為由填寫三張發票,由自己簽批報銷。至2010年3月,陳某分多次從財務將虛報的55.5萬元現金並全部提取出來,張友仁分得35萬元,陳某分得20.5萬元。

  借父親看病需用錢

  打通關係公款報銷

  2009年12月至2010年2月底,張友仁因父親看病需要錢,讓集團辦公室主任陳某出面借款,他簽批後直接從集團借款24.5萬元。

  2010年3月,張友仁正式退休前,為報銷該筆借款,將25萬餘元的虛假開支,連同真實公務開支的2.7萬元票據一起交給陳某代為報銷。

  陳某有些為難,對張友仁説自己只能報銷2萬餘元的真發票,剩餘的25萬多元做不了主。於是,張友仁給負責財務審批的總經理王某打了招呼,陳某得以順利報銷。張友仁因此非法侵吞公款25萬餘元。

  虛構買設備交易

  套公款變現私吞

  為了斂財,張友仁還虛構交易套現據為己有。

  2000年1月,張友仁打電話給郭某某,説他準備安排東風機械廠以預付款的名義給郭某某名下的和平公司匯款10萬元,讓郭某某把這筆錢提出來交給他。

  為了達成目的,張友仁以東風機械廠要付給和平公司10萬元預付款購買美國設備為由,安排人填寫了借款單,並通過財務部將錢電匯給和平公司。經過張友仁的運作,該借款單順利簽批,錢也很快匯給了和平公司。隨後,郭某某將10萬元提現並交給張友仁。

  罪名三:利用影響力受賄

  退休後仍不收手

  利用影響力繼續受賄

  2010年3月張友仁退休。雖然人退下來了,但他的影響力依然存在。

  法院查明,2010年下半年,張友仁利用擔任安徽軍工集團董事長、總經理時是吳某的領導形成的便利條件,接受靳某請托,欲通過時任東風機電公司副總經理的吳某,幫助靳某承攬東風機電公司職工住房工程。此時,吳某已經準備讓王某承攬該工程。為避免得罪張友仁,王某在吳某的建議下送給張友仁20萬元,張友仁在合肥市蕪湖路的一個茶樓收了錢,同意由王某繼續承攬工程並以靳某缺少建築經驗為由讓靳某退出。

  庭審

  張友仁認罪

  辯護人對受賄數額有異議

  檢方出具的證據顯示,張友仁在接受中共安徽省紀律檢查委員會調查期間,主動交代辦案機關尚未掌握的違紀違法問題,並檢舉了朱某某等人職務犯罪的線索,共9件11人,涉案總金額高達數百萬。在案件辦理期間,張友仁親友代為退繳贓款829.3萬元。

  庭審中,張友仁認罪。最後陳述時張友仁稱“自己在改革大潮中沒有把持好自己”。他説在接受審查階段,自己主動交代罪行並積極退繳贓款,他已經超過65歲了,身患多種疾病,他有自首、退贓及立功表現,懇請法庭從輕判決。

  張友仁的辯護人對指控的數額提出了異議,辯護人提出,張友仁在退休後收受靳某的22萬、李某的8萬、陳某的4.4萬、薛某和趙某的20.5萬元,請託人並未謀取到利益,不應認定為受賄;指控稱張友仁貪污89.4萬以及在退休後領取車改補貼15萬,不應認定為貪污;張友仁退休以後收受的財物,沒有利用自己的影響力,不應認定為犯罪。張友仁具有自首、重大立功情節,且自願認罪,積極退贓,建議對其從輕、減輕處罰。

  對此,法院認為,張友仁收受靳某的22萬、李某的8萬、陳某的4.4萬,屬於退休前後連續收受請託人的財物,依法應認定為受賄。張友仁收受薛某、趙某的20.5萬元,薛某、趙某有具體的請托事項,張友仁也答應幫助,至於是否謀取到利益,不影響受賄的成立。

  張友仁在退休以後收受王某給予的20萬元,係張友仁利用在任時所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時任東風機電公司副總經理吳某,最終使王某承攬東風機電公司職工住房工程,張友仁的行為符合利用影響力受賄罪的特徵。以上辯護意見均不能成立,法院不予採納。

  一審判決

  檢舉揭發9件11人屬立功

  三罪並罰輕判12年半

  法院審理認為,張友仁利用其作為國家工作人員的職務便利,多次接受他人請托為其謀利;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以虛開、虛報發票的手段,侵吞國有財産;離職後利用原職權所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請託人謀取不正當利益,收受賄賂,其行為已構成受賄罪、貪污罪、利用影響力受賄罪,依法應數罪並罰。

  公訴機關指控張友仁犯受賄罪、貪污罪、利用影響力受賄罪,罪名成立,但指控的受賄數額有誤,應予糾正。對起訴指控張友仁貪污89.4萬以及車改15萬,因證據不足,法院不予認定。

  張友仁在案件偵查期間如實供述了辦案機關還未掌握的利用影響力受賄的罪行,對該罪應依法認定自首;張友仁到案後如實供述,具有坦白情節;積極退繳全部贓款,並檢舉他人職務犯罪線索9件11人,涉案總金額高達數百萬,應認定具有立功情節。綜合上述情節,依法可對張友仁從輕、減輕處罰。

  最終,安徽省阜陽市中院作出一審判決,以受賄罪,判處張友仁有期徒刑10年6個月,並處罰金150萬元;以貪污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6個月,並處罰金30萬元;以利用影響力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1年,並處罰金10萬元,數罪並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12年6個月,並處罰金190萬元。

上一篇稿件

軍企原董事長被繼任揭發 受賄為兒孫在京買房

2017年3月21日 07:15 來源:環球網

原標題:安徽軍工集團原董事長受賄為兒孫在京買房 被繼任揭發

  為孫子、為兒子在北京買房,母親過年、兒子在北京開公司、招待朋友都是要錢的理由。安徽軍工集團原董事長張友仁多次利用職務便利貪污、受賄,甚至退休後還不收手。令他始料未及的是,由於接班人黃小虎“落馬”供出了他,導致他在退休後3年被查案發。

  深讀記者今日獲悉,安徽省阜陽市中院一審以受賄罪、貪污罪和利用影響力受賄罪三罪並罰,判處張友仁有期徒刑12年6個月,並處罰金190萬元。

  記者了解到,張友仁到案後,檢舉他人職務犯罪線索9件11人,涉案總金額高達數百萬,法院認定其具有立功情節。張友仁因此得以輕判。

2014年6月30日下午,張友仁在阜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受審。 圖片來源於新華網

  案發

  接班人落馬

  檢舉前任貪污受賄

  深讀記者了解到,2014年7月15日,中紀委監察部網站發佈消息稱,安徽軍工集團原董事長張友仁被開除黨籍,收繳違紀所得,並按規定辦理停發基本養老金手續,其涉嫌犯罪問題已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現年68歲的張友仁,1994年起任安徽省東風機械總廠廠長,2000年底至2010年,先後任安徽軍工集團控股有限公司副董事長、總經理、董事長。

  2010年3月,張友仁退休,黃小虎繼任,成為安徽軍工集團董事長。

  2013年1月,黃小虎因嚴重違紀違法被立案調查,後被法院以貪污罪、受賄罪等罪名判處有期徒刑19年。被查處期間,黃小虎檢舉了張友仁貪污、受賄的犯罪線索,並因此構成重大立功,得以減輕處罰。

  本該頤養天年的張友仁因接班人黃小虎的檢舉,最終落馬。

  2013年9月,退休三年多的張友仁被阜陽市檢察院立案偵查。

黃小虎受審資料圖

中紀委通報前後兩任安徽軍工集團董事長被查

  案情

  安徽軍工集團原董事長

  被控三宗罪 收受700余萬

  記者從判決書中獲悉,張友仁一案經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指定管轄,由阜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

  檢方指控,1994年至2013年,張友仁利用擔任東風機械廠廠長、安徽軍工集團副董事長、總經理、董事長及安徽軍工集團所屬企業董事長的職務便利,接受他人請托,在項目合作、工程招標、土地轉讓、設備採購等方面為請託人謀取利益,收受請託人給予的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約572萬餘元,向他人索取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43.4萬元;單獨或夥同他人,以虛開、虛報發票等手段,侵吞國有財産共計人民幣195萬餘元。

  張友仁離職後,又利用原職權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請託人謀取不正當利益,收受請託人給予的現金人民幣20萬元。

  檢方指控張友仁涉案金額總計830萬餘元。法院審理後,最終認定張友仁的涉案金額為715.6萬餘元。

  罪名一:受賄

  借單位與人合作

  受賄在北京為孫子買房

  法院查明,從1995年至2010年2月,張友仁在擔任東風機械廠廠長,安徽軍工集團副董事長、總經理、董事長及安徽軍工集團所屬企業的董事長期間,利用職務便利,接受他人請托,在項目合作、工程招標、土地轉讓、設備採購等方面為請託人謀取利益,收受請託人給予的財物折合人民幣615萬餘元,其中索賄50.4萬元。

  張某是北京祥泰創業航空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他先後5次給了張友仁175萬餘元。

  張某在證言中説,2005年,他以公司名義同安徽軍工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合作,成立科技發展公司北京分公司。分公司成立後,他曾以該分公司的名義做成過兩筆業務。

  為表示感謝,2005年初,張某為張友仁報銷了5萬元的個人消費。

  2006年,張某又給張友仁在北京買了一套房子,總價款大約170多萬元,房子是以張友仁孫子的名義購買的。

  兒在京買房 老闆付首付

  吃空餉領46萬獎金還房貸

  某公司進口部副總經理郭某某委託張友仁為其公司代理進口項目提供幫助,為此,在2000年至2004年間,張友仁先後收受並向郭某某索要現金合計119萬餘元。除了給現金、美元,郭某某還出錢幫張友仁的兒子買房,“幫助”張友仁的兒子還房貸,而且一還就是4年。

  郭某某公司員工段某在證言中稱,郭某某安排張友仁的兒子鮑某以領獎金的名義從公司財務領取房貸款,持續領了4年多,直到2007年5月,郭某某才不再給鮑某發“獎金”了。

  郭某某告訴段某,給鮑某發“獎金”是為了給鮑某每月還房貸。2003年5月至2007年4月,每月發給鮑某9600元,48個月共計46萬餘元。

  張友仁的兒子鮑某在證言中稱,郭某某為他在朝陽區國際村小區買了一套房子,房本寫的“鮑某”的名字。郭某某支付了3萬元定金,又支付33.4萬元的首付,之後辦了房貸手續,每月應繳房貸9600元。從2003年5月至2007年4月,他每月都從郭某某的公司以領取9600元“獎金”還按揭。

  春節、清明節都收錢

  母親過年、兒子開公司都要錢

  深讀記者梳理張友仁的判決書發現,張友仁在許多地點都收過錢,不僅在辦公室、飯店包間、賓館房間、KIV、咖啡店、家裏,甚至在國外考察期間,也不忘收錢。2000年5月,張友仁去美國考察期間,在賓館裏收了郭某某給予的2000美元。2004年夏在烏克蘭考察期間,郭某某在賓館裏給了張友仁2000美元。

  張友仁除了收錢,還收各種貴重禮物,其中還有一塊帝陀牌手錶。送錢的人為了巴結他,除在春節送錢外,甚至連清明節也不放過,而且每年清明節都給他送錢。

  某公司董事長陳某在證言中稱,該公司在資質認證等多方面得到張友仁的支援和幫助。2006年至2013年,張友仁先後收受、索取現金合計16.4萬元;2006年至2009年的每年春節,陳某在張友仁辦公室每次送給他2萬元,共計8萬元;2008年至2012年每年清明節,陳某每次送給張友仁1萬元,共計5萬元;2013年清明節前,張友仁以朋友借錢為由,向陳某要了1.4萬元。

  張友仁除了收錢,還開口要錢,要錢理由多種多樣。在眾多給錢的人中,靳某不是給錢最多的,卻是給張友仁送錢次數最多的一個。

  靳某在證言中稱,為了長期往東風機械廠送煤以及承建該廠的其他工程,他21年裏分13次送給張友仁105萬元,最多的一次給了45萬元,最少的給了1萬元。張友仁要錢理由繁多,甚至退休後還要過錢。

  2007年,張友仁以重慶朋友要到上海向靳某要了2萬元;

  2011年春節,張友仁以給母親過年為由,向靳某要了2萬元;後以過年去北京請朋友吃飯為名,又向靳某要了6萬元;

  2012年春節,已經退休兩年的張友仁以給母親過年為名,向靳某要了2萬元,還以到北京過春節需要花銷為由,向靳某要了4萬元;

  2012年5月,張友仁以還借款為由,向靳某要了5萬元;

  2013年5月,張友仁以去重慶看朋友為由,向靳某要了3萬元。

  ......

  2005年年底,張友仁以兒子在北京開公司缺錢為由,向胡某索要了10萬元。

  借單位與高校合作

  收兩大學教授好處

  據深讀記者了解,安徽軍工集團和科研院校有合作。在合作過程中,張友仁也收受來自高校教授的賄賂。

  法院查明,1995年至1998年間,張友仁利用擔任東風機械廠廠長的職務便利,接受北京理工大學教授馬某的請托,在項目合作、經費撥付等方面給馬某帶領的課題組予以支援和幫助。1996年至1998年間,張友仁先後收受馬某給予的現金共計22萬元。

  在2003年至2004年,張友仁還曾接受南京理工大學教授王某的請托,在一些項目合作及研發經費撥付方面給予王某支援和幫助。2004年至2006年,張友仁先後收受王某給予的現金合計人民幣8萬元。

  法院查明,張友仁收受請託人給予的財物共計572萬餘元,索取他人財物共計43.4萬元,一共受賄615.4萬元,張友仁接受和索賄的單位共計17家。

  罪名二:貪污

  虛開虛報發票

  侵吞國有財産

  深讀記者了解到,除受賄外,張友仁還貪污。法院查明,2000年1月至2010年3月,張友仁利用職務便利,單獨或者夥同他人,採取虛開、虛報發票等手段,侵吞國有財産共計人民幣90萬餘元,此前檢方指控的金額為195萬餘元。

  2009年春節後,安徽軍工集團辦公室主任陳某(已判)同張友仁商定,採取虛開虛報發票的方式,從公司財務套取公款。張友仁利用其具有科技發展公司財務審批權的職務便利,安排陳某以購買器材和評審會議費等為由填寫三張發票,由自己簽批報銷。至2010年3月,陳某分多次從財務將虛報的55.5萬元現金並全部提取出來,張友仁分得35萬元,陳某分得20.5萬元。

  借父親看病需用錢

  打通關係公款報銷

  2009年12月至2010年2月底,張友仁因父親看病需要錢,讓集團辦公室主任陳某出面借款,他簽批後直接從集團借款24.5萬元。

  2010年3月,張友仁正式退休前,為報銷該筆借款,將25萬餘元的虛假開支,連同真實公務開支的2.7萬元票據一起交給陳某代為報銷。

  陳某有些為難,對張友仁説自己只能報銷2萬餘元的真發票,剩餘的25萬多元做不了主。於是,張友仁給負責財務審批的總經理王某打了招呼,陳某得以順利報銷。張友仁因此非法侵吞公款25萬餘元。

  虛構買設備交易

  套公款變現私吞

  為了斂財,張友仁還虛構交易套現據為己有。

  2000年1月,張友仁打電話給郭某某,説他準備安排東風機械廠以預付款的名義給郭某某名下的和平公司匯款10萬元,讓郭某某把這筆錢提出來交給他。

  為了達成目的,張友仁以東風機械廠要付給和平公司10萬元預付款購買美國設備為由,安排人填寫了借款單,並通過財務部將錢電匯給和平公司。經過張友仁的運作,該借款單順利簽批,錢也很快匯給了和平公司。隨後,郭某某將10萬元提現並交給張友仁。

  罪名三:利用影響力受賄

  退休後仍不收手

  利用影響力繼續受賄

  2010年3月張友仁退休。雖然人退下來了,但他的影響力依然存在。

  法院查明,2010年下半年,張友仁利用擔任安徽軍工集團董事長、總經理時是吳某的領導形成的便利條件,接受靳某請托,欲通過時任東風機電公司副總經理的吳某,幫助靳某承攬東風機電公司職工住房工程。此時,吳某已經準備讓王某承攬該工程。為避免得罪張友仁,王某在吳某的建議下送給張友仁20萬元,張友仁在合肥市蕪湖路的一個茶樓收了錢,同意由王某繼續承攬工程並以靳某缺少建築經驗為由讓靳某退出。

  庭審

  張友仁認罪

  辯護人對受賄數額有異議

  檢方出具的證據顯示,張友仁在接受中共安徽省紀律檢查委員會調查期間,主動交代辦案機關尚未掌握的違紀違法問題,並檢舉了朱某某等人職務犯罪的線索,共9件11人,涉案總金額高達數百萬。在案件辦理期間,張友仁親友代為退繳贓款829.3萬元。

  庭審中,張友仁認罪。最後陳述時張友仁稱“自己在改革大潮中沒有把持好自己”。他説在接受審查階段,自己主動交代罪行並積極退繳贓款,他已經超過65歲了,身患多種疾病,他有自首、退贓及立功表現,懇請法庭從輕判決。

  張友仁的辯護人對指控的數額提出了異議,辯護人提出,張友仁在退休後收受靳某的22萬、李某的8萬、陳某的4.4萬、薛某和趙某的20.5萬元,請託人並未謀取到利益,不應認定為受賄;指控稱張友仁貪污89.4萬以及在退休後領取車改補貼15萬,不應認定為貪污;張友仁退休以後收受的財物,沒有利用自己的影響力,不應認定為犯罪。張友仁具有自首、重大立功情節,且自願認罪,積極退贓,建議對其從輕、減輕處罰。

  對此,法院認為,張友仁收受靳某的22萬、李某的8萬、陳某的4.4萬,屬於退休前後連續收受請託人的財物,依法應認定為受賄。張友仁收受薛某、趙某的20.5萬元,薛某、趙某有具體的請托事項,張友仁也答應幫助,至於是否謀取到利益,不影響受賄的成立。

  張友仁在退休以後收受王某給予的20萬元,係張友仁利用在任時所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時任東風機電公司副總經理吳某,最終使王某承攬東風機電公司職工住房工程,張友仁的行為符合利用影響力受賄罪的特徵。以上辯護意見均不能成立,法院不予採納。

  一審判決

  檢舉揭發9件11人屬立功

  三罪並罰輕判12年半

  法院審理認為,張友仁利用其作為國家工作人員的職務便利,多次接受他人請托為其謀利;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以虛開、虛報發票的手段,侵吞國有財産;離職後利用原職權所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請託人謀取不正當利益,收受賄賂,其行為已構成受賄罪、貪污罪、利用影響力受賄罪,依法應數罪並罰。

  公訴機關指控張友仁犯受賄罪、貪污罪、利用影響力受賄罪,罪名成立,但指控的受賄數額有誤,應予糾正。對起訴指控張友仁貪污89.4萬以及車改15萬,因證據不足,法院不予認定。

  張友仁在案件偵查期間如實供述了辦案機關還未掌握的利用影響力受賄的罪行,對該罪應依法認定自首;張友仁到案後如實供述,具有坦白情節;積極退繳全部贓款,並檢舉他人職務犯罪線索9件11人,涉案總金額高達數百萬,應認定具有立功情節。綜合上述情節,依法可對張友仁從輕、減輕處罰。

  最終,安徽省阜陽市中院作出一審判決,以受賄罪,判處張友仁有期徒刑10年6個月,並處罰金150萬元;以貪污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6個月,並處罰金30萬元;以利用影響力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1年,並處罰金10萬元,數罪並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12年6個月,並處罰金19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