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高層警告那些玩足球的資本大佬

2017-3-21 06:32:03

來源:海外網俠客島 作者:公子無忌 選稿:吳春偉

原標題: 高層警告那些玩足球的資本大佬

360截圖20170321064305001.jpg

  中國高層發展論壇,這個由國研中心主辦的高規格論壇,總是不乏猛料。

  最新的一則,是論壇上央行副行長潘功勝對中國企業海外投資的表態。他先是肯定了這“總體是一件好事”,但“也發現一些非理性和異常投資行為”。比如,“國內的鋼鐵廠去海外買飲食公司”、“在中國開餐館的去海外收購網遊公司”,以及中國企業在海外收購足球俱樂部等。

  在潘行長看來,之所以説這些投資行為“非理性和異常”,是因為他們發現這些要麼是“高杠桿”,要麼是“在直接投資的包裝下轉移資産”。

  這事兒有意思。

  增速

  説起來,中國企業這些年在海外買買買,幾乎已經見怪不怪。普通民眾印象中隨便能想起來的,就有萬達去美國買了院線又買製作公司,去馬德里買了個大廈又轉手;安邦在紐約買了華爾道夫;美的去德國並購了知名機器人製造公司,蘇寧跑到義大利收購了老牌足球俱樂部國際米蘭……

  潘功勝列舉了數字:2016年,中國對外直接投資(ODI)快速增長,同比增長了40%,而此前幾年增幅一般在10%到20%之間。

  在島叔、資深市場人士賴熊看來,對外投資增速如此之快,邏輯很簡單,就是企業出海做並購。如果查看2016年的ODI數據可以發現,去年的高增速基本是在上半年完成的,以至於到了今年,ODI的增速基本都在同比下降;去年下半年,在外匯管制等一系列措施下,ODI快速下降,同期海外資金對華投資(FDI)則出現回升態勢。在他看來,這已經可以明顯看出監管層的動作和思路。

  按説,中國企業出海、“走出去”,一直是國家戰略之一,也是國家非常鼓勵的行為,因為這有利於中企在全球範圍內配置資源。那麼,為什麼央行副行長會“突然”點名批評這其中的一些投資行為?

  判定

  答案很簡單,就是一些企業打著“對外投資”之名,進行轉移資産甚至是洗錢等行為。

  究竟該如何判定“對外投資”與“資本外逃”之間的界線?操作中當然並無明文規定。但要判定其目的如何,也不是無跡可尋。

  做海外並購,原因之一是確實有並購需求,並購行為可以提升在産業鏈上下游的競爭力。比如美的買庫卡的機器人,海爾買GE,萬達買院線,海航買酒店,都算是這一類在産業鏈上的佈局。當企業發展到一定程度之後,産業鏈的拓展、技術的提升等需求,會要求企業必然走向海外收購,這也是重復之前日本等經濟體走過的道路。但如果投資行為跟企業本身的主業沒有任何關係,對企業的業務和形象都看不到直接的良性影響,那這種行為邏輯可能就需要研究。尤其是在2015年匯率改革、人民幣改革之後,不乏企業借著投資之名外流資産。

  畢竟,商業最講究的就是逐利。

  足球

  我們可以拿足球來舉個例子,這也是潘行長專門點名説到的領域。

  2014年10月,《國務院關於加快發展體育産業促進體育消費的若干意見》出臺。彼時,中國企業在海外投資足球的寥寥無幾。之後的2015年,有5例中資入股海外足球俱樂部的案例,包括萬達入股西班牙的馬德里競技,華人文化聯手中信資本入股英超俱樂部曼城的母公司(領導人去英格蘭看過的球隊);2016年更是風起雲湧,包括蘇寧2.7億控股國際米蘭70%股份、復星集團買下英格蘭第二級別聯賽的狼隊、7天酒店創始人買下法國尼斯隊等。到2016年8月,中國企業至少已經投資了14家海外足球俱樂部,其中12家是控股。

  而在國內,這種風潮同樣沒有停止。你也許會問,國內的足球俱樂部怎麼也會有資本外流的問題嗎?是的,比如收購大牌的國外球員(掏天價轉會費)、給這些球員支付高額薪水,其實也算是這一范疇之內。比如,上海申花買阿根廷球員特維斯,轉會費1100萬歐元,年薪接近3800萬歐元;上港買巴西球員奧斯卡,花了6000萬英鎊,又花4700萬鎊買下了胡爾克;蘇寧買特謝拉、J-馬丁內斯、拉米雷斯三個球員,加起來就接近1億英鎊。

  一位資深足球從業者告訴島叔,一些國內的俱樂部為了避開國內的外匯管制,在給這些球員支付薪水時,經常會先把錢打到球員所在國從商的中國企業戶頭,再由這些企業轉移支付給球員。而像河北這樣的省份,以前一年往外流的外匯沒多少,但是在成立中超足球俱樂部、並且大手筆收購國外球員之後,單個俱樂部就能用掉河北省接近八成的外匯額度。

  其實,做為一個普通的球迷,經常也很難理解的一件事是,投入這麼大,能掙回來錢嘛?比如現在的中超16支球隊,前些年大概一年開支5000萬就可以運營,而現在水漲船高,一年不投2個億,幾乎都很難留在這個級別的聯賽。但從球場上能掙到的錢是很有限的,通常分為轉播費用、比賽日收入(門票、商品銷售、紀念品)、贊助商等三大塊。轉播費,去年每家中超球隊分紅不到6000萬,其他的加起來通常也很難滿足開支需求。

  既然從球場上掙不回來錢,那為什麼還要做這件事呢?

  動機

  答案也分兩種。

  第一種,是去海外買買買,本來就是為了轉移資産。通常來説,要通過足球賺錢,時間週期是很長的,投入會有漫長的回收期。投資海外球隊,如果説是大牌球隊還好,可以增加知名度、品牌形象度,算是無形收入;或者投入那些青訓體系完備的俱樂部,可以通過培養年輕球員出售來賺利潤。

  但如果説收購的球隊既沒有名氣、又是低級別,盈利和青訓都很堪憂,短時間內根本看不到擴大企業影響力、盈利等可能,那這背後有沒有洗錢(通過收購之後再倒賣等方式)、或者是炒作概念等心懷鬼胎的動機,就很難説了。

  説白了,中國的投資人都不傻,現在這麼流行掙快錢、掙熱錢的方式,為什麼還要吃力不討好地進行投資回報這麼漫長的行為?甚至有的中國企業,國內員工的工資都發不出來了,還要跑到海外去投資,甚至被被收購方告上法庭,這背後的邏輯就很難解釋了。

  第二種答案則更具備中國“本土特色”——投這個行業,本身就是為了足球場外的收益,甚至説白了,是在“買政策”。放眼看去,中超的這些俱樂部背後,注資方有相當大的一部分都是地産商。事實上,多年前中國足球爆出黑幕的時候就已經有論者指出,企業投足球,很多時候算的是“政治賬”,背後捆綁的是拿地、圈地、圈錢時候的政策支援。

  也有人會説,無論是投資足球,還是企業在海外買買買,終究都是企業的自主行為,是市場行為,不能用道德標準來衡量。那麼,為什麼央行副行長還要點名説這件事呢?

  未來

  一句話,放風。

  毋庸諱言,一段時間以來,中國一直面臨著外匯儲備減少、資本外流的壓力。在人民幣貶值的背景下,逐利的資本自然向外尋找相對優質且“便宜”的資産(包括貨幣、理財産品、實業、不動産等),這一點從2015-2016年中國保險業在海外的收購力度就能看出。但反過來,資本流出又會對一國的金融體系穩定性造成壓力,因為這相當於國內的錢變少了,流動性趨緊,意味著央行要放出更多的錢平緩流動性壓力,這就造成各金融機構的杠桿率提升;央行越“放水”,人民幣貶值可能就更大,就又需要更大的放水,形成一個惡性迴圈。

  這也就是為何監管層頻頻釋放嚴管信號的原因。兩會前夕,時任商務部長高虎城就表示,對外“盲目投資房地産、酒店、影城、娛樂業、體育俱樂部等領域,存在著較大的風險隱患”,“有關部門果斷採取措施,積極進行引導”;3月10日,周小川談到對外投資時説,“投一些體育、娛樂、俱樂部,對中國也沒有太大的好處,同時在外面還引起了一些抱怨”,“如果有一些過熱情緒,有一些跟風,也有一些動機不良的,對這種現象進行一定管理也是正常的”;體育總局局長茍仲文則表示,“天價球員是投資足球的人有錢就任性造成的,他們意在商業而不是意在足球”,“對此高度警惕,並將出臺更嚴格的整肅措施”。

  據曾在監管層工作多年的島叔賴熊分析,潘功勝的這番表態,結合之前各部門高官的發言來看,實際上,是給地方外匯管理機構以及市場主體敲警鐘、打預防針——以後不要在試圖利用外匯管制的缺口和漏洞了,監管層知道你們在幹什麼。(文/公子無忌)

  來源:俠客島

上一篇稿件

高層警告那些玩足球的資本大佬

2017年3月21日 06:32 來源:海外網俠客島

原標題: 高層警告那些玩足球的資本大佬

360截圖20170321064305001.jpg

  中國高層發展論壇,這個由國研中心主辦的高規格論壇,總是不乏猛料。

  最新的一則,是論壇上央行副行長潘功勝對中國企業海外投資的表態。他先是肯定了這“總體是一件好事”,但“也發現一些非理性和異常投資行為”。比如,“國內的鋼鐵廠去海外買飲食公司”、“在中國開餐館的去海外收購網遊公司”,以及中國企業在海外收購足球俱樂部等。

  在潘行長看來,之所以説這些投資行為“非理性和異常”,是因為他們發現這些要麼是“高杠桿”,要麼是“在直接投資的包裝下轉移資産”。

  這事兒有意思。

  增速

  説起來,中國企業這些年在海外買買買,幾乎已經見怪不怪。普通民眾印象中隨便能想起來的,就有萬達去美國買了院線又買製作公司,去馬德里買了個大廈又轉手;安邦在紐約買了華爾道夫;美的去德國並購了知名機器人製造公司,蘇寧跑到義大利收購了老牌足球俱樂部國際米蘭……

  潘功勝列舉了數字:2016年,中國對外直接投資(ODI)快速增長,同比增長了40%,而此前幾年增幅一般在10%到20%之間。

  在島叔、資深市場人士賴熊看來,對外投資增速如此之快,邏輯很簡單,就是企業出海做並購。如果查看2016年的ODI數據可以發現,去年的高增速基本是在上半年完成的,以至於到了今年,ODI的增速基本都在同比下降;去年下半年,在外匯管制等一系列措施下,ODI快速下降,同期海外資金對華投資(FDI)則出現回升態勢。在他看來,這已經可以明顯看出監管層的動作和思路。

  按説,中國企業出海、“走出去”,一直是國家戰略之一,也是國家非常鼓勵的行為,因為這有利於中企在全球範圍內配置資源。那麼,為什麼央行副行長會“突然”點名批評這其中的一些投資行為?

  判定

  答案很簡單,就是一些企業打著“對外投資”之名,進行轉移資産甚至是洗錢等行為。

  究竟該如何判定“對外投資”與“資本外逃”之間的界線?操作中當然並無明文規定。但要判定其目的如何,也不是無跡可尋。

  做海外並購,原因之一是確實有並購需求,並購行為可以提升在産業鏈上下游的競爭力。比如美的買庫卡的機器人,海爾買GE,萬達買院線,海航買酒店,都算是這一類在産業鏈上的佈局。當企業發展到一定程度之後,産業鏈的拓展、技術的提升等需求,會要求企業必然走向海外收購,這也是重復之前日本等經濟體走過的道路。但如果投資行為跟企業本身的主業沒有任何關係,對企業的業務和形象都看不到直接的良性影響,那這種行為邏輯可能就需要研究。尤其是在2015年匯率改革、人民幣改革之後,不乏企業借著投資之名外流資産。

  畢竟,商業最講究的就是逐利。

  足球

  我們可以拿足球來舉個例子,這也是潘行長專門點名説到的領域。

  2014年10月,《國務院關於加快發展體育産業促進體育消費的若干意見》出臺。彼時,中國企業在海外投資足球的寥寥無幾。之後的2015年,有5例中資入股海外足球俱樂部的案例,包括萬達入股西班牙的馬德里競技,華人文化聯手中信資本入股英超俱樂部曼城的母公司(領導人去英格蘭看過的球隊);2016年更是風起雲湧,包括蘇寧2.7億控股國際米蘭70%股份、復星集團買下英格蘭第二級別聯賽的狼隊、7天酒店創始人買下法國尼斯隊等。到2016年8月,中國企業至少已經投資了14家海外足球俱樂部,其中12家是控股。

  而在國內,這種風潮同樣沒有停止。你也許會問,國內的足球俱樂部怎麼也會有資本外流的問題嗎?是的,比如收購大牌的國外球員(掏天價轉會費)、給這些球員支付高額薪水,其實也算是這一范疇之內。比如,上海申花買阿根廷球員特維斯,轉會費1100萬歐元,年薪接近3800萬歐元;上港買巴西球員奧斯卡,花了6000萬英鎊,又花4700萬鎊買下了胡爾克;蘇寧買特謝拉、J-馬丁內斯、拉米雷斯三個球員,加起來就接近1億英鎊。

  一位資深足球從業者告訴島叔,一些國內的俱樂部為了避開國內的外匯管制,在給這些球員支付薪水時,經常會先把錢打到球員所在國從商的中國企業戶頭,再由這些企業轉移支付給球員。而像河北這樣的省份,以前一年往外流的外匯沒多少,但是在成立中超足球俱樂部、並且大手筆收購國外球員之後,單個俱樂部就能用掉河北省接近八成的外匯額度。

  其實,做為一個普通的球迷,經常也很難理解的一件事是,投入這麼大,能掙回來錢嘛?比如現在的中超16支球隊,前些年大概一年開支5000萬就可以運營,而現在水漲船高,一年不投2個億,幾乎都很難留在這個級別的聯賽。但從球場上能掙到的錢是很有限的,通常分為轉播費用、比賽日收入(門票、商品銷售、紀念品)、贊助商等三大塊。轉播費,去年每家中超球隊分紅不到6000萬,其他的加起來通常也很難滿足開支需求。

  既然從球場上掙不回來錢,那為什麼還要做這件事呢?

  動機

  答案也分兩種。

  第一種,是去海外買買買,本來就是為了轉移資産。通常來説,要通過足球賺錢,時間週期是很長的,投入會有漫長的回收期。投資海外球隊,如果説是大牌球隊還好,可以增加知名度、品牌形象度,算是無形收入;或者投入那些青訓體系完備的俱樂部,可以通過培養年輕球員出售來賺利潤。

  但如果説收購的球隊既沒有名氣、又是低級別,盈利和青訓都很堪憂,短時間內根本看不到擴大企業影響力、盈利等可能,那這背後有沒有洗錢(通過收購之後再倒賣等方式)、或者是炒作概念等心懷鬼胎的動機,就很難説了。

  説白了,中國的投資人都不傻,現在這麼流行掙快錢、掙熱錢的方式,為什麼還要吃力不討好地進行投資回報這麼漫長的行為?甚至有的中國企業,國內員工的工資都發不出來了,還要跑到海外去投資,甚至被被收購方告上法庭,這背後的邏輯就很難解釋了。

  第二種答案則更具備中國“本土特色”——投這個行業,本身就是為了足球場外的收益,甚至説白了,是在“買政策”。放眼看去,中超的這些俱樂部背後,注資方有相當大的一部分都是地産商。事實上,多年前中國足球爆出黑幕的時候就已經有論者指出,企業投足球,很多時候算的是“政治賬”,背後捆綁的是拿地、圈地、圈錢時候的政策支援。

  也有人會説,無論是投資足球,還是企業在海外買買買,終究都是企業的自主行為,是市場行為,不能用道德標準來衡量。那麼,為什麼央行副行長還要點名説這件事呢?

  未來

  一句話,放風。

  毋庸諱言,一段時間以來,中國一直面臨著外匯儲備減少、資本外流的壓力。在人民幣貶值的背景下,逐利的資本自然向外尋找相對優質且“便宜”的資産(包括貨幣、理財産品、實業、不動産等),這一點從2015-2016年中國保險業在海外的收購力度就能看出。但反過來,資本流出又會對一國的金融體系穩定性造成壓力,因為這相當於國內的錢變少了,流動性趨緊,意味著央行要放出更多的錢平緩流動性壓力,這就造成各金融機構的杠桿率提升;央行越“放水”,人民幣貶值可能就更大,就又需要更大的放水,形成一個惡性迴圈。

  這也就是為何監管層頻頻釋放嚴管信號的原因。兩會前夕,時任商務部長高虎城就表示,對外“盲目投資房地産、酒店、影城、娛樂業、體育俱樂部等領域,存在著較大的風險隱患”,“有關部門果斷採取措施,積極進行引導”;3月10日,周小川談到對外投資時説,“投一些體育、娛樂、俱樂部,對中國也沒有太大的好處,同時在外面還引起了一些抱怨”,“如果有一些過熱情緒,有一些跟風,也有一些動機不良的,對這種現象進行一定管理也是正常的”;體育總局局長茍仲文則表示,“天價球員是投資足球的人有錢就任性造成的,他們意在商業而不是意在足球”,“對此高度警惕,並將出臺更嚴格的整肅措施”。

  據曾在監管層工作多年的島叔賴熊分析,潘功勝的這番表態,結合之前各部門高官的發言來看,實際上,是給地方外匯管理機構以及市場主體敲警鐘、打預防針——以後不要在試圖利用外匯管制的缺口和漏洞了,監管層知道你們在幹什麼。(文/公子無忌)

  來源:俠客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