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R調查|上海民間組織2年為上千隻流浪貓做絕育,推廣難在哪?

2020-08-15 12:39:44 作者:劉理 李歡 來源:東方網 選稿:朱雯

東方網記者劉理、李歡8月15日報道:流浪貓氾濫問題由來已久。在城市治理中,由流浪貓引發的一系列噪音與衛生問題,以及人們對另外一種生命的善意與尊重,時常爆發出某種衝突。兩者該如何“和平共處”,這是一道不可不説的城市治理難題。

人與動物的矛盾,並非不可調和。近幾年來,上海民間流浪動物保護組織正在推廣國際上公認的最人道、有效控制流浪貓數量方法——TNR項目,以此代替放任餵養與收容捕殺。但在實際推廣中,不少現實問題也限約著這個項目的開展。

颱風送來4只流浪小奶貓

颱風“黑格比”走後,青浦居民馬先生在自家院門口發現了一窩4隻小奶貓。貓媽媽是小區裏常見的一隻流浪貓二代。“感覺它還是只小貓,怎麼就當了媽媽?”馬先生帶著兩個孩子用紙箱給他們搭了家,放在車庫裏,悉心照顧。

馬先生救助的流浪貓一家

“流浪貓越喂越多。”馬先生所在的別墅小區有不少流浪貓,一開始他會和其他的愛貓居民一樣,按時按點地在家門口準備好充分的貓糧。結果慢慢地,家門口的貓越聚越多,他準備的貓糧必須不斷加量。馬先生開始意識到,這樣無限制地餵養不是解決之道,“小區的公共區域永遠都會有貓糧吃,貓本來繁殖能力就強,得到了過分充足的食物,它們吃的飽睡得好,小貓就一窩窩地生出來。”

馬先生打算,等小貓斷奶後將母貓送去做絕育,至於幾隻小貓,他想拍些照片放到朋友圈,看是否能為它們找到合適的人家領養。

近些年,“領養代替買賣”這一理念逐漸在城市中落地。一些動物保護人士搭建了領養平臺,為流浪動物、以及一些主人因各種原因棄養的動物尋找合適的新主人。平臺甚至承擔著替它們做檢查、絕育、打預防針的成本。

“很多人養寵物只是一時衝動,看著可愛就買了,養了幾天后煩了、或是客觀條件不允許了,就想轉手送人甚至直接遺棄掉。”上海流浪動物領養平臺“上海領養日”負責人Vivien告訴記者,城市中的流浪動物大多都是被主人丟棄的,或是“流二代”。

情理之爭:流浪貓,喂還是不喂?

與領養相比,大多數市民更願意通過喂流浪動物這樣的方式釋放善意。

流浪貓要不要喂?這個問題一度引發網友爭論。有人認為,讓它們不至被餓死就是最直接的善意,有人卻認為,過度餵養勢必會帶來數量的幾何式增長,于整個流浪動物群體而言,實則降低了它們的生存品質,隨之而來的噪音、氣味和衛生問題也會引起居民怨聲載道。

嘉定一小區裏的流浪貓

居民投喂流浪貓

日前,有媒體報道稱,正在修訂的《上海市養犬管理條例》或將“流浪貓”的管理寫入條款,增加“對流浪貓、無主貓妥善開展捕捉、收容、認領、領養等工作”的內容。而在關於“流浪貓收養納入管理條例”看法的投票中,20%的參與者認為應該將流浪貓納入新養犬條例;78%的人表示反對,認為流浪貓並沒有影響我們的日常生活,納入管控沒有必要。

“收容是不現實的,永遠會有新的流浪貓。”有網友留言稱,其正自發組織TNR項目,捕捉小區流浪貓、做好絕育再放回,效果很好,“流浪貓絕育以後,身體激素穩定,區域裏流浪貓數量也穩定了,發情擾民的情況就沒有了。”

上海民間推廣TNR:代替放任與捕殺

TNR即捕捉、絕育、放歸三個單詞英文字母的首縮寫。在國際上,TNR項目已經取代安樂死,成為公認的最人道、有效控制流浪貓數量的方法。

根據“上海領養日”的統計,以每年交配兩次,每次存活2.8隻的倍數為先決條件測算,一隻流浪貓一年內可能會繁育出12隻“流二代”,在3年內這個“家族”數量會呈幾何式爆發,達到300隻左右。

記者查閱相關資料獲悉,如果在一個相對封閉的戶外環境,對70%的流浪貓進行TNR,流浪貓的繁殖速度會得到明顯抑制。如果TNR接近100%,流浪貓總數則會呈下降趨勢。

在Vivien看來,愛貓人士有更為科學的方式釋放善意,比如有組織地對流浪貓實施TNR項目。上海已有不少公益組織及社區做出嘗試。

九龍倉璽園小區志願者誘捕小區流浪貓,實施絕育。(金女士供圖)

志願者們自籌資金。

2018年起,上海九龍倉璽園小區業主自發組織成立TNR志願者小組,自籌費用給流浪貓咪做絕育後放歸。成員都是愛貓人士,平時也會為小區流浪貓投喂貓糧。

“都是喂熟了的貓,我們抓來送到寵物醫院做絕育。”志願者金女士告訴記者,2018年至今,小區志願者已為20多只流浪貓做絕育,其中10多只被領養。

2018年7月,“上海領養日”推出了TNR免費絕育券申請項目。愛心人士可申請免費貓咪絕育券或低價犬只絕育公益券,在指定的22家寵物醫院幫助流浪動物做絕育。此後,平臺又與上海十幾所高校動物保護協會合作,組成高校TNR聯盟,幫助範圍擴大到了學校裏的流浪動物。

上線2年以來,“上海領養日”的TNR項目已幫助上千隻流浪動物完成絕育。

推進TNR之難:資金有限、法律缺失

TNR項目的推進也面臨著很多現實問題。對金女士這樣的小區志願者而言,小區裏其他不同意見的聲音,使得他們有些被動,臨時收治貓咪的場地一再遷移。對於開放式公益組織而言,最大的瓶頸是資金有限、供不應求。

九龍倉璽園小區臨時收治流浪貓的場地。(金女士供圖)

Vivien坦言,平臺大部分的經費都投入到了這個項目當中。由於需求量大,上海領養日的TNR免費絕育券申請項目非常火爆,“我們每個月會在微信上發送推文開放一次申請鏈結,幾乎都是一開放就被秒殺的節奏。”Vivien説,為了能使更多的流浪動物獲得TNR救助,她和團隊成員一家家拜訪寵物醫院,談合作,最終有43家醫院願意給出對流浪貓狗的絕育手術“優惠價”。

儘管如此,她還是發出呼籲,鼓勵愛心人士參與。只要有救助意願,均可以申請免費絕育券或低價公益券。在確認獲得免費名額後,愛心人士可以使用食物引誘捕捉流浪貓,將需要絕育的流浪貓送往指定的寵物醫院接受手術。

TNR項目或許是改善流浪貓問題的一劑良藥,但上述問題也制約著項目的推進。在一些動保人士看來,立法將流浪貓納入《養犬條例》也需付出擴建收容場所等成本,如果政府可以將這些用於執法管控的資金成本運用到TNR項目中來,與民間組織開展合作並給予部分支援,民間組織或許可以在城市流浪貓的救助中扮演一個更好的角色。

“TNR項目只是盡最大努力來克制流浪貓的繁殖,而要讓流浪貓真正少下去,還是要靠大家養成對寵物負責任的態度。” 為動物保護事業奔走5年,Vivien直言,缺乏監管的寵物買賣從根源上造成了流浪貓的氾濫。

“希望政府可以出臺相關法規禁止虐待遺棄動物,對於隨意棄養寵物的人剝奪飼養權,更有甚者可以嚴罰。同時,必須規範寵物賣買市場,不能任由商家無序繁殖。”她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