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讀屏到讀書的跨越,哪個環節不容忽視?

2020-08-06 06:26:05 作者:李晨琰 來源:文匯報 選稿:汪競立

在親子閱讀上,不少家長對這個場景並不陌生:孩子一開始對某本書沒啥興趣,但在看完電影后就嚷嚷著“我要看那本書!”某海外線上教育公司曾做過一項研究:2012年熱門影片《饑餓遊戲》上映前,當地大約有七萬名學生讀過原著,而在電影上映一個月後,閱讀著作的學生人數大幅上升至18萬名。

有人説,如今的孩子是“讀屏一代”,比起紙質書,他們和螢幕的關係更親近。那麼,有沒有可能引導他們從讀屏走向讀書,讓書香滋養心靈?

“先讀書,能幫助孩子建立自己的詮釋能力;先看影視作品,也可能激發孩子的閱讀興趣。”在不少專家看來,對於如今的“屏生代”而言,先讀屏再讀書似乎已成常態,但為規避 “只看畫面不看書”的情況出現,家長也應做好後續配套工作。比如,為孩子挑選一部忠於原著的改編影視劇,手邊備好一本原著,陪伴孩子共同欣賞和討論。某種程度而言,這些親子共讀時刻,才是從讀屏到讀書兩者之間完成媒介轉換、幫助孩子步入閱讀之門的最佳方式。

先看動畫後看書,“屏生代”閱讀自有規律

影視劇對於圖書的推動作用有多大?兒童文學作家、《好兒童畫報》資深編輯王軼美舉了一個例子:如今風靡兒童圈的《小豬佩奇》,最初是以圖畫書形式進入中國市場的,反響平平。直到動畫片引進國內,一下子火了的IP很快推動了圖書銷售,於是形成雙贏局面。

讀屏和讀書,對孩子來説都是接受資訊的渠道,但體驗很不一樣。簡單説,影像是通過畫面刺激,引起孩子最直接的情緒反應。相比之下,文字則是一種間接媒介,需要經過長期且略顯艱苦的閱讀訓練,接收資訊和知識的門檻更高些。

“如今的媒介技術環境是讀屏的環境,00後、10後作為‘屏生代’,他們對於畫面有一種自然而然的親切感。而傳統意義上的讀書屬於深度閱讀,字與字之間有豐富的展開空間,需要調動更多的經驗與感官能力,考驗的是人的結構性思維。”上海師範大學影視傳媒學院副教授趙宜稱,和成年人能通過文字閱讀、快速理解字裏行間的內容不同,年幼的孩子拿到一本書後,需要較多時間吸收、內化。對孩子來説,影視作品有時就承擔了“助消化”的媒介,能幫助孩子先認識角色、進入故事情境,之後再開啟文本讀本,這樣就不容易“卡關”。

回顧自身的閱讀經歷,趙宜説,最初也是從看四大名著的連環畫開始,然後慢慢步入書的海洋。“從讀屏、讀圖到讀書,其實就是一個慢慢進步與攻關的階段。”

借助文本與影視的差異,培養孩子的思辨力

正如現實生活中不少“原著粉”因為忠愛原著而對翻拍影視劇期待滿滿,不少影視愛好者也在看了影視劇後對原著産生了興趣一樣,對正處學習黃金時期的青少年來説,畫面與文字,各有各有的魅力,尤其是很多文本作品中蘊藏的犀利觀察、生動細節和深邃思想,很難通過畫面語言直觀地傳遞給觀眾——這不僅構成文字作品特有的魅力,也是在讀屏之餘,眾多學者專家一再強調青少年要讀紙質書的原因所在。

由李安導演的《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就是由小説改編而成。他在評價這部作品時就曾坦率表示,“我覺得有一個東西,可能是我沒辦法(在電影中)做到的,那個書的‘火氣’是很大的。”

“讀書,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和感受,很難找到觀點、感受完全一致的兩個人。但看同名書改編的影視劇就不同,不少內容被壓縮,畫面的局限直接意味著想象空間的局限。”上海兒童文學閱讀論壇聯合創始人葉鳳春建議,縱然影視或動畫短片有助於點燃孩子的閱讀興趣,但完成從讀屏到讀書的過渡,家長必須當好引路人。建議家長在與孩子共讀書籍、觀賞電影后,可以花些時間討論兩個媒介呈現方式的差異。比如,電影中的角色是否和你想像的一致;電影和書有哪些情節不同等等。“這些討論能幫助孩子重新審視書中的細節,並在思考問題的過程中培養思辨力。”葉鳳春説。

僅憑一個IP,無法承載從讀屏到讀書的過渡

即便讀屏與讀書的關係日益密切,不少學者也不忘給家長髮出另一則提醒:同名影視作品與文本作品之間,很多時候並沒有對應關係。正如電子遊戲、電視劇中出現的歷史人物和真正歷史書上的人物之間無法畫上等號一樣,知識傳遞的嚴肅性仍然依賴紙本閱讀維護。

不少學者提及,如今為數眾多的翻拍影視劇,並非圍繞文本改編,而是根據IP改編。比如頗為火爆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其哪吒形象便與《封神演義》中的三太子相去甚遠,電影和書籍均為獨立的個體,而媒介與媒介間的關聯僅僅是哪吒這個IP。

“有多少人會因為《哪吒》的電影而翻看《封神演義》?我想並不會太多。”趙宜的建議是,為更好引導孩子閱讀,家長不妨為孩子挑選一些還原度高又引人入勝的影視劇。比如,老版《三國演義》便是就文學文本特徵改編的典範。“原著中許多重要的情節,會原封不動地通過演員表現出來。”趙宜提到,在忠於原著的基礎上,影視獨特的審美體驗,有助於催生孩子更多的閱讀興趣,激發孩子自主學習的主動性。

“很多時候,沉浸于影視世界的孩子並不會自然而然地鏈結到其背後的原著,需要家長在背後適時推一把。”葉鳳春則建議,家長要做好“備書、讀書、聊書”三門功課。比如,在孩子看完電影《哈利‧波特》後,家長可以拿出原著,必要時讀上兩段,向孩子展示書中更為精彩的世界,此時依託于孩子對影視作品的興頭,更易通過這個引子讓孩子走入書籍的海洋。